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树华的博客

  处 女 地(小说)六、铜钱肉与陈莹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牟树华 |  浏览(2394)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7-10-09 17:11:27 最后更新时间:2017-10-10 15:09: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写在前面:这是两年前我写的一部小说。完稿后给了某杂志,人家说留用,但是至今没发表,看来是不用了。倾注了许多的心血,总不能留着自己欣赏,于是决定发表在自己的博客中。  郑重声明:原创作品,在精英博客首发。  稿子分章节发表,如果你读了一节就烦了,便不要再耽误时间,大家时间都很宝贵。 

感谢苗怀敬老师提出宝贵意见,将字体改为楷体,字号加大为3号,加粗,加大了行距,以利中老年博友阅读。 

 

 

 

  处 (小说)

 

 

六、铜钱肉与陈莹莹

 

副县长吕胜,是从陈莹莹口中得知银釜大酒店最近情况的。其实吕胜就住在银釜大酒店的二楼,不过因为最近几天是双休日刚过完又留在市里开了两天会,没过去住。再者,副县长只不过是酒店的一位客人,没必要也没渠道知道酒店后院里的情况。

吕胜来本县任职之初,因为分管财贸,与财办主任孔宪国接触就多一些。有一天在银釜大酒店吃完饭,孔宪国说,这个酒店是本县财贸系统条件最好的酒店,很希望吕县能来本系统的酒店住,这既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们向您汇报工作、请示问题也方便一些。那天酒喝得不少,气氛也很好,吕胜便答应了下来。谁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原来,来本县挂职、下派或者是虽然正式调来但是家没搬来的干部,县里规定一律住迎宾馆,迎宾馆就是过去的县政府招待所,费用由县政府“行管局”统一结算。吕胜不住迎宾馆住了银釜大酒店,破了规矩,也没有得到任何人的批准。于是“行管局”局长把问题反映给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主任觉得这事虽然不一定多花多少钱,但是破了规矩,今后有人想住哪里就住哪里,岂不乱套了吗?但是事关“吕胜”,主任不敢贸然表态。于是便拖了下来。银釜大酒店经理孟庆萍,在服务领域闯荡多年,深知其中的规则,她一方面感激孔宪国主任给她“拉业务”的好心,一方面也在担心,直接的担心是县政府不承认她开出的房费单子,不给钱。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担心,吕胜开房满一个月的时候,孟庆萍开了房费单子,让会计到“行管局”要钱。“行管局”说要当事人签字,单子才会有效。果然出了麻烦,因为孟庆萍早已做了调查,迎宾馆到“行管局”报房费,是不用当事人签字的。孟庆萍当然不会直接去找吕副县长,那样做等于逐客出门。她把电话打给了县财办主任孔宪国。孔宪国没有直接回答她应该怎么办,只是反问道:你觉得吕县在你那里住,有害处吗?孟庆萍说,咋能有害处呢?好处是很明显的。县长在这里住,不少找县长办事的人也在这里开房,餐饮部的好处更明显,请县长吃饭的酒席不仅多了,还都是啥好点啥,啥贵吃啥。孔宪国听了直笑,说,这就好了,只要你有效益,房费不必计较,我负责。

银釜大酒店的主楼六层,建筑结构及客房设施在当时都是比较超前的,也曾风光一时。也正是为了这一时的风光,企业背上了百万贷款,越还越还不清。加之又赶上国家“紧缩银根”,公款消费缩水,企业更无力还贷。那一届的县政府分管领导便与银行创新了一个新概念,叫作“抵贷返租”,就是把企业的资产抵押给银行,银行再“租”给企业经营。这一“创新概念”的唯一可操作环节,是企业必须把《房产证》拱手送给银行,有了这房产证,才有了后来的银行把房产证交到了拍卖行,拍卖行才有了“依法拍卖”的“法律依据”。于是新一届的政府领导便说上一届的领导,是被银行“操”了。

