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铁的博客
憩  园
  长路弯弯 1——东川红土地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摄影 
  发布者:孙铁刚 |  浏览(6268) 评论 (4)  | 发布时间:2017-09-17 07:24:2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17 08:09:11  
  本作品所属分类:游 记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中国的各地的民俗、方言、口味、衣饰、日常用具乃至居住的房屋和信奉的神祇可能差异很大甚至完全不同,但有一点似乎是彼此相类、相通的,那就是在一些重要的日子口儿上得吃点什么特定的东西。

那些较普遍的,像汤圆、月饼、粽子就不提它了,没有什么新鲜感也基本上没有了多少地域特征,甚至普通到家常小零食儿的分儿上,比如曾经有着强烈北方地域色彩甚至节庆符号的饺子,如今在寻常日子、普通人家,大馆子、小店的想吃就吃了,很少有人再把它与什么过年、新春或“岁更交子”什么的扯在一起。但在湘潭,有两样吃食和节气人们还是很重视的,一个是“六月六”的“水鱼炖羊肉”,另一个是“起伏”第一天时的吃“叫鸡”也叫“伏鸡”。

羊肉一般会选择一种特定产地的黑山羊带皮炖煮,而水鱼则是当地人对老鳖、甲鱼的叫法,这两种食材的搭配让人感觉肯定不是追求的味道,而所谓“叫鸡”应该是专指当年的长成到打过了鸣的小公鸡,一般是用本地的那种块头不大皮上沾带着红土的当年老姜来炖,而且那姜的投放量很大,端上桌时看过去大大的一碗或一盆,一半是鸡一半是姜!还有的要加入党参、枸杞或一两样别的中药。其实就是不加这些东西它们也早就都给人很强烈的滋补、药膳特定功效那类的印象,虽然在许多地方也有听到过“冬吃萝卜夏吃姜”的说法,但真把姜吃到湘潭人这么霸蛮的还真不多见,这或许也暗示着在当地将要到来的夏季、伏里天儿是很消耗人的需要提前贮备些营养和体能。

我对吃什么早已不感兴趣,但对起伏时的吃叫鸡却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重视了。因为吃过了老姜炖叫鸡,也就到了我检查车况、按时听天气预报和比照着别人的攻略翻阅地图的时候了。

连续几年似乎已成了一个规律:当白马湖上的荷花进入盛花期,肥大的叶子遮严了湖面,那些在早春时如晨星般闪亮、明丽、耀眼也稀疏的尖尖小荷现在看上去已变得有些挤挨、繁密了,虽然依旧鲜艳但难以掩饰地显出疲态,顔色有些暗淡了,花瓣变得松垮,花与叶之间已可以看到这里那里会有一些傲然挺立的莲蓬头籽粒日渐饱满,这时便到了我们准备出发的日子。

因为老婆是位教师,所以我们每年的旅游重头戏都是在暑假期间。好处是,这让我们躲过了传统旅游旺季的那种令人生畏的种种状况,路上的堵,景点内的挤,还有各地的人满为患一铺难求。在那样的时节里,常常是一天奔波下来人困马乏地赶到了目的地附近却又要花上一、两个小时来寻找客栈,选在暑假期间出游这一切就都变得相对简单。而坏处也不言而喻的,七、八月里可并不是所有地域、景点都合旅游观光的。比如去年我们选择了在暑假里南下去舟山,一路上的风景应该说是真的不错的,但高温和骄阳的炙烤蒸发了我们大部份兴致。

但那次经历也教会了些什么,想起了有一年同样也是暑假旅游但那次我们去了青海湖,除了美到让人几乎能疯掉的景色,还有那令人难忘的凉爽,于是今年的暑假我们在选旅游目的地时对天气因素就多了些考量:风景自然重要但当地的温度同样不可轻视。

当然也还有其它因素,比如台风、暴雨、洪水、山体滑坡、泥石流和地震等等,经过了反复掂量终于决定:

今年我们要去云南。

 

实际上我们去年刚刚游过云南,跑了大理、腾冲和丽江、香格里拉两条线,但这次的云南之行给我们留下的印象却有些前后矛盾。一方面是云南旅游业的恶心和无耻!除去住宿外一半以上的旅游时间被安排在指定的购物点里,封闭的购物商场进去以后不到规定的时间不许出来,甚至就在购物大厅里他们居然采用的是人盯人的方式,就算你去趟卫生间那个负责盯你的导购也会守在门口!把旅游业做到敢公然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分儿上,还天经地义堂而皇之,真的是让人弄不清负责云南旅游的各级高度重视们凭的是什么?他们哪来的胆气?

而另一方面是那里风景的美,美到令人割舍不得,美到令人魂牵梦绕,美到令人有胆再来一次云南!

当然,这一次绝不跟团,虽然苦些、累些、险些,但我们还是决定自驾。尽管这意味着到达我们选定的第一个云南境内的景点先要狂奔一千两三百多公里,但我们是相对自由和有些事能够自己做主的,这一切也就值!

