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走街串巷(十一)——内务部街的四合院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明瑞府  梁实秋  内务部街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4711) 评论 (12)  | 发布时间:2017-11-21 22:30:13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27 09:44:04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走街串巷(十一)——内务部街的四合院

 

四合院,是中国的一种传统合院式建筑。其基本格局,一个院子四面建有房屋,从四面将庭院合围在中间,故名四合院。其中,北京四合院是典型代表。

在北京东城的内务部街,就有很多四合院,藏着不同年代的各色故事。

先听听这街名,明朝属黄华坊,称勾阑胡同;宣统时,称民政部街。民国时,北洋政府内务部此地办公,乃更现名。而且,“文化大革命”中一度改称“瑞金路二十条”。又是妓院,又是官府的,还有重臣豪宅、名人旧居、公主府什么的。不用说,“文革”时肯定也是重灾区。这家伙,故事能少得了吗?

928的这个上午,当我的小黄从西至东四南大街冲进这条胡同时,断然没了那“高四尺八寸,方面含笑,美姿容,头向左偏,顶盘一髻,插花二枝,身着短袄,盘左腿,露莲钩,右臂直舒作点手式,扬左腿,左手握莲钩,情态妖冶,楚楚动人”的勾栏铜女像。这条曾经历史沉重的小胡同,眼下古味尽失。不过,个别四合院,格局还在,构件还老,如果细观,还能从那残存的古迹上读到些许模糊而遥远的文脉史料。
先进梁实秋家吧,当然只是旧居。当然居住的人,早已不是梁实秋乃至他的家人或后人。

 
当我刚留意内务部街39号这个普通的如意门及其门簪、戗檐与抱鼓石时,身边聚来了两三个老哥。北京爷们儿最大的优点是热情,没等你问,他早打开了话闸子。不过,有的那话里带着很冲的气,甚至骂骂咧咧的,您这又何必?还是进门,俺自已转转去。
一进门,眼前是堵老朽的青砖墙,看似有些年头。《疲马恋旧秣,羁禽思故栖》中说,这个院子是一百几十年前梁实秋祖父置办的,原先的影壁上有两块青砖镀金镂刻的“戬彀”两个大字。梁老先生说,“戬彀”一语出自诗经的“俾尔戬彀”,“戬是福,彀是禄”,取其吉祥之义。他还追述,“我的家是一所不大不小的房子。地基比街道高得多,门前有四层石台阶,情形很突出,人称‘高台阶’。原来门前还有左右分列的上马石凳,因妨碍交通而拆除了。门不大,黑漆红心,浮刻黑字‘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门框旁边木牌刻着‘积善堂梁’四个字,那时人家常有堂号,例如三槐堂王、百忍堂张等等,积善堂梁出自何典我不知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语见易经,总是勉人为善的好话,作为我们的堂号亦颇不恶。打开大门,里面是一间门洞,左右分列两条懒凳,从前大门在白昼是永远敞着的,谁都可以进来歇歇脚。”
可惜,那么精美不媚、高贵不俗的影壁不复存在,上马石凳与两条懒凳也早没了,就连曾经的“积善堂梁”也换成了“平安”,只余了墙脚的一盆泛青的尖椒在初秋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告诉我们,那是前世,这是今生。


 
    是的,入秋的北京,十点的光景,很有温情。天蓝树绿,甚至有些小巧的花朵摇曳,再逼仄杂乱的环境,也有几分情趣。


 
这该是个典型的三进院,但一进院真不成其院了,见缝插针的自建房塞得院子只留下一条过道。据梁老先生的自述,“向左转进四扇屏门,是前院,坐北朝南三间正房,中间一间辟为过厅,左右两间一为书房一为佛堂。辛亥革命前两年,我的祖父去世,佛堂取消,因为我父亲一向不喜求神拜佛,这间房子成了我的卧室,那间书房属于我的父亲,他镇日价在里面摩挲他的那些有关金石小学的书籍,前院的南边是临街的一排房,作为佣人的居室。前院的西边又是四扇屏门,里面是西跨院,两间北房由塾师居住,两间南房堆置书籍,后来改成了我的书房,小跨院种了四棵紫丁香,高逾墙外,春暖花开时满院芬芳。”如今,我们领略这个小院的前世,只有通过这些文字了。悲呼!
直插进二进院,在这只鸟笼前,遇到一老哥,白衫蓝裤,衣着合体,举止儒雅,言谈脱俗。一聊,知是某出版社的编辑,对古建知得多懂得多,关键是有感情。

