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十八  第一次回家探亲 (一)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5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18 09:50:39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18 09:50:39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八  第一次回家探亲(一)

我于1969317日离开上海彭浦车站上惊天动地的悲伤哭喊犹在耳边回响,两日后到达贵州独山下车后的难堪遭遇还记忆犹新,好不容易在生产队熬过九个月的光阴,期间经历的痛苦和磨难难以用言语形容,终于到了12冬闲,该准备回家探亲了。一想起要回家,那种兴奋激动之情再也无法压抑恨不得长出翅膀,立刻飞回上海家中。

回家的车费妈妈早就寄来了。从独山到上海,2196公里,46个小时的火车,硬座车费31.6元,足足是妈妈半个月的工资啊!卧铺根本没想过恐怕至少要50元,谁花得起那么多钱!当然,有一些人胆大包天,逃票“潇洒”走一回。可说实话,我没有这样的胆量,也没有那样的习惯,连想都没有想过。或许因为是高中生,受传统教育多了一些,对自己的约束就严格些。买票坐车天经地义,这种念头根深蒂固,根本不会考虑投机的想法。

回家的准备工作早就开始了第一是去理发因为听说有的知青已经回去了。可谁知刚回到上海没出火车站就被拦住。当场在车站里把过长的头发胡子都处理了才让出站。原因据说是这种类似“劳改犯”的样子有碍于上海的美好国际形象,谁想要这种丑陋对社会发泄不满是坚决不能允许的。因此,还不如自己“识相”一点,省得惹出麻烦。第二才是采购。经过千辛万苦,斗私批修,改造自己的精神和肉体,达到了脱胎换骨之功效。九个月下来,分红时,让我惊喜的是,我不仅分得了口粮(现在才明白,我们这是和农民争口粮啊!他们基本上都吃不饱,可我们还要分走本属于他们的那一点点粮食,让他们更饿,这是明摆的事,他们能愿意吗?能高兴吗?),还有15元钱!带上钱,离开前连续两个赶场天就忙着在小镇上转悠,采购一些上海匮乏的物品:木耳,香菇,葵花子,花生,板栗,核桃,笋干都是好东西。老乡们开始抱怨:凡是上海人热衷的东西,立刻就涨价,事实就是如此。也有人买了干辣椒带回家,因为他们已迅速变成半个贵州人了吃饭如果没有辣椒就不香;还有人干脆带独山特产盐酸菜,辣糟和油辣子,这对于喜辣之人更是上等美味。我记得我还带了两样好东西:贵州的粑粑和米花后来证明它们在上海是大受欢迎的。就这样,东一样,西一样,归拢来装了足足两大包,心里那个得意劲就别提了。

接下来就该考虑怎么走了。火车是中午时分到站,从生产队到镇上,坐长途车到县城火车站,45里路,1个小时就够了,应该相当容易可是根本不可能!因为长途班车太少售票由邮政局长代理只有三个人的邮局有个麻脸局长,权力不大,却无比神气冷漠。他要照顾的人第一是干部,第二是熟人至于知青永远是排在最后(或许个别特别漂亮的女知青可以优待)。考虑下来,与其在邮局排上半天队,却得了个从麻脸嘴中冷冰冰蹦出的“没有!”,然后灰溜溜地回来,还不如甩开已经练就的铁脚板,自力更生更爽快。于是决定:走!而且是半夜12点钟出发,天亮就可走到独山县城。然后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买好车票,正好上车。

预定离开的那一天终于到来了。归心似箭,激动万分,毫无睡意!家里的一切都打包了,反正不用睡觉。晚饭后,围着火塘和老乡们摆开了龙门阵。半夜房东怕我们路上饿,给我们煮了粑粑当夜宵,又甜又糯又热乎,吃罢就出发。挑起行李,大概有四五十斤重,却感觉像根本没挑东西一般(平时挑担总是一百二,三十斤,难怪),轻轻松松就出了寨子等到上了公路,便迈开大步,肩上的担子吱嘎吱嘎欢唱起来,直奔县城而去。经过大半年的锻炼,我们已经变得很强壮了,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在暗暗的月光下,只听得胶鞋底和公路的碎沙石之间摩擦的沙沙声,几乎听不到喘息声大家有说有笑,有人哼起了样板戏,有人唱起了革命歌,有人还说起了笑话。走了不到半小时,外套穿不住了,脱下来加到担子上走到一小时后,大家便沉寂下来,多出来的是粗重的喘息声。两个多小时后来到大坡下大坡是去县城必经的约200米高的山坡我们在山下歇一歇,鼓鼓劲,慢慢往上爬,担子似乎越来越重了但这一点困难算不了什么,不久终于攀上了坡顶。大家歇下担子,喝口水,吃点干粮,让冷风一吹,把汗水收一收,精神又振奋起来下山时又有人互相开起了玩笑,嘻嘻哈哈之间,大家走得更快了不知不觉又行了十来里,三分之二的路程已甩在身后但这时每个人真正开始感到非常累了。走啊走,心里只觉得奇怪,为什么还不到呢?这时我们走不了多久就要休息一下,而且休息的间隔越来越短,而休息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黎明前的黑暗实在难耐,睁大了双眼,只能勉强模模糊糊地看到一点路面,只得慢慢往前捱而且瞌睡也开始上来了,迷迷糊糊的什么也不想,心里只念叨:怎么还不到?怎么还不到?猛然之间惊醒,刚才是不是睡着了?可能。但眯了不过两秒钟,脚却还在走。太可怕了!心里叮嘱自己,千万不能再睡着了!太危险了!

终于天际微微露出一光亮,在朦胧的晨曦中,有人依稀望到了县汽车站的大门到了我们终于快到了大家不禁欢呼起来顿时觉得又有了劲,你追我赶地冲向前去。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