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正鹏的博客
这里——潺潺流水悠悠,朗朗青山隐隐。于此——砥砺风骨性情,涤洗凡尘铅华。
  遍地文学艺术审美研究(总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正鹏 |  浏览(5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08 23:43:5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08 23:43:56  
  本作品所属分类:文学评论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边地文化及文学艺术的历史溯源
——边地文学艺术审美研究(上编:总论,第一章之一)
唐正鹏

我国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化传承且延续不断、历史文化积淀十分深厚的多民族国家。更是一个多区域、多种文化形态互动交融、共存共生的国家。几千年来,生活在不同区域的各少数民族创造了千姿百态,丰富多彩的文学艺术,因其有丰厚文化积淀的孕育,既具有浓郁的边地民间色彩,又蕴涵了诸多与中原、与东方其他民族相似性、一致性的艺术特质和美学思想,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审美文化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边地文化及文学艺术的历史溯源

习惯上,我们常常把这些居住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生活区称作“边地”,自然也就把这些区域所产生的文化和文学艺术称之为“边地文化”和“边地文学艺术”。作为生态文化整体,“边地”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被考古学家童恩正教授所注意。童教授将该地带各种文化相似的现象归因于生态环境相似导致的文化传播,并根据边地的形如新月,称之为“半月形文化传播带”,同时指出活动于这一区域之内的为数众多的民族却留下了若干共同的文化因素, 这些文化因素的相似之处是如此的明显,以至难以全部用“偶合”来解释。“主张从头绪纷繁的文化现象中分析出这些共同之点, 进而探讨产生这些共同性的原因,以此促进我们对于社会文化与生态环境之间的辩证关系的认识,增加我们对于古代边地民族之间的相互关系的了解。(①童恩正,试论我国从东北至西南的边地半月形文化传播带,文物与考古论集 [M],文物出版社,1987

作为文学文化空间,“边地”概念肈始于韩少功、钟阿城等作家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兴起的“文化寻根”热。“文化寻根”倡导对民族文化资料进行文学美学上的重新阐释主张以现代人感受世界的方式去领略古代文化的遗风藉此发掘民族文化积极向上的精神内核,寻找激发生命能量的源泉。“寻根意识”在民族文学研究及民族文学史建构上激起回响,相关讨论曾一度扩散至海外学人,成为当时的“大事件”,“边地”视界在“大事件”中得以打开,边地文学自此引起学界的广泛关注,现当代边地作家作品成为学人们关注的焦点,相关研究专家辈出,论著不断。仅新时期以来直接以边地切入的就有张直心的《边地梦寻——种边缘文学经验与文化记忆的勘探》、王晓文的《中国现代边地小说研究》、于一京的《边地小说:一块值得期待的文学飞地》、李家琴的《边地意识与民间精神》、杨义的《沈从文:与边地人性寻觅诗体小说之生命》、卢义霞的《边地精神气质的审美观照——论艾芜南行小说的文化风貌》、郭德榜的《边地叙事于异域文化想象——以藏区文学为例》、、陈红旗的《现代性风度:周文与川康边地忆叙》、聂远松的《凤凰穿透历史的边地绝唱》、余乐兵的》《论阿来小说的边地特色》等,累累成果为人们解读“边地”提供了有益的参照。

那么,什么是“边地”?什么又是“边地文学艺术”呢? 汉书晁错传》曰:“臣闻汉兴以来,胡虏数入边地,小入则小利,大入则大利。”宋陶弼《兵器》诗:“独有阴山戎,时时寇边地。”古代边地”一词,主要是指靠近国界或地区边界线的地方。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是指边远的地区,它是一种以地理意义为基础、以文化意义为旨归的独特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的载体,其主要特征是:地理位置边缘、政治经济落后、文明文化非主流。正如当代沈从文《边城》二:“由于边地的风俗淳朴,便是作妓女,也永远那么浑厚。”因此,当代一些学者认为,“边地”既是基于中国历史地理范畴的地域概念,也是与中原和东部沿海文化相对的文化空间。地理上,大致东起大兴安岭的南段沿着阴山山脉、贺兰山脉向西直抵青海的河湟地区,再南折沿青藏高原东部边缘的横断山脉,南伸直至云南的西北部;文化意义上,是指包括西南高山雪域区、西北游牧区和东北半游牧半狩猎区在内的三大文化板块。历史上的边地,由于远离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往往被置于大众的视野之外,成为充满神秘色彩的“异域”,是激发人们无限想象的“诗性王国”。

