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以散文和小说为主兼顾其它。
  童年的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向吉庆 |  浏览(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09-16 09:05:32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16 09:05:32  
  本作品所属分类:诗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童年的梦

过去,写过一篇《断续的梦》,我那有那幸福的童年。

我是在奶妈家长大的,记事时,常跟了奶父母去地里,奶父母们在田地里劳作,小人的我,有时就三五一帮,五六成群的满山遍地玩耍。最爱玩的就是过家家。但我大多数时间只会一个人坐在最高处听金沙江传来浅呤低吼,连在远离六七公里的魁阁梁子上,而且,还有同学嘲杂声音,我也能听见金沙江传来浅呤低吼。我独处时就会随那浅呤低吼也浅呤低吼起来。我问过很多小伙伴、同学、大人,隔这么远(三公里以上)的距离,他们可听见过金沙江传来的浅呤低吼。竟没有一个人听见过。就是夜深寂静也没有人听见金沙江的任何声音。于是,我就想那是不是龙宫传来的声音?

于是,就看着书中龙,幻想龙蛇相斗,翻江倒海,漫游九天,变化无穷。想得入迷了,竟会去断垣残壁的龙王庙,特别是见早被消了的那没龙王塑像神台下还有残留的断香残蜡时,就会不由自主的磕起头来。最多的还是坐到高高岸崖上,面对岸下奔腾的江水闭了双眼,等龙王显灵相见。或在雨天,特别乌风暴雨雷电交加时,就会仰望天空,希望见到龙的一爪半鲮。从六岁到九岁,就这样的虔诚,我的梦中也没有出现过龙。连水中的鱼虾也没有梦见过十次。不!应该是连水也很少梦见。

我想着龙入睡的那些日子,最难忘的一个梦,是独自在高大的攀枝花树下,看满树的花艳红了天,艳红了地。突然,一朵花脱离树枝飘在空中向下落。我的心随着它的下落隐隐作痛。随着满树的花在接二连三的往下落,我的心在随每一朵落地的攀枝花在加倍的疼痛,我哀求它们别掉落了。它们根本不听我的。噼哩叭啦的掉得更快了。我痛得哀嚎了起来。直到被同床的奶爹喊醒,也在疼痛得呼喊。好在天也亮,急速送去给父母,送到钭对面的《人民医院》就疹。医生开了针水打后,疼痛才渐渐退去。当父母、奶父母知道我想龙的原因后,认为我是中邪了,暗地里请先生化解。先生说我心太大,没有感动神灵,却招来了邪崇。于是父母烧香焚纸送鬼与神。让我以后再不要静心去听那金沙江传来的深呤沉吼。更不要想什么龙和乱七八糟没有的东西。

但是,金沙江那深呤沉低吼声,还是会在我静心听时入耳而来。特别是在人静夜深时。

其实,金沙江最短的直线距离离我居住的县城也有三公里多,在故乡段又没有很大的险滩巨浪,是不应该有那种深沉呤吼声的。我曾问过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在离江五百米内能听到江声的。我无数次到金江边,也只能听见“哗——啦,哗——啦”的声音。站在江边,那种深沉呤吼的声音,就只有用心去听,才能感觉到微弱的一点点。我想:那深沉呤吼的声音不是来自远古,就是来自天宇了,或者是来自我的心灵深处吧。我想:反正不是什么人都能达到的心灵深处吧,所以,我才会有如此感受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