 
    他把我们带到这片盆栽的绿植前,指着西房说,“大师当年就出生在这屋,房前的这棵枣树就是他栽的。”“连屋后面的枣树,也是院里这棵串的。”“前些年,老人的女儿回大陆探亲,还专程来这院看看,摘了几颗还青着的枣子带了回去,以慰乡情吧。”

 
    后来,这老哥又请我们进了他家,也就是中院的两间西厢房。“我生在西厢房,长在西厢房,回忆儿时生活大半在西厢房的那个大炕上。炕上有个被窝垛,由被褥堆垛起来的,十床八床被褥可以堆得很高,我们爬上爬下以为戏,直到把被窝垛压到连人带被一齐滚落下来然后已。”真亲切呀,这分明是我童年时的情景嘛。还有,“炕上有个炕桌,那是我们启蒙时写读的所在。我同哥姐四个人,盘腿落脚的坐在炕上,或是把腿伸到桌底下,夜晚靠一盏油灯,三根灯草,描红模子,写大字,或是朗诵‘一老人,入市中,买鱼两尾,步行回家’。我会满怀疑虑的问父亲:‘为什么他买鱼两尾就不许他回家?’惹得一家大笑。”我想,老来偏寓台北的先生,该有多么思乡呢?
眼下的西厢房基本保留着早年的原貌,这大概与作编辑的老哥的人文情怀相关。外屋是整个一图书室,柜、桌、椅上满是泛黄的书籍,甚至地上也有几大纸箱,大多遮布盖着。那里屋是梁老先生当年的卧室,他们姊妹兄弟曾经睡一个大炕,好生热闹。


 
梁实秋,原名梁治华,字实秋,190316日出生于北京,浙江杭县(今杭州)。上个世纪的二三十代,梁实秋堪称文学天才,比肩鲁迅、冰心、沈从文。21岁任暨南大学教授,22岁任中国海洋大学第一任外国语学院系主任,24岁与胡适、徐志摩、闻一多等人创办新月书店及《新月》月刊,31岁任北京大学研究教授兼外文系主任。可悲的是。作为中国著名的现当代散文家、学者、文学批评家、翻译家,国内第一个研究莎士比亚的绝对权威、一代文学大师,却因否认文学有阶级性,与鲁迅等左翼作家笔战不断而遭非议,更因1949年到台湾任教而饱受批评。

一个出生在北京的文学大师走了,但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著作。一代文学大师,也是性格大师,固执已见、忠于内心,老来还来了段倾城之恋,绝对是个故事人。但他曾暗讽过的冰心,却这这样评价他,“一个人应当像一朵花,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便不能做人家的一个好朋友。我的朋友之中,男人中只有实秋最像一朵花。”尽管,从政治的视角,此花算奇葩。

不过,“疲马恋旧秣,羁禽思故栖。”老先生的思乡之情跃然纸上。
“还有一个后院,四四方方的,相当宽绰。正中央有一棵两人合抱的大榆树。”“榆树下面有一个葡萄架,近根处埋一两只死猫,年年葡萄丰收,长长的马乳葡萄。此外靠边还有香椿一、花椒一、嘎嘎儿枣一。”这后院我是进了,只是早盖满了自建房,房屋之间只留得窄窄的缝隙,真正的“一线天”……

 
    那棵老榆树终未得见,但现存的老树别管枣呀槐的还是枣与苹果都颇显沧桑。我以为,这些老树与老宅相比,更显完好,更富历史纹理。

 
多么希望,每个文物与历史建筑都能像这些老树一样长寿,每位居住其中的人都像这位编辑老哥挚爱着他们。
老哥还告诉我们,东边的11号院也很不错。还有时间,去看看吧。

 
    路过13号院,此乃民国北洋皖系军阀段祺瑞政府的内务部公署,现为北京二中,市重点中学所在地。既是教书重地,不敢打扰,掠去!

