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之博客
奔马行空,独往独来,留住一份洒脱,去追踪岁月的影子,静候明天,放纵自己,愿心永远自由着·····
  飘零岁月;探家返滇路迢迢(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施国基 |  浏览(4751) 评论 (32)  | 发布时间:2017-09-17 15:16:34 最后更新时间:2017-09-17 15:16:23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此去南地三千路,云遮雾绕锁哀牢”,决定要走了,心,索性也跟着横下。姥姥滴,上海不留爷,天地纵有留爷处,与其悲悲戚戚的熊样,倒不如洒脱些,挥挥手,给自己留下点阳光灿烂。一个人远行,父母是万万不依的,算了,就约个同行者吧。好在那年月,七彩蜿蜒的南行路上,缺什么,断断不会缺了知青们影子,南来北去风,飘落异乡客,映衬出“一行鸿雁鸣秋寒,一路知青惆帐生”。探家的日子,行走于来似一阵风,去是一片雨,川流不息云贵路,风风火火大半个中国。农场领导也“英明”,为不拉下生产,将两年一轮的探家,捋得顺溜,整个运作程序,成有条不紊的流水线。知青们,循行在了“去时按顺序,来路结伴行”模式(那情形,一如多年后廉价游)。昆磨公路,最常见的人群,当数这一伙伙青春男女;黑压压来,乱糟遭去,叽叽喳喳的,漂泊在了青春荷尔蒙。

  二天后,俺约了个景洪知青,俩人一嘀咕,一拍即合,定下了返程日期。为显能耐,俺自告奋勇、揽下去闸北火车站购买车票、站台票的重任。当然了,也没打算让这哥们闲,交给他的任务,不轻松,出行这天,他得早早赶往北站候车室,在有限长条凳上,早早抢得几个候车位(进车厢晚,意味着行李架满,旅袋无处放)。第二天一早,晨曦微露,俺就起了个大早,坐上了开往塘桥的专线车,盘忖着早去,早买票,早早腾出空来游市区。那年的浦江两岸,形同两个世界、几重天。浦东广袤的滩涂塘间,除了几个有限重镇,俺居住的县城,多少,能瞅出点上海眉目,其余嘛,就一个原生态了(地区差别,福利享受是;油条便宜了一分)。

  浦东的塘桥小镇,地处城乡结合,却担负起一条繁忙轮渡线。兴许,整条黄浦江面,就数它忒忙碌,顶拥挤,最是鸡飞狗吠渡口了(大量的蔬果、农产品西渡,大批的产业工人,日用物资品东上)。正因为过于繁忙,一踏上码头,连空气,都弥漫着丝丝焦灼。悠悠晃晃的摆渡甬道里,车水马龙,每一旮旯都乱糟糟,不是撞人,便是踩脚了,满眼都人头攒动,满耳人声鼎沸。无论是上了船的男人、女人,农民伯伯,还牛鬼蛇神。或下了船的年轻人,背带裤产业工人,雄赳赳、气昂昂的革命群众,黑五类们,无人不是忧心忡忡,急吼吼,将一份烦躁写在脸上。人群蠕动中,最喧嚣,最撒泼的,当数那响成一片的自行车铃(上海人爱“玩”聪明,追时尚,往往一辆锃亮的自行车把,装了两双铃,甚至四个双铃,由连杆衔接着按)。叮铃铃,铛啷啷的,一连串炸响,招摇在了局促的渡口,震得人耳膜鼓,老眼昏花。时不时,还夹杂了断断续续国骂,相声贯口,促客的讥刺。曾经的远东第一大都市,经历过文革洗礼,人们以崇尚粗俗为荣耀,恶相扎台型。稍不遂意,立马就眼镜蛇似呼呼的鼓腮,频频毗大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争强斗狠在浦江两岸。

