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中国传统文化和企业管理的焦点
研究传统文化,践行企业文化。
  古代大学5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发布者:张俊生 |  浏览(48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27 17:08:0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28 07:37:46  
  本作品所属分类:书院研究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白鹿洞学规[1]

  要考察中国千年书院精神,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研究白鹿洞学规。

 白鹿洞书院学规也就是《白鹿洞书院揭示》,是朱熹为了培养人才而制定的教育方针和学生守则。

朱熹是我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字、教育家,宋代理学思想的集大成者,他19岁中进士,经历南宋四朝元老,活了七十一岁。但他虽然二十几岁开始做官,一生被授官二十余次,真正做官的时间不超过十年,在朝更只有四十多天。所以他一生主要精力是教书育人做学问。直到他临死前,左眼已瞎,右眼也几乎完全失明。仍然却以更旺盛的精力加紧整理残篇,希望将自己生平的所有著作全部完稿,承继儒家道统。他后来被誉为儒家季圣,仅次于孔子圣人和孟子亚圣,是一点不为过的。

朱熹主要的教学场所是书院。所以他对书院贡献极大。白鹿洞书院就是朱熹牵头在旧址上重建的。白鹿洞书院是宋代四大著名书院之一,位于江西星子县境内庐山五老峰东南。此处曾经是唐代名士李渤隐居讲学之处,当年李渤喜养白鹿,因此得名。后经连连战火毁坏。南宋淳熙六年,理学宗师朱熹知南康军(今江西省九江市星子县),率百官造访书院,当时书院残垣断墙,杂草丛生。朱熹非常惋惜,责令官员,修复白鹿洞书院,并自任洞主,制定教规,延聘教师,招收生志,划拨田产,苦心经营。著名的《白鹿洞书院教规》就是朱熹这时候制定的。

《白鹿洞书院揭示》自问世以来,一直作为封建社会教育的共同准则。南宋绍熙五年(1194),朱熹任湖南安抚使,振兴岳麓书院,将《白鹿洞书院教条》颁于该书院,以贯彻他的办学方针和教学思想,成为岳麓书院最早的正式的学规,对岳麓书院的教学,学风产生了重大影响。 朱熹去世后,宋理宗诏颁《白鹿洞学规》于各州府县立石。至此,《白鹿洞书院揭示》便成为全国书院的教规,对后世几百年书院和学校的学风建设创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并传至日本、南韩及东南亚一带,使白鹿洞书院誉享海外。

 

《白鹿洞书院揭示》虽然全文(含标题)只有444个字,但包括的内容很广。全是朱熹从古代先贤经典中提炼出来原文,涵盖教育的目标、内容、为学程序、修身、处事和接物等一系列纲领。

全文如下:

“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右五教之目。尧舜使契为司徒,敬敷五教,即此是也,学者学此而已。而其所以学之之序,亦有五焉,具列如左: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右为学之序。

学问思辨四者,所以穷理也。若夫笃行之事,则自修身以至于处事、接物,亦各有要,具列如左:

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右修身之要。

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右处事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右接物之要。

熹窃观古昔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己及人,非徒欲其务记览,为词章,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也。今人之为学者,则既反是矣。然圣贤所以教人之法,具存于经,有志之士,固当熟读、深思而问、辨之。苟知其理之当然,而责其身以必然,则夫规矩禁防之具,岂待他人设之而后有所持循哉?近世于学有规,其待学者为已浅矣。而其为法,又未必古人之意也。故今不复以施于此堂,而特取凡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大端,条列如右,而揭之楣间。诸君其相与讲明遵守,而责之于身焉,则夫思虑云为之际,其所以戒谨而恐惧者,必有严于彼者矣。其有不然,而或出于此言之所弃,则彼所谓规者,必将取之,固不得而略也。诸君其亦念之哉!”

全文可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半部分是从儒家经典中摘引的五段箴言,也是后人所说的朱子白鹿洞教条。后半部分,是朱子对这一学规的深入阐述,是他对这个学规进行深入的阐释。我们先看看朱熹对这一学规的阐述:

“熹窃观古昔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意,莫非使之讲明义理,以修其身,然后推己及人,非徒欲其务记览,为词章,以钓声名,取利禄而已也。”这是讲古圣贤学习目的,修身为本,不是谋取功名,或“为词章,以钓声名,取利禄”。书院教学以修身为本,不以科举功名为本,这是朱熹提倡的第一书院精神。