 
11号院又名明瑞府,是乾隆年间一等诚嘉毅勇公明瑞的府第。据有关资料,1759年(乾隆二十四),明瑞平定伊犁叛乱有功,封一等诚嘉毅勇公。1834年(道光十四),明瑞曾孙景庆袭爵。1845年(道光二十五),宣宗第六女寿恩固伦公主下嫁景庆弟景寿,故此宅人称六公主府。民国后归盐业银行经理岳乾斋,建国后成为某单位宿舍。
该府坐北朝南,有东西两座起脊大门,西大门已经封堵,只开东大门。门前留三层青石台阶,上配一左一右的门墩儿。高高的门槛儿,很有大宅门的范儿,只是那金属的推拉门显得多余而败兴。


 
    大门内是东、西并列的四组院落,居中两院是各自独立的东、西院正宅,各有四进院。内宅里正房、东西厢房、倒座房四面围成庭院,游廊、抄手廊将拐角相连接,硬山筒瓦过垄脊,戗檐砖雕,箍头彩画。其北端(后院)是后花园,后花园有假山、亭台、涵洞、荷池。据说,整个院落按照《千字文》“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分为20个院 落。不过,眼下的院内是看不清格局的,让那密密麻麻的自建房遮蔽挡个严严实实。

 
    东宅垂花门内是1米左右宽的抄手游廊过道直贯南北,后院有宅主人的祠堂。



 
    再后的院落有个假山、亭台、花厅组成的花园,环境还算优美,只是缺乏打理。


 
    假山中间有一条南北穿行的“S形”步道,山的四周还有造型各异的叠石和从圆明园废墟搜集来的不少石雕点缀其间。

 
    从这条步道跨出门来,竟然有栋废弃的烟囱直杵蓝天,显得很突兀,甚至有些怪异。

 
    再往北,通过这夹道就是后街了,街口又是一棵老枣树。只是,时令过了,枣子没了。


 
据说,这个11号是个很有故事的所在,比如平定伊犁的明瑞公、下嫁景寿的六公主,比如中国第一个交易所的创办人岳乾斋、惊吓而死的金店老板邢古香,比如不同年代的遗老阔少,比如假山里的金库、文革时期的爱恨情仇,比如朱德司令主持的全军后勤部长会议,还有这里曾经的主人,包括姜思毅、刘汉、杨思德、王愿坚、徐忻、那狄、沈辰、王维俭、钱抵千、许唯、黄涛、鲁艺、石垒、黎明、刘兆江、宫洁民、孙翰春、姜文,这些不大不小的名人们。
    这里有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有细雨霏霏的时分。一时是读不完的,“陈老师,走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拍的好!迟来欣赏了!

博主回复
客气。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11-28 12:27:02)  回复

北京的天空很晴朗嘛!

博主回复
是呀。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11-25 10:37:31)  回复

哦,否认文学有阶级性,对与不对,还是让人性吟唱吧·····

博主回复
仁者见仁。
发布者 :施国基 (2017-11-24 16:01:10)  回复

精彩的记述,引人的图文,那天步你的后尘也转转去!

博主回复
欢迎过来呀。
发布者 :梁振宇 (2017-11-23 16:56:33)  回复

北京内务部街四合院是个有故事的地方。欣赏您的佳作!问好宁老师!

博主回复
欢迎肖老师。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1-22 19:56:23)  回复

北京四合院故事多。

博主回复
故事够多的。
发布者 :何杰 (2017-11-22 09:48:32)  回复
12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