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藏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0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07 10:06:15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07 10:08:04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收藏书籍大约是开始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那时我住在莫愁新村,每天上下班都要经过张公桥,那里有一家书店,叫天宫书店,专门销售从出版社批量购买来的滞销书或库存书,同时也收购旧书,并上架销售。书店老板来自安徽,约莫四十多岁,瘦筋筋的,一口安徽话,一看就知这是个精明之人,听他说,他和全国数十家出版社有联系,一有滞销书或库存书,出版社就会通知他,让他去收购,他是以称重方式来收购的。

我在天宫书店办理了会员卡,这样买书可以享受八折的优惠。

那时,我经常出入天宫书店,在那里购书。里面的书是分类的,就像图书馆按书籍类别分架摆放一样,显得井然有序,也方便读者选购。我喜欢文学书籍,所以挑选图书大多是在古典文学和现代文学的书架上选购。每次去,我一般都会选购七八本书籍,有时甚至会更多。天宫书店除了书籍价格便宜外,更主要的是好多书即使在正规书店里也是看不到的,而且都是我特别期待藏有的。每次买到书,店员都会开具手写的浅红色发票,每本书的书名都一一写全,而且都写得工工整整,一笔不苟,可见对书籍的敬重之情。

没两年,我在天宫书店购买的书籍就有一百多本,那时家里居住条件有限,不可能有一间书房,这些书只有委屈地放在床底下。后来越放越多,床底下也是书满为患了。但这并没有减弱我买书、藏书的热情。

后来我搬到长虹南路居住,条件改善了一些,有了一小间书房和较大的储藏空间,我的几百本藏书终于可以安适地摆放了。

除了在天宫书店购买书籍作为藏书收藏之外,我还在朝天宫的旧书市场淘书。那些年还没有双休日,我经常利用每周日的上午去那里淘书,风雨无阻地坚持十余年,并乐此不疲。朝天宫旧书市场是一个“露水市场”,来此淘书的大多是一些文化人,我也忝列其中。当然,我来此,不是附庸风雅,而是来淘一些老版本的书籍,且以文学书籍为主。

到现在还能记得,每当淘到一本心仪已久、盼望已久的老版本书籍时,心里的那份惊喜真是难以言表。记忆最深的是2006年春节期间,我在朝天宫旧书市场以5元钱的价格,淘到了我期待已久的老版本长篇小说《红旗插上大门岛》。我后来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并配上《红旗插上大门岛》的图片,发在互联网上,有位读者看了后,出价800元,想让我把这本书卖给他。我当然是不可能出让的,对我来说,这本书是无价之宝。前年6月,我就是带着《红旗插上大门岛》这本书,而登上了浙江温州洞头大门岛的,面对波涛滚滚的大海,遥想中学时代读这本书时的经历和感受,恍若回到了当时潜心阅读的情境之中。

朝天宫旧书市场存在了十几年,后来随着城市建设的改造而消失了,这是非常可惜的。但我感到庆幸的是,在这十几年中,我淘到了近两百本老版本书籍,足够举办一个小型的老版本书籍展了。就我个人而言,这是我藏书过程中的最为精彩的一笔,就社会而言,这是一段文脉的传承,毕竟老版本书籍的存世量越来越稀少,而每一本老版本书籍所散发出来的文化气息是历久弥香的。

十年前,我搬到了现在居住的108平方面积的商品房,专门将一间朝向好的房间作为书房,并沿一面墙打制了开放式的书架,用于摆放我的藏书。因为藏书太多,即使是一面墙的书架也摆放不下,我只好精挑细选,把我特别心仪的书籍排列摆放在书架上。每天坐在书房里,看着满书架的书籍,真有一种坐拥书城的兴奋感和幸福感。剩下的摆不下的几百本藏书,我就在楼底层的一间储藏室里打制了几层铁架子,用来摆放这些书;铁架子摆不下的书,我干脆用大纸箱来摆放。总之,我的所有藏书都有了各自的“珍藏之处”,也算是各有所归吧。

因读书而藏书,因藏书而更热爱读书,我想,这也许是我的岁月没有蹉跎的一个重要原因。有书可藏,有书可读,“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