至于如何修身,从朱熹精选的古圣贤五段箴言,非常清楚明了。

第二层意思,朱熹认为:“苟知其理之当然,而责其身以必然,则夫规矩禁防之具,岂待他人设之而后有所持循哉?”,就是说,学习修身是自己的事,真正求学的人,那里用得着别人创设规矩禁令,而自己去遵循呢?靠规则来管束,对于求学的人来说已属浅薄。最关键的是,朱熹认为,后世很多书院也立了很多规矩,但是“其为法,又未必古人之意也。”这些规矩不一定符合古圣贤的本意,可能会走偏。还不如直接“取凡圣贤所以教人为学之大端”,我们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这有点“萧规曹随”的意味,但又大大超越了“萧规曹随”,中国儒家先贤的智慧,绝对非萧何可比。所以,《白鹿洞学规》所以能够流传千古,在于其是原汁原味的正宗儒家求学做人之道,是儒家思想魅力所在,是自然而然,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文化瑰宝。

那么朱熹所选的五段箴言意在哪里呢?

第一段:“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这是五教之目,这是做人的基础。这段话出自《孟子·滕文公上》:人之有道也,饱食、暖衣、逸居而无教,则近於禽兽。圣人有(又)忧之,使契为司徒,教以人伦: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孟子的意思就是:做人有做人的道理,如果只是吃得饱,穿得暖,安居逸乐,却不接受教育,不知礼义,那就和禽兽差不多了。圣人又为此担忧,于是派遣契担任司徒,教导百姓做人的道理,使他们知道父子要有亲情,君臣要有礼义,夫妇要分别,长幼要有次序,朋友要诚信。

《史记》记载,舜帝派契做司徒,负责教化人民,而主要教化的内容就是如何处理好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这五种人伦关系。这是使人和动物区别,摆脱野蛮的基础。按我们说法,就是先学做人,读书人也不例外。先要学好做人,再做好学问。

朱熹认为一个求学的年青人首先要明人伦。朱熹这个思想,和先秦儒家思想一脉相承,孔子就说过“弟子 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可惜我们现在是分数第一,其他退后。学有余力,再讲德行。反过来了。

《大学》第一句也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都是强调人生在世要以修身为本。

第一段是为人之道,第二段开始讲为学之道: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这段话出自《中庸章句二十章》。原文是: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有弗学,学之弗能,弗措也;有弗问,问之弗知,弗措也;有弗思,思之弗得,弗措也;有弗辨,辨之弗明,弗措也;有弗行,行之弗笃,弗措也。

它的意思就是一个求学的学子要广博的学习,详细的请教,勤勉的思考,明确的辨别,忠实的行事。朱熹在这里强调为学的几个阶段:首先要广博的吸收,同时这个还意味着博大和宽容。要培养求学者有宽阔的胸怀,真正做到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后面是说明。有弗学……”是什么意思呢?用我们现代的话就是:要么就不学,学了没有学会就不停止,要么就不问,问了又没搞懂就不停止,要么就不去思考,思考了没有心得体会也不停止,要么就不去辨别,辨别了没有辨明也不停止,要么就不去做,做了没做踏实也不停止。

这个做学问五步法环环相扣,是求学者必须遵守的路径,被后世学者广为推崇。北宋程颢就说:“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五者,废其一,非学也。”(《二程外书》卷六)。而前面四点,学问思辨就是做学问要求学术独立精神,不可人云亦云,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朱熹认为,这五步最后一条“笃行之”最为重要,所以特别提出来加以说明。这也符合儒家一贯思想。《尚书》记载大臣傅说对商王武丁说:“非知之艰﹐行之惟艰”(《尚书说命中》)﹐反映了先秦已有“知易行难”之说。孔子也曾说过:“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论语·子路》),他认为学诗不仅仅是风花雪月,无病呻吟,而是要为政,出使外交,如果国君交给你任务做不好,让你去外交也不能应对自如,达到目的,诗经学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呢。朱熹继承先贤思想,把“笃行之”又分为三块:修身、处事、接物,他说:

“学问思辨四者,所以穷理也。若夫笃行之事,则自修身以至于处事、接物,亦各有要,具列如左:

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

右修身之要。

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右处事之要。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

右接物之要。”

 修身之要引用了言忠信,行笃敬;惩忿窒欲,迁善改过。这一条大家看到中间有个分号,这一条出自两处。言忠信,行笃敬出自《论语·卫灵公第十五》,原为子张问行。子曰:‘言忠信,行笃敬,虽蛮貊之邦行矣。言不忠信,行不笃敬,虽州里行乎哉?’”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子张向孔子请教怎样使自己行为畅达呢?孔子说言语要忠诚老实,行为要敦厚恭敬,如果这样的话,即使到了不开化的国家也会畅行无阻。反过来如果你言语不诚不信,行为不恭不厚,就是在本乡本土不也寸步难行么。这是孔子的处事原则。

