一片冰心在玉壶

  赤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1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09 07:38:0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09 07:38:0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这几天气候闷热,在家里干脆打起了赤膊。

过去过夏天,我们贡院街上的大人小孩大多是打赤膊的。我们南京把赤膊叫做赤大膊,而北京把赤膊的叫做膀爷,所表达的意思和南京的赤大膊的大致是一样的。

过去南京人夏天赤膊并没有节省衣裳的意思,好像是一种前辈人留下来的习俗,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赤大膊的人,大家都觉得很自然。如果放在现在,那就有可能被斥之为不文明,现在大街上基本上看不到赤大膊的人了,这也是现在社会文明的要求,大家都能自觉地遵守罢了。

不过,过去的赤大膊也不是随心所欲的,去有的场所是不允许赤大膊的,比如,到电影院去看电影,那是一定要穿衣裳的,你如果赤大膊,那电影院收门票的服务员是不会允许你进去的。除了赤大膊,还有穿拖鞋也是不允许进去的。另外,到商场里购物也是不允许赤大膊的,但管理并没有进电影院那么严格,你如果硬是要赤大膊进入商场,那别人是会用鄙夷的眼光看你的,这时你会感到浑身不自在,并意识到自己不该赤大膊进来,下次就会穿上衣裳进来了。

我过去夏天是经常赤大膊的,是个标标准准的小膀爷,通常在晚上洗过澡后,才穿上汗衫或背心。白天,不管太阳有多烈,我都是赤大膊的。那时放暑假,一般上午时不出门,就在家里玩;吃过午饭后,就和家门口的小伙伴出去玩了,大多是到外面去游泳,或者逮知了、逮金壳郞,还有就是捞蠓虫、摸螺蛳、摸歪歪(河蚌)等。常常是玩到太阳落山时再往家里赶,不能误了吃完饭的时间。

那时太阳比现在的要多了,经常被毒日头照射的结果,一是头上生疖子。疖子如今早就看不到了,估计很多小年轻都不知道疖子为何物了。我记得在我五六岁时,夏天头上就会生疖子。治疗疖子也没有什么特效药,只有等到疖子里面拱脓了,民间也叫熟透了,这时才能到医院去开刀;疖子生的时是不能开刀动手术的。记得有好几年的夏天,我头上生了竟然不止一个疖子,有时是两个,有时甚至是三个。我头上的疖子,每年都是我爸爸带着我到他所在的医院里,让外科的梁剑秋叔叔为我开刀动手术。疖子并不能根治,一到夏天就会复发。我从小是饱受夏天生疖子之苦的,现在头部都留有不少道刀疤的痕迹。

被夏天毒日头照射的另一个结果,就是身上蜕皮。记得那时我身上的皮肤是古铜色的,烈日的一次次照射,一天天照射,最终的结果是皮肤坏死掉,就像是蛇的蜕皮一样,坏死的皮肤蜕掉,代之以新的皮肤。这样的过程那时我是每年夏天都要经历的,特别是在洗澡时,一搓就会蜕去一片又一片的,现在想想都觉得很异怪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