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十五 唯一的忆苦思甜大会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3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14 20:33:0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14 20:33:03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五  唯一的忆苦思甜大会

当年下乡插队和到农场的知青之间,有不少不同的地方。其中最关键的区别,是插队知青真正接触到贫下中农,而农场知青则基本没有。所以他们的经历差别很大。

我插队的地方,是在上海西南方向2000多公里的贵州山寨,那是极为偏远闭塞的地方。那里的农民,很多是一辈子呆在寨子里面,连县城也没有到过。他们很纯朴,是货真价实的农民。他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有啥说啥,不会编假话。特别是为了迎合政治运动的需要,为了讨好领导,而有意编出假话的本领,他们还没有具备。对于山寨外面的形势,搞什么运动,他们没有概念,也不关心。也难怪,那时他们的生活非常艰苦,每年总有两三个月,青黄不接,吃了上顿没下顿,东家借西家赊是平常事。我们吃饭时,老是有小孩子在门口看,留着口水。原来,我们不过吃一点白米饭,没有什么菜,感觉苦得要命,而他们却羡慕不已!后来实在感到难受,又没有多余的粮食可以救济他们,就只好关门吃饭了。农民整天关心的,就是到哪里可以搞到一点吃的,其它就管不了了。

下地干活时,聊得最多的,除了被窝里面的笑话,也还是吃。总有人喜欢吹嘘,说自己的肚子有多么厉害,一顿可以吃多少东西之类。一个棒小伙说,有一回搞到死猪肉,巴掌大的肥肉他一口气吞下十几块。结果拉肚子拉了三天,得不偿失。大家正哄笑,一个老光棍跳出来,说粮食关(他们称呼三@年大饥@荒为粮食关)时,他发了一笔财(肯定是投@机倒@把?),赶场天(赶集)到街上买了五斤糯米饭,还没到家就全部下肚了,好像还没吃饱!他们的话到底有多少真实性?我不知道。看来他们喜欢“打肿脸充胖子”,瞎荒唐的谎言来“冲壳子”(摆谱)。但谁知道呢?也许说不定是真的。即使我这个曾经的城里人,那时也做过荒唐事。实在是饿久了,一个月也没有荤腥下肚。于是发一回狠,决定花重金来试试自己究竟能够吃下多少个鸡蛋。我一跺脚,整整搞了十二个荷包蛋,使劲吃,可结果还是只消灭了十个。看起来我贫下中农们之间的差距还是太大了!还得好好“接受再教育”不可。

提到“粮食关”,我不禁想起了大队里搞的一次“忆苦思甜”大会。首先当然大队书记作动员报告,然后是苦大仇深的贫下中农们上台发言。可老乡们不愿意上台,他们嘻嘻哈哈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人肯上台捧场。还好,有知青呢。两个表现积极的知青上台发言,慷慨激昂,口号震天响。可他们的发言太脱离实际,太空洞了,大家都听得稀里糊涂,也许好多人根本没听

动员来动员去,好不容易把民兵连长推到台上。他支支吾吾憋了半天,忽然一拍脑袋,好像突然明白了似的开口便说:要说最苦最苦最苦的日子啊,就是粮食关了!大家说是不是啊?那年头饿@死的人实在太多。他列举了很多家全家死绝的例子。实在是惨啊!那时去赶场,快到场坝的地方有一口井,很多人饿极了就到井里喝水(贵州的井很大,可以走下去。),结果跑上来就倒在井边完蛋了。每个赶场天井边总有好几个死人。你们都看见的吧?老乡们安静下来,听得认真,不住地点头。这时书记实在受不了了,又是喊叫,又是挥手让他立刻下去。他怏怏不乐站在那里根本不服说:难道我在胡说八道?你们都晓得的嘛。为什么不让我说?忆苦就是要说苦的事情嘛。好不容易上去几个民兵把他拉下来他愤愤不平,嘴里骂骂咧咧的。我们知青有点害怕,这样的发言要是上纲上线,可不得了!书记没办法,只好解释说,连长大概是喝醉了,大家不要听他胡扯为了启发大家,就补充说,忆苦思甜这个事,还是得说说解放前的事情,那才好。

