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乐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83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7-31 09:43:5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7-31 11:10:17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从小就喜欢乐器,那时,我家门对过就是江苏省青年扬剧团,我常常去里面看演员们彩排。舞台上是演员在表演,舞台下是乐队在伴奏,乐队人数不多,也就四五个乐师,他们围坐在一起,手里有“咚咚锵锵”的锣鼓镲钹,也有“咿咿呀呀”的弦乐,像二胡、板胡、月琴、琵琶、三弦什么的,锣鼓镲钹击打出来的声音很刺耳,而丝弦拉出来的声音则很好听。

我那时就觉得这些乐器很神奇,怎么一两根丝弦就能拉出这么好听的旋律,而且,那些拉琴的表情特别丰富,他们的表情好像是随着拉出的音乐,或悲或喜,不时地变化着,很富有感染力。

这是我最初接触到的乐器,并由此而喜欢上了乐器。

我很想学一样乐器,可惜那时没有条件,那时的人家能吃饱穿暖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有经济能力来培养孩子学乐器呢。

贡院西街上有一家文具店,也是夫子庙地区唯一的一家文具店,我经常会去店里买学习用的文具,像铅笔、橡皮、铅笔刀和练习本等,文具店里除了卖文具,卖体育用品外,也卖乐器,墙壁上挂着的有二胡和板胡,柜台里摆着的有笛子,口琴,也有各种琴的配件,像卷好的丝弦、琴码、松香,还有笛膜等。每次买文具时,我都会顺带看一看那些乐器,因为心里实在喜欢,看看也会觉得很开心。

小学一、二年级时,我有一个同班同学,他从一年级起就学吹笛子了,他家也住在贡院街上,和我家只隔十来个门牌号码,我到他家听他吹过很多次笛子,还陪他到贡院西街文具店里买过好几次笛膜。他一直坚持练习,从没有间断过,平时都很少和我们一起玩,在班上,他的气质和性格就是和我们不一样。

“文革”开始后,我的这个同学因为笛子吹得好,被选进了遵义区(即现在的秦淮区)“小红花”宣传队,我不止一次地在夫子庙广场上观看过他的表演,他吹起笛子来指法熟练,面部表情也特别丰富。再后来,他考进了江苏省民乐团,成了笛子演奏家了。

我妹妹中学同校有一个同学,也是从小就学乐器的,她学的是琵琶,她爸爸就是江苏省青年扬剧团乐队里的乐师,这使她从小就受到家庭的影响和熏陶。她家住在我家对过的院落里,我常常站在我家二楼窗口,看到她背着用布罩包着的琵琶,从院落里进进出出,她在贡院街上行走,踩出的步点仿佛都带有琵琶拨弦的乐感。我后来读到了白居易的《琵琶行》,那“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描写,总是让我不由得想起我妹妹中学同校的这个会弹琵琶的同学。她和我那个同学一样,“文 革”时也被招进了遵义区“小红花”宣传队,我也同样不止一次地观看过她的演奏,那弹拨出来的琵琶声,真的是“大珠小珠落玉盘”。后来听说恢复高考后,她考进了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了江苏省戏曲学校,当了一名器乐老师。我还听说,她的丈夫是我国知名的二胡演奏家。

说完两个我所熟悉和知晓的乐器高手,我还是来说说我自己吧。

我虽然没有这两位的天份,但我也不是等闲之辈,在某些方面,我的本领甚至比这两位还要高强,那就是,我曾制作过一把微型二胡。

那是在“文革”时,我们学校停课了,我休学在家,成天没事干。有一天,我忽发奇想,我要做一把微型二胡。我到贡院西街文具店里,反复观察二胡的构造,熟记在心,并画出简图,然后开始找寻做二胡所必需的材料。我到内桥的竹器店里向店主讨要了一截青竹筒,又到家门口的建筑工地上找到了几根实木棍和竹片。材料备齐后,我就开始制作了,完全是无师自通的手工制作,用刀削,用钢锯条锯,用砂纸打磨,虽然很不容易,但我乐在其中,根本不觉得厌烦,每进一步,我都特别开心,越做越有兴趣。

很快,一把初显模样的微型二胡就做好了,竹制的琴筒,木制的琴杆和竹制的琴弓一应俱全,但要全部完成就很不容易了,最难的要数琴筒要用的蛇皮,和琴弓要用的马尾,去哪里找?我开始犯难了。我的一个小伙伴告诉我,在武定门外的河边上可以找到。从那时起,我不知到武定门外的河边上去了多少次,河边几乎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一块蛇皮,最后都快有点绝望了。但是,“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有一天,我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了一条菜花蛇的蛇皮。回来后处理了一下,便用胶水蒙在了琴筒的一侧,待牢固了以后,用手轻轻弹弹蒙上的蛇皮,竟然“哒哒”有声,这太让我感到兴奋了。

最后就剩下马尾了,这个倒好解决,那时,来拖垃圾的用的都是马车,每次倒垃圾的马车来时,我就会乘收垃圾的工人不备时,从马尾巴上“滴”下几根马尾,天长日久,马尾聚多了,一支琴弓就做成了。

这样,一把微型二胡就算制作好了。我到贡院西街文具店里买来了丝弦、琴码和松香,回到家后把丝弦装上,再夹上琴码,在琴弓运行处滴上几滴松香,轻轻一拉弓,微型二胡竟然发出了声音,虽然不成曲调,但在我听来,却是特别的悦耳,拨动了我的心弦,因为这是我忙乎了一个多月的劳动成果,是我用智慧和心血所创造出来的。

我制作了一把微型二胡的消息,很快在我们贡院街上传开了,好几个平时和我玩得比较好的小伙伴纷纷前来观看、欣赏,都夸我能干,夸我做得好。我的心里很是得意。

后来,我学会了两样乐器,也是我们所处的那个年代大家都会的乐器,一是笛子,一是口琴,那时也没有老师教,全靠自学,靠自己的悟性和勤奋。我笛子吹得最好的曲目是《牧民新歌》,口琴吹得最好的曲目是《我是一个兵》。197412月,我到林场插场时,带下去的就是我吹了多年的“国光”牌重音口琴。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口琴的琴声带给我心灵的安慰,也带给我对未来的美好畅想。

如今,我还珍藏着两样乐器,一样是上海国光口琴厂出品的“国光”牌重音口琴,另一样是那年在哈尔滨买回来的俄罗斯牧笛。当然,那把自制的微型二胡,虽然后来也不知弄到什么地方去了,但它的模样和声音,却深深地留存在我的记忆里,那“吱吱呀呀”不成曲调的声音,仍时时地在我的耳边回旋。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