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炒面粉和舂米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7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27 18:03:1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27 18:03:1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早餐冲了一小碗燕麦米昔,所谓米昔,是个词典里都查不到的名词,说白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熟米粉,是采用瞬间熟化工艺加工而成的,具有入水即溶的特性。我用开水边冲边搅拌,不到一分钟就冲好了,就可以食用了,很简单,也很方便。

吃着香糯可口的燕麦米昔,我不禁想起过去吃的炒面粉和舂米粉来。

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面和米都是按照家庭人口的多少来计划供应的,买面买米都要凭粮票。我家主要吃米饭,面粉通常是用来包饺子吃的,但我家吃得很少,主要是嫌费事,因此,我爸爸常常会把凭票供应的面粉在锅里炒熟了,晾冷后装进一个大的玻璃瓶里,如果我们一时饿了,但又没有到开饭时间,这时,就可以舀几勺子的熟面粉,用开水冲开了吃,这样很快能吃到嘴,也不费什么事。那时的炒面粉真的很好吃,香喷喷的,而且容易饱肚子。当然,炒面粉在我家是不能作为主食的,主食还是米饭。

面粉粮站里是有供应的,而米粉却没有,要吃米粉,那就要自己用米来加工。那时我们贡院街一带,有代人加工米粉的小作坊,我记得大致步骤是:先把要加工的米用水浸泡,待浸泡到酥软时再沥干水,把泡酥软的米交给加工米粉的小作坊,小作坊的主人就用石磨将米磨成米粉,收取一定的加工费。通常用来做米粉的米大多选用上好的大米,或者糯米,不过那时糯米是紧俏货,而且价格贵,一般人家往往是吃不起的。磨好的米粉拿回来,一时半载还不能吃,要把米粉摊铺在竹匾上,在阳光下晒个好几天,直到把米粉晒干了为止。吃米粉不能像吃炒熟的面粉一样,用开水冲着吃,而是要把米粉和好后,在煤炉上烧熟了才能吃。

记得那时,我们把米粉煮熟后,比较喜欢在米粉里撒上一勺子(我们叫一调羹)红糖,这样,米粉就成了好吃的甜食。那时的红糖有着特殊的甜香,用语言实在是难以形容。有时也什么都不摆,米粉就着咸菜吃,味道也挺好的。当然,真正好吃的还要数糯米粉,用糯米粉做成米饼,用油煎着吃,那味道真是香,而且外面一层特别脆,太好吃了;如果蘸白糖吃,那味道则更是一绝。糯米粉还可以包元宵吃,也可以搓成小元宵吃。不过糯米只有到快过年时,粮站里才会有供应,平时即使有钱和粮票,也是买不到的。

今非昔比,过去普普通通的炒面粉、舂米粉,变成了如今洋气十足的米昔,而且被冠以健康食品全素食品绿色食品等诸多好听的名称,其实也就是用杂粮制成的熟粉而已。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