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小瑛的博客
记得:任何时候,抬头,挺胸,微笑,和善.不论心情,不管境遇.
  信用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席小瑛 |  浏览(115) 评论 (2)  | 发布时间:2017-08-13 16:11:3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13 16:11:33  
  本作品所属分类:社会万象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信用卡

    仿佛火渐渐地旺起来,正烧在身体的各处,灼热又压抑。不能入睡,整个头部紧紧绷绷的,太阳穴往外鼓胀得厉害,她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在手机上各种查。

    最初打来电话联系的那个女人,所用的电话号码15210827752归属北京移动,后来打来电话的男人,说是负责信用卡的激活,他的电话号码15201387024也归属北京移动,寄卡的刘强,电话号码13488738208也是北京移动,寄卡的经理何,电话号码15210827726显示为空号,

    除了归属地,其实这些号码本身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揭示了。除了空号,其余三个号还活着,但是,那个刘,已经在通话中彻底撇清了,隐约却明确地告知了真假,她是懂了的,但是只不肯相信。那个男人,显然已经拉黑了她,电话拨过去,总显示“无法接通”。那个女人,倒是接了两次,话说得也还漂亮,后来也不接了。巨大的恐慌击中了她,这已然十分明了的骗局,她还是不肯相信。

    全然陌生的人,连姓什么名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相信了?

    因为困顿?因为急着解决困局?以为相信,就可以一马平川、繁花缤纷?看不见陷阱,陷阱就不再存在?

    再查汇款账号,郝硕远6228 2700 5153 5465 279,查开户行,原来是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广埠屯支行

     这个郝硕远,是那个男人还是另有其人?或者是那个男人借用别人的身份姓名开了一个卡?在人人网,在“人肉搜索”,在“知乎”,在“百度”,一次又一次地输入“广埠屯郝硕远”,输入“广埠屯刘强”,几乎空白。很多瞬间,她竟然感到恍惚,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处在一个不太真实的梦里,又疑惑这世上是不是真有郝硕远真有刘强,还有那女人那男人的电话,她真跟他们通过电话吗?那些通话的情形被断断续续的质疑一次次地模糊了面容,她有些恐惧起来,难道电话那头真的是另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里的人,白天在常人面前穿梭的时候,应该没有任何不同,然而在暗处,他们还是会回复原本的模样。那么,他们会是什么样子的?一定有一个或清晰或模糊的样子,却落在深不见底的黑渊里,令人无法言述或想象。

    灯光明亮,偌大的床成了一个办公的场所。她趴着,或仰躺着,手里握着手机,后脑勺是一片晕乎。她一次又一次下床,去拉稀。也是怪了,整天没吃也不饿,却在不停地拉稀。

    拿过接收的文件,再次仔细阅读纸质上的说明,有一条的意思是,一接到信用卡就马上联系帮助办理的担保公司,配合流程进行激活。上面有二维码,三次四次地扫,截屏保存下来。把那张金色的卡拿起来,反复地看,难道它是假的吗?它可以是假的吗?或者说,它竟然真的是假的?

    再扫信封上顺丰的条纹码,邮件是在武汉吴家山东西湖区营业点始发的,在东西湖区107国道边有一家中信银行的支行。难道这张金色的卡出自这家支行?

    不是没想过报案,但是,如果那对男女不是骗子呢?如果他们是正规的担保公司呢?

    她准备去武汉看看。

    在百度查,查武汉吴家山东西湖区,查武汉广埠屯,查武昌火车站,查路线,用微信下单购票,便开始准备行李。天亮起来,原来一个整晚竟然是这么短暂。

    与亮见了面,忙了一些琐事,晚上9点多的车,4点不到她就出发去东安东站。亮说,姐,你要吃点东西,这么早去,干嘛啊?她告诉亮,不是说我们善家人外出会受限制吗?早点去,如果有情况,可以有时间处理啊!亮说,也是。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她嗯一声,回道,我又不是去偷去抢。

    在火车站取了票,过安检,很顺利。没有预料中的麻烦,她有些奇怪。也许,她还不算是真正的善家人吧?毕竟只是听了一两个月的课程,哪怕深深认同先生的理念、格局和所执,但她还是不算。先生如今如何?他总是一副和善沉稳的样,语调缓慢,充满吉祥。她曾经从不信教,也从不顺服于漂亮的理论,但是先生却能让她的心得到安宁,无论在怎样的境况中,先生的理念都是一种归属,是那么温暖,也是那么踏实。那是亮起来的灯塔。没有欺诈,没有巧取豪夺,没有防不胜防,错汇出去的钱,哪怕十几万,也能毫无悬念地安全回到该回的地方。穷人的窘迫和疼痛,会不断有人自觉拿出自己的钱去抚慰和疗治。残疾人不会因为缺陷而遭到欺压,相反会因为他们的弱势而得到帮助。曾经的劳改犯仿佛被佛度化,没有丝毫戾气,太多美好的品质在他们身上闪闪发光。在某个晚上,她听到,先生私人出资1500万,某位家人私人出资660万,帮助村民脱贫。那一刻,她在想,如果什么时候她也可以私人出资这么多,去帮助别人,那该多好啊!心怀善念,让人安详。在东安东站,她想起先生,那从未真正谋面的修道之人,不知道他在遭遇突发事件时,会持有怎样的姿态?情绪如何?挨打了会叫疼吗?

