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行重行行
翁重德的BLOG
  少年时代读闲书之惬意(杂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杂记 
  发布者:翁重德 |  浏览(21527)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7-09-02 19:25:4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3 06:01:34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少年时代读闲书之惬意
翁重德
 
 
 
    初中年代(1957-1960年)我有了学生证,它是小可我平生第一个个人证件。小小的,硬皮,封面“福州第五中学学生证”,内页是,初一(1)班,翁重德,等等,后头还印有“中学生守则”。对我来说,这本学生证是个宝!凭着它,微不足道的打赤脚的穷孩子我,可以在学校图书馆借书,也可以到离学校不远的省立图书馆阅览室借书看。不一样的是,省图借的书只能在省图阅览室看,当天阅览室关门前必须交还,叮铃铃的电铃声一响,不管你多么舍不得、甚至多想再看一眼,也只能恋恋不舍!而本校图书馆的书可以借回家看,当然只限最多两册,也有一定期限。
那时,啥也不懂、看书、跟我在操场上跑来跑去一样纯粹是消遣,消遣的后面也许有着求知欲以及其他、而且是强烈的持久的。

五十年代那会儿,靠近九仙山脚下的学校图书馆是两层小洋楼,和同样西洋式的健身房隔着大操场相望,操场以及周边的单双杠设施、以及健身房以及图书馆都是让顽童我心动的所在。对了,健身房那一方向的校外,还矗立着高高的古塔白塔,塔高41米,我曾经爬上去做自由落体实验,实验使用的秒表是向体育老师借的,体育老师跟我语文老师同名不同姓,都名叫竞雄,他同时是校军乐队成员。
图书馆两层,楼上是开放的阅览室与不对学生开放的书库,楼下也是书库与外借处。我们学生借书,得翻索引找书然后写单递给图书馆老师、然后等候。本校老师则可以直接进书库找书,而且可以借出多本的书,那时学生我羡慕啊。——多年后我当了老师,同样可以直接进入学校图书馆书库,可是这时我的心境跟少年时已经大不一样了。一直到前多年我去福建省图以及福建省档案馆、南京二史馆、北京国图等处借书,同样的翻索引找书填写书号书名、同样的在外头候着,在此时、我不由的似乎看到少年时候的我,也是那种期待心情,当然比起少年时的我从容多了。

我少年时读书差不多就是出于无聊,也觉得有趣。小学同学欧阳必增,他身高比我高了半个头,他家在化仁里,放学有时和我同路,我们曾经争执过《水浒》里的人物绰号等等,多年后我阅读小说《水浒传》时惊异地发现、小学时欧阳必增也许已经读过小说原本《水浒传》了?而那时的我只看过几本相关小人书。又一位小学同学金永宁,他家在第一山,和我家相反方向,忘记了在什么场合、听到他在说隋唐好汉系列如李元霸单雄信宇文成都等,同年级的我竟是第一次听到这些人,插不上嘴只有在旁边听的份儿,可是那时、这些隋唐英雄人物记在了我的脑海里了。
不管是小学、还是初中,我回家都没啥作业可做,准确地说,课堂布置的作业大多在下午第二节自习课做完了,剩下的时间都是个人的了,小学初中以至高中年代、属于我个人的时间太充足了。至于上课,由于老师讲课讲得好、或者是教材浅了些,大抵是、每节课的大约前十分钟听完后、觉得可以不必再听了,尤其是数理化之类。闲着没事觉得无聊又不好影响他人听课、我就每每偷偷看闲书以度过漫长时光。
我的时间更是我母亲给我的。我家穷,而我母亲总是自己辛苦操劳,春夏秋冬、从早到晚、上班、家务,里里外外,艰难,风雨,都是我妈独自默默经受着支撑着承担着。而愚顽的我没帮着做什么家务事,对我母亲的最大帮助也许就是偶尔的打酱油,没让我妈额外操心算是好的了。

