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浙诗“小酒群”诗评五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28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25 15:19:40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5 23:35:20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浙诗“小酒群”诗评五则

评点:涂国文

 

同题:蝉鸣

诗作:冰水《鸣蝉》、天界《蝉》、周小波《蝉》、陈鱼观《蝉》、知秋《秋蝉》

 

冰 水|鸣蝉



鸣蝉叫破夏天,雨水还是没有落下来。
我把稻米、铁器搬进屋。这些厚实之物
或可带来清凉。

空气中聚集着黑雨滴,
我想,它们是孤独的。而我,
是不是也仅是这人世的一滴?

关上暗黑门窗,
我把鸣蝉当作夏天最后一只昆虫。
听任草丛、树梢、荷塘那些喧闹。那些
与我无法分开的彼此。

像等待因果——
这一刻会有一场雨,
落下来。窗前那棵失水已久的老槐树,
又鲜活了。

2017-7-27

 

评点:冰水诗歌,大多构思精微,书写冷静、节制而精准,利落干净,绝少枝蔓和可有可无之字。与此同时,她的诗歌亦常见自我诘问式的哲学追索,并伴有绵厚温暖的俗世气息。从精神气质而言,冰水的诗歌是出尘的,如同从地面升腾而起的云朵,高蹈而洁净。然而从内心的观照方式而言,她的诗歌又是及物的,对俗世生活频频投以眷顾的目光。这首《鸣蝉》全息地展示了冰水诗歌的艺术特点。诗歌以蝉鸣所宣示的溽热与希望中的雨水降临为经纬,抒写了诗人对一场雨的期盼。它是自我诘问的:“而我/是不是也仅是这人世的一滴?它更是温情及物的:“我把稻米、铁器搬进屋”“窗前那棵失水已久老槐树/又鲜活了”。

 

天 界|蝉


 

一个含着蝉死去的人,

正和神进行密语。

 

他就是神。

矮橘寄养过他的肉体。

他在灰色山坡上,

收起翅膀。

 

时间欢乐而沸腾,

到处奔跑着夏天的孩子。

 

他是伟大而荣耀的先知。

每一声歌唱,传递给人间生命的真理。

引来鹤的叫声。

 

直到有一天,

大风运走黑夜,搬来白色露珠。

他完成使命的肉体,

从矮橘上,

 

一个翻身,填补了大地一个窟窿。——

一个含着蝉死去的人,

蝉替他完成了另一生。

 

2017-8-5

 

评点:天界的诗歌,具有一种神秘性,或者也可称之为“亚神性写作”。这种“亚神性”,与信徒朝觐灵山的那种神性有着本质的不同。准确地说,天界诗歌创作的“亚神性”,表现为一种“神话性”与“神秘性”的合一。首先它带有强烈的神话色彩,有着浪漫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媾合的玄幻特质。其次它具有一种幽暗的神秘性,是诗人在心灵的密室与站立于云端的神进行的心学交流,它已超出俗世层面,而进入到了一种准宗教层面。从艺术表现手法上看,他的诗歌,无论是整体构思还是诗境的营造,大多想象奇特、出人意料,几无俗篇、俗句。这首《蝉》诗,非典型地呈现了天界诗歌创作的鲜明个性。

 

周小波︱蝉


 

带酒味的汗,身体像漏了的酒瓶
昨晚的五粮液
却嗅出了地瓜烧的汗味
畸形变态的夏天,切割着烫手的时间
没有一丝台风的海鲜味,衔来凉意
蝉鸣成了这个夏夜精致的皱纹
在天空墨色的额头,用针尖般的声音刻划

所有的风已被西伯利亚借用
所有带雨的云像长了翅膀的蘑菇飞离
汗水汹涌,有大海的咸涩落入眼中
净身般的中年,是一只空杯子
注满了酒才看到的人生,悲怆而多疑
用不着忧伤而拖泥带水
蝉只活一年,没有老便会死去
知足吧,乐观主义者说我们还会活很久

玉山腔在夜色中不紧不慢地踌躇
捏着夏天的脖子,假声斜出
蝉却抱着大树的乳房招唤女友来一场约会
腹膜每秒一万次的抖动,只是为了擦出爱的火花
41
度的夏天,性已完全成熟
声音沙哑,生命紧凑
弹回来的声音穿越着方言的漏洞

