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婴儿奶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0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06 09:42:29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06 09:52:00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很小的时候曾经吃过婴儿奶糕,记忆里对婴儿奶糕的包装、形状、味道还留有印象。我家那时还住在文德里村,正值三年自然灾期间,一家人日子过得很苦,加上我家又添了我妹妹,日子变得更为艰难。

那时的婴儿奶糕是凭票供应的,婴儿奶糕的外包装像冰砖一般大小,是用油纸包装的,封面是一个胖胖的、兜着围兜的小男孩,脸上笑嘻嘻的,很讨人喜爱。一盒婴儿奶糕里面分为八块小的,长方形,大小相当。婴儿奶糕的奶香很浓,别说吃了,就是用鼻子闻闻,就够满足的了。

我家有一个小铝锅,是专门用来烧婴儿奶糕的,我们也叫煨奶糕。因为那时我妹妹还是婴孩,家里的婴儿奶糕是主要供给她吃的,我们其他三个兄弟有时偶然也能吃上一点解解馋。

还依稀记得煨奶糕的方法和步骤,先将婴儿奶糕放进小铝锅内,用冷水泡开来,待渐渐溶解后,再用勺子搅拌开,待搅拌均匀后放在煤炉上煮开即可食用了。

后来,随着三年自然灾害的结束,我妹妹也渐渐长大了,她不需要再吃婴儿奶糕了,这样,婴儿奶糕从此再也没有进过我家门,也在我的记忆里渐渐地淡去。我到家门口的小店里去买零食吃,对摆放在不起眼角落里的婴儿奶糕,是从来不屑一顾的,觉得那是嗷嗷待哺的婴孩吃的,而我们小男子汉怎么好意思去吃呢。

但是,当我真正成了一个男子汉时,却再次吃到婴孩时期吃过的婴儿奶糕。那是在1974年到林场插场后,每天从事的是体力劳动,队里食堂的伙食几乎是清一色的蔬菜,荤菜是很难吃到的,肚子里面没有油水,加上体力消耗比较大,因而常常会感到饥饿难忍,很不好受。这时,我们就会在中途歇工时,到队里的小卖部去买食品吃。那时供应的食品也很匮乏,主要有当地江宁县的特产东山烘糕,因为价格比较高,当地人是很少去买的,只有我们知青常常去买。后来,东山烘糕很快就卖脱销了,柜台里就剩下乏人问津的婴儿奶糕了,不少婴儿奶糕的外包装上都落上了浮灰。

也不知是谁带的头,我们知青在买不到东山烘糕的情况下,都去买那嗷嗷待哺的婴孩吃的婴儿奶糕,以填补我们饥饿难忍的胃。当然,我们吃婴儿奶糕不会去煨奶糕的,而是直接吃,就像吃东山烘糕一样。我还依稀记得,那时婴儿奶糕的价格好像是9分钱1两粮票一盒,婴儿奶糕是当地食品厂生产的,和南京的奶糕一样,一盒里面也是分为八小块。

那时,我们宿舍里经常飘散着婴儿奶糕的淡淡的香味,那久违的、似曾相识的味道,仿佛一下子把我们的记忆带回到了婴孩时代。

一时间,南京知青吃婴儿奶糕的事,一阵风似的在我们队里传开了,成了当地职工和家属们茶余饭后的趣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