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高音喇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1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09 09:18:58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09 09:18:5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记得当年在南外读书时,中学部教学楼的顶层有几个高音喇叭,学校广播站每天早中晚三次广播,就是通过高音喇叭播送出来的。

刚住校时年龄还小,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日常生活起居是离不开生活老师的。那时一早是被高音喇叭从睡梦中吵醒的,宿舍外边的喇叭里一遍一遍地播放着起床号,起床号用的是军号吹奏出的曲子,就简单的两小节,那声音由低而高,又由高而低,反反复复,无休无止,仿佛永远也奏不完似的。

这时,如果起床号响了好几遍,你还在床上赖着不起的话,生活老师贺老师就会板着脸,气鼓鼓地走过来,用山东话先催促你快点起床;你如果再懒嗨嗨的,慢腾腾的,她就会朝你瞪眼睛,翻白眼,有时甚至会跑过来掀你的被子,这样你就不得不起床了。

起床号响了好一阵子后,就渐渐停止了,仿佛吹累了似的。这时,大家都争先恐后地到盥洗室里去洗漱了。一阵忙乱之后,就等着高音喇叭里传出的广播声了。

上午第四节课上完后,我们就以班为单位,排着队伍向大饭厅走去。这时,学校广播站第二次播音也开始了。到了大饭厅门口,队伍是不解散的,就站在大饭厅外面的门口,一阵阵饭菜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惹得我们嘴里馋馋的,恨不得马上就能吃到可口的饭菜。

我记得那时学校的高音喇叭里经常播放的是民乐曲,比如笛子曲,二胡曲,还有民乐合奏曲等。听得最多的是《社员都是向阳花》、《我是一个兵》、《远飞的大雁》、《樱桃好吃树难栽》等。

我们常常是在乐曲的伴奏声中走进大饭厅去吃饭的,这些欢快的乐曲就像是开胃丸一样,使我们胃口大开,吃起饭来感到特别的香。

晚上吃饭就不要排队了,到了吃饭时间你就到大饭厅里吃就行了。那时实行分餐制,每人一份的量,是不会少了你的。晚餐时,学校广播站里放音乐少了,更多的是在转播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节目,播新闻比较多,有时也播放一些好听的儿童歌曲。

这样的生活状况从1965年夏天一直持续到1966年的5月份。这年的5月份,“文革”开始了,学校停课了,我们小学部的同学全部离开了学校,直到1968年复课,重新回到了学校。

我们还是住校生活,学校的广播站还是一天早中晚三次播音,起床号还是吹军号,中午吃饭我们不用排队了,吃晚饭也是这样。广播站的高音喇叭里,播放得最多的是学生写的小评论、批判稿和讲用稿等,中午吃饭时,播放得最多的乐曲是《大海航行靠舵手》、《天大地大》、《大风浪里炼红心》和《说打就打,说干就干》等革命歌曲和战斗歌曲。

前些日子在一次和老高三德学长的聚会上,我意外地见到了当年学校广播站的站长和两位男女播音员,他们饶有兴趣地向我介绍了当年广播站的情况,我也向他们谈了广播站留给我的深刻记忆,也就是我们上面所写的这些回忆。我还学了起床号的旋律,几位学长频频点头,说就是这个旋律,用的是催促起床的军号声,是一张黑胶木唱片。一个学长说,那时可苦了我,一大早要从被子里爬起来,迷迷糊糊地到广播站去播放。我心想,你们几个学长也苦了我们这批才上小学三年级的小孩子,那飘来飘去、绕来绕去、不绝于耳的军号声,每天总是不让我们睡到自然醒。当然,这话我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其实,那个年代的住校生活还是挺有意思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