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标签
纪实  |  摄影  |  风景  |  文学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更多标签>>
  父母送我两本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耿志刚 |  浏览(7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09 06:47:21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4 07:30:04  
  本作品所属分类:文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父亲去世已经二十年了,母亲去世也近十年。父亲和母亲的遗像一直摆在我家的书橱里,与遗像摆在一起的,不是父亲母亲的军功章、荣誉证,而是两本小书,一本是1948年华东新华书店出版的《红军长征故事》,一本是1986年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沂蒙英烈》。

记得在我上小学三年级那年,“文革”开始,学校开展忆家史活动,老师说,忆家史,学做人。我回家询问我们的家史,父亲送给我一本薄薄的《红军长征故事》,他说,不要写我们自己的家史,也不要写我个人的革命史,你看一下红军的故事吧,这里面有做人的道理。1986年,我已经在党政机关工作,有一次承担了学校党课讲授任务,领导说,讲故事,教做人。父亲曾经参加过孟良崮战役,我回家询问父亲的战斗故事,父亲又送我一本《沂蒙英烈》,他说,莫讲我,讲一下烈士的故事吧,这里面有做人的道理。从这两本书里,对照着父母在工作和生活中的一言一行,我领悟出了我们家的家风,那就是红军长征精神和沂蒙精神的结合:坚韧不拔、勇往直前、吃苦耐劳、公而忘私

父亲出生在山东莱芜的一个小集镇上,上过一年半学。就凭这点文化水,每逢春节,他都要写对联拿到集上卖,而且由于词语新潮,他写的对联卖得很快。也就是这一年半的学校生活,使他知道了红军的事情,盼望着有一天红军能够来到家乡

时间就在这盼望中慢慢过去,父亲也早已离开学校,在家务农。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父亲听说当年的红军改编成八路军,山东也有了八路军的队伍,兴奋不已。1938年4月,天气已经转暖,就在一个躁热的傍晚,父亲得到一个信息,说是有八路军开到附近。父亲没有敢告诉爷爷,悄悄离开家,独自一人连夜去找队伍半夜饿得受不住跑到舅姥爷的地瓜地里挖了块地瓜充饥,次日凌晨终于找到八路军鲁中四支队,成一名革命军人。

在队伍里,父亲作战勇敢,思想进步,次年4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部队先后任通讯员、班长、排长、连长等职。1941年7月,他到抗大一分校学习,学习结束后又留在学校侦察队工作,一直到1944年3月。这期间随校参加了多次战斗,其中包括著名的甲子山战役。这也是我响应上山下乡号召在莒南插队当知青时,要和组友步行三十里路去爬甲子山的主要原因。

离开抗大分校后,父亲又先后到沂南县武委会、鲁中二地委武装部、蒙阴县武装部工作,在这期间,父亲参加了著名的莱芜战役和孟良崮战役。孟良崮战役时父亲带民兵团,正赶上他牙痛,就找了根铁钉,自己拿着铁锤对着镜子把坏牙敲了下来。在战争年代,父亲获得了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三级解放勋章、淮海作战奖章、渡江作战奖章等功章

说到我的出生,还有一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往事。我母亲原藉日照碑廓,是建国前入党的老党员,村里的识字班队长1948年母亲临沂党校学习,学习结束被分配到蒙阴县做团的工作。母亲与父亲在蒙阴相识并结婚,又一起调到沂源县工作。当时我父亲任沂源县委委员、武装部长、兵役局长,我母亲先后在鲁村、悦庄两个区做团委书记,两个区离县城都30里路,两人很少能够互相照顾。我的母亲个子比较矮小,到三十岁才怀了我,需要去济南做剖腹产。那时很少有人做剖腹产,对母亲来说也是大事。偏偏那段时间父亲工作特别忙,母亲是一个人去济南做的手术,直到快出院时父亲才赶了过去。我是在省立二院出生的,当时医院还比较正规,需要给我报名字,而母亲也无法给父亲取得联系,医院的医生就讲,这天取名叫济生的特多,咱就叫鲁会吧,山东省会的意思。所以我第一个名字是医生给起的,一直到上小学时才改过来。我的生日至今也是一个谜。因为母亲一直告诉我,我的生日是农历正月三十。我父亲生日是二月初二,所以从小就没有单独给我过生日,母亲总是说,你们爷俩一起过吧。我上学以后,查对了那年的日历,发现那年小进,没有正月三十。而户口本上,我的生日是二月二十七,我猜想可能我的生日是正月二十七,换成阳历就成了二月二十七。但查日历,正月二十七已经是阳历的三月份了。母亲无论如何也想不清我的生日究竟是正月二十七还是二十九,她说当时一个人在济南做手术,打上麻醉药,哪里还知道哪天是哪天。这件事一直成为母亲的一个遗憾和心事,也成为一个永远也弄不清的谜。

