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欧阳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740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27 20:13:2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7 20:13:23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欧阳曼宽老师是我们德语学习的启蒙老师,我们从小跟着她学会了德语字母,学会了唱德语字母歌,还背会了不少德语单词和短句。

那时每到下午课后,欧阳老师就会拿来好多德文版的画册给我们看,这些画册印刷精美,图画生动,我记得有《小红帽》、《白雪公主》和《青蛙王子》等。这些,也给了我们美育的启蒙,虽然我们看不懂里面的文字。

欧阳老师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容,总是用柔和的声音和我们说话,就是批评起人来也是和声和气的,循循善诱,说得你心服口服。

欧阳老师是大约在1970年和我们小三德班同学们分别的,听说她调到外地去工作了,但我们并不确切知道她调往哪里。我一直盼着欧阳老师能再回来,继续教我们德语。

欧阳老师留给我很深的印象,她那和善的微笑,那精神抖擞的模样,那教我们德语的神态,至今回想起来,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但,一直到我们高中毕业,欧阳老师再也没有回到我们中间,她把思念和悬想留给了我们。

2008年, 我写了一篇散文《初次尝到离别的滋味记我的老师欧阳曼宽》,发到了互联网上。没过多久,一位上海的老教师给我发来了一封电子邮件,他告诉我,他是欧阳老师的中学同学,他们同学经常聚会,欧阳老师也经常参加;他还告诉我,欧阳老师在苏州大学工作,并给了我欧阳老师的邮箱。

这简直让我惊呆了,我根本不会想到,我写的一篇文章,竟在这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和我们分别了38年之久的欧阳老师。

我立即和欧阳老师取得了联系,我把我们班同学的照片寄给了欧阳老师,欧阳老师看了后说:“我都能叫出同学们的名字,都记得你们那时候的音容笑貌。”并说我“你那时在班上很调皮的,但小脑袋还是比较灵活的。”

欧阳老师告诉我,她退休后还在钻研德语,有时也参加一些教研活动,并且在学习电脑,还参加了大学退休教师合唱团的活动,生活丰富多彩,每天都过得很充实。欧阳老师还给我寄来了三张照片,照片上的欧阳老师和1965年教我们时一样,脸上挂着和善的微笑,还是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

我真为欧阳老师感到高兴,欧阳老师永远青春焕发,永远充满热情,永远不会老。

20116月份,欧阳老师来到南京,参加南外中学部学长举办的庆祝会。那一次,我们班的十几个同学终于和欧阳老师相见了,这是我们和欧阳老师分别41年后的重逢,我们都很激动,欧阳老师也很激动,我们和欧阳老师有着说不完的话。欧阳老师说起那时的许许多多的往事,也唤起了我们遥远而亲切的记忆;欧阳老师那一句句话语,串起了我们师生共同度过的美好岁月。

欧阳老师说,如果不是遇到那场风雨,你们会飞得更远,飞得更高。我们都说,如果不是遇到那场风雨,欧阳老师一定会把我们从小三德一直带到高三德,把我们都培养成合格的德语人才,为我们的祖国贡献才智。

我们班的同学对欧阳老师都非常尊敬,这正是基于她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所给予我们的关爱和帮助,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几年时间。

我常常想,一个好老师对一个学生的影响,往往是一辈子的,把老师比喻为“园丁”,这是很贴切的。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没有老师的辛勤培育,学生的成长是不会茁壮的,最终也是不会成才的,更别说成长为栋梁之才了。

近些年来,欧阳老师来南京和我们班的同学聚会过好几次。欧阳老师有一本笔记本,上面写满了她当年在南外时教过的每个班级学生的名单,仅我们班的三十几个同学,她就写满了好几页纸。有时谁没有来,她就会打开笔记本,指着这个同学的名字说:“怎么他(或她)没有来?”那种关切就像是当年在学校时一样,这使我们感到,在老师面前,我们永远是学生,是永远被老师每时每刻都关心和爱护着的学生。我是这样想的,做欧阳老师的学生是一种荣幸,也是一种幸福,这不是矫情,而是我的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们班的刘军同学是“国字号”的摄影家,夺得过国际国内的各种奖项。他的手指曾在初中时在1101参加“学工”时被机器砸伤过。我清楚地记得,那次欧阳老师来南京和我们班同学相聚时,见到刘军同学,马上迎上去,关切地问道:“你的手后来受影响吗?快给我看看。”刘军笑着说:“没有,没有,基本功能没有受什么影响。”

这一幕情景,感动了我们每一个在场的同学。老师对学生的关爱,绵延了几十年的岁月,这怎能不令我们感动。我想,这种感动是源自我们内心的,没有一丝一毫世俗的色彩和意味,老师对我们的关爱,正如我们对老师的感恩心情一样,是源远流长的。

2013102,南外举行建校五十周年校庆,欧阳老师从苏州赶来参加,并约好和我们班的同学聚会。那天,在南外大操场上,欧阳老师坐在老教师席里,脸上始终泛着和蔼的笑容。我远远地看着,思绪仿佛又回到了1965年我们刚进校时,在小学部的教室里,欧阳老师教我们学唱《德语字母歌》时的情景。我后来才知道,《德语字母歌》的旋律是莫扎特作曲的《小星星变奏曲》,怪不得那么优美流畅,一唱就会呢。如今,过去学了九年的德语,别说语法、句法,就连单词记得的也是少之又少了,但唯有这首《德语字母歌》,我还能一字不错地从头唱到尾。

我和我二哥一样,当年在南外学的都是德语,欧阳老师也教过他,我们弟兄俩同为欧阳老师的学生,对我来说,这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也更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几年前,我们小三德班建立了班级的微信群“永远的小三德”,欧阳老师应邀加入到我们的群。她经常和我们在群里交流互动,还是像当年在学校时一样的平易近人,和蔼亲切,依然使我们能感受到老师对学生的关爱。她还把她在国内外旅游时的照片,在第一时间发上来,也把她参加苏州大学老教师合唱团演出时录制的视屏发上来,让我们一起分享晚年生活的幸福和快乐。

师生情是人世间一种最诚挚的感情,它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淡漠,反而会越来越浓厚,越来越深沉。我们敬爱欧阳老师,就像欧阳老师喜欢我们一样,这种感情,纯洁无私,这种感情,朴实真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