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凌云的博客
致力于中华文明、语言文字和韵律文学的研究探讨。
我在蓑衣里编织着从前。
标签
天体  |  撞击  |  地球  |  基因  |  遗传  |  立夏  |  后学  |  子衿
更多标签>>
  “十万认字”应叫停,“中国文字博物馆”当“盖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凌云 |  浏览(50207)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7-07-31 08:48:3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31 08:48:36  
  本作品所属分类:杂论文选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万认字”应叫停,“中国文字博物馆”当“盖棺”

最近,各大媒体都在替“中国文字博物馆”吵嚷“一字十万!认出一个甲骨文,国家奖励10万元”的哄骗大众,骗取国资入私囊的把戏。

认为“中国文字博物馆”此举是“哄骗大众,骗取国资入私囊”把戏的理据如下:

其一,研究甲骨文已有近百年的厉史,对其以“象形臆想挂靠”的单个辨认之法造出了很多笑话,证明了此法已入绝境。应从甲骨文诞生缘由、它创生字符的原理、规则、规律上探求它形成的系统性理论体系,这样才能一通百通,也有了辨认的规则和判别辨认对错的基础与公正性。

其二,在没有辨认规则,仅凭象形法而臆想的挂靠向西周后至今的文字,除了字形的模糊空间很大外,还有无法确定其意理指向的难题,更有以沿变意指混淆原始指意的弊病。

其三,凭“象形臆想挂靠”的辩认方法,没有具体的判别标准和规则,这对不是甲骨文权威们亲朋好友的大众来说,就是一种毫无“资格”的哄骗。而甲骨文权威们凭由他们说了算的“甲骨文字体较为自由,偏旁可以随意放置和挪动,可以正写,也可以反写,可以前写,也可以后写,既可是司、也可是后,既可当母、就必定是女,上下可拼为‘妇’,左子右母也能是‘好’”的逻辑,创造出了大量的“释解文字笑话”,这种再创造“释解文字笑话”的权利,只能是甲骨文权威和他们的亲朋好友,不会给大众的。

其四,凭“象形臆想挂靠”的辩认方法,即便“字形神似”,也根本无法判定其原来的意理指向,所以,用这种方法“认出的甲骨文字”一文不值,却设陷阱让国家出巨资买一文不值的货,岂非骗取国资入私囊而何?

因此,为了不让国家出冤枉钱给贪腐行为铺路,“十万认字”应该叫停!

再说说“中国文字博物馆”,它是否存在“抢占国家文化资源为区域和个人博名图利”的嫌疑暂且不论。只要它目的是为展示“中国文字的精要”,并有无可辩驳的理论依据解说清楚“中国文字的精要”,或者有研究用系统的理论依据解说清楚“中国文字精要”的目标和方略也行,而不是抢占个建馆名额,借用前人研究方法为己用占位,为保占位所得名利,不惜用各种手段排斥封杀其它方法对“中国文字精要”的研究或研究成果。“中国文字博物馆”的所做所为却是后者而非前者。

人类对初接触物事的研究一般来说是比较粗糙和简单的,这无可厚非,毕竟是摸着石头过河的开始探索。但是,后人就应是借鉴其摸着石头过河的经验而创建更好的过河通道,不应是固守先贤所创的初级方式,只用来为自己博名图利,不做或阻止更深入的探研!

甲骨文片中出现频律最高的是“干支字符”,(我只所以将甲骨文称为“字符”,是因为它没有具体的读音却有文字的系统性质,是一种系统记呈思维所得的符号,也是发展沿承至今的中国文字基因。)其它字符基本是“干支字符”之后的附随,故“干支字符”是甲骨文片中的主轴。只要对主轴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进行深入系统的探研就会发现:其一,它们都是互有牵连的。其二,它们是共同对一种自然恒轨现象释解的不同角度和时位的记呈符号。其三,因为它们有唯一的共同目标,所以它们就各有对原始意指表达的唯独性。其四,因为它们既互有牵连性,又共同对唯一目标做唯独性意指的表达,所以它们就成了一个完整体系中的基本因素,我将其称之为“字符基因”。其五,因为它们是对唯一性共同目标的表达,所以它们必然会有严谨的规则产生。其六,因为它们都互有牵连,所以它们必然会有牵连的规律性产生。

有了以上的发现 ,我们就可循理遵规对“甲由申田、乙九乞乥”等字符在自然恒轨中的意指表呈和时位做出精确的判定。删繁就简,仅对“字”意做个剖析以说明其“牵连的规则规律”。“了”字符是对自然恒轨中“延归轴生”轨程的表达,是由“乛(延归)亅(轴生)”两个字符基因组合而成,它既表明了“延归方向”,又表明了“轴生方向”,它的基因指意就是对“轨程完结再生”的表达,沿承自今的“完了、了结”等意用均未脱其基因指意。“了”加“一”横成“子”,它就成了对“轨程完结再生”的“右连左续”,就是对 “一种轨程的延连继续”,简意为“继承”,沿承自今的“人子、鸡子、马仔、种子”等意用均未脱离其对 “一种轨程的延连继续”基因指意。“子”加“宀”成“字”,它就成了对“突出点统辖一种轨程的延连继续”所指,简意为“突出点统辖继承”,它表达出“凡是在突出点对共同轨程的延连继续”符号都为“字”,也即“统辖所有对共同轨程延连继续”的“符号”,“字”的这一“基因指意”沿承至今未变,后人在“字”前加“突出点延连交互”指意的“文”,更加确定了“字”意的基因。

凡事有轨成则,道通理顺,一通百通。甲骨文既有形成系统的性质,它就有原理、规则、规律的存在,它就有组成体系的基因存在,因而,抛弃对其原理、规则、规律和基因的探研,仅靠单字符象形挂靠的辩认方法是行不通而必然被淘汰。“中国文字博物馆”极力守护、大肆推广将被淘汰的方法,搞“一字十万!认出一个甲骨文,国家奖励10万元”的哄骗大众,骗取国资入私囊的把戏,是在尽力维护和扩大他们的既得利益。但是,维护了他们的既得利益,就损害和侵犯了国家、民族的根本权益。“中国文字博物馆”对出土文字展示、以象形挂靠今字的解释,有人为掩盖中华文明历史真象之过;误导对出土文字研究途径之责;若不改弦易辙,还将遗患后世无穷!所以,不肯改弦易辙的“中国文字博物馆”,必须淘汰而“盖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