不料,他这一启发,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呢!有个小队会计,算是个能说会道的人了。好像胸有成竹,几步跳到台上,干咳两声就开腔。要我说解放前,就说解放前。那时我还是个单身汉,没得老婆,在蒙七爷家干活。那可安逸(快乐)了!每一顿都是好菜好饭招待,晚上还有酒喝。要是招待不好,我就不帮他好好干活。七爷的婆娘和姑娘(女儿)还要帮我洗衣服,我可舒服啦!那时,大家都知道,姑娘都不肯嫁到有田地的人家去,受苦多嘛。女人从早到晚不得歇,做饭整菜,带孩子,洗衣服,喂猪喂牛,样样都要做。没两年就老了。他滔滔不绝正讲得起劲,不料书记一声大吼:停!停!下来下来!老乡们正听得津津有味,被这一声断喝吓了一跳,抬头困惑地看着气得脸成猪肝色的书记,到底是怎么啦?会场是乱哄哄的,闹成一片。我也是搞不清,旁边的好朋友告诉我,原来蒙七爷是个地主,他是七爷家的长工。

书记没辙,只好马上宣布散会。于是大家一哄而散。忆苦思甜大会,我们那里就开了一回,唯一的一次。谁还敢再搞啊?

事后,我分别找到这两位老兄晚上在他们家里,摆了好几夜的龙门阵。我费了不少功夫,才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忆苦思甜。这并不重要。有意思的是,我又从他们那里得到了不少信息。

首先是关于“粮食关”。他们告诉我,当时虽然风调雨顺,但饿@死的人达到了50%,都是搞“人民公社”,“吃食堂大锅饭”闹的。这个数字和我后来在安徽了解到的基本一致。他们说,那时人死了,连抬死人的人也难找,因为没人抬得动。好不容易把死人到山脚边,刨一个浅坑,就埋了。上面盖一点有刺的植物,培上几铲土就了事。过几天去看,死人不见了,只有被豺狗吃剩的骨头。那年头山上的豺狗特别多,拖着长长的尾巴,成群结队跑来跑去。可古怪的是,等到过了粮食关,豺狗就不见了,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蒙七爷一家在粮食关都饿@@绝了,只剩下一个儿子。这个儿子能够活下来,简直太神奇,堪称黑色幽默的经典!他因为搞“投机倒把”(用辣椒换粮食之类)被判劳@改。关进@改农场时,粮食关还没开始。等到他刑满释放,粮食关还没结束。他回到家一看,吓坏了,家里人都饿@死了!吓得他连夜跑回劳@改农场,拼命恳求领导让他继续劳@改。看在他一贯表现不错的份上,领导高抬贵手,当了留场职工。他再也没有回到生产队来。他之所以躲过一劫,竟然因为犯了法。而那些没犯法的人却活活饿@死了,还不是典型的黑色幽默吗?我后来到劳@改农场子弟学校代课,特地去见了蒙七爷的儿子。他在那里结了婚,有了孩子,日子似乎还可以。

我也和那个会计聊了聊。他信誓旦旦向我保证,自己说的都是真话。我简直太惊讶!地主这个概念,曾经在我们的头脑里已经有了根深蒂固的形象。他们不就是为富不仁,花天酒地,压榨长工,上门逼债,欺男霸@女么?但他的话怎么解释?他说蒙七爷是非常刻苦的人,很老实。他自己从来不肯享受一点好东西的,也不准他家人享受,结果弄得他家人都恨他。说他就知道干活,存钱,买地,死脑筋,“夹壳”得要命(吝啬)。结果呢,还不是一场空!大家跟着倒霉,抬不起头来。他们一家人并没有干过什么坏事,结果依然逃不掉被反复批@的下场。最终竟然都饿@,真是太惨了!

今天,依然有不少人不相信“三年大饥荒”是真事。有人还在为到底饿@死了多少人争论不休。我想,人有很多种死法。饿@死无疑是最折磨人的一种!人饿@死,要经历多么长的一段痛苦光?受到无尽的摧残,彻底绝望,然后死掉。杨显@惠写的《夹@@沟》我读了。那些所谓右@派,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受到如此惨烈的待遇!恐怕纳粹的集@中营也要“黯然失色”而几千万的农民呢(城里人也饿,但很少死掉。)?他们没有做错任何事,但默默死去,无声无息。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

所有这一切,难道就可以被遗忘?谁该为此负责?这个问题不解决,社会的良知在哪里?

改革开放,也有人想要否定。但我以为,这是一个极大的进步!今天的贵州农村,安徽农村,农民们已经衣食无忧了,这是不争的事实。阶级@斗争这个挑起人整人的毒品,已经被抛到历史的垃圾桶里去了。文革已经被彻底否定了。作为文革一部分的上山下乡运动,也已经被知青返城的铁的事实否定了。看不到这一切的人,是不是应该好好想一想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