吕胜住的这套房子,是银釜大酒店唯一的一套“总统套房”。说是“总统套房”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里外间,中间的隔墙没留门,只是学着人家的样子,在隔墙上掏了个两个门洞大小的窟窿。外面一间摆了些生活、办公设施,不安床;里面一间安了张大床。真正的“总统”,谁肯来住如此寒酸的“套房”呢。吕胜刚住进来的时候,知道这是一套“总统套房”,便觉得不合适,让孔宪国给换一套。孔宪国说,咱这地方消费水平低,这房子虽然算不上豪华,平时入住率一月还达不到一星期,基本上算是“闲置房”,咱给他包了下来,也算是废物利用了。如此一说,吕胜便住了下来。

银釜大酒店经理孟庆萍也是住在二层,由于单身,便将宿舍和小办公室合并在一起,占据了比“总统套房”略小一点的一个里外间,位置是在上楼梯往左一拐的第二间,与吕胜住的“总统套房”,是隔着三个门的斜对门。孟庆萍将自己的宿舍兼办公室进行了简单的规划、装修。外间是办公区,主要设施是两个文件柜和两张桌子,两张桌子一张办公用,一张吃饭用。里间隔成3段,其中一半用来睡觉加梳妆,安了个比双人床小,比单人床大的“二混子床”,床侧是简单的梳妆台。另一半又隔成两半,一半是卫生间,一半是厨房,卫生间的小门冲着睡觉的床,厨房的小门朝着外间,冲着吃饭的餐桌。孟庆萍把卧室里的灯光设计成粉红色,并且喜欢开着这盏粉红色的灯入睡。原因有两个,一个是因为她喜欢暖暖的粉红色,觉得有助于睡眠;二是因为她胆子小,关灯黑咕窿咚,虚惊地睡不着。孟庆萍的宿舍兼办公室,是自己设计并亲自参加施工,颇具单身女性的特色。

一位单身大龄女老板的宿舍对面,住上了一位同样是“单身”的年青副县长,生性敏感的孟庆萍便警觉了许多。到吕胜入住许多日子的时候,两个“斜对面”的“单身”还只是在入住的第一天,礼节性地寒喧了几句。这主要是因为县领导工作忙,回宿舍的时间本来就不多,再加上女老板也忙,两“忙”碰在一块,吕胜至今没有近距离地见识见识这位早有耳闻,但仍无缘坐在一起的酒店女经理。

这天下午,吕胜回酒店的时时天还很早,房间里的饮水机缺水了,便让服务员换水。服务员换水的时候,房间的门开着,吕胜闲得无聊,便站在房门的里侧看服务员换水。这时,他觉得有一个人影从门前走过,是个女人。吕胜踱到门口,朝女子的身后看了一眼,正看到那女子进了斜对面的房间。于是便问服务员,刚才过去的,是你们经理吗?服务员说是。吕胜心里便觉得别扭:这女人也太清高、太目中无人了,你明明知道本县在房间里,本县还是你的上帝、你的财神爷,连进门打个招呼的面子也不给!于是取出手机,拨通了孔宪国的电话。孔宪国见是吕县的电话,没等吕县开腔先请示:吕县有何指示?吕胜说:没指示了,今晚上难得清闲,想请请房东,怕人家不给面子,烦劳你孔主任联络一下。孔宪国一听话中带“醋”,便知道一定是孟庆萍有不周全的地方,回道:酒店孟经理已经让我邀你三次了,每次都是因为我看你太忙,没好意思张嘴。既然吕县今晚有这个雅兴,这个房东就让你请定了——哎,还请谁作陪?吕胜说,在你的地盘上,你作主。孔宪国说,那就叫上“经管办”老魏吧,他管这一块,今后我不在您跟前的时候,生活上有啥事你找老魏。吕胜说好。孔宪国与吕胜通完电话,马上给孟庆萍拨电话,电话拨通了却又按了红键:吕胜和孟庆萍住斜对门,凑巧这会吕胜正好走到孟庆萍门前,或者两个人都在走廊里甚至是在一个房间里,吕胜就一定会知道这电话是我打给孟庆萍的了。于是发信息:今晚吕县请房东。孟庆萍看到孔宪国这条信息,便关了房门,坐在里间的床上,拨通了孔宪国的电话。于是孔宪国把前后经过和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孟庆萍。无论如何分析,县长请客,这个面子是一定要给的。