 上得对岸,就是董家渡沿江。恍恍惚惚,俺的思绪开始穿越了,时空停滞,时光也断了流(童年印迹,一枚枚浮动影子,若隐若现,盘旋在俺脑海里。曾住过的这方水土,年少无忧的日子,无论是读书,暑寒假,整日撒野在薛家浜的弾疙路,番瓜弄,董家渡巍峨的天主堂大门。终因家道突变,人生轨迹,变道为了九十度拐角)。一阵激动,一声声的叹息,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挂月亮。映入视觉的,依就是断壁颓垣浦江防汛墙,拍岸飞溅的浪花,在散发腥浊,缕缕潮气。汨汨翻滚的浦江水,涛声依旧,远看天水浑为一色,孤帆留影,唯海鸥在不知疲倦。拂面江风,送来了一份久违的气息,点点滴滴,汇集在了阳光下翩翩起舞,摇栧出童年的惆帐。

  一幢幢鳞次栉比老建筑,老房子,寂寞于风蚀残年。灰濛濛的青砖粉墙,木栏走廊,隐隐绰绰轮廓,全都刻进了漫长时光,斑驳陆离,久久的绕萦不散。南市区,曾经的老上海、老城厢,执着于“繁华落净迟暮去,揽梦依稀寻故旧”沧桑,撒下了一地碎影子,不忍回眸。一年又一年,隐藏街影的棚户,滚地笼毡房,乌衣旧巷,湮没下不计其数的流落船民,苏北移民,守候着一代代人命运。啊,旧时蓬莱地,四季吴越风,延伸着“沧波烟雨涌旧江,一抹朦胧数春秋”。开埠前老上海了,海纳百川有源大,罩着城隍爷的香火,风丝雨影中,浸润出浦江浓浓缩影。

  坐上沿江顺行,穿越苏州河、大半拉市中心、直奔闸北火车站的六十五路车,略见一斑上海的文革年华,也算长智了。六月底,此地已是初夏时节,受困人头攒动,密不透风,前拥后仰的车厢里,热气腾升,似乎被装进了一座大蒸箱。车至十六铺码头,长龙蔫蔫的,开始起缓慢龟行,时停时动,行走在高低不平沿江路。十六铺,上海的门户,长三角水路终点。上海人吃、穿、用、行的聚集地,农副产品批发场。从来是贩夫走卒,引车卖浆客们天下。船坞悠悠,五颜六色小火轮忙进突出,哗哗哗,吐出一群群的活蹦乱跳人,叽叽嘎嘎,一辆辆板车上鸡鸭鱼鹅。两节头长龙,陷在人畜的洪流,大青虫似蠕动爬行,左转右滑,避让着碰不起,撞不得人与动物们。

  摩肩接踵的流动客,带着一脸疲态,两眼迷茫,趔趄乱行于马路牙子,每个人都那么负重,不是肩挑一筐筐小鸡了,便是驮一包包山货。异乡人,湖北俗称九头鸟,江西说老表,叽哩喳啦苏北客,组成了十六铺的底色,芸芸众生图。阿庆、与阿庆嫂们,不再伶牙俐齿,面对南来北往呼呼车辆,满脸惊恐,又拉又扯又跺脚的,不知如何开步。六十五路车忽左,人亦附左,六十五路闪右,人头涌右,演绎出放大版的老鹰捉小鸡,频频刹车后,驾驶员选择了崩溃。发了癫的司机,将个硕大脑瓜伸出车窗,张大河马嘴,哇哇的就是一阵猛喷,一串串龌蹉沪语,犹如一坨坨污泥四溅;“乡坳瘪三,要西好好较西,黄浦江抚么盖头,勿要拉此地害银。肏捺,外地浮尸,眼睛生来做啥哦,专门看上海小姑娘是伐,想冲煞,勿要朝阿拉车子撞”。

  窝在车厢,听着驾驶员恶语相骂,那个触心境,真是无以可解,俺就差点窒息过去。以致,滋生出“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的暴戾,隐藏心底的失落,不平和愤忿,刷刷上了头。狗日的老东西(按不住的恨,在心底痛骂四十来岁驾驶员),谁他妈乡坳瘪三,外地浮尸了。神气个啥,算上海人了。呸,就你,还冮北口音呢,充什么“大蒜头”。心“怼”骂,牙根还痒痒,恨不能上前扇老东西两耳刮。令人沮丧的是,此时车厢,已不再是驾驶员独角戏了,一车五颜六色,本地男女结成了“统一战线”。上海人本事,擅长察言观色,最短时间,可寻出最粗的大腿捧。这会儿,就数驾驶员腿粗,自然了,满车厢上海客,倚附着驾驶员一起“人来疯”。打了鸡血似,奋亢着,句句损人,蹂躏在了非本地人快感中,一车人笑成前俯后仰。