我母亲告诉我,有了我以后,她仍然在区里工作,不能与父亲在一起。有一次我得了病发高烧,晚上出现了抽风,她连夜抱着我往城里赶,幸亏路上遇到一个推小车的,不然我还真不知能不能有今天。当时母亲的身体也很虚弱,为了使我能够得到照顾,在1958年精减干部职工的时候,父亲动员母亲带头报名退职。为了这事,父亲没少挨母亲的埋怨。

1958年6月,父亲转业来到临沂,先是在公安处劳改大队工作,1960年10月调入市人民医院任副院长,主要负责行政和后勤工作。开始父亲担任干部疗养院筹建组的组长,建院之初,只有我们一家在汤头的建院工地上住。那时正值困难时期,有一次我和姐姐拿着一个小布包去人家已经收过花生的地里拣花生,被一个拿枪的民兵追到家为此,从未对我发过脾气的父亲狠狠训了我一顿,逼着我和姐姐去找大队干部检讨错误

父亲的工作非常认真,当时医院条件不好,职工食堂需要到沂河拉水吃,为了防止水质出现问题,父亲亲自到沂河边选好灌水点,再三叮咛取水工一定不要为了少走路而取不干净的水。后来父亲被抽调到郯城红花公社搞社教,半年不回家,期间总共回了一次家,车票也不到单位报销。社教结束后,经常有郯城红花公社的老百姓来找他领着查病,一直到两、三年后才逐渐减少。

父亲为人非常实在。有一次,部队一四六医院的军医来我院实习,一位老军医见我父亲走路有点不太得劲,就对年轻军医说,你看老院长走路了吗,腿里一定有块弹片没取出来。其实我父亲受过伤还定过残,在那种场合他默认一下也就行了,他却一再声明,身上没有弹片,弄得那个老军医很没面子。

文化大革命中,父亲也受到了冲击。有一次父亲在台上被人从后面踢了一脚,差没有从台上摔下来,父亲却从不抱怨父亲被罢职后被安排到传达室工作,医院的大门口每天都可以看到我父亲打上班铃和下班铃的身影,风雨无阻,每次我父亲都是提前解开铃绳,两眼盯着手表,打铃时间分秒不差。后来我父亲是当权派中第一个被“解放”的。

1976年6月,由于身体原因,父亲自己要求办了离休手续。当时离退休还没有形成一个好的制度,别人都是反复动员一拖再拖,只有我父亲是自己要求的。他说,我在家不能上班,也不愿像别人那样休息六个月上两天班再休息六个月,干脆退了算了。他老人家开始是心脏不好,后来胃做了大部切除,1997年10月9日,因肺病去世。

父亲去世以后,每到清明,母亲总是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念叨,要我们选好日子去上坟,直到上坟回来她才安心。2009年10月22日,母亲病逝。在整理父母的遗物我发现了一张父亲与母亲一起捐款给人民公社买拖拉机的一张证明,还有一张伤残军人证,是最轻的那个等级,而父亲却一直没有领过补助。

虽然父母先后离开了我们,但他们留给我们的这两本小书永在,留给我们的家风永在。《红军长征故事》和《沂蒙英烈》是父母留给我们世代相传的精神财富。现在我也已经退休,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总能想起我的父母,那一幕幕、一段段,虽已随着时间渐行渐远,但父母的音容笑貌愈加清晰。闲暇时,我也给孩子们讲讲父亲母亲的故事,向孩子们推荐这两本书,让他们读读里面的文章。坚韧不拔、勇往直前、吃苦耐劳、公而忘私,这短短的十六字箴言,已经成为我们家的立家之本和传家之宝。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