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当我们说到香榧,只有自称“榧帮” 才能说出心中的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5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0-28 16:49:09 最后更新时间:2017-10-28 16:49:09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香榧
/涂国文

必须先向着一座汉语的寨门发起冲锋
必须先突破它坚固的词性
才能攻陷它的老巢
从千年山林的幽寂里
从占山为王的大王手中
救出香妃、味蕾和时光的慢

香妃之香  山林之匪
它以一种悖谬的结构和充满张力的唱词
完成戏剧美学
它戴着油彩重施的脸谱
以妃之身  反串名声中的净角
把玉的身世  藏在语言深处

我们必须循着唇齿间的一缕芳香——
这唯一的蛛丝马迹
才能找到它  埋下的伏笔
才能厘清它
一年开花一年结果一年成熟的线索
撬开它封存在熔岩中的秘密

它披垂,在阳光和风雨锻打的枝头
结出一粒粒饱满的鸟鸣声
它倾泻,在庸常的生活上空飞瀑
它穿梭,织出一方方棉质的闲情
它游动,像峭壁上一枚枚小小的鱼化石
它的香,晨雾般缠绕着言辞的峰尖

它双眼微闭,等待一场修辞学的营救

当我们说到香榧  只有自称榧帮
才能说出心中的爱


2016,12,2

 

陈鱼观赏析——

从《香榧》这首诗里,我读到的涂国文就是一位彻头彻尾的修辞控。全诗六小节,每一小节的每一行,似乎都在向我呈现一颗香榧、或拨开一颗香榧的过程,而且在诗歌的叙述里,不断有绝妙的词语对我的感官发起冲锋,把词语的绚丽几乎发挥到了极致,救出时光的慢”“把玉的身世藏在语言深处”“结出一粒粒饱满的鸟鸣声等等,都让我品尝到语言所引发的愉悦,也展示着诗人独运的匠心,博大的情感。诗歌推进中,诗人并没有在结构上做刻意经营,而是凭个人内心的意识,肆无忌惮的流转,情之所至,词语就应心而出,而这些词语,就像是一串手珠,被诗人随意把玩、遣使,犹如福克纳所说:我可以像上帝一样,把这些人(词语)调来调去,不受空间的限制,也不受时间的限制。涂国文这首《香榧》就具备了这样的特质。在这首诗中,涂国文通过远取近譬的方式,将香榧”“香妃联系起来,并给出恰如其分的解释,然后诗歌也在香榧”“香妃之间任意转换、相融,达到了让人折服的一致,体现了诗人惊人的才华和驾驭词语的能力,当然也暴露了江南才子特有的放达不羁和绝世风情。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