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十二  灵异真的存在吗?(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34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11 10:54:3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11 10:54:36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二  灵异真的存在吗?()

以上的经历权当笑话一个,博读者开颜而已。但三十多年过去,此事至今仍历历在目,就像发生在昨天一般,充分说明它给我的印象之深刻。可是,也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那么容易解释的,以致留下悬念和难解之谜,直到今天依然还是不明白

一天后半夜,约四点钟光景,生产队的有线广播突然响起朦胧之间,听不真切,大概是叫大家别到大井里去打水。广播反反复复播了好几遍,然后看到窗外有手电光,还有人走动,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前一天实在太累了,就不管它,自顾又沉沉睡去。待到天亮起身,依照往常习惯,到厨房打水洗脸,发现水缸里水不多了,就挑起水桶出门。刚到门口,遇到房东,道声早安,正要迈步,谁知她立刻拦住了我,一脸惊慌地说:“出大事了!你不知道?”我这才反应过来,对呀,半夜广播里是叫大家不要去大井里打水,却不知为何看着我惊讶困惑的表情,她忙解释说:“阳甲他妈跳井了!”“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不由得叫了起来。

原来,前一天晚上,我就在阳甲家。他妈已病入膏肓很久了,躺在床上不吃不喝足足十天了,大家估计也就是这几天便要办丧事。寨子里几个老人连续几天守夜,就等着这一刻。于是炒了许多葵花子,熬上一大壶浓茶,众人围着火塘,摆着龙门阵,磕着葵花子,喝着茶,热闹得很。我在家无聊,也去凑凑热闹,和老乡们聊天最有趣,可以了解到我根本想象不到的东西,何况还有瓜子解馋。

聊着聊着,有人说起了“粮食关”,这是老乡们对“三年@@@灾害”时期的称呼。说那时山上豺狼最多,和狗不同,有长长的尾巴,拖在身后有时两,三个,有时成群结队,到处游荡。山坡下都是乱葬岗子,那时饿死,病死的人多,小孩往往活不到成年。人死了,用不起棺材,只好用席子胡乱一卷,抬到那儿,在坡边刨一个浅浅的坑,大家都饿得没有力气,根本挖不动,把死尸放进去,盖上一点带刺的植物,再堆上薄薄的土就算完事。结果第二天就发现,豺狼得了实惠其实,它们就躲在近处察看,待人们散去,立刻飞奔而来,三下两下,刨出死人,马上就成了它们的美餐。豺狼不怕刺,而且头硬似铁,据老乡们说,即使有棺材,豺也有办法。它们通力合作,先刨土,露出棺材后,它们排成队,一个接一个冲过去,以铁头撞棺材盖子,发出响亮的“咚,咚”声。当然撞开盖子绝非易事,但它们的顽强和神勇使它们成功事成之后,大家共享劳动成果。的确,我们上山时见过坡脚下有掏空的坑,和弃之一旁的刺,至于空棺材却是没看见。等到我们下乡时,好多年过去了,豺狼已基本上销声匿迹令老乡们不解的是,并没见豺狼被打死,它们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呢?现在想起来,一定是豺狼的生存环境发生了变化,它们是“灾星”,灾年才能大发展;等到灾年过去,百姓生活好转,必容不下它们的生存,从而导致它们的灭亡。