当然,边地乃至与边地文化、文学艺术的界定不可能也不能是一成不变的,它应该是一个历史的、流变的概念。这其中主要有三个原因,其一,由于几千年来文化的交流、撞击与融通,各种文化因子影响、排斥、融合的过程中,使以往看似壁垒森严的不同文化之间的隔阂与差异进一步缩小,各自的文化结构发生了变化,或被改造,乃至于同质化。譬如周末至春秋时期,当时被看作非主流文化的楚文化与主流的黄河文化之间,因楚王的分封就发生过交融与变化。据学者考证与研究,在此期间楚王将黄河文明中的一些诸如治世理念等理性文化因子带到了荆楚之地,致使以往崇尚淫祀、神秘诡谲、浪漫感性的楚文化富有了理性的色彩,就连审美思想、审美理念和其文化哲学基础也发生了相应的变化。这些在《楚辞》中都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例如《楚辞》这部文献中保留了对“河伯”的祭祀,何谓“河伯”?“河伯”其实就是黄河之神。为何远离黄河流域的荆楚之地还要祭祀黄河之神呢?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黄河文明对楚文明的一种影响和文化遗存了。同时,把原本属于楚地苗族中广为流传的伏羲女娲这样的生殖崇拜,或称人祖崇拜文化带回黄河流域,继而使“伏羲”、“女娲”发展成了中华民族共同的人族神。其二,往古来今的政权交替和通知集团的变更,直接影响到了各种文化主次地位的变化。就治世文化而言,汉代以后经历过短暂的道家文化治世以后,基本上以儒家为治统文化的文化的主流。然而,到了唐代则发生了变化,唐朝的李姓皇帝为了维护其长治久安的统治,自认他们为老子李耳的后裔,于是追封李耳为他们的“玄黄帝”,并把道家文化乃至于后来的汉化佛教与儒家文化一道纳入治统文化,这样一来,以往被视为非主流文化的道家、佛家文化一并成为主流文化。其三,文化人的出生地与流徙地,同样对文化的交流与互动产生巨大影响。一般来说,文化发达地区往往使产生文学家最多的地方,也是文化活动频繁的区域。大随着作家的流徙和文化大家族的迁移,自然会带动文化的交流与互动。因而,我们综合考虑中国古代文化与文学发展的全貌,就不难看出,它是有内圈和外圈两个系统构成的。内圈由三秦文学区系、中原文学区系、齐鲁文学区系、巴蜀文学区系、荆楚文学区系、吴越文学区系、燕赵文学区系和闽粤文学区系八大区系组成。前六大文学区系分别坐落在黄河、长江流域轴线上,然后环绕东海岸线而完成区系之间的连接、过度和互渗。而且这八大文学区系既在空间上同时并存、相互影响,又在时间上依次互动,不断的完善和突出自己的文化优势。外圈系统则由东北文学区系、北部文学区系、西北文学区系和西南文学区系等四个区系组成。东北文学区系,其地域包括今东北三省和朝鲜半岛;北部文学区系处于东北与西北区系之间的正北方向文学区系,地域包括内蒙古并有内蒙古延伸至俄罗斯境内。西汉苏武牧羊的北海之地,就在今指俄罗斯贝尔加湖一带。东汉末年的蔡文姬流落十余年,在此完成了文学名篇《胡笳十八拍》、《悲愤诗》,并且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西北文学区系,其地域包括今甘肃、宁夏、青海、新疆等地,并有狭长的河西走廊通向西域。历史上,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开辟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给文化交流带来了极大的便利。清代的林则徐因虎门禁烟而被清朝政府流放北疆,将汉儒文化带到了这个边荒之地。西南文学区系,其地域包括今广西、云南、贵州和越南,这个区域自古以来为流放、贬谪之重地,流贬文人源源不断地从内地迁徙到了这里,不仅拓宽了文化和文学艺术交流的渠道,也大大促进了这一区域文化和文学的融合、发展和创新。内圈和外圈两大文学系统构成了中国古典文学的轮动体系。(②《中国文学地理形态与演变》,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年,)  

 实践证明,现代文学的地理分布特点在继承古典文学地理形态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发展,但现代文学的发展变化主要指的是内圈文学区系的发展变化,而外圈文学区系的发展相对滞后,或者说仍处在一种“后发状态”,故而由此形成了中国文学的“边地”。(③王晓文《中国现代边地小说研究》,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在广袤的边地,不仅有着奇异的自然风情,而且更留存了神秘而多样的文化与信仰。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边地”物质上的匮乏,文化上的封闭,还有现代性进入以后对既有生活方式和文化形态的解构等,都使得边地文化充满着隐忧。但是,我们暂且避开这种“隐忧”(下一章作详细论述)不谈,只要深入地考察一下所谓“边地”这些区域遗存至今仍深刻影响着当今“边地”群众生存、生活型式的民俗民风、民间艺术和相关的文学文本,并可以惊喜的发现:边地民族文学艺术”是对边地“王国”的生命呈现,它经由边地历史、宗教、审美情趣和思维方式的熏染,着力叙写边地生态、边地风情及边地人生,抒发的是边地人的喜怒哀乐与爱恨仇情,渗透着浓郁的边地气质与民间意趣。狭义上是指边地少数民族长期以来,或口耳相传、或用自己民族语言记录下来的民间文学艺术,包括的神话、传说、史诗、歌谣、传统舞蹈、戏曲、工艺美术等;广义上还包括曾在边地成长、生活、奋斗过的文学艺术家们创作的反映边地风貌、浸润边地气息与情思的作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