这天晚上的气氛还算热烈。孟庆萍与吕胜恰到好处的调侃,孔宪国不失幽默的点评,魏黑子假装啥也不懂的莽撞,不时掀起一个个小高潮。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孟祥瑞出场,并献上一道本店名吃“绣球铜钱肉”。自以为吃遍天下美食的吕胜瞅了半天,没瞅出门道。那卧在盘中的六个白色的圆蛋蛋应该是“羊球”,那降紫色的片状物酷似铜钱,如铜钱一般大小,中间还有一个方形的孔,确如大家常说的“孔方兄”。孔宪国瞅着盘中菜只是笑,孟庆萍假装洗手去了卫生间,魏黑子用公用筷子夹起一片“铜钱”,放在吕胜的小盘里又在装不懂:管他啥名堂,吃、吃、吃。孟祥瑞憋不住了,夹起一片“铜钱肉”放进嘴里,一边嚼一边说,这道菜是天下第一大补,功效是益肾强筋、滋阴壮阳,主治阳痿阴冷、筋骨酸软、气血虚亏,说白了,叫“羊球蛋炒驴屌”。吕胜还是纳闷,夹起小盘中的“铜钱肉”,说,这就是驴……驴,驴的那个玩意呀?孟祥瑞说是,“驴屌”文明的叫法是“驴圣”,“驴圣”抽掉中间那根管子,横着切成片,就出这个效果。于是大家一起品这“天下第一大补”。卫生间里的孟庆萍不能老是洗手,也过来坐下,对孟祥瑞说,我一闻到这道菜就恶心,一人吃两片,端走。刚才在卫生间里,孟庆萍听着孟祥瑞口中的“驴圣”与“吕胜”一个音,怕孟祥瑞再忽悠下去更难听。孟祥瑞应承下来,又说,今晚上算是我代表姑奶奶请房客,请我们伟大的吕县长。吕胜也应承下来,说改日咱一车拉到市里去,我在“雲中天”宴请各位。众人酒足饭饱,孔宪国说,吕县明天还有要务在身,没有不散的酒席,休息如何?吕胜表示同意,于是众人簇拥着吕胜,先到“总统套房”站了站,各自散去。

孟庆萍回到房间,刚把盘在头上的辫子解开,把头发抖散开,手机响了,一看是吕胜,心里不禁“咯噔”一跳:意料中的麻烦终于来了。这几天酒店客人不多,这半截走廊里只有他两个人,三更半夜再也没有理由托词不去,怎么办?孟庆萍一边想着,下意识地摁下“绿鍵”。吕胜平静而又干脆地说:到我房间来。孟庆萍先在床上坐了一会,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想出一个临时救急的办法,先到卫生间作弄了一阵,起身,开门,走向吕胜开着的房门。

