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魏咪咪,笑一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79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08 08:41:30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08 08:46:51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魏咪咪是我小学时的同班同学,她家也住在贡院街上,是装甲兵司令部的宿舍,她爸爸是军官,军衔好像是中校。

魏咪咪长得像个洋娃娃,头发是蜷曲的,有点发黄,她扎着两条小辫子,辫子上还夹着蝴蝶结,走起路来,辫子上的蝴蝶结一晃一晃的,真有点像是一对蝴蝶在飞呢。

魏咪咪笑起来特别好看,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上还有两个小酒窝。同学们都喜欢看她笑,她不笑,我们男孩子就逗她,一起说:“魏咪咪,笑一个!魏咪咪,笑一个!”她先不笑,后来忍不住,就笑开了,眼睛又眯成了一条缝,嘴角上又浮出了两个小酒窝,真好看。

魏咪咪的气质和我们就是不一样,她腼腆、温和,说话声音轻轻的,从来不生气。我最羡慕她背的书包,是人造革做的,上面有好看的彩色花案,不像我们,背的全是帆布做的书包。还有,她用的铅笔,都是外面有着各种花案和图形的,也不像我们,用的几乎全是一种最普通的铅笔。这估计是她的家庭条件好的缘故。

我的学习用具唯一能和魏咪咪相比的,是我妈妈给我买的铅笔盒,我的铅笔盒上是几个少数民族少年载歌载舞的图案,特别好看。魏咪咪曾对我说过,她很喜欢我的铅笔盒。这使我觉得很自豪,一直很爱惜我的铅笔盒。

那时,老师让我们自发地组成课外学习小组,我们几个住在贡院街的同学就组成了一个学习小组,魏咪咪也在我们的小组里。下午放学后,我们就轮流到各自的家里去做作业,家家都去过了,但就是没有到过魏咪咪的家。她家是装甲兵司令部的宿舍,平时是不让外人进去的,里面好像很神秘,搞得戒备森严的。魏咪咪曾和我们解释过,我们也并不在意,只是一笑而过。但她觉得很过意不去,一次,她给了我们一人一根有着彩色花案的铅笔,我们一个个都激动地欢呼起来。

这根铅笔我一直舍不得用,后来我妹妹上学时,我给了我妹妹,并告诉她,这是我们班同学魏咪咪送给我的,你要用它来好好写作业。

魏咪咪的爸爸是军官,我经常能看到他从我家门前走过。他面色红润,目光炯炯,穿着笔挺的军装,戴着大檐帽,走起路来身板笔直的,一步是一步,精干干的。

有一次,我在贡院街上玩,正好碰到魏咪咪和她爸爸。魏咪咪见到我,停了下来,对她爸爸说:“这是我们同学,外号叫‘小猴子’。”她爸爸笑着“白”了魏咪咪一眼,说:“不能叫人外号,这不礼貌。”然后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说:“看模样,挺机灵的吗!”我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魏咪咪在一旁说:“他呀,爬树可快着呢!”

二年级第二学期结束后,南外到我们小学来招生,我们二(1)班是年级学习最好的,班主任夏璞老师一下子就推荐了我们班七位同学前去应试,其中有魏咪咪,也有我。记得当时有笔试和面试,笔试考的是语文和算术,面试就是回答提问,模仿发音。面试是在我们小学教室里进行的,魏咪咪在我先考,她考出来后我们几个都问她考的难不难,她笑笑说:“不难不难。”说完,就背起她那好看的人造革书包,一蹦一跳地离开了学校。

这是魏咪咪留给我的最后一个背影,好难忘啊!

我后来被南外录取了,我们秦淮区第一中心小学有十几个同学参加了考试,最后就录取了我一个,我的心里不免有点小小的得意。但我那时就想,要是魏咪咪也能被录取,那该有多好啊,我们不是又可以同在一所学校里读书了吗。

1965年暑假一过,我就到南外去读书了,住在学校里,一个礼拜就回家一次。从这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魏咪咪,我很想念她。

后来,我从我们班一个同学那里打听到,魏咪咪已经转学到外地去了,是因为她爸爸工作调动,一家都走了。

如今,一转眼,五十二年过去了。我还记得洋娃娃一样的魏咪咪,有着淡黄色的蜷曲头发的魏咪咪,扎着两条小辫子、辫子上夹着蝴蝶结的魏咪咪,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的魏咪咪。你好,魏咪咪,我们几个住在贡院街上的男孩子,还想一条声地喊:“魏咪咪,笑一个!魏咪咪,笑一个!”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