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电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0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01 10:02:0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01 10:02:02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是1965年夏天考入南外的,就读小学三年级,那时学校要求住校生活,即使家住在学校附近也必须住校,无一例外。

我家住在贡院街,我们学校在北京东路,我从我家到学校,从学校返回家中,来回乘坐的都是31路公交车。从我家到学校的线路是,从建康路上车,经过白下路、杨公井、大行宫、四牌楼,到鸡鸣寺下车,步行约1000米就到学校了。返回家的线路是,从鸡鸣寺上车,经过四牌楼、大行宫、杨公井、白下路,到建康路下车,步行约1000米就到家了。

31路公交车是用电的,我们也叫电车。31路电车的车身上半部是浅白色的,下半部是天蓝色的,在车顶的中间部位翘起两根“长辫子”,“长辫子”的顶端是分开的,并行卡在又黑又粗的电缆线上,这样就通上了电,电车就可以顺利地开行了。

我们那时住校的规定是,每周六下午两节课后离校返家,周日晚上离家返校,这些规定都是雷打不动的。我是1974年毕业离校的,我没有想到,乘坐31路电车,在这条线路上,来来回回,往往复复,竟然历时九年之久,就像一首歌里唱的:“三百六十五里路啊,从春夏到秋冬;三百六十五里路啊,从少年到白头。”

我特别喜欢坐电车,和其他公交车不一样,电车开起来没有太大的声音,很平稳,坐在上面很舒适,尤其是坐在最前面的位子上,可以看到驾驶员开车,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开似的。

那时的电车驾驶员大多是年轻的女性,而售票员则是清一色的女性,而且不论是驾驶员还是售票员,她们好像都是经过挑选的,一个个长得都特别好看,皮肤白皙,眉清目秀的。驾驶员开车时戴着白纱手套,那种全神贯注的神态,特别能打动人心。而售票员则手持票夹,斜背着一只帆布挎包,嘴里喊着“买票啦,买票啦!”在车厢前后走来走去,人多时甚至是挤来挤去的,很是辛苦。

电车开起来虽然声音小,很平稳,但也有明显的缺点,那就是“长辫子”时常会脱落,特别是在电车转弯时。这时候,驾驶员就会板着脸,气鼓鼓地下车,到车后去拉“长辫子”上拖下来的绳子,吃力地把掉下来的“长辫子”复位到电缆线上。有时开了一会儿,“长辫子”又忽然掉下来了,有的乘客就会开玩笑地说:“哎哟,又‘翘辫子’了。”车厢里发出一阵戏谑的笑声。驾驶员再次气鼓鼓地下车去拉“长辫子”,而售票员则朝那位开玩笑的人翻着白眼。

那时,从建康路坐到鸡鸣寺,票价是6分钱,而坐到大行宫只要4分钱。我常常为了节省2分钱,就在大行宫站下车,再步行到学校;返家时从鸡鸣寺步行到大行宫,再坐车到建康路总站,这样又可以节省2分钱了。省下来的钱一般用来买零食吃,或到小人书店去看小人书。

高中毕业后,我到林场去插场,成了“泥腿子”了,也自然就极少乘坐31路电车了。再后来,记不清是哪一年了,31路电车连同32路、33路、35路电车,全都一同在南京城消失了,随之,电车在我的记忆里也渐渐地淡出了。

这些年我跑过不少城市,我发现,不少城市还有电车在运营,比如北京、上海、青岛、杭州等。这些在都市里行驶的电车,唤起我们多少美好的回忆。它们呈现给我们的是一部鲜活的历史。今年五月我到欧洲游览,我发现,几个欧洲国家都有电车作为公共交通工具在营运,有的是有“长辫子”的,有的竟还是有轨道的,而且非常普遍。

在异国他乡,我看着一辆辆来来往往的电车,不禁怀念起家乡南京过去“零污染”的电车来,特别是怀念起我乘坐了九年之久的31路电车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