    随身带着武志红的《你就是答案》,这是新近买回来的一套九本之中的一本。明了自己与世界的界限,明了旁观自己,明了自己是内因,这是必须的修行。这种修行,她一直在炼。可是,哪怕修炼到最高境界,这颗心,就能得到安全和温暖了吗?在充满算计的世界里,所有能避开黑暗的高手标示的到底是他们自己的胜利还是这个社会的悲哀?

    九个多小时的车程,在车上只是海睡。坐着低头趴在小桌上,睡醒了手臂酸麻得很,坐直了睡,醒过来了脖子疼。轮番着倒腾,还被一个躺睡的小孩挤逼着腾出尽可能多的空间给他。下车后人有些发飘,手机里查到的路线有些复杂,便不厌其烦地找人打听,很快就有了新的更好的路线:武昌火车站→506(解放路宗关下车)→546(四明路下车)→吴家山中信银行营业点。一路顺利,进了中信银行大厅,年轻精致的大堂经理话术很妙:“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卡。”遵照她的建议,打中信信用卡热线,竟是输入信息错误。不到黄河不死心,到了黄河这颗心也不想死啊!怎么会这样?真的会这样?

    再回,从四明路坐736到达终点站,换坐703在广埠屯下,找到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广埠屯支行,进去转了转,她的钱就在这里的一张卡上,她能见到银行,这么大的一家银行,她却见不到她的钱,她知道她的17448元就在这里,可是它们居然已经不是她的。

    找好住的地方,一路询问着去了广埠屯小学,进门的右边公布着大版的表扬名单,名单上的人,无论孩子还是大人,应该没有她认识的。他们现在得到的赞颂,会不会在哪一刻就决然而然地改变了方向?这样的一份优质能保持多久?都说不忘初心,那么,你、我、他以及所有人的初心是什么?如果初心美好,那么这些初心会仅仅因为它们的美好就能够被这个世界储存下来吗?

    回到住处,绝望就如潮水一样涌过来,淹没了她。想起这些年,一直想赚些钱,为家里能读书的孩子们提前做些储备,几乎做尽了所能做的项目,可是,所有的项目百分之一百地死了,都亏了。浪潮一轮轮地打过来,水洗过后,苍凉如斯,一贫如洗,负债累累。所见唯一一个没人亏损的项目,旁听之后进入,原本期待借此翻身,料不到的是不到两个月,竟接连出事两次,事之巨大,震动人心。项目是生是死,前途渺茫。亮时常喃喃,没有活路了,真没活路了!她时常回应,是啊!是啊!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接到弟弟挺的电话,她忍不住哭泣,泪流满面。挺这些年,也是煎熬的,她都知道。满哥隔屏安慰,让她更为悲伤。

    上网查,如何报案。她迟迟不愿去查这个内容,是她依然心存侥幸吗?而她又为什么不能心存侥幸呢?

    列出汇款单:

    第1次,办理信用卡资料费,200元。  

    第2次,收到信用卡酬金,2000

    第3次,预备再办一张信用卡,资料费,200元。  

    第4次,在银行做流水,以便激活信用卡,2950 元。激活信用卡之前,这笔做流水的钱已经回到信用卡上,可以通过信用卡取回。 

    第5次,补足在银行做流水的钱3050元。   

    第6次,信用卡十万的额度很高,需要的流水也要增加,再补6948元。

    第7次,再补流水做账2100元。 

    共计17448元。

    这些钱,放在先生面前,应该根本不算多,一千多万,捐出去就捐出去了,发生水灾的地方,三百多万也说捐就捐了。但是,这是她目前全部的家当,这家当还是借的,每月一分五的利息。接着要面对的现实是,怎么活下去?还能活得下去吗?

