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涛的博客

  贵州篇(十三)过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黄志涛 |  浏览(29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22 10:58:2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2 10:58:21  
  本作品所属分类:插队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贵州篇(十三)过卯2013

7月9日刚到贵州,便听说恰好赶上水族的“卯节”。我一贯对于如今的少数民族的东西不太感兴趣,原因很简单:那已经不是真实美好而纯粹的民俗,而是为了商业利益而搞出来骗人钱财的低俗表演。这种低级的把戏骗骗城里的年轻人还行,但是我曾经在贵州少数民族地区生活多年,一看就知道假得要命,让人恶心。不过,水族在我心中有特别的情结。首先,是因为在大概37年前,我曾经教过一些水族的学生,他们给我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另外,我35年前教过的一个学生,如今三都水族自治县民族中学的副校长,她对我非常好。正是她的邀请,促使我马上赶往三都,到九阡、周覃亲眼看一看,体验一下“卯节”。

“卯节”, 水语称t sje ma : u , 汉语译作“借卯”。水族过卯节在水历的九、十月间(相当于农历五、六月) 逢卯日举行(丁卯除外,具体如何计算不得而知) 。跟端节(即水族过年)一样,卯节也是分期分批过。从地域范围看, 过卯节的水族主要分布在龙江上游, 即今天荔波县的玉屏、水利、茂兰和三都县的九阡、周覃等乡镇的水族村寨(以三都为盛)。祭神和卯坡对歌(在一座山坡上青年男女唱情歌)是卯节的主要活动内容。卯节开始的前一天, 家家户户要清扫屋宇, 举行祭祖仪式(由祭神演变而来) 。供品为鸡、鸭、鱼、肉等, 不忌荤, 与端节祭祖忌荤习俗不同。卯节当天早上, 这种祭祖仪式还要举行一次, 有的还到田边祭禾神, 祈求丰收。午饭后, 人们成群结队从四面八方涌上卯坡,开始了卯坡的对歌活动。节日之夜除设宴款待宾朋之外, 未婚青年男女还在村寨歌堂继续对歌。这种对歌活动常常通宵达旦, 二三日不绝。今年的卯节为7月11日到13日,并非由政府主办,而是由九阡水各村自行举办。没有了官方那一套程式化的东西,我想大概要更有些真实的味道吧。

至于卯节的来历, 水族有这样古老的传说。九阡地区水族的远祖拱恒公带领子孙们在这片土地上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但有一年宁静美满的田园生活被打破, 祸从天降, 大批蝗虫把他们的庄稼吃光了。人们正在一筹莫展之际, 拱恒公在夜间遇见六鸭道人, 六鸭道人传授他灭虫消灾之法。第二天他连忙吩咐子孙们打扫屋宇收集灰尘撒到稻田里, 结果蝗虫成片死掉, 庄稼又很快重新生长出来。为表示对六鸭道人敬仰和感激之情, 人们决定在每年农历辛卯这天备办酒肉祭祀他, 以后就逐渐演变成卯节了。对于这样的传说,姑且听之罢了,当然不会当真。如今少数民族的各种传说太多,能信的几乎没有但只要大家都觉得好玩,管它是真是假?就像我从贵定出发到凯里的半路,居然发现一个小站叫做“六个鸡”,立刻引起我的好奇为什么有那么奇怪的名字呢?要是追究下去,必定也能找到一个美丽的传说吧?

言归正传,当我们的车接近卯坡时,发现大批车辆堵住了窄窄的公路,无法通行,无奈只好下车步行前往。一路上的情景真像是过年一般(只是好像天气不对),盛装的水族同胞们熙熙攘攘,向着一个方向--卯坡前进。坡上是人山人海,天气又热,要挤上山顶听一听对歌的胜景,实在是很难办到,也很难有吸引力了。下乡时,我听过布依族的对歌其实都是一个调子,开始由低到高,然后再降下来,反反复复。歌词呢,有现成的但也有高手可以现编,的确能够显示他们的聪明机智,很不简单通过唱歌来找对象的方法,我一贯认为太过荒唐而不靠谱。可是他们就是那么办的,办了那么多年,似乎并未有何不妥,倒是让我非常的惊奇。不过转念一想,要是一个人歌唱得好,说明什么?不正说明此人非常聪明,头脑灵活吗?刘三姐那样的人谁不爱呀?只是刘三姐和阿牛哥那样的美满爱情,恐怕只是电影里面的浪漫梦想而她与那几个酸秀才和莫老爷的对歌,更不过是逗观众乐一乐罢了,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惜我没有时间来调查一下:到底由对歌而成就姻缘的水族青年男女如今究竟有多少?

