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走街串巷(十)——京师大学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宁肃 |  浏览(2917) 评论 (7)  | 发布时间:2017-11-01 20:13:15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8 19:49:10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走街串巷(十)——京师大学堂

 

京师大学堂,是一个近来总也耳闻但从未走脑子的名字。直到前些天,陈老师拉我去保障BTV拍摄,我才不情愿地走进了这个曾经高贵曾经辉煌的所在。

之所以不情愿,大概源于两点。一是我尊重甚至敬畏文物的博大精深,却不喜欢那种刻意界定的文化内涵与强行缚之的保护模式。二是我习惯了简单与粗陋,对高贵与辉煌有种先天的疏离,以为一介草民半个武夫,向来专业知识贫瘠,与文物特别是皇家珍品断然是不搭调的。于是,一说文物,就顿感距离忒大。所以,对于同事们津津乐道的皇史宬、社祭坛、太庙等等,两个字“绝缘”;却对这会馆那兵营的,甚至是破败得一塌糊涂的古旧民宅,也两个字“来电”。
那天,我从东四的地铁钻出来,就骑小黄一直往西,过了故宫东北角楼后向右拐进了景山东街。经陈老师接应,才找到沙滩后街的59号。相机没带,晃晃悠悠,你就知道什么个态度,该打!

 
没成想,这里的故事忒多。几天来,总也沉浸其中。

比如,脚下的这条不过两米宽的胡同,原是古河道。相传,北京建城时,那一带流沙不止,而得名。其实,称沙滩后街只是1965年之后。在清代,这里称马神庙,那时属皇城。

站在不过一米多宽的门楼前,我还没意识到这个普通的仿古大门后面遮掩的历史价值,只对两侧那早已过粉掉漆的柱外壁联扫一眼,左“桃李芳香”,右“滋兰树蕙”。据陈老师讲,后一句应该出于屈原的《离骚》,“余既滋兰九畹,又树蕙之百亩。”我仍未在意,“一个学堂,还能多大?”
的确不大,绕过福字影壁,往里就是一条更窄的胡同,看来是大胡同里长着小胡同。


 
    两侧是几栋尖顶房子鱼排一般横置,墙体刷过灰白的涂料。竟然,还有不少的塑钢板材,显然是违章自建。这房子密得,长棵树就把过道挤得过人都困难。您瞧,这树可够憋屈的。看来,这里的房子是见缝就种,那树是见缝就长的吧。


 
见我们东瞅西拍,住户很是警觉。经解释,放心了我们的身份后,他们更关心是何时能搬迁?聊天得知,这里的房子,倒是有些老的,只是自建借墙搭顶,新的把老的遮了。细看,还有个别颇具年代成色的屋脊崭露头角。原来,那是当年京师大学堂及尔后的北京大学之学生宿舍。
据有关资料,当年的学生宿舍,有十四排平房,165间房。灰砖灰瓦,坡屋脊,门窗为拱券,中西合璧,称西斋。除了宿舍,还配有食堂。后来才知道,191954日那天,就是在西斋,就在这个院的学生食堂前,北京大学二院的学生集合,前往沙滩民主广场汇合一院学生后,向天安门进发。这,才是著名的“五四”运动的真正开端。
真是藏龙卧虎之地呵!太多了如雷贯耳的名字。当年精英们发愤苦读之所,曾经的书香之气早已荡然无存。在此,我没想什么文化与历史,倒是想着一个关于房子与树与人的命题,终不得解,于浑噩之中抽身离去。

 
出了59号大门往左,据说才是京师大学堂的主体。但相邻的55-1号,也主要是民居。甚至,临街的竟是两栋红砖简易楼。
不过,在此我有个重大发现:大门往北的过道西侧,有排瘦高、挺拔得很像水杉的松树。这不是美人松吗?去年在吉林的二道白河见过,据说属化石级的树种。当时风中的那份曼妙与素雅,以及阴天里的一副抑郁寡欢,令我过目不忘。“在北京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美人松呢?”
再往西一瞅,那两栋简易楼中间,也有一排。“这可稀罕!”可以想见,当年盖这两栋楼时,虽然拆了当地那满载历史尘埃的平房,却存下了这排松树。“哪位天使大姐呀?这么仁慈大爱。”忽然想起,刚才图5西院夹道里的那棵挺拔钻天、死而不倒的枯树,也该是美人松。看来,当年的这里大有美人松在。


 
     穿过美人松的间隔,我们进了西侧的一个大门,竟又是个院子。而且,是个三进的院子。刚进门,遇到一个慈祥和善的大姐在台阶上侍候丝瓜架,于是赶紧开聊。大姐不厌其烦,有问必答。心想,“胖人,好打交道”。俺出身农家,对瓜果格外得亲,特写个不停。只听了大姐的一句:“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你们去东边院子找吧!”

