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金峰的博客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大旺沟2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4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11 14:49:16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11 14:49:16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村故事—大旺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大旺沟

 

21、张书记推着水浇玉米也有两天了。两天了,一亩玉米也没有浇完。这还是用舀子舀着单棵浇的,要是放大水的话,一大桶水也浇不了老婆腚大的地方。

小麦上浆之前的几场雨水特别好,浇灌的麦苗厚实实的,秸稞也壮壮的,村里的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心想,要是在小麦上浆的时候再下一场雨,今年的小麦就能有个大丰收,村里的人也都相信一定还会下雨的,因为之前的雨水这么的充足,以后的半月二十天里,就是随便落下几个雨点也够使的。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上浆前的那场雨过后,天就旱起来了。一个多月,天上连半个雨点也没有掉下来,天空中白天晚上的晴朗着,连块成片的云彩也没有,即便是有几块云彩也是零零散散,星星点点,麦叶就像是把烧纸撕成的一缕缕的纸绺子,灰不灰,黄不黄的,麦穗被炙热的太阳烘烤的白猎猎,没有一点颜色,就像是营养严重不良脸色惨白的孩子,村里的人心里哭叫。干瘪的麦粒没有一点籽粒,高高的麦秸两头一样沉,没有一点分量。

别的庄稼播种的时间我记不清楚,可是种玉米的时间我却记得清清楚楚,因为我记得以前每年种玉米总是过六一节的时候,那时候过六一节,总能放半天假,放了假我们这些孩子就帮家里种玉米。那时候雨水好,小麦还不收割就种玉米,半人高,可是麦芒正刺我们这些孩子的脸,我们的脸被麦芒划的一道一道,生疼,要是淌上汗水,就火烧火燎的疼。

不知道从时候起,村里的人种玉米都逐渐等到收割了小麦以后再种,当时的主要原因是雨水少,地干燥,玉米没法种。后来,割麦子用起了收割机,小麦不收割,就更不能种玉米了,就算是雨水再好也不能先种玉米了,要不就被收割机碾压了。

地干硬的就像石头块,用䦆头狠狠的刨下去,连点痕迹也不留。天气这么干燥,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秸秆禁烧工作的难度,地里的玉米又迟迟种不上,也无形中把秸秆禁烧工作的期限拉长了。秸秆禁烧工作也不是这三两年的事,好几年以前,每当麦季,乡里的宣传车也来回的宣传,村里的大喇叭头子也咋呼,当时也就是宣传宣传,咋呼咋呼,农户听就听,不听也没有管的,当时,农户里认为上面不让烧麦秸,不要让在麦地里点火的原因是为了防止发生火灾。胆小听话的户,听到不让焚烧秸秆后也就很自觉的不再焚烧了,可是大部分的户却不管三七二十一,该怎么烧还是怎么烧,经常看到麦地里成片的火,看到燃起的火焰,使人不禁想起了从电影或者电视上看到的鬼子进村点火的镜头。村里的杨胖子懒,连被收割机打碎的麦秧都懒得往外收抱。那年,杨胖子就把自己地里的麦秧点上了,刚点上就来了一阵风,当时杨胖子还心里偷喜,想,还是俗话说的好,懒人有懒福。刚点上火就来风,这不烧的更快吗?可不一会儿,麦火向四下里迅速蔓延,火势肆虐。杨胖子这才着急害怕,想用土掩盖,可是无处挖土,最后,就把自己的褂子脱了扑火,刚扑了两下,褂子也着火了,杨胖子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把裤子脱掉,用裤子扑火,但已经晚了,火势很快就蔓延到周边的麦地。杨胖子哭喊,坡里干活的人纷纷跑来灭火,可是周边村民还没有收割的麦子也给烧了十几亩。