    亮来电话,嘱咐她一定要吃饭,还说,万一找不回来,就送给那对男女买花圈了吧!一瞬间她突然就爆发了!就那两货,买花圈用得着这么多?除非他们家祖宗十八代的坟地都被野狗刨了,需要重新选地!除非他们家的子孙后代都不得好死,花圈似流水般循环不止!各种诅咒的话语脱口而出,能想到的所有的恶毒以及最阴冷的狠绝,仿佛决堤的黄河之水倾流而下!杀死那对男女,剥皮抽筋的残忍念头都强烈地冒了出来!这种时刻,思绪泛滥之处,犹如刀子的锋芒划过,隐忍的鲜血蓬勃明亮,好多的疼痛也开始爆炸。你知道吗亮,国人当中有多少人是那么下贱无耻,又有多少人是那么肮脏龌龊!这些人是病菌,是垃圾,是来自地狱的魔鬼,他们就算真被转基因彻底灭了也不值得可惜!希望将来的世界,只以素养、聪慧和高贵与否来论,而不是以人种国界为限。一个你耻于为伍的群体,你会因为他们的皮肤跟你一样而爱他们吗?一个看不到丁点希望的地方,你会因为你出生在那里你就爱它吗?我很少去听高调,我的体验就是我的国就是我的家。小时候,对父母的体验就是国就是家,成人后,对婚姻的领略对亲朋好友对职业等的感受就是国就是家,这些都是最广泛最深厚的土壤,最生动最贴近的氛围,就如空气,如果这些都不够好,那么由这些所累积的更高的层面,又能好到哪里去?很多人对我说,你那么拼干什么?不要搞得那么辛苦,要懂得享受生活!享受生活?谁不懂得享受?可是,如果等家里的孩子读书读着读着你这房整脉人家都凑不起钱来供了,那时候可要怎么办?生老病死,能从容过去吗?前些日子,去大市场楼上,那些服装店十店空了六七,到处都是门面转让门面出租。这些人如今在哪里,在干什么?还能挣到饭菜钱吗?我们不算最底层的,都已经这么窘迫,还有那么多境遇不如我们的人,他们又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噼里啪啦讲完之后,想起先生初出事的时候,她曾想不顾一切地赶去北京,尽管她犹如一只蚂蚁。老妈泓坚决地阻止她,不许来!儿子遥遥叮嘱,妈妈你不要大嘴巴,如果进去了,谁捞你出来?也想起广为传播的电台播放的一则新闻,说里面的人就是先生,但是很多人抵死不信,她也不信,抵死不信。这种不信也许并不仅仅只是彻底地相信先生这个人,更是坚信大家都向往的那种美好必将不灭吧!劳改犯都可以向善的善家,生活不能自理的人都能找到希望和尊严的善家,是多少人心里的梦?从几近崩溃的高峰缓缓降落,她惊讶不已,为她的刻薄,为她的恶毒……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恶魔,这头看不见的恶魔,正常情况下甚至可以视为不存在的恶魔,竟然可以瞬间显现,骤然膨胀!尽管惊讶,摸一模心口,还是剧痛的,还是愤懑的……也还是会,诅咒的……如果可以,不光是这次以信用卡设局骗钱的几个人,所有的垃圾、骗子、人渣、恶魔,都该凌迟,却不处死,吊挂在不生不死之间,永无结束之日!

    打开百度,那么多被骗的人血泪斑斑。为什么之前她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些?为什么这些令人恶心的人层出不穷?是他们原本就没皮没脸,还是他们原本就是另类?还是土壤使然?

    走在街上,天阴着,有着难得的凉爽。她真是入魔了,她控制不住地想着,那个男人那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黑是白?喜欢穿什么样的服装?有可能就是刚刚从身边走过去的这一个和那一个吗?或者,他们真的曾经与她擦肩而过过,但是她与他们却对面不相识。他们有可能是这满大街人群之中的一个两个,也有可能,这满大街的人群就是他们或即将成为他们。而这滔滔之势,今天扑击的是她,明天扑击的也许就是你,最后,我们可有哪一个人可以躲得过去?这次是因为她的轻信和愚蠢,陷入骗局,而当防范了又防范的聪明人也能时常被骗的时候,那以这个世界暗无天日的程度,可还有望重新拥有光明?

    那么,打开光明的开关在哪儿?可有开关?如有开关,按动开关的智慧的大手又在哪儿?

    南昌往长沙,途中为记,亦为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还是得有防备心理!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08-18 00:15:29)  回复

    骗子们每天都在想方设法骗人,多少善良的人被他们骗走血汗钱甚至是救命钱啊,这些骗子真是千刀万剐都不会让人解恨。

    我有一段时间手机几乎每天都能收到“电信移动”的电话,说我的电话已经欠费,要停机;或者收到“公检法”的电话,说我的账号涉嫌洗钱,或者是有份邮件涉嫌贩毒,需要我配合检查,等等。这段时间又接二连三收到问我要不要贷款的电话,真是烦人。

发布者 :江瑾 (2017-08-17 16:11:20)  回复
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