2017-7-24

 

评点:我素喜小波老师的诗歌。他的诗歌,独具一种融叙事的魅力、性情的魅力和性的魅力三者为一炉的个性魅力。小波老师的诗歌,叙事性都很强,体现了诗人对抒情的超越。读他的诗歌,常能体验一种笑看人生沿经络爬行的快意。与此同时,他的诗歌中都有一个强大的“我”,主体性很强,客体常常被主体所浸染、所改造、所淹没,是生命的外显和生命能量的尽情释放。他的诗是人诗合一的。再次是“性”的楔入。性在他的诗歌中,已然成为一种必备的修辞手法,而不再单单是内容。他的诗歌是开放的、恣意的、令人难以捉摸的。而基于比喻之上的种种奇诡的联想与想象,更使得他的诗歌具有一种摄人心魄的艺术魔力。

 

陈鱼观|蝉


 

修不成正果,就修一种妄想,
蝉的爱情从来都是生命的祭礼。

每秒钟一万次的呼喊——
掀起一阵暴风骤雨,无休止的怨叹。
从狂躁到悲鸣,蝉的雄性体液
涂写着午后的墓志铭。

用一棵棵树排起的竖琴
缀满了褐色的无名弦。
死亡是一张入场券,
每天有无数场音乐会在向蝉告别。
同一种声音和旋律,穿过急促的间隔符,
一片落叶,秋天的寿衣。

如果妄想不能继续下去,
就结一个蛹,泥土是绝美的晚餐。

2017-8-16

 

评点:蝉是自然界最悲壮的昆虫之一。为了繁衍下一代,雄蝉在与雌蝉交配后,会被雌蝉吃掉,而雌蝉亦会在产卵后死去。这种以生命献祭爱情、献祭后代的惨烈,触发了诗人陈鱼观的灵感,于是便有了《蝉》这首诗。诗歌从“爱情”这一角度切入,无疑是自出机杼的。整首诗呈现出一种低沉、黯然的情感底色,抒写了诗人对雄蝉悲剧命运的深刻体认。而“祭礼”“墓志铭”“死亡”“寿衣”等词语的铺排,则进一步加深了诗歌的悲剧氛围,引发读者对生命进行哲学思考,具有一种动人心弦的情感力量。从艺术表达上看,诗歌想象奇特,节奏拿捏到位,不疾不徐,一如既往地体现了鱼观兄诗歌准确、凝练、老辣、干净的语言风格。

 

知 秋|秋蝉


 

更喜欢入秋枝条上的一只蝉

鸣叫声随着莲蓬收紧

逐日读懂秋日慢慢丰满

 

一只入秋的蝉

并非刻意去改变一片叶子的形状

来掩盖自己逐渐脱落的翅翼

而是为了更好的获取一片宁静

 

一只入秋的蝉

虽然,最终无法逃避秋雨绵绵

在潮湿的泥土里埋葬自己

而是化成一条虫

在沉寂、晦暗、被烦琐撕扯的黑暗中

为一道光请命

 

正如在柳条抽芽之时

我事先将一对羽翼雕刻在竹片上面

在进入秋寒之时

可以掩盖老屋因为空瘦出现的疼痛

满足一口井的诉求

让一堵墙在来年开春之际爬满藤蔓

 

评点:第一次读知秋先生的诗。一切诗歌,都烙印着诗人的身份密码。我在读这首诗时,仿佛看见字里行间叠映着一个正俯首凝神劳作的竹雕艺术家的形象。诗歌的一、二节特别是最后一节,依稀可辨诗人的这种业余身份。从这一点来看,《秋蝉》的观照视角是独特而显豁的。从诗艺上看,诗歌能紧扣“秋”之诗核,展开想象和书写,表现秋蝉的特点。有几个诗句,如“鸣叫声随着莲蓬收紧”“为一道光请命”“掩盖老屋因为空瘦出现的疼痛”等,造语清新,颇见功力。不足之处有二:一 、整体上构思较平,未能充分展开联想与想象,多意料之中而少意料之外;二、虚词的过渡使用,使得整首诗的表达略显拖沓、结构略显松弛。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