吕胜关门的时候,用一个很小的动作安下了门上的保险拴。孟庆萍看得很清楚,心里骂首:真是个霸道的家伙。这一骂,反倒平静了许多。吕胜给孟庆萍倒了一杯水,示意她在沙发上坐下,自己则在房间里走动着,先谈了一回酒店的业务,吕胜突然转变了话题:你今年多大了?孟庆萍说,34。吕胜说,比我小4岁,正是好时候。孟庆萍又有点心跳,没回应。吕胜说:听说你还没结婚?孟庆萍有点压迫感,呼吸也急促起来,她点点头,继续沉默着。吕胜问:性的问题如何解决?孟庆萍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这么直白的问话还从来没经历过。她下意识地抬起头,望着吕胜,吕胜的目光告诉她:你没听错,我就是问你“性的问题如何解决”,难道这个人生的基本问题,男女之间不能问吗?孟庆萍干脆不再低下头了,直直地看着吕胜。吕胜也许是产生了错觉,也许是根本没有在乎这个小酒店老板的反应,他正好踱到卫生间的门前,用一只脚推开卫生间的小门,说:你先洗澡吧!孟庆萍坐着没动。她看着眼前这个道貌岸然的男人,觉得自己很无助。生活中也曾多次遇到类似的情况,不少男人对漂亮女人试探,一般是有个铺垫或者说是渐进的过程,只有这个家伙,如此露骨,直奔主题。她想甩门而去,但是甩门而去的后果是明显的,吕胜搬走,由此带来的营业额上升、效益提高随之而去,巨额的投资迟迟难以收回,甚至还会出现其他意料不到的麻烦。再说,在处理若干次的类似麻烦中,她还从来没有采用类似“甩门而去”的简单方式。她站起来,向前走了两步。也许吕胜以为她要进卫生间了,便停下脚步迎着她,站定了,伸出双臂,圈在她的肩头上。这时候,吕胜听到了自己不愿听到的一句话:对不起,我身上正好来了情况。吕胜松开孟庆萍,有点不甘心。正当孟庆萍准备闪开身子的时候,吕胜的一个动作更让她措手不及:吕胜把手伸到她身子的下面,摸到了她刚才放进内衣里的卫生巾。孟庆萍尽管有所准备,但是当一个男人的手,真正接触到自己隐秘部位的身体的时候,她的血一下子涌了上来,脑子里一片空白。她闭上了眼睛。吕胜的声音,似乎远去了:你来情况一般几天?孟庆萍沉默了好大一会,说:七、八天。今天是第几天?吕胜问。孟庆萍说,刚来,正多。吕胜说,好事多磨,我等你九天。

孟庆萍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如大病初癒,又如刚挨了一顿打。她恨这个人,甚至想现在就把他轰到大街上去。她想到了自己这些年的坎坷,想到了那个她一直崇敬的人,甚至想到了自己早已逝去的亲人。但是现实毕竟是现实,想谁也替代不了自己,越过任何一道沟坎都需要自己的努力。于是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如同已经经历过的许多次一样,她相信自己最终会找到最佳的解决办法。于是她的思绪又集中到了刚才那个令她厌恶的男人身上。这个男人确实很有个性,他开门见山地问“性的问题如何解决”,也就是说,他自己想与她共同解决“性的问题”。当他知道自己的性的问题暂时不能解决的时候,他并没有纠缠她。他没有像一般男人那样,先向你表白他是多么爱你,自己的婚姻是多么不幸,自己的老婆又是多么令全世界人民讨厌,他甚至还能挤出几滴一文不值的眼泪。但是这个男人与众不同,他仅仅是为了解决性的问题。因此,他把这个单身的、漂亮的、中年的酒店经理,很自然地与解决性的问题联系在一起,论说,这种联想并不是很出格。不少的酒店、理发店、洗澡店不是都与性的问题联系在一起了吗?由此可以推理:只要我帮他解决了性的问题,他就会不再纠缠我。想到这里,孟庆萍感到轻松了许多,她甚至已经不再十分地厌恶那个男人了。于是她继续想下去,这一想,便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叫陈莹莹的漂亮女人。

