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书包的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7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10 09:50:1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10 10:33:03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记得我在上幼儿园时,就特别喜欢书包,每天看到我的两个哥哥一早就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开开心心地去上学校,我就羡慕得不得了,心想,哪天我也能像他们一样,背着心爱的小书包,也一蹦一跳,开开心心地去上学校。

果然,心想事成。1963年,我结束了南京市钞库街幼儿园大班的生活,作为适龄儿童,进入到南京市秦淮区第一中心小学就读。那时没有什么择校不择校的,摇号不摇号的,一律按照家庭住址划分学区,就近入学。这样一来,我就和我的两个哥哥同在一所小学里读书了,那时,兄弟姊妹好几个在同一所小学里读书的情况是很普遍的。

记得开学前,我妈妈就给我买了一个草绿色的小书包,是在贡院西街文具店里买的,我就是背着我妈妈买的草绿色的小书包开始上学读书的。从此,我就成了一个“不怕太阳晒,不怕风雨狂,背着书包上学堂”的“小呀嘛小儿郎”。

我们那时的书包几乎全是用帆布做的,有黄绿色的,有草绿色的,还有一种是没有染色的,就是帆布的本色,很土,但价格很便宜,很少有小学生会背这样的书包,背了,会被同学看不起的。我们一(1)班的同学绝大多数是背染色的书包,只有一两个同学是背不染色的书包。我们班有两个同学还是背价格很贵的人造革书包的,一个是吴宁,他家住在贡院西街上,听说他家很有钱,他爷爷解放前是夫子庙一带的小老板;还有一个是魏咪咪,她家住在装甲兵司令部宿舍里,也在我们贡院街上,她家经济条件好,她爸爸是装甲兵司令部里的军官,军衔好像是少校。

我们班的班主任是夏璞老师,她对我们的要求可严了,一进校,她就抓我们的日常规范,比如:上课时的坐姿,发言时要举手,得到同意后要站起来回答问题,还有,怎么样背书包。夏璞老师一遍遍地给我们做示范。按照学校的要求,我们背书包要左肩右挎,书包在身体右边的一侧,而我是左撇子,我习惯右肩左挎,结果显得与众不同,看上去很别扭。夏璞老师一开始不理解,以为是因为我顽皮才这样的,她板着脸,责问我为什么要这样背书包,我说我是左撇子,好像习惯这样,要是背在右边,我感觉一点也不习惯。夏璞老师很宽容,脸上的表情这才变得轻松起来,她抚摸着我的头,笑笑说:“哦,原来是这样的。那你就这样背书包吧。”

我们那时的书包里大多有这样几样:铅笔盒、垫字板、铅笔刀、铅笔刨、美术课用的蜡笔、我们也叫“洋蜡笔”,还有课本和作业簿。

我用的铅笔盒是我妈妈给我买的,铅笔盒是铁皮做的,盒盖上是一幅画,画的是八个少数民族的少男少女,他们穿着本民族鲜艳的服饰,载歌载舞,喜气洋洋。我妈妈好像知道我的喜好,给我买了这么好看的铅笔盒,让我天天看,越看越喜欢,我看他们的服饰,看他们载歌载舞的模样,看他们对着我甜甜地笑,我仿佛都能听到他们的笑声。铅笔盒盖上的这幅画,我天天看,天天看都看不厌,我从一年级一直看到上南外小三德,看到1966年夏天学校宣布停课后。

我的铅笔盒里有铅笔、“密刀尺”、橡皮和铅笔刀、铅笔刨。铅笔是圆柱形的,上面有漆绘的图案,色泽素雅;我还有一根高级铅笔,铅笔的顶端带有橡皮头,写错了字可以直接用橡皮头擦。我只有一根这样的铅笔,不像我们班的马俊和魏咪咪,他们都有好多根,他们两家都很有钱,我们班好多同学都羡慕他俩。

我那时经常到贡院西街上的文具店里去买一分钱两根的铅笔,这种铅笔没有上漆,我们称它为“白胚”,其实也就是处理品。我们班好多同学为了省钱,都去那里买这种一分钱两根的便宜的铅笔,尽管便宜,但和好的铅笔一样用。

削铅笔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用铅笔刀削,这样可以省铅笔;另一种是用铅笔刨来刨,这样刨出来的铅笔比较好看,但比较费铅,因为刨不好会把铅刨断了。

用铅笔刨刨铅笔可是个细致活,万万不能心急,要顺势慢慢刨,这样刨出来的铅笔才好看,也好用。我们班的魏咪咪是刨铅笔刨得最好的,她刨下来的木屑几乎是完整地连在一起的,她心真细,又有耐心,而且她每次刨铅笔,下面都会垫上一张干净的纸,为了不使桌面弄脏了。不过,铅笔刨也有缺点,那就是刨刀用久了,刀片就会钝,一钝,就不好用了。要去再买新的,是很费钱的。我后来干脆就用我爸爸刮胡子的单面刀片来削铅笔,用剃须刀片来削铅笔也是个细致活,一定要小心,不然会削破手指头的。

铅笔盒在我们手里,不仅是一种学习的用具,还是一个挺不错的玩具。记得那时,我把大头针或回形针放在铅笔盒的盒盖上,用吸铁石在下面左右晃动,大头针或回形针就会随之“翩翩起舞”,真是活灵活现,奇妙无比。这个“游戏”,我们班女孩儿不玩,全是我们班的“公鸡头”玩,但有时,我们班的女孩儿会在一边看,她们一来看,我们就玩得更加起劲了,有时逗得她们咯咯直笑,那笑声真好听,就像是铜铃一般。我一度时期甚至玩得有点上瘾了,我下课玩,有时上课也偷偷玩。有一次被夏璞老师发现了,她并没有当面批评我,而是“没收”了我的吸铁石。从此,我就再也没有上课时玩过。

还有一种玩法,用香烟的锡皮纸将一颗钢珠包裹在里面,做成一个蚕茧的形状,这时,把“蚕茧”放在铅笔盒里,慢慢地左右晃动,里面的钢珠就会把“蚕茧”翻来翻去的,“蚕茧”好像变活了一样。不过,这种玩法比较单调,玩不了多久就会失去兴致,所以,那时我们班玩的同学比较少。

垫字板是上课、写作业时必须要用的,那时的垫字板有铁皮做的和塑料做的两种,铁皮做的便宜,塑料做的贵,我们班只有马俊和魏咪咪的垫字板是塑料做的。垫字板上有各种各样的图案,买的时候可以根据各人的喜好来选择。我那时选的是有小鸟图案的,因为我爸爸养了一只小鸟,我外公喜欢画国画工笔花鸟,所以我特别喜欢小鸟。

当然还有蜡笔,我们也叫“洋蜡笔”,有六色的,也有十二色的,色彩斑斓,都好看。我用的是十二色的,蜡笔有一种特有的味道,很好闻。那时,我们一周只有一节美术课,美术老师叫我们学画蜡笔画,不用打底稿,直接在纸上画。我们个个学得都很认真,因为美术老师说过,画得好的画会被放到学校橱窗里展览的。我们班魏咪咪画得最好,她的蜡笔画就曾被放到学校橱窗里展览过,而且不止一次。我那时最羡慕她了,觉得她做什么都优秀。

书包,我们少年时代用过的书包,里面装着我们少年时代的多少快乐,珍藏着我们少年时代的多少回忆,当然,还有我们许许多多的小秘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