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缓艳丽的黄昏
写自己的文字,充实自己,娱乐他人。
  接官亭旧事(上)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生活  情感 
  发布者:余小芳 |  浏览(180)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7-08-13 13:29:5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13 13:40:26  
  本作品所属分类:回忆录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接官亭是父母所在的学校墙外一条傍着学校的长长的街,这条街为什么叫接官亭?据说是古时候州府官员到县里来巡视,县官必须出城五里相迎,县官需要休息之地,迎候州官到来,官们的随从也不少,于是就在离城五里的地方也就是父母学校的旁边修了一供休息的长亭,有官经过,人就不少呀,后来人们抓住这儿过往人多就做起了生意,慢慢发展成一条街,接官亭之名也就由此而来。

我二舅在《边缘人生》中是这样描写着接官亭:这长街大约300米,基本上依托学校的外墙铺开,靠墙一溜固定的木凳,供人休息用,墙对面即隔长走廓是一排商铺,铺与学校外墙间的走廓其实就是简易的雨蓬,但是盖的瓦,因此长廓比较暗,只有几处的明瓦透点光到廓道里来。而在我记事时,接官亭又在原来这一段长亭的两头加了长近100米,两面对开铺面的街市,中间没有雨蓬的掩蔽是露天的,就如现在的农村集镇。

原来那段长亭依旧,因为有雨蓬,能蔽阳避雨,无论春夏孩子们可以在走廓里玩耍。因此,也是我和弟弟,以及学校一些教职工们的孩子常去的地方。留下了许多美好的记忆

一、像小猫似的小老虎

常到长亭来休息的主要是一些到城里去做生意的农民,他们挑着自己种的菜,做的干货等农副品到城里贩卖。这些人从老远的乡村来,挑着百来斤的担子,能在中途有个歇脚且又阴凉的地方,那是最美的事情。他们往往是自己带点咸菜,到伙铺叫上一点米饭加上个豆腐,就坐在伙铺对面的长木凳上吃开了,他们很多是从很远的山冲里来的,一边吃,一边聊着山里的故事,这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是最爱听的新鲜事

有一天,两个山里农民来了,他们挑着两个大的木笼子,每个木笼子里面关着一小小的棕色动物,看上去很像小猫,可它们的毛皮却特别的发亮略呈棕黄色,我们几个孩子围着木笼子看着,胆大的还用手中的木棍子去引逗笼中的小动物。

这是什么动物?毛这么漂亮?我们十分好奇,但只是互相问着,不敢问大人的。

“是小猫!”“不是小猫!”“小猫的毛不会这样光亮的!”我们叽叽喳喳的你一言我一语议论着,这时冲里人吃好了,走过来说:快走开,这可不是好惹的,它们是小老虎!山里人这么一说,吓得我们几个女孩子立马就跑开了。

“哦!老虎是这个样子的,这么小,也不会吃人!”弟弟一点也不怕,把手中的木棍伸进木笼里,笼中的小老虎用前爪一下就扎住了木棍,弟弟用很大的力气往外拔,也没有拔出来。

“呵!真是老虎。”弟弟说着,但仍然没有松开手中的木棍,这时山里人走过来,帮着弟弟才把木棍夺了回来,一看木棍子被小老虎的爪子刻下了长长的,深深的几道沟痕。山里人说这小老虎还末满月哩,咋!功夫就这么厉害。弟弟再也不敢把木棍子去戳小老虎了,并往后退了几步,眼睛还是紧紧的盯着笼子里的老虎。直到山里人休息好了重新挑着木笼子走了,我们还傻傻的立在原地不动。

而我的头脑里展现的却是小老虎长大了,威严的带着一群老虎在大森林里自由自在的游着,也想着这些大人,为什么要捕捉这么小的老虎呀,他们要把小老虎带到哪里去?小老虎还能回到自由自在的森林里去吗?哦!它们有父母吗?父母 见不着它们会很着急吗?是不是现在正漫山遍野的到处寻找着它们?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的真老虎。从此我再也没有看到过。