陈莹莹是原县织布厂最后招工的一名女工,她上班不到3年,织布厂就跨了。就是在这不到三年的工人生涯里,陈莹莹创造了自己的辉煌。她成为生产能手,在全市行业比武擂台赛中,她以多少秒接多少个线头的速度荣获冠军。她年青漂亮清纯阳光的照片登在报纸上,贴在工厂和街道的宣传栏里。许多帅哥用“有本事你找陈莹莹”来揶揄对手。但是厂子跨了,劳模陈莹莹成了几千下岗女工中的一员。然而,她的不幸命运才刚刚开始。她和丈夫东拼西凑加贷款,买了一辆轿车跑出租,手续办完拉第三趟活的时候,有人看到有两个青年人上了丈夫的车,这是最后的、也是唯一的有关丈夫的信息,从此以后她的丈夫人间蒸发。当初陈莹莹只所以能被招工,是因为家里穷,父母是一对残疾人,生活勉强自理,她当工人的收入大部分用于贴补父母,没有了收入,她拿什么贴补父母?拿什么养活不到3岁的女儿?孟庆萍后来见到陈莹莹的时候,是在她的酒店里。那天孟庆萍到四楼的小仓库拿账单,与刚从房间里走出的一位年青女性打了个照面,她认出了这个漂亮女性,她就是红极一时的陈莹莹。按说,一个单身的、当地的女性,按说,陈莹莹是不应该出现在此时此地的,于是,孟庆萍在小仓库里多呆了一会。大约过了一刻钟,她看到一位中年男子走出了那个房间。孟庆萍到总服务台查了一下《入住登记》,是一个男人的名字开的钟点房。于是,孟庆萍知道了陈莹莹在做什么。孟庆萍又一次在酒店遇到陈莹莹的时候,陈莹莹已经不像上次那样怕见人了,还轻轻地喊了一声:孟姐。那凄婉的声音和哀哀的目光,似在请求她的谅解。从感情上论,孟庆萍对走上这条路的女人并不十分地排斥。一个没文化、没技术、没人帮,只有病中的双亲和待哺的孩子还有高筑的债台,这样的农村女孩子走上这条路,未必不是正确的选择。

孟庆萍想到了这个人,想到了这个比自己年青漂亮的女劳模的时候,觉得成功已经在握,如释重负。

第二天,孟庆萍找到了陈莹莹。在她那间粉红色的卧室里,两个漂亮女人很快答应了对方的条件,并彼此作出了承诺。陈莹莹来酒店上班,负责酒店二层的保洁工作。陈莹莹手下,还有两个年龄50上下的大姨。谈妥后,孟庆萍把陈莹莹带到了吕胜的房间里。吕胜的房间还没来得及整理,还是昨天晚上的狼狈相。孟庆萍告诉陈莹莹应该如何保洁,重点注意哪些情况。还告诉她不要表现的太主动,要保持一定的尊严。陈莹莹说,这些不用孟姐教我,我已经是出道的人,你一个处女,没资格教我,我给你当师傅还差不多。于是两个漂亮女人搂在一起笑,又笑得搂在一起。到了第四天上午,吕胜从市里回来了,孟庆萍把陈莹莹介绍给吕胜,说这是新来的服务员,并且介绍了陈莹莹的光辉历史。午休的时候,吕胜就锁了门。

到了第九天上,预言“好事多磨”的吕胜不知去向,也没与孟庆萍联系。孟庆萍很为自己的杰作自豪。

陈莹莹是在卫生间里和吕胜一块洗澡的时候,告诉吕胜银釜大酒店的情况的,也是受了孟庆萍之托。荀靖华迟迟不同意与领导联系,她有点急;而荀靖华迟迟不见吕胜的动静,自己也有点闷葫芦,想通过这种方式一探吕胜的态度。必要时让陈莹莹作些吕胜的工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您以前的博客怎么看不到?

发布者 :刘素萍 (2017-10-15 08:54:03)  回复

大哥的小说我会认真拜读,现在外孙送幼儿园了,我也有自己的时间了,心里痒痒的又想写点散文或小说,无奈,一直写不出来了。以后经常来牟大哥的博客,看看可否还能找回灵感。

发布者 :刘素萍 (2017-10-15 08:51:34)  回复

告书记嘛。

发布者 :很简单嘛。 (2017-10-12 13:23:00)  回复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