  听着,听着,俺索性麻木了,跟着就阿Q,娘的,俺额头又没写上外地人,爱骂骂谁。到后来,听了喷饭的俚语,俺竟然,还能咧开嘴一起大笑。嘿嘿,舞台嘛,高潮是由演员烘托,主角引领的,兴许,上海人有这份资本。再说了,俺也确实是外地人,骗谁,总不能骗自己吧。唯一的耿耿于怀,是俺臆想中;多少年后,倘若俺的后辈来上海,或探家,或是寻根求生,会不会,也将遭受今天这帮人子孙戏弄,藐视,和情绪排外呢。也会被骂作乡坳瘪三,外地赤佬吗,唉,想到这,俺的心就隐隐作痛。


七十年代中期的南京路外滩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领会回忆精神

明天大气精神
珍惜珍重精神
老来定要精神

发布者 :哈那个楼! (2017-11-01 20:00:06)  回复

拜读问好!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10-12 13:33:38)  回复

问读问好!

发布者 :唐大柏 (2017-10-12 13:33:15)  回复

现在的外滩很漂亮!上海人素质高,国庆中秋到上海游,感慨上海真不愧是一个魔都城市.

发布者 :余小芳 (2017-10-12 11:55:10)  回复

拜读精彩博文。问好!

博主回复
问候朋友好,出门游玩去了,回复晚,敬请谅解·····
发布者 :江瑾 (2017-10-09 09:54:41)  回复

活生生的场景,水灵灵的文字。看着过瘾。施老师,莫如改编成长篇小说吧?

博主回复
嘿嘿,谢谢朋友的褒奖,宁肃客气了,这个文字嘛,只配自娱自乐,自我回味一番人生,吟唱一首远去的歌······
发布者 :宁肃 (2017-09-25 11:36:42)  回复

倒也是岁月如歌啊!问好,祝快乐!

博主回复
哦,谢谢朋友的点评了,也是哦,人生如戏,岁月,自然是一曲曲歌了····
发布者 :黄光华 (2017-09-25 07:28:08)  回复

迟来学习,问好了!

博主回复
哈哈哈,明华客气了,网络缘分啦。朋友;问候你双休日快乐········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09-23 23:57:36)  回复

探家,对于知青来说是最快乐的事情啦,大包小裹地带农产品回家,又装满了带回乡大城市的衣服、糖果、稀罕物~~~~

博主回复
谢谢朋友的点评,是的,正如朋友所说,知青年代里,每一轮的探家,都是游子归巢,饥饿的情亲抚慰。再接下来,便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知青们放牧心灵,青春大狂欢啦,,,,,,,
发布者 :杲文川 (2017-09-23 02:17:37)  回复

化敌为友天下太平 ...
头像缩略

化敌为友

天下太平

可惜都不学

可以地(2017年09月01日) 评论作品:人生妙语
不同傻子争辩,否则 ...
头像缩略

不同傻子争辩,否则就搞不清谁是傻子了

傻子(2017年09月01日) 评论张中原作品:人生妙语

博主回复
这世道,不奸不阴,不贪不戾的有点傻,傻就傻吧,自古傻点懂安分······
发布者 : (2017-09-21 21:03:50)  回复

布衣是很好的衣服
想当初最好的是的确良军衣裤(牛名牌)
革命的年代已经过去了一部分啦
如今布衣好衣服啊
珍惜布衣
望望期期
百姓醒来
自知所依
关关爱睡
布衣莫醉
不要嫌累
勤洗心秽
美好的世界不是梦
珍惜生命莫要发愣
哪个愿意迷迷瞪瞪
谁谁总想昏迷不醒
人人都是可以醒来的
醒来的世界就会不一样
布衣啊布衣
布衣可以做他人和其他有形无形生命的贵人啊
莫要轻自己
虽不坐交椅
恒电若充足
可奉大乐福