杨胖子那次烧了别人家的麦子就是个血的教训,可是每年麦季,村里还不时的有点火烧麦秸,麦扎的。人都会这样,在没有摊上事的时候,总是抱有侥幸心理,哪有那么巧,能让自己摊上,可有些事往往还就是摊上了。那年杨胖子点麦秧火势蔓延,宋建国家的一亩多麦子就被烧了个精光。在前年,宋建国在麦地里点火烧麦秸的时候,有人就开玩笑说:建国,都过去好几年了,你还要报复杨胖子?就算是你要报复杨胖子,也直接到他的地里点(火),瞒着好几块地,烧过去也费事。宋建国也开玩笑的回答说:就是要报复他,谁叫他那年把我的麦子烧了个吊蛋精光了,我要来个瞒天过海,让杨胖子烧了也不知道是谁烧的。可是宋建国点的那把火不但没有烧着杨胖子家的一棵麦子,却把他二叔家的二亩麦子烧了精光,这还不算,蹊跷的是险些把他二婶子孙竹叶的屁股烧成了红烧屁股。宋建国一边开着玩笑一边在麦地里烧麦秧,玩笑开的正欢,突然刮起来一股旋风,那股旋风旋起的一股火焰在空中向杨胖子家的麦地的方向飘去,就像是启明灯在空中飘浮,那几个开玩笑的人还幸灾乐祸的说:看看看,还就是去报复呢!可是那团火焰眼看就落在杨胖子家的麦地里了,却又飘浮起来了,最后落在了杨胖子那边的麦地里,那块麦地是宋建国的二叔家的,飘浮的火球一落,干燥的麦子立马起火,随着火起,从麦地里蹦跳出一个人来,还是个女的。宋建国仔细一看,还是自己的二婶子,二婶子一窜一窜的往外飞跑,就像是被猎人穷追不舍的坡兔子。宋建国撒腿就往那块地跑,与宋建国开玩笑的几个人也赶忙往那块地跑,宋建国跑到二婶子近处才看到,二婶子还提着裤子,可是裤腰却被烧了大半截去,半截裤腰还冒着烟,被火烧的红处处的腚锤子还露在外面。二婶子一看宋建国,就捂着腚骂:你这个小畜驴!你看看你烧麦扎把我烧的!弄的那几个扑火的人也哭笑不得。原来是,当时孙竹叶正蹲在麦地里小便,那团飘落下来的火团不偏不倚的正好就落在了孙竹叶那露在外面的腚锤子上,那团火先是烧着了麦秸,然后又引着了孙竹叶退下来的裤子,孙竹叶感觉到热就立即提起裤子跑,可是裤腰着火了,孙竹叶又立马把裤子退下来跑,这才跑起来一窜一窜的,像兔子。

从去年开始,秸秆禁烧工作才严了起来,可以说是从市里到县里,一直到乡里成为史上最严的工作了。从宣传到制度、从考核到处罚,处处凸显出秸秆禁烧工作的严肃性。今年,从村里还没有动镰的时候,乡里就召开了由全乡领导干部,村支部书记、乡直各部门负责人参加的秸秆禁烧工作会议。会议多了,也就都不拿着当回事了,反正无论什么会议都是那样的几个程序,首先是会议主持人先来个千篇一律的开场白,然后就是几个领导宣读文件,最后会议的重头戏就是参加会议最大的领导的讲话。领导的讲话其实就是些看不着摸不着,甚至是一些模棱两可的官话套话,大领导讲话的重要性都是主持会议的人嘴上吹捧的。现在会议纪律要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开会是上面台上的领导大讲,下面的人小讲,不小讲的就睡觉,有的还打起了呼噜。如今会场秩序好了,主持人即便是不再再而三,三而一的强调开会时别大声喧哗,别打盹睡觉,也没有人再交头接耳的小声喳喳了,也很少有睡觉的了,这会场的秩序好转要归功于手机,下面开会的人手里都掐着手机,有用指头捏手机键的,有用手指划手机屏的,看新闻的,看视频的,看小说的,聊天的,玩游戏的,几百人的手机,凡是能用上解闷的功能可能都用上了,看起来都很认真,有时,领导宣布散会了,还有不少人掐着手机连捏把带划把的舍不得抬起腚来。可是这次开会,会议的程序却有点乱,不知道什么时候乡党委书记的话也讲完了,有的人就撤着架子等着主持会议的乡长总结后走人。可是,这次主持会议的乡长没有总结,却让乡党委副书记宣读秸秆禁烧考核奖惩办法。大伙想,奖惩奖惩,只惩不奖,不就是扣分嘛,扣完了算了!

