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学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5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06 09:20:43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06 09:20:43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们上中学那会儿,学制已经改革了,将原来的六年制改为五年制,初中三年,高中两年。那时每个学年,学校都要组织我们到农村去学农,到工厂去学工,还邀请解放军官兵来学校,组织我们学军。

我最喜欢学农,最不喜欢学军;学农可以在大自然里释放我们的天性,而学军受不了严格纪律的约束。

第一次学农大约是在1969年,地点是在南京十月人民公社。接着是在1970年,地点是在江浦农场。这以后学农都是在南京红旗农牧场,先后一共去了三四次,其中包括参加双抢突击劳动和开门办学

记忆深的是19725月份,是初三年级的最后一个学期,学农地点是在南京红旗农牧场。这里现在早已经成了南京仙林大学城了。

这次学农,我和其他两个同学被安排在伙房参加劳动,负责全班同学的一日三餐。伙房就是农家的一间灶房,烧的是大灶,大灶上面是两口大铁锅,用来烧饭、做菜和烧开水,燃料用的是稻草、麦秸和杂树枝等。燃烟是通过大灶一侧的烟囱散出去的,从屋外看,屋顶上伸出来的烟囱不住地往外飘散着燃烟,这也就是文人们所形容的炊烟袅袅

这次学农之前,我是不会炒菜的,连切菜都切不好。烧饭我会,在家里用蜂窝煤炉烧,但常常会因为贪玩而把饭烧糊了。而在这里,烧的是大灶,我是不会烧的。其他两个同学比我能干多了,董同学是样样都会,自然由他掌大厨,魏同学也是特别能干,二把手非他莫属,而我只能打打下手,协助他们,比帮厨的强一些。但这并不影响我向他们虚心求教。

那时天不亮,我们三个人就推着小板车,到十几里地远的麒麟镇集市去买菜、买米;买回来后要在池塘里把米淘好,把菜摘好,并在池塘里洗好,接着就是烧饭做菜了。魏同学负责烧饭,我负责烧大灶,并注意控制火候。我们俩配合得很好,好像从来没有把饭给烧糊了。我们把烧好的饭盛出来,还学会了用文火炕锅巴,我们炕出来的锅巴那个香哦。

炒菜、烧菜是董同学的拿手好戏,他会不断地变幻着花样,做出各种各样的菜肴来。我给他做下手,当然也不忘在一旁偷偷地学艺,观察他配菜、做菜的方法和技艺。他教会了我怎样用菜刀切菜而不伤及手,还教会了我怎样切肉片和切肉丝等。

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在参加伙房劳动的间隙,还经常地结合劳动创作一些新诗。我那时就一心想成为一个诗人,我把学农假想做是一个诗人来体验生活,深入生活的。这次学农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周左右的时间,我却写了十几首诗歌,现在看看,虽然也不成其为诗歌,大多只是一些口号和标语的堆积,但我不悔少作,因为这毕竟是我的心声流露,也是我学习生活的一种记载形式。

摘录其中的组诗《伙房进行曲》中的一首吧:

 

灶旁

 

我坐在灶旁,望着熊熊的炉火,

心潮起伏,连翩浮想……

 

组织分配的工作,就是我崇高的理想,

哪怕是再苦再累,我也心情舒畅。

 

烧火的重任,落在我肩,

艰苦的环境,把我锤炼。

 

初夏天气犹如火盆,灶膛的火啊更是灼人,

我-一个勇敢的少年,困难面前大无畏。

 

热了,我仿佛看到张思德,

累了,老愚公又好像出现在我眼前,

苦了,我又想起了白求恩。

 

英雄的形象给我增添了无穷的力量,

流不住的汗水啊把炉火催旺。

 

满腔热情把饭菜烧得喷喷香,

为人民服务流几滴汗珠能算个啥?

 

我坐在灶旁,望着愈烧愈旺的炉火,

心潮翻滚,豪情激荡……

 

(一九七二年五月十五日于灵山下窗前灶旁)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