小时候对弱小动物充满怜惜之情,并不懂动物与人类息息相关的联系,更不懂爱护动物就是爱自己


二、孤儿森林大哥

因为妈妈是校医,五十年代医院很少,记得县里只有两所医院,一是人民医院,再就是中医院。

那时尽管医疗费很便宜,但人们还是很少去医院看病的,有病差不多就是找一些郎中看看就行。

接官亭傍着我父母的学校而立建的西南走向的一条街,大概有30多户人家百号人,差不多都开有店铺,去这些店铺的人除上县城做卖买的过往农民和商人,就是学校的老师与学生了。

母亲基本上跟街村的人都有来往,而且这些村民对母亲特别好,因为他们生了病就去找我妈妈看,妈妈从来不收钱,给人家开处方,再由他们自己去街铺或去城里抓药,母亲是学中医的,开的药方也虽不能说是灵丹妙药,可还真有药到病除之灵验。因此我们家吃的蔬菜包括鸡蛋等,都是村民送来的。如果那家得了大病被子妈妈治好,这家还会送来鸡与肉之类的东西。

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靠老校门前的住的一户人家,这家只有一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叫森林,他父母早年过世,后来奶奶也去世了,只剩下他一人,他已经会用劳动养活自己。而他的零用钱差不多都是学校老师给的,他每天帮学校的老师,每家挑两桶水。他只有一个眼睛视力好,好像是左眼,而右眼在他很小时就病坏,皮肤也比较黑。 到现在我也不明白是他没有洗干净脸还是真的黑,反正看上去就像黑炭一样,现在想起他的样子来我就会联想到巴黎圣母院的“怪物”来,真的很像他,他也有“怪物”的美好的心灵,他不爱说话,也许是自卑,他从不抬头正眼看人的。在我的记忆里,他总是肩上挑着水桶。两个水桶合起来是他的几倍,那时我小,不知道他其实也只比我长不到十岁呵,稚嫩的肩膀能挑下那么多水,好像一桶水只有2分钱,两担就是8分,我父母看他辛苦,可怜他。往往给他们 1角钱,不要再找,时不时还给他一些旧衣服,也许是这些原因,他感激在心,只要我们家的姊妹出去玩,他会在后面尾随着,遇着了狗,他就会帮我们赶走,遇到别的孩子欺负我们时,他会出面为我们喊住;不要打人!

记得有一次我生病了好几天没吃东西,他送水来我家,听我妈妈说我想吃“空心菜”。他接着回家到他自己的菜地里摘了一大筐又嫩又绿的“空心菜”送给我妈妈,妈妈给他钱,他不要,还说:我的菜地里还有许多,想吃,我就摘来!然后就走了。

当时我想,要是他是我哥哥多好。就总有人送“空心菜”来吃。我也叫他森林哥哥,

随着岁月的推移,父亲调到茶陵去了,我们也去茶陵读书去了。好几年才回一趟母亲的学校,我们每次都会去看他。在我们眼里,不觉得他长得很丑陋。一直到文革,父亲死了,我就到接官亭生产队劳动,此时的森林大哥已经成家有两个孩子了,并当上了生产队长,那年月常有农民进校整老师的,而只有森林大哥的生产队没有去学校整老师,他还下意识的保护了我母亲、妹妹和我。

40 年过去了,我常想森林大哥还在吗?他还会认识我吗?


三、米豆腐巴娘

米豆腐是攸县的特色小吃。从名字上似乎与豆腐有关的豆制品小吃,可实际上它与豆制品没有一点关系,而是一种用大米加咸做出的像豆腐一样成块的,吃时把它切成姆指般大小的丁块,放在滚开的水里煮2 分钟,然后捞起放在小碗中,碗中有放好开水的,油,盐、姜、葱的水,轻轻搅匀一下就可以吃了。很香,很爽口,还能填饱肚子,这是那个年代攸县老百姓最便宜的早餐,至于它的营养就不知道了,我小时特别喜欢吃。在我的记忆里在攸县城或乡镇中特别多伙铺做这种小吃。5分钱一大碗。