可是,乡党委副书记刚念了几句,入会人员就感觉不只是扣分那么回事,而是动了真格的。大家都竖起来耳朵,不再看手机了,认真的听起了乡党委副书记宣读的考核文件。只听到乡党委副书记大声地宣读道:……每被乡里发现一处焚烧点罚包片领导、管理区书记每人一千元,罚包村人员每人两千元,罚村支部书记五千元,每被县里发现一处焚烧点加倍罚款,每被市里发现一处焚烧点三倍罚款……。虽然是短短几句话,却像是一块块的石头吊挂在了心系上,又像是一个个尖尖铁锤狠狠的敲打着每一位入会人员的脑袋。乡里之所以制定如此严厉的考核方案,是因为市县各级都制定了很严厉的考核办法,他们的考核办法除了罚款以外,出现焚烧点后要召开现场会,焚烧点的县委书记和乡镇党委书记要在现场会上念检查。罚款无所谓,罚多少都无所谓,反正钱都是公家出,在现场会上念检查可就丢脸丢大了。所以,为了让引起乡里的工作人员和村里的干部重视,也相应的制定了处罚严厉的考核办法。当乡党委副书记宣读完以后,那块块吊在心系上的石头掉了,那把把尖尖的锤子也扔了。大伙都想,要是罚个百儿八十的也许还能罚上来,动不动几千块,谁能交?也就都不当回事了。

接下来的阵势,不得不让村里的干部重视起来。以前开展工作,在搞宣传的时候,也就是在树杈上、屋顶上的喇叭咋呼咋呼,把宣传材料在村委办公室周围发几户就算了。这次秸秆禁烧工作每个村都有两个乡里的工作人员具体负责,李书记和乡里一位姓马的老同志负责,村里的干部都叫他老马,一听这称呼就知道老马是一般工作人员。老马虽然是一般工作人员,但是在乡里资历最老,是四十年前乡里分配来的第一位科本出身的中专生,业务能力很强,但是由于老实,眼看就要退休了也还没有混上个小小的称呼,就是那些不上讲的副职也没有混上。

乡里的督查办也天天到村里督察,督察乡里的工作人员是不是在村里,以及村里的秸秆禁烧工作的开展情况。秸秆禁烧的宣传工作量大,宣传材料要发到每家每户,并且还要每家每户在保证书上签字画押,为了时刻警示各户,主要的是为了各级的检查,乡里统一要求把宣传材料和保证书贴在户里的墙上。从宣传材料上才知道,禁烧秸秆的目的主要不是为了防止火灾,而是为了保护环境。农忙季节,庄户人都在坡里,回家吃饭也不按时,有时还捎着饭不回家,致使有的户去个三趟五趟的也碰不到。这样窜来窜去的,村里的人有时都当面说在脸上:你们这不是闲的难受吗?有这些闲工夫还不如帮着老百姓干活来。有些话听起来就是骂人:你们真是狗腿不值四两。

除了到户里发宣传材料,签保证书外,还张贴了公告,标语,标语贴满了大街小巷。最显眼的是在大街上悬挂的红布白字的条幅,只看看条幅上的宣传口号就担惊受怕:

见烟就罚,见火就抓。

焚烧秸秆,孩子跑,老婆离。

地里点把火,拘留所里过日子。

焚烧秸秆,罚款两千元,拘留十五天。

……

除了这些,还在村头设了秸秆禁烧巡查点,就像是战争片上那些在村头、城口设的检查站一样。乡里还在全乡的几个高山上,设立了监测点,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

那天,李书记和老马小道消息得知监督办要来督察,两个人赶忙与村里的干部又到户里查看,看看是不是宣传材料,保证书齐全。又督促着在大街上晾晒麦子、摊铺麦秸的人把麦子、麦秸堆积到路边。找不到人的,李书记和老马就自己找家什干,在一个拐弯处,摊了一大片麦秸,李书记给堆积到路边,可是等又返回来的时候,那片麦秸又摊开了,李书记又堆积起来,在返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摊那些麦秸,李书记说了,那老头满口答应,可还是把那片麦秸摊在了路上。

中午了,督查办的人还没有来大旺沟,李书记和老马也着急,就打听什么时候来。这才得到消息,说是杨家庄村的一片小麦被点上了,庆幸的是没有被县里检测到,乡里的所有领导、管理区书记到那里去开现场会了,那个管理区的分管领导、管理区书记和杨家庄村的支部书记做了检讨,并当场交了罚款。下午,乡里就紧接着召开了大会,大会上通报了外县及外乡镇出现的秸秆焚烧情况。为了万无一失,不留空间死角和时间死角,乡里要求工作人员二十四小时待在村里。

这天,大旺沟一片麦扎烧了,这可把李书记和老马吓坏了。火是村里的一个老头扔的烟头引起来的。管理区胡书记心眼子多,他不让声张,立马找了一辆深耕犁将那片麦地深翻了一边,翻上来的鲜土把焚烧的灰严严实实的埋在了底下。虽然深翻地也花了好几千块钱,可总比交罚款念检讨好多了。(2017,8,1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