来到水各村的广场,才发现卯节的正式仪式已经在上午举行过了。听人说无非是领导讲话,歌舞表演,祭祀活动那一套,错过了也不觉得可惜。广场边新建的水族展览馆居然关门,倒是出乎意料了也许大家都忙着跑到卯坡唱情歌去啦?的确,展馆门口游人不多。馆的侧面有一座新建的高大建筑,原来是我学生的亲戚家。她一见到我们,立刻热情邀请我们进去喝茶吃饭喝酒。屋子是全木结构,非常宽敞气派,具有典型的民族风格。比起其它的农村建筑(如今新建的房子绝大多数是现代派,和环境很不协调,生硬丑陋。),令我十分喜爱。既然是水族的村寨,为什么不建具有水族风格的房屋呢?这一条应该值得当地政府的关注和重视。要不然,所村寨都是现代派,一个样,还有什么味道呢?

水族过“端”,或者过“卯”,就是过年。但因为要对歌,就有人称之为“东方情人节”了其中当然含有极重的忽悠、浓郁的商业气息。关于饮食,水族百姓独具特色。喝的是自家酿制的米酒,俗称“梆当酒”,因为此酒入口甘甜醇厚,非常舒服,可谁知后劲厉害非凡。初饮者往往会“梆当”一声,醉倒在地,甚至几天几夜都不醒呢!那天因为匆忙没喝,可是几天后我也遭遇“梆当”了,才领教了此酒的厉害,以后一定要多加防范才是。水族人喜欢吃糯米饭,还往往将饭染成各种颜色,不要人工色素,而是采用天然植物的颜色,因此不仅无害,还有益健康。菜呢,有几味是很有特色的。比如说“鱼包韭菜”,一般用鲫鱼或鲤鱼,不刮鳞,在鱼肚里面填入韭菜,甜酒酿、药材和其它配料,用稻草扎好,然后蒸一个晚上方可。此菜味美,鱼刺也酥了,有奇特的香味。我有幸品尝到了这道好菜。还有一味是多年前曾经吃过的,原来是猪耳朵,放坛子里,泡在一种汁水里面,具体如何制作不得而知。但这是生肉,令人恐怖。只记得当时尝了一小口,酸的,脆脆的,赶快偷偷丢了。但是据说这是他们款待贵客的高级美味呢!还有一味更加厉害,还好我没有那样的荣耀来品尝。那是特别培养的白色蚯蚓,专门在黑灯瞎火的情况下包在糯米饭中拿来待客,据说客人吃了都说好呢!其实我想,人饿的时候,什么都好吃的。可是现在呢,很难得有饿的时间,更没有黑灯瞎火的机会,而且据说炮制这道菜很不容易,得吃的机会实在是微乎其微了。所以尽管可以放心的了。

当地人习惯特别,来了人,就是客人。不管认识不认识,都要请进家来。哪家来的客人越多,主人就觉得越有面子。这下可好,弄得家家办流水席。食客来了一批又一批,厨房里面忙得不亦乐乎,客人们吃得兴高采烈。每一桌都有一个火锅,周围放上八个菜,酒放在塑料桶里面,放开喝。等到一批人吃好喝好走人,就换另一批人吃喝。他们这一家可以同时供应桌人吃饭,整个“卯节”估计要吃掉一百多桌,花费大概两万元以上。没有进账,全是支出!负担可真是不得了!而且完全是无偿提供!这让我惊讶万分!在当今经济社会,物质至上,竟然还有民风如此纯朴的地方啊,简直不可思议!但这的确是真的。所幸这家人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否则,怎么可能承担?但为什么要承担?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行为还能坚持多久?

从卯节返回我坐在车上,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答案也许是这样的:如果来参加卯节的人越来越多,总有一天会让村民不胜负担的。古老的风俗将不得不取消,这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刚回到三都县城,便得到好消息,民族中学有一位学生被清华大学录取!水族山寨里面飞出了金凤凰,怎不让人惊喜和欣慰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