惩忿窒欲,迁善改过早在《周易》中就有论述,但它的原文是出自周敦颐的《通书》。周敦颐的《通书》比较长,也难懂一点,他的原文是君子乾乾,不惜於诚,然必惩忿窒欲,迁善改过而后至忿就是怒,就是制,用我们现在的话叫做制怒。年轻学子血气方刚,往往有的时候就是一下冲动,做出后悔不及的事。所以古人要求一个人要制怒。就是把怒气给它制住。

窒欲就是让欲望窒息,把那些不好的欲望压住。所以惩忿窒欲,迁善改过,就是要求学子们通过压抑自己的欲望和怒气,改正自己的错误而不断的向善,最后达到至诚的境界。

 处事之要引用了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这句话出《汉书·董仲舒传》。朱熹引用董仲舒这两句话,就是要告诫学子,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求义求道,而不是求利求功。这是学习的最高境界。孔子说:“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己之学,就是不断提升自己,以悟道为最高目标。所以孔子又说:“朝问道夕死可矣”。为人之学,就是追求功名利禄一些外在的东西,给别人看的东西。朱熹列出这一条,旗帜鲜明的表明了他的为学态度就是:求学以修身为本,修身以悟道为最。那时候官学主要是为科举选拔人才,官学私学宗旨有泾渭之别。

最后接物之要,朱熹引用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行有不得,反求诸己。中间又是一个分号,这一条也出自两处,前面八个字出自《论语·颜渊第十三》。原文是:仲弓问仁。子曰:出门如见大宾,使民如承大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邦无怨,在家无怨。翻成现代汉语:仲弓向孔子问什么是仁,孔子说仁就是出门的时候要像会见贵宾一样庄重,使唤百姓的时候要像承担重大祭祀一样认真,自己不愿意做的不要强加于人。在诸侯国做官、为诸侯做事不怨天尤人,在卿大夫家做官、为卿大夫做事不怨天尤人。孔子这八个字非常有名,它于1789年被载入法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第六条:“自由是属于所有的人做一切不损害他人权利的事的权利,其原则是自然,其规则为正义,其保障为法律,其道德界限则在下述格言之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的意思通俗点就是我们在待人接物时要遵循将心比心的原则,我不想要的我不强加给别人。反过来,孔子也说了类似的话。子曰: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 《论语· 雍也》,意思是,我想成就自己的一番事业,我也以同样的心情希望别人也成就事业,并且尽我所能去帮助别人成就事业;我希望自己事业发达,我也衷心祝愿别的人事业发达,只要有可能我还要帮助别人事业发达。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所以大家看,这是多么好的理念啊!

下面讲后面八个字行有不得,反求诸已出自《孟子·离娄章句上》。原文是:“孟子曰:爱人不亲,反其仁;治人不治,反其智;礼人不答,反其敬——行有不得者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意思就是:爱别人却得不到别人的亲近,那就应反问自己的仁爱是否不够;管理别人却不能够管理好,那就应反问自己的管理才智是否有问题;礼貌待人却得不到别人相应的礼貌,那就应反问自己的礼貌是否到家——凡是行为得不到预期的效果,都应该反过来检查自己,自身行为端正了,天下的人自然就会归服。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的意思是:凡是行为得不到预期的效果,都应该反过来检查自己。

这段话太好了,我们往往有的时候,当你从善良的愿望出发,去做好事却得不到好报的时候,往往会牢骚满腹。孟子说不要埋怨,再检查自己,是不是你自己还有问题。这就是修养。

上面就是朱熹白鹿洞教条全部内容,我们看到,全部是集儒家经典语句而成的。这是朱熹高明之处,一个学生,不论古今中外,只要照那上面去做,哪里还要订什么不迟到不早退,认真听课之类的规矩。

 白鹿洞教条后来经过朱熹及其众多弟子宣传,特别是他的学生游说到宋理宗御书后,广为流传,实际成了中国古代书院的精神。这个精神可以浓缩为:修身为本、以道最高,学术独立。

不难看出,古代书院这几条精神正是我们现在大学所缺乏的,值得我们很好借鉴。
(未完待续)


[1]白鹿洞书院揭示_360百科  https://baike.so.com/doc/3814092-4005520.html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