博主回复
谢谢朋友留言,人么,这些年过后,就老人家一个啦,纳福已足,惜福知重。上天慈悲,该得到的,都有了,不能敛取的,就省省心吧·······
发布者 :短衣帮 (2017-09-21 20:41:52)  回复

轻歌漫舞好自在,人 ...
头像缩略

轻歌漫舞好自在,人民如今特豪迈,世界哪有广场舞,哪个国家敢比赛?

大妈(2017年09月21日) 评论霍华作品:龙舟晴虹 生态长阳

博主回复
好,好,这真是;满满的幸福,嗨嗨的舞,油光腻脸映笑菊····
发布者 :游曰 (2017-09-21 12:44:19)  回复

真人的场极强
都不需要放哨的
我们不是真人
老天会安排站岗的
感恩老天啊
我们努力吧
早日成了真人
给苦难的苍生站岗放哨
愿世界越来越真
愿众生离苦得乐
愿人人振作起来
愿心灵灵悟透彻
愿一切都好
赠君等唠唠叨叨
心里明白静悄悄

博主回复
谢谢朋友的留言,记着朋友的“愿心灵灵悟透彻”,有你的“唠唠叨叨”即文友了。布衣小民做不了什么,争取吧,尽量做个善人·······
发布者 :王渝军老师那里来 (2017-09-21 09:14:43)  回复

幻影人生,梦露戏场,真在戏里,质在影中。

博主回复
问候朋友好,世间纷纭,寂寞后,只不过是过往云烟、镜花水月啊。
发布者 :路过此地 (2017-09-20 13:13:26)  回复

欣赏问好!

博主回复
谢谢了·····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09-20 10:46:46)  回复

“辣叭耗量的喊叫,俺们听了就笑。”说滴是打了鸡血之炫传之类啊。

博主回复
哦,鸡血,说是兹补呢,打了,一定会所向披靡滴。俺估计,还会打下去的,中式大智慧么,兴这套······
发布者 : (2017-09-19 12:32:13)  回复

您没有遇见金肥或破而破特,那是您命好,是您上辈子积德还不少,君莫笑,这些常识必须懂啊。

博主回复
哈哈哈哈,是了,此话不繆也,恐怕,唯换位思考了,才可悟。不过当年,俺,可是差一小步,越出国门参加红色缅共啦······
发布者 :普常!!! (2017-09-19 09:57:34)  回复

拍岸飞溅的浪花,在散发着腥浊,辣叭耗量的喊叫,俺们听了就笑。

博主回复
嘿嘿,朋友见笑了,那是俺当年真实感受,现今如实记忆,岁月,亦有浪花在·····
发布者 :娱乐了。。。。。 (2017-09-19 09:53:20)  回复

“锃亮”就是表面光,镀金爱把金子装,世事之发展,里子要紧,表面繁华丽世,金玉败絮。。。。。。世人在虚荣浮光里挺新浮滴,他日锣鼓一响,戏文结时,一生的虚影子不是虚的啊,会拖的人很难受的,举世之人,竟然不管为啥活着,真是提不起啊。

博主回复
唉,挤挤攘攘一群人,牛逼哄哄均托大,谁,谁又真正知道近代史,这个族类是从那儿走来·······
发布者 :爱里子 (2017-09-19 09:47:30)  回复

若有《现代折腾史》义书,人们就会熟的,熟人好办事啊,世上多少事,不是很重要,成年人要办的正事,成年人自然知道,若是不知道,无法走正道,不走正道,就梦里自慰平生啦。

博主回复
国人健忘呐,也许祖宗,压根就没遗传下这根神经,一个民族,除了见面问“吃了么”这声,别的,恐怕没什么记忆了。当然了,如今俺们又升级了,见了面,还能问出;在那发财······
发布者 :路人 (2017-09-19 09:07:29)  回复
32 篇, 2 « 1 2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