和老乡们摆龙门阵到深夜,实在熬不住了,便回去睡觉当时阳甲也去睡了他是个孝顺儿子,和他妈睡一个床,他睡在外,老娘睡在里,这样好随时发现情况。

可就是当晚,便出了怪事。后来据老乡们说,有人半夜从外面回来,路过大井,(大井的确很大,直径有七,八米左右,有台阶可以走下去,估计下面通地下河,因而出水量很大,用二十马力的机器抽水也抽不干,天再旱也不干)无意中瞥见井坎边有微弱的光,好奇之下跑去查看,原来是个手电。心里疑惑,谁会半夜把手电丢在这儿呢?他拿起手电四面一照,惊得差点昏过去:井里有个人,脸朝下扑,漂在水面上呢!他立刻飞奔回村,将这令人魂飞魄散的消息报告队长,于是便有了半夜广播的事。等到我们早上起来人早已捞了上来,放在门板上,抬了回来,就放在他家屋外(凡横死的人不能进家,免得带来晦气)。我倒是不觉害怕,只感到好奇,急忙跑去一看,正碰上他们做好了一个架子,要将死人转移到架子上去,我也去搭把手,帮忙抬脚,抬的时候好像根本没份量,只是觉得她身上没有一点肉,皮包骨而已不禁疑惑: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走两百多米的石板路,七弯八拐,还要下几道坎,又是在一片漆黑的深夜,去投井呢?她平时为人十分厚道,从不得罪人,又为什么选择做这样一件缺德的事?人人皆知全寨子的人都在这个井里取水,这样一来,岂不是害了大家?

这时,生产队长带着一大帮人忙开了。世风发动了柴油机,带动水泵抽水又借来几部汽油抽水机一起抽水,希望尽量把那脏水排出去。另有人在井里洒上石灰,用竹扫把使劲清扫,把井壁上的青苔也除去了。还有人抓来两只公鸡,杀了,将鸡血淋在井坎边上,老乡们说这样可以驱邪。可是还不够,有人不知从何处弄来一只黑狗,也杀了,也将狗血绕井淋了一遍。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天,又让抽水机工作了整整一天,方才宣布井水可以使用,大家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在大家忙碌时,我忙着打听更多的消息。据说当晚后半夜,阳甲劳累一天,早已睡得连大炮恐怕都轰不醒的地步他那瘦得只剩骨架的老妈,竟然在昏迷卧床十天不吃不喝后爬了起来,轻轻地从阳甲身上翻过去,下了床,从抽屉里摸出手电,又到橱里翻出最喜欢的绣花鞋穿上。如果说这一切还可以理解,接下去的事可真是奇了:卧室外就是堂屋,十来个人就在里面围着火塘坐着,喝茶,磕瓜子,摆龙门阵而他妈竟然就人不知,鬼不觉地从众人身边走过,没有一个人发现。而且他家的大门和其他人家的一样,又大又厚又沉,还是新近装的,推动时会发出很大的声响听不见除非是聋子,可就是没人听见。再者,出门后路不好走,到井边有足足二百多米,她怎么走得了?可一切就这样发生了,真让我百思不得其解!阳甲他妈平时是一个很和善的人,从不见她和谁有过争执。这回选择和全寨子人作对的死法也是一个谜。老乡们却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们众口一词:一定是鬼附身,鬼引了她去,大家自然看不见,听不见。更何况以前井里就死过人,一定是那个亡灵把她带去好当替死鬼。这样的解释听起来服服帖帖,人人都点头称是可我还是想不通!但要驳斥他们又没有证据。

当天下午,没有吹吹打打,没有鞭炮连天,一反往常办丧事那种热闹劲无声无息的,一行人抬起放死人的架子,往山坡脚下去了。老乡们说,既然是鬼附身,只有一个办法解决:用火烧。鬼嘛,应该是怕火的,这是人人皆知的事。我也跟着跑出了寨子,朝远处望去,山坡边已架起高高的柴堆待他们到后,将架子放到柴堆上,在死人上面再压上一些木柴,好像怕死人会爬起来似的(老乡们说烧到一半时,死人的确会坐起来,大概是真的)。然后浇上柴油点火,在呼呼作响,噼里啪啦的火中,似乎有异样的动静这时,老乡们说鬼已经走了,大家可以安心了。可我心里想的是,我曾经把烧死人的柴挑回来,烧了一个月的饭菜呢那时我真傻,不是吗?当然,这回烧死人的柴是不能碰了。还是有点恶心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