接官亭这条长街,因为傍学校的,自然做这种小吃的伙铺也多,有好几家,至少有五家,每天清早这些伙铺很是热闹。学生,路过的做生意的人把这些伙铺挤得沸沸扬扬的。那煮米豆腐的大锅子热气腾腾的,白白的蒸气从这些伙铺带着葱花香飘荡着,溢满了整个长亭,长亭的木凳上坐满了大人、孩子当然主要是学生,人人都端着一碗米豆腐津津有味的品尝着,有的吃一碗不够再吃第二碗。我也是那儿的常客,因为爸爸妈妈都是老师,他们工作很忙,没有多少时间为我们做早餐,特别是奶奶不在的日子里,我们只有去长亭吃米豆腐的了。

长亭中间靠学校新大门最近,从大门出来,就看见有一家做米豆腐的伙铺,由于它有位置的关系,加上店里的巴娘很和蔼,自然人是最多的。记忆中巴娘是个哑巴。长得很清秀,特别干净利索,灶台上。餐桌椅都被这巴娘收拾的干干净净,连她的米豆腐碗都是放在滚开水中煮的,她不会说话,是用手语与她的行动以及脸上的微笑招顾客,大家都喜欢她,特别是她遇到我们这些孩子没带钱时,只要往她的店里一坐,她就会替上一碗米豆腐,你给她钱,她就收下,不给,她也不会追究,只是朝你笑笑。也许是这些原因,孩子们都喜欢她,叫她米豆腐巴娘。

但孩子们不会欠她的米豆腐钱,就当时没带钱也会在第二天把钱给米豆腐巴娘。米豆腐巴娘总是笑着给我们这些孩子的碗里多添些米豆腐。

有一天早餐我背着书包去上学,我上学的小学在城里离这正好5华里。出来时没有下雨,当我在米豆腐巴娘家吃完早餐准备起身一蹦一跳的去上学时,天黑下来了,随后一声“轰隆隆!”雷声,闪电狂风乍起,倾盘大雨从天而降,米豆腐巴娘连忙阻止我们冒着雨上学,她示意我等一下,再走,还把我的书背包取下来,她提在手里,估计她怕我不听她的劝阻。过上一会儿雨滴小了,她才把我的书包给我,并从里屋取来一把伞给我,笑着要我去上学。这件事,深深的刻在我的记忆中。

我很感激她,米豆腐巴娘真好,虽然她不会说话,我无法走进她的心里,但每每路过米豆腐巴娘的伙铺,我会停下脚步,向米豆腐巴娘招招手,她也还我一个无声的笑。

60年代,米豆腐巴娘的伙铺收摊了,因为这是资本主义是不能开的,米豆腐巴娘做些什么?我并不清楚,因为我已经去茶陵上学了,只是偶尔在假期来母亲学校时,我还会忘不了去她门前转一下,有时能遇到她。

记得64年暑假我去看她,她虽然已经老了,但仍然是那么干净,她久久的看着我,我问她你还认识我吗?她点点头。从妈妈那儿我知道哑巴米豆腐巴娘唯一的儿子早两年死了。那正是过苦日子,这让我想到这位曾经用米豆腐填饱无数孩子的母亲却让自己的儿子死于饥荒。她木然的表情让人心酸,有口不能言语的痛苦是怎样的折磨这位善良的巴娘?!我无法知道。

而我最后一次看到米豆腐巴娘时,她是着一身黑色的服装,躺在她家厅屋也是原来做米豆腐生意的伙铺的一块木板子上,她死了,不知道是病死,还是其它情况死的,但我听说她死前受过折磨,有人说她是假哑巴,说她是地主的小老婆。是能说话的,也有说她怎么/怎么了?她不曾开口与人们说过话,谁也无法无走进她的内心,她死了,只有上帝知道她是善良的,无辜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这就是生活,文字里品味,一定可以看见自己。

博主回复
谢谢
发布者 :席小瑛 (2017-08-16 21:45:22)  回复

欣赏问好!

博主回复
谢谢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08-16 21:32:15)  回复

拜访圈主,文字细腻,生活气息浓郁,读来犹如涓涓流水,一字一文流心田。喜欢,谢谢了·····

博主回复
谢谢点评和关注。
发布者 :施国基 (2017-08-14 08:58:25)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