 
刚出门又遇到一位老哥,颇有学者风度,主动带我们开始察寻古建踪迹。看来,“瘦人,也很热情。”
眼下这栋房子,保存得相当完好,除了换过塑钢的窗子。据说,这是当年北京大学的先驱们密秘研讨之所。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说,这里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最早的发祥地。当年精美的彩绘在慢慢脱落着,我真心不希望后人全面粉饰一新,更反对借正史之名而恶意地篡改。我以为,真实,才是历史的最高境界和最高价值所在。


 
    又走访了两个院子,也是大杂院的面貌,拥挤、局促、杂乱,甚至脏。这与门外尚且葱郁的各种老树,形成鲜明对比。我在想,当时的青年,后来的中年,现在的老年,谁能想得到未来到底什么样子呢?忽然,一个硕大的柿子落地。

 
老哥带我们走进一个更靠北的院子,屋顶满是枯草,颇具凉意。我天真地想,屋顶可以长草,若能开花,该是怎样的景儿呢?
其实,花儿是有的,竟然满院,只是盆栽。陈老师听那老哥讲着,我又开了小差。因为,我眼里是一个有趣的镜头,一个富态的老大姐在给花朵洗澡。她用一支筷子绑了一块海绵蘸水,轻轻地沾刷那花朵上的尘粒。从她的眼神儿,我理解了她的那份柔情,那份蜜意。我敢说,这个守望历史的老人不乏情趣,肯定生活幸福,健康长寿。


 
    出门再往北,我和陈老师钻过一排彩钢房的过道,前面有个月亮门。见那成色很新,知是后翻建的,便未在意,只是远远地望见更远的西北方向,有棵老树倚着一角红楼,而一侧有棵枯树相望,心里不由地一热。这里,还是曾经的热土吗?

 
    后来,我随着陈老师和小宋登上了东侧的二层小楼,早然在那幅寻常的秋图里我读到了淡淡的秋凉与秋悲,但我聚焦的却是一堵围墙。

 
走下楼梯,我问彩钢房走出的一位中年女士,“那墙有什么说法?”她说不知道,但她随即喊住前面正走着的一个中年男人,“让我老公跟你说!”

那人一扭头,甩一句“公主府呀,乾隆的四姑娘。”

再一看刚经过的老式房子,我发现墙砖分两种,上半部分是现代的规格,下半部分要大很多,长宽厚该是钟鼓楼的尺码。而且,中间,压着一层腰石。“这可不是一般的宅子呀!”

果然,这里原是明代的马神庙,也就是为御马监建造的祭祀马神的神庙。记载的建造时间为明正统十一年(公元1446 年)。清朝定都北京后,皇亲国戚陆续搬入皇城内定居。1755年(乾隆二十年),马神庙迁建,清代大学士傅恒在这一带修建了家宅及宗祠。后来,乾隆帝第四女和嘉公主下嫁傅恒之子福隆安,乾隆将傅府以西的一大块土地划给自己的女儿、女婿做府邸,这就是四公主府。

“该府靠近紫禁城,在其东北角的马神庙街,与景山相隔一条街。公主府东西两侧均有府夹道,府北为高房胡同,府墙为巨型砖砌成的高墙,高一丈二尺,厚有四五尺。东西宽四十丈,南北长六十丈。院中的许多殿堂、厅室,还有后院一排两层楼,有房三百数十间。”

“哇!如此规格,可见皇恩浩荡。”

皇上这般恩赐四公主,除了宠爱,大概还有傅恒大学士的面子和福隆安的才气因素吧。福隆安最早就是乾隆的御前侍卫,后承袭了其父“一等忠勇公”的封号。

据说,乾隆时代,驸马要想和公主行夫妇礼,必须先请公主宣召。但一只手蹼膜相连的“佛手公主”与众不同,没有条框,不讲规矩。可见,四公主在皇室生活中算得上是“革新派”,和驸马恩爱有加。但四公主命短,卒年二十三岁。势力的内务府在和嘉公主去世后,即收回四公主府,“一等忠勇公”也只好带着他与四公主的孩子回到自己原来的家。不过,回家后的福隆安也很争气,曾领兵平定金川,作为大清功臣其画像被供奉在中南海紫光阁。他与和嘉公主的儿子丰绅济伦也曾官授镶蓝旗汉军副都统,后升迁为兵部侍郎,负责指挥銮仪卫,还在嘉庆年间做了盛京兵部侍郎。只是,冷落了那个曾经很高规格的公主府呵,还有那些美人松。
55-1号出来,陈老师她们早进了东侧的55号,说这才是真正的京师大学堂,现在还有当年的教学楼。一进门,就看到了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的标牌。

 
     绕过影壁,但见一栋二层西式小楼。“青砖两层回廊楼体,四面有门,组成十字形结构,每层四个大教室,共有八间教室。”陈老师说,这是当年北京大学的数学楼。

 
     小楼里正在布展,陈老师跟这里很熟,让我们可以提前参观。

“我的天儿!”

