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少年书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4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25 09:22:39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25 09:22:3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读中学的时候,很多好书都被定性为“毒草”而遭到批判,成为禁书。新华书店里卖的书大多是政治读物,文学书籍很少。我家那时别说书橱,就连一个简易的书架都没有。家里书也很少,都是这里一本,那里一本,零乱地摆放的。

我爸爸从来不读文学书籍,他喜欢读一些政治书籍,那时在家里,常常看到他像模像样地坐在桌子前,手里拿着一根红蓝铅笔,一边看书,一边用笔在书上画着;有时还一手托着腮帮,眼睛眨动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我爸爸看的政治书籍都是单位里发的,我印象深的有,《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共产党宣言》、《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反杜林论》、《国家与革命》、《唯物主义和经验批判主义》等。

这些书,我都翻过,有几本也草草地看过,但都似懂非懂,特别是许多的政治术语。读这些书就觉得很吃力,有时为了图省事,也就是把我爸爸用铅笔画的那些段落看看,连囫囵吞枣都谈不上,看完后还是一头雾水,不知其所云。

但看《共产党宣言》时,我却记住了里面的一句话:“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我觉得这个句子特别美,像诗句一样,读起来抑扬顿挫的,很有韵律感,甚至可以谱上曲子唱。

大约在1971年,有一天,我爸爸从单位里拿回来一本书,书名叫《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吗?》,封面是浅灰色的设计,看上去很阴郁,很沉闷;这本书是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的。我爸爸好像很神秘,一直把这本书放在他的枕头下,有不让我们看的意思。这反倒让我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我趁他不在家时,很快看完了这本书。这本书是以对话的形式写的,里面有很多政治笑话,内容是以轻蔑的口气嘲讽那个“超级大国”看似强大,其实也不过如此而已。

这本书的神秘之处就在于是“内部发行”的,一般人似乎很难看到。我后来又看到了几本“内部发行”的书,像《朱可夫回忆录》和《田中角荣传》,这两本书是我们班同学借给我带回家里看的。看朱可夫元帅的回忆录,我觉得很过瘾,一夜不睡都不困;看《田中角荣传》则使人领悟到,努力奋斗才是一个人成长的原动力。

我伯伯和我爸爸一样,也只看政治书籍,而不看文学书籍,但他家里有一个藤制的书架,共有四层,上面都摆满了书,里面有不少的文学书籍,这些书籍对我有着强烈的吸引力。那时,我家人每年的大年初二都要到我伯伯家去拜年。我一去,就喜欢待在书架旁,一个人默默不语地翻阅书籍,我伯伯见我喜欢读书,就对我说,你要是喜欢那本书,就拿回家去看,看完后送来就行了。我记得从我伯伯家借回家看的第一本书是曲波写的长篇小说《林海雪原》。这以后,我又借阅了不少书,印象深的有《苦斗》、《三家巷》、《野火春风斗古城》、《我们的力量是无敌的》等,还有周振甫著的《毛泽东诗词浅释》。这本书我看了不知一遍,一篇篇深入浅出的赏析文章,使我爱上了别具美感的毛泽东诗词。

少年时代因为喜爱读书而渐渐养成了读书的习惯,这个习惯居然一直保持到现在,而没有丝毫改变。这真是少年书香一脉,到老依然芬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