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爱南京的夏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7334)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7-07-15 18:02:0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15 18:02:0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南京素有“火炉”之称,可见夏天有多热。我是个土生土长的“老南京”,今年已是在南京过第六十二个夏天了。 

南京夏天的热是一种湿热、闷热,非一般人所能忍受。当一轮热浪席卷而来时,人们会真切地感受到“火炉”的威力,此时的南京,绝不是人们所自诩的“大蓝鲸”,而成了名副其实的“大火炉”。好在如今家家都有空调,可以不出门,待在家里,打开空调,便可有效地隔开热气蒸人的“熊熊炉火”,而享受清凉宜人的舒适。 

说到南京的夏天,我最怀念童年时光。那时就喜欢过夏天,可以赤脚、赤膊,可以剃光头,可以到秦淮河里游泳,可以到郊外去粘知了,捉金铃子、捉蟋蟀,享受无尽的野趣。晚上洗过澡后,我们在贡院街上纳凉,仰头看天上的星星、月亮,有时还痴痴地数着星星,脑子里生出许多幻想和梦想;这时,我爸爸会一边摇着芭蕉扇,一边用他那“带拐弯”的泰县方言,给我们讲打仗的故事,讲他少小离家,投身革命的往事;夜深时分,我们几个孩子在竹床上睡着了,我爸爸会一个个依次抱着我们回屋里睡。到如今,我还能回忆起朦胧中被爸爸抱着的那种舒坦和温柔的感觉,大了才知道这就叫父爱。

我们林场的夏天也很难忘。白天,我们头戴草帽,肩上搭一条毛巾,在梨树林里穿行,连风都带着梨子成熟时所特有的清香,拂过脸颊好舒坦,吸入鼻息多清芬,沁入心脾更凉爽。阳光透过梨树叶洒下斑驳的光影,我们站在梨树下,看着成熟待采的一个个梨子,心里涌动着一种劳动的快乐和丰收的喜悦。“谁知树上梨,个个皆辛苦?”我们从中更多的是亲身体会到劳动的艰辛和丰收的不易。 

我们林场的夏夜最美了,是辛弃疾笔下的夏夜:“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如今回忆起来,我的眼前还晃动着当年的清朗月光,我的耳畔还萦绕着当年的蛙声一片。那时,我们常常在这迷人的夏夜,三五知己结伴而行,在梨树林里漫步,坐在河塘边聊天。每每此时,才能深切地感受到生活中的诗意,感受到友情的宝贵,也才能理解古诗人寄情山水的那份情怀。我的一个老同学,后来成了研究德国诗人荷尔德林的学者,翻译了不少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诗歌。不知是不是当年林场夏夜别枝惊鹊的的明月、稻花香里的蛙鸣,引导他走上了这条艺术之路? 

在我的眼里和心里,南京的夏天着实很可爱,我已找不出准确的语言来叙述和形容了。紫金山的青青山色,中山陵的郁郁浓荫,玄武湖的柔柔碧波,莫愁湖的盈盈湖水,秦淮河的桨声灯影,无不带给人以清凉、惬意和舒畅。

我爱南京的夏天。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气候也是家乡的好。祝曹兄夏日康乐!

博主回复

祝周老师愉快!

发布者 :周飞琴 (2017-07-19 18:25:21)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