第一站我们要去东川。

去东川的旅游内容很简单:看红土地。

 

原本还有些题外话。

老婆的一位同事的家就在昆明。她本是湘潭人,但老公在云南事业小有成就,已经几次相邀:暑假来云南玩!除了在昆明可以提供住处还可以给我们提供车辆,很方便的随便你们用!热情又诚恳,但当我们把我们想去的景点一一讲给她听时,她把头略微向下垂了一些,这样好方便我们从眼镜框上边看到她眼睛向上翻去,像吃惊又像思索的样子,她沉吟着,还用手指在眼有的空中划了些线,然后扶正了眼镜儿盯着我们看了一会说:我们云南挺大的呢!

我们像个土豪那样拍了胸脯,我们时间是够用的啦!

简言之,我们的计划里包括了泸沽湖和普者黑以及顺道儿的ABCD。我猜是无知者无畏吧,或者是轻信了百度地图上关于公里数的简单描述。老婆的那位云南的同事虽然与我们使用的是同一个地图但她终究是个云南人,她知道这是一条从云南的一边到另一边的斜线,所以她除了小声嘟哝一句“我们云南挺大的呢”以外,还不忘了替我们打打圆场儿“这些年云南的路况是好多了”

我们谢绝了那位云南同事的好意,因为如果我们先到昆明用她提供的车那就意味着我们必需回到昆明,朋友的热情诚恳不用怀疑,但把车开走不用还或喊她老公差人到湘潭来取车显然也不合适。

于是大宽松地互道一句“云南见”分头上路,那位朋友带了一哨人马先行一步,而我们则很四平八稳细致周到地准备了几天,出发那天,我们两部车的后备箱里像位快递小哥般地塞满了大包小包瓶瓶罐罐!

湖南人嘛,出门在外怎么可以没有老腊肉、火焙鱼和剁辣椒呢?这是基本的,此外还有水果、零食和一些叫不上名字的七零八碎儿,就这样,听她们的意思仍然很是意犹未尽——车子实在是太小了些,要不她们会带上麻将桌、帐篷和烧烤架,而我本人也“须眉不让巾帼”——除了几条烟和几瓶酒,还带上了习惯了以“二当家的”自居的小狗乐乐。

实际上第一天就有了些感性认识,不说公里数,要到达预定的第一个目的地东川,除了先要驶四五百公里出湖南省外还要差不多是横穿贵州省,然后再深入云南境内大约三五百公里。

说好的“休闲游”只能先按下不表,赶路要紧。

第二天傍晚时赶到了昆吸偏大北为远的倘店。随便找了一家路边的农家乐歇了。从地图上看这里距东川红土地景区只有两百公里左右了,但自从在嵩明下了高速以后,我们对非高速的国道、县道有了一个与出发前很不一样的理解,两百公里需要跑多久是一种不可知的概念,可以是三小时,也可以是五小时甚至更多,总之这时的两百公里不再是高速公路上的那个两百公里了。

虽然人困马乏,但好的消息却像开水锅上的汽泡一样咕嘟咕嘟地冒出来:房间干净,气温凉爽到无需空调,正宗的柴灶土鸡味道不错,而且从房东的嘴里了解到正赶上了一年一度的彝族火把节,此外还有,去东川红土地所走的一多半时间居然是一条专修的公路“轿子山旅游专线”。

出发前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过轿子山。

专门地修了一条旅游专线,这本身说明着轿子雪山景区的量级,但天知道是为什么出发前我们根本没考虑它,或者干脆承认:不知道它的存在!于是临时决定去东川前先去轿车子雪山。

然而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那天轿子山的山上山下是两个世界,山下是云朵、艳阳和极目远山,而山上却是大雾弥天,几步开外一派混沌,我们坐上旅游大巴上到半山索道站附近,失望加上轻微的高原反应就令我们感到了心烦气闷,万分不甘地发了一会儿楞,然后下山出发去东川。

 

出发前曾有朋友问我,到东川主要是看什么呢?

我说,红土地。

红土地有什么好看的呢?

我被问住了。

 


我想说将会看到的是一个气场,一分启迪,一种振撼,又感到太虚和不确切,想了半天我才说,看一种大自然。

那是一种大真实,大虚幻、大寻常的大仙境,它大到无边无际又细致到纤毫毕现。

 


那是被大清澈胀满的烟火人间,

那是被大寂静包裹的鸡声犬吠。

 



我们还是来的不是时候,据说十月以后的东川才是它最美的时节,那时裸露的田亩上堆放着金色的稼禾,那时的远山也更加清晰斑斓。

 


那位家在昆明的同事又多次打来电话,力邀我们到她家做客,好酒,各种菌子,昆明的特色食品还有她那引以为豪的宽敞大宅,她强调说,有麻将桌呢!然而我们再次改变原定计划,这除了连续两三天的赶路,人实在是有些累,更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有缘一睹著名的东川的出日和朝霞。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很美的风景,欣赏

发布者 :李彪 (2017-09-22 20:41:12)  回复

好风景,借机欣赏。

发布者 :左重辉 (2017-09-18 17:18:29)  回复

炖这煮那,害命杀生!!!

发布者 :良心何在??? (2017-09-18 13:05:04)  回复

旅游业的恶心和无耻。。。。。。。。。。。

发布者 :阿嚏! (2017-09-18 13:03:12)  回复
4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