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喜欢写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7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28 08:42:09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8 08:42:09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上中学时,我最喜欢上语文课了,教我们班语文的老师,先后有杜学书老师和王厚智老师。我们学校校牌和校徽上的字,就是杜学书老师写的。王厚智老师是个诗人,古典诗和新诗他都会写,那时学校的黑板报上,经常发表王老师写的新诗,我每次都去黑板报前阅读欣赏。两位老师都是饱读诗书,学识渊博,他们讲课不是拘泥于课文,而是由课文生发开去,使我们能更多地掌握语文学习的知识。

由于喜爱语文,我初中时就开始练习写文章。每一次老师布置的作文作业,我都是很认真地去完成,草稿要写几遍,直到自己觉得满意时才抄到稿纸上。

那时每次作文,老师除了批改之外,还要在班上进行讲评。每次听老师讲评,我的心里都会很紧张,我希望老师能讲评到我写的作文,能表扬到我几句。可能是我写得不够好,老师从来没有点评过我的作文,更别说表扬了。但我并不灰心气馁。每次作文本发下来,我都要反复看老师写的评语,再对照自己的文章,从中找差距,找不足。杜学书老师经常鼓励我,你要想写好文章,就要多读多写,学习别人的长处,克服自己的短处。我写得最认真的一篇作文叫《农工费师傅》,记述的是1971年在江浦农场学农时,带我们的农工费师傅的二三事。王厚智老师极为细致地进行了批改,评语就写了几百个字,肯定成绩,指出不足,语重心长。这篇作文我一直保存到现在。

除了写作文,我在中学时就开始记日记了。记日记也是提高写作水平的一种好方法,当然这种提高并不是一下子能感觉到的,而是一种潜移默化的过程。日记虽然不讲究篇章结构,但至少要把句子写通顺,把事情记得比较完整一些。

我们那时上语文课是没有统编教材的,经常是发讲义,先预习,然后听老师按照讲义讲课。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当时学的这样几篇文章:《七根火柴》、《爸爸教我写文章》、《回延安》、《淡菜礁上的战斗》、《求雨》、《祝福》、《纪念刘和珍君》,还有好几篇古文,如《曹刿论战》、《黔之驴》、《叶公好龙》、《触龙说赵太后》等。

那时同学中,文章写得好的大有人在,出类拔萃者也不少。好文章经常会出现在学校组织的讲用会上,学校按月出的黑板报或壁报上,还有不定期组织的好作文展览上。我记忆深的是一次在全校的讲用会上,一位高年级的学长所做的演讲,他主要介绍了自己学习外语的方法,特别引用了鲁迅先生的话,大意是:时间是海绵里的水,是挤出来的。还有一位高年级的学长在一次学校组织的好作文展览上,展出了他写的一篇作文,文章写得确实好,精彩处令人击节叫好,我看了好几遍。这个展览是在学校二楼图书馆对面的教室里展出的。此外,在学校每月出的黑板报或壁报上,也常常能读到写得好的文章。

我在上高一时,曾有一篇文章刊登在学校的壁报上,我并没有给学校的壁报投过稿,估猜是班主任老师把我在班上一次学习会上的书面发言给了壁报的编报老师的。说来惭愧,这篇文章是我结合自己思想转变的过程,来批判“读书无用论”的。我把自己当做“反面典型”了,记得文章的中心思想是批“不学ABC,照样开机器”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