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江畔朝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28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8-29 08:58:2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8-29 08:58:24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天下雨了,温度一下子也降了许多,感觉秋天真的来了。

雨天最好的选择是在家里看书,风声雨声读书声,不正是一种雨天所特有的意境吗。

拿出一本在南京图书馆借的《北大荒文学新作品选》(散文卷),在沙发上看了起来。从目录上看到有郑加真写的一篇文章《北大荒文艺事业的奠基人—郑亢行》,便翻到了这篇文章所在的页码读了起来。

此文开头有一段作者的介绍文字,摘录一节:郑加真,浙江温州人。1929年生,5岁随父亲迁居上海。1949年考入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1951年抗美援朝参军入伍。在中朝人民空军联合司令部任工作员、见习参谋。1953年调军委空军司令部通信处任训练参谋,主持编辑《空军通信工作汇辑》24辑。1956年入党。军衔上尉。1958年,随十万官兵转业北大荒,历任农工、宣传干事、刊物编辑。1978年调任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宣传部副部长兼史志办主任。1993年退休。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职称编审。1962年开始写第一部长篇纪实文学:《战斗在北大荒—牡丹江青年垦荒队的故事》,获好评。“文革”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江畔朝阳》发行百万册,被译成日文。

我读书有记作者姓名的习惯,这个习惯在中学时就养成了。郑加真的名字就是当时我在读了长篇小说《江畔朝阳》后记住的。这部长篇小说出版于1972年,我是在1973年读到的,是从我们学校图书馆里借来的,那时在上高中一年级。

我喜欢读描写北大荒生活的文学作品,之前已经读过散文集《大豆摇铃的时节》和《冰凌花》等,读描写北大荒生活的小说还是头一次,所以,我是很细致地把《江畔朝阳》从头到尾读完的。那时读书一般是利用下午课后时间,或者利用上晚自习的时间。我们班的读书风气是比较浓的,特别是上晚自习时,好多同学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埋头读书。我那时是班级的图书管理员,看到大家都在读书,我更加热爱这项工作了。

我很快读完了这部小说,印象不如读北大荒散文那样深刻,当时文学作品的创作原则是“三突出”,主要人物是“高大全”,这是时代的局限。

我自从开始老版本书籍的收藏后,《江畔朝阳》是列入到我的收藏目标中的。这本书因为当时发行量很大,所以收藏起来并不困难,我很快就在朝天宫旧书市场买到了,而且书的品相很好,是一位倪姓读者购买的。

在这部作品的文末,作者标注的创作时间是:19657月初稿—19724月五稿,由此可见其所历经的艰辛,和为此所付出的心血。和如今几个月就写出一部长篇小说的写手相比,其高下之分是显而易见的。

摘录一节这部小说第一章开头部分的一段景物描写吧:

黑龙江南岸,放射出金色的耀眼的光彩,国营江畔农场朝阳生产队的小麦成熟了。

那甩手无边的麦海,黄澄澄,金灿灿,腾起千波万浪,从脚下一直涌到江边。这金色的麦浪,映照着天空,映照着江水,增添了夏日烦躁的气氛。蓝天上飘着的云团,仿佛凝固不动了。纵横交错的拖拉机道两旁,野玫瑰绽开了火红的小花瓣,一朵朵,一簇簇,夹道而生。阳光下,那矗立在江边的高大的航标塔,像一个威武的巨人,列队守卫在祖国的东北国境线上。

算一算,作者郑加真创作这部长篇小说时年仅36岁,如今已是88岁高龄了。我又看了一下《江畔朝阳》的版权页,这部书是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发行的,1972年第一次印刷的印数就高达一百万册,可见其当时受重视的程度,以及当时的影响力。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