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以散文和小说为主兼顾其它。
  几次登顶后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向吉庆 |  浏览(14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13 08:04:10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13 08:04:10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几次登顶后

每一次登高远眺,都还记得,回想起来,应该是经过岁月的打磨后回想起来的。才得出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第一次只有我和刘慈忠经生与死的考验终于从故乡石灰窑沟沟底爬上了故乡石灰窑沟有二三百米高的悬崖顶时,当我伸手把刘慈忠拉上顶,见沟下面的人,对面地里、田里干农活的人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动的点。当我们两个高举了双手摇着向他们“啊——啊——”的欢叫。他们才开始移动起来。我一转身就看见了一坦平坝伸向遥远的大山边,平坝中沟壑纵横之上都是泛着银光的水田;攀枝花、黄葛树、万年青如伞散落其中,大路小道交叉着伸向炊烟袅袅的人家。奔腾的金沙江流进大山中……这一切当时就给了我少年的心无限的遐想,给了我要去远方探索的冲动。第二次是去峨眉山旅游,登上峨眉山的金顶,金顶上的宝刹刚被烧了只剩一尊残疾的大佛,修了些供游客住的临时房屋兼租一元一件的棉大衣给客人防寒。我是孤身一人、天要黑前到达金顶的。早就打听清了金顶上的一切情况了,包括金顶宝刹被烧,无任何吃喝的买卖,所以,在到金顶的最后一个小寺院就吃了晚饭,到金顶就先去用单位证明办了住宿手续,一元钱租了一件棉大衣。就在金顶上悬岩边去看云海。还未到悬岩边,就见悬岩下云海翻腾尽收眼底,急忙快步赶到悬岩边,只见悬崖下云开处一马平川。极目远眺,不要说一马平川、重山峻岭、白云在我脚下了、好像整个天地都茌我之下了。连激扬文字的心也被这宏远掩住了、正在忘乎所以时,一阵寒风吹来,寒冷彻骨透心。于是, 感到了高处不胜寒。急忙回到了住宿处。第三次去登高,是名满天下的泰山,说是登,其实是坐览车到天街才开始步行的,看了碑石,拜谒了南天门,在热闹非凡的极顶碑处排队留影后,赶往在玉皇顶东侧的日观峰上。日观峰上有一巨石向北斜上横出,名为拱北石,因其形犹如起身探海,故又名探海石。石长6.5 ,是泰山标志之一,也是登岱观日出的好地方。古人有才听天鸡报晓声,扶桑旭日已初明。苍茫海气连云动,石上游人别有情的诗句。有雅兴的游人可攀石而上,或观日出奇观,或赏彩云飞渡,趣味无穷。观日的时晨早过,连造成海气连云的雾气也散了,山上显露出的一遍荒芜,顿使我觉得懒心无肠。懒得连那块久符其实的拱北石也没有上去照相留恋。第四次是登华山的北峰,整整攀登了一夜,天刚破晓就到了那最高处的光秃秃的北峰上,北风劲力的吹。大有要把我们几个男女刮下悬崖下。我们蹲在光秃秃的大石上等待日出。等来的日出只是云雾中一点光亮,而且马上就被灰蒙蒙的云淹了。恰似被大风一下卷去一样。三面悬崖的北峰,使我再不愿去其它的峰了。那险、那奇、那怪可以要命的。也觉得这险。奇、怪……中、景是不如婉约的江南秀丽挺拔,浓妆淡抹总相宜,秀色可餐……的,也不如我笫一次登上故乡石灰窑沟有二三百米高的悬崖顶时看贝的景美。

观日尝月,就更用不着去冒风、寒、暑、险、怪、雄。奇……,而且,极高处、风、寒、暑、险的地方不一定有美的风景。也不一定有奇的风景。多数是人们用心编出来的。

丰功伟业、将军功业、铤而走险……,暴力总夹杂着血腥的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制造出来的怪环境。

世上的人,我相信喜爱秀丽挺拔,浓妆淡抹总相宜,秀色可餐……的人多,而喜爱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冒风、寒、暑、险、怪、雄。奇……的人少。

因为,我已经年过六十余七了,那些险、怪、雄、奇的地方很少去了,或者是人老体虚,无法去了。那些刀光剑影、枪林弹雨……想创造历史、争当伟人、霸业、名人……的事更不会去想了。

往事千万年,还是平平淡淡的好。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