京师大学堂,创办于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其校址原为乾隆帝四女和嘉公主府空闲府第。当年,光绪帝在维新派推动下,接受变法主张,实行新政,开办了京师大学堂。民国成立后,京师大学堂改为北京大学,是中国近代成立的第一座最高学府,也是中国第一所国立综合性大学。只是后来,才在沙滩增建红楼,这里降格为北京大学二院。

没成想,眼前这个小院儿,竟是我国北方最早的共产主义运动基地。
    “五四”运动前,共产主义读书会在此成立,是早期介绍和宣传马列著作的活动地点。当年的“五四”运动,这里正是发源地。

 
“哇!第一集合地点就是刚才的西院呵,这公主府的大学堂才是‘五四’的第一起点呢。”
据有关资料,“现建筑保留有原属于和嘉公主府的正殿、公主院等清式建筑和民国年间建成的数学系楼及“西斋”十四排中式平房。但眼下都是翻修翻建过的,成色太新。
在当年的阶梯教室墙上,我看见挂着“和嘉公主府”的牌子。原来,这是和嘉公主大殿,后来是京师大学堂的文科大讲堂,据说这里当年挂着中国第一块升降式黑板,蔡元培、严复、陈独秀、李大钊、胡适、鲁迅、刘半农、钱玄同、梁漱溟等大师都曾在此开坛讲学。当然,那些身影早已恍然若梦,物是人非,甚至物也非了。一位上些岁数的工作人员说,“光我见到的,这楼就翻修过两回。”

 
     我看到了一只石臼,应该很有年头,不知当年是什么用途。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座不大的楼里,装着太多的故事。

 
    现在看来,三个院落,原为一体。西院(59号),主体学生宿舍,还有食堂。中院(55-1号),主体该是若干四合院,有大学堂老师们的办公室,包括蔡元培、蒋梦鳞、陈独秀的。东院(55号)是和嘉公主府和京师大学堂的主体,有当年公主生活的大殿和梳妆楼,有大学堂的图书馆和文理科教室。只是,资料中所述的“三扇并列、透着古韵”的通体朱红、高贵气派的公主府大门,以及“向里宽敞的甬道”和“风格别致的花园”,还有当年的理化实验室,早已不在。正如老人感叹的,“门前的狮子被吊走了,大门卸了,门洞拆了,荷花池被填,老建筑毁了。”“后来还在公主府的院子里挖了防空洞”。呼呜!

 
    就这样,无意中走进了京师大学堂,仿佛触摸到了尘封已久的线装书卷,莫名的激动与感动,莫名的悲怆与遗憾油然而起。可以说,是京师大学堂消减了我对文物的成见,也加深了我对文物的成见。

 
出门看见一辆三轮车,拉着一对小情侣边转悠车夫边讲解着大学堂,讲述着公主府。我想,那两排挺入蓝天的美人松,那一段堪比城墙厚重的围墙,那一块块高规格的老砖,那还矗立着的“数学楼”“公主楼”以及那只盛着雨水的残臼,它们的诉说远比车夫讲的多……

 

注:以上相片,华为M9摄于2017101112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赏老宁走向进京师大会堂的精彩图文——向坚持发新篇的铁杆博友、精英中的精英致敬!
点下址,看周确与刘爱群二博友再访北大荒、重上拖拉机
http://blog.voc.com.cn/blog_showone_type_blog_id_1020211_p_1.html

发布者 :周确 (2017-11-04 23:03:36)  回复

看来并不是完全的“绝缘体”!哈哈1

明天周末,哪儿比较“来电”?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11-03 15:16:49)  回复

看博友留言,大家貌似都没宁老师激动,宁老师很寂寞吧?

发布者 :萧澍 (2017-11-02 16:30:57)  回复

还是电脑看得清楚,来赞一个!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11-02 11:48:42)  回复

极具年代感!

发布者 :张志辉 (2017-11-02 10:02:49)  回复

逛逛 大学堂。

发布者 :何杰 (2017-11-02 08:07:47)  回复

风景好!拍得更好!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11-01 21:29:27)  回复
7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