《安徒生童话》《格林童话》以及《伊索寓言》等,能够借到的都看了,儒勒·凡尔纳的《海底两万里》《神秘岛》《格兰特船长的儿女》《气球上的五星期》《地心游记》……等科幻系列以及《鲁滨孙漂流记》等有意思的等等借得到的书都借来看了。这些大概都是初中一年级时候的事,因为我到了初中二年级甚至初中一年级下学期就不怎么看这些其实是老少皆宜的“儿童读物”了,尽管这些书给我的感觉很好、很好,中年以后有时我还再一次找来读。
学校图书馆里,想看的书是不容易借到的,毕竟想看书的或者说是想看好书及热门书的学生老师不少。
除了在卡片箱翻索引找书,学校图书馆有一个开放给学生的“窗口”,靠着老师的办公桌,也是书架,外面蒙着铁丝网,网格大小可以伸进我们这些孩子的指头。铁丝网里头摆放着刚收回、暂时还没来得及整理归类的外借书,所有的书书脊朝外,方便我们在铁丝网外头看得见书名。只要我们选定要借的书,就用手指头将书顶进去、老师就知道、某同学要借的书“就是它了”。
那些《水浒传》《三国演义》《西游记》等名著难得看到的,《红楼梦》则从未见过它的倩影。对我来说,一旦借到水浒西游以及说岳说唐……我想看的书,那比什么都高兴!
“如果在节日里,有几位好朋友,同我们欢聚在一起……”这宣泄快乐心情的歌、一些大人或高中生唱过。他们唱这首歌的时候心情具体如何,我不知道、也无从体会。初中生我高兴的时候我也哼哼,比如我借到自己喜欢看的书的时候。
到东大路的省图阅览室也可以借阅到我想看的书,比如高尔基人生三部曲、《镜花缘》《封神演义》等书我就是在该阅览室看的,用我的中学生学生证,管理员将书的卡片夹在我的学生证里放在她的类似索引卡箱那样狭长的小木箱里,还书时归还我的学生证。
那时的省图阅览室在省图大楼后面一座独立洋楼的一楼,外面一道墙围着,门内一处小空地,种着一丛丛竹子,我有时就将阅览厅的木靠背椅搬到竹丛下看书。管理员是个和气的中年女性,我征询过她,她没说不。

约在我初二读完后那个暑期,我又一次完整阅读了《三国演义》。
记得那书全名是《增像全图三国演义》,民国期间线装石印本,全8册,每册都有精细绣像、如桃园结义、三英战吕布等等、刻画得极具表现力。尽管有些年代了,书还是比较新的。这套书是我大舅舅的。大舅舅大度、亲爱。既如此,幸福的我不妨从容享受着阅读的快乐。
其实,三国演义故事我早就在小学时看过,那时看的是小人书,而且有一集没一集的。还在我小学年代,我和惠安境的小伙伴文钺、依清等在空地上玩玻璃珠的时候、我曾经在地图上用瓦片的尖尖划写“洛阳”“赤壁”地名、并在该地名处挖了一个洞。玩玻璃珠有两种玩法,一是己方玻璃珠进洞后得分,一是将对方玻璃珠打出边界后得分,我将这两者结合起来,也算是前所未有,好在小伙伴也乐意跟着我胡闹。地面高低不平,增加了游戏难度;我将两者结合,并不减游戏难度、又平添了趣味性。
之后我看的小说《三国演义》,因急着还书,也就看个情节,各章回前头的诗歌如“滚滚长江东逝水”等等就略去不看了。而今我有了这本可让我自由支配时间的书,可以完整细读,多好!

炎热的暑假期间,不必上课了,长大了、也不好如同以往小学生时候在外头炽热之中跑来跑去了,虽说那种赤脚大仙的感觉相当的不错。也因此初中生我的暑期又有了另一种生活方式,有不少时间就待在家里了,或做些其他事,或看书。
隆普营我家老屋楼上有一条不大的阁楼走廊。我家是土木结构的老民房,和各房间甚至厅堂一样、阁楼走廊也同样是木栏杆木地板,常年里母亲都给刷洗得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在上面躺着都可以。夏天我担心汗水玷污了整洁干净的木板,便找了一张帆布铺着,我就躺在帆布上看书。其实阁楼走廊并不宽大,可是那对还是孩子的我就是一个可以辗转反侧伸展手脚的不小空间。阁楼走廊连着我家卧室,另一边的下方隔壁是别人家屋顶,对过隔着厅堂也有同样的走廊可是堆着杂物,另一头则是高高的风火墙。在我家阁楼走廊很安静也很隐私,和躺着的顽童我相对看的只有蓝天白云。
《增像全图三国演义》八册就是在我家阁楼走廊上躺着看的,还看了其他一些书,书名大多忘了,其中可以记得的有《趣味天文学》等。那册大科学家写的小科普《趣味天文学》给初中生我以天文知识启蒙。有时夜晚,闲着没事又喜欢胡思乱想的不懂事的少年我躺在我家小阁楼走廊、仰望着浩瀚无际且深邃神秘的星空,想象着那些可知与不可知的深不可测的存在,那些星体星系、那些彗星、流星、星云、白矮星、黑洞……,以及过去与未来,感受着自个儿的极渺小与个人生命体的极短暂、感受着世间热闹人生无常和亲情友情的温暖与恒长。

回想以往、那种我母亲呵护下惬意自在的感觉,刻骨铭心啊!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

也有类似的少年时光。

发布者 :牟树华 (2017-09-14 15:48:12)  回复

非常欣赏!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09-05 16:53:14)  回复

认真拜读了翁老师的回忆文章,小时候读书的乐趣跃然纸上,非常有趣,也让我想到了儿时的情景,太有意思了!不知不觉就老了!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09-05 11:37:15)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