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浙诗小酒群十月诗会《浩荡》同题诗评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22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0-28 22:15:37 最后更新时间:2017-10-28 22:15:37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浙诗小酒群十月诗会《浩荡》同题诗评点

评点/涂国文

同题:浩荡

诗作:东方浩《浩荡》、周小波《推开心窗和秋风一起浩荡》、冰水《秋声浩荡》、王伟卫《浩荡的多种形式》、应先云《月光浩荡》

 

◎东方浩|浩荡


 

这些白厉厉的光线是秋天的亮

铺满整个空间

而天是深蓝的

 

我在高楼的窗前肃立

看城市参差的屋顶

道路多么直  或连续或折断

 

更远处的山  不高但起伏着绿

众多的河流是另一种道路

泛映着另一种亮光

 

当我仰望天空真的空旷了

没有大雁没有鸟鸣

只有风推动几片破碎的云

 

如果九月的时光  就是一部书

这巨大的纸张上  会镌刻什么样的文字呢

我闭上双眼  只用手指识读细小的空洞

 

2017-9-13

 

 

评点:东方浩的这首《浩荡》,内在节奏感极强:全诗五小节诗歌,情感的律动和着笔的轻重,按强----强的节奏均匀地起伏。首尾两节,在结构上起着总起和归结作用,体现了一种诗境的完整、自足和圆融。首节大写意地描绘了秋天的景象:白光浩荡,天空蔚蓝;末节自我拷问,将九月的时光比作一部书,将浩荡的白光比作巨大的纸张。书与纸张之喻,流溢着一种书生本色、一种雅洁的人文襟怀。中间三节,视线由近推远、由低至高,表现了秋天的辽阔和纵深。诗歌在这一辽旷的背景中,凸显“泛映着另一种亮光”的“众多的河流”。这些河流,不仅是以想象濡染的实景,是诗人眼中的“另一条道路”,读者也完全可以将其理解为纯想象意义的岁月之河、时光之河。当然,在这首诗歌中,它们更是美学之河,以一种奇异的亮光,亮丽了灰暗的群楼与“没有大雁没有鸟鸣/只有风推动几片破碎的云”的“空旷的”天空。初读这首诗时,似觉平淡,再读时,嚼出了味道。大味必淡,诗歌亦然。

 

 

◎周小波|推开心窗和秋风一路浩荡


 

站在被华灯抹亮的窗口,发呆

有碎片自上而下,驾驭风

像幽灵的白舞鞋踮起脚尖寻觅

即使是奔向毁灭的自由

此刻,我也想飞

摆脱脚踝世俗的羁绊

摆脱语言无聊的擦枪走火

 

夜幕中细腰的星辰

像是一个无法触摸到的女人

如梦飞翔,可秋风却像个空抽屉

在有无之间摩擦

偶尔擦亮了词语熟透的句子

思绪便有了桃花,长满了心乐的岛屿

把有颜色的细胞一个个唤醒

 

倘若此时灵魂长出了翅膀,那就飞吧

推开心窗和秋风一路浩荡

 

2017-9-18

 

 

评点:周小波老师是个大阖大张的诗人,他的诗歌,基本上是他这种性情的外显化。这首《推开心窗和秋风一路浩荡》,其诗核就是一个“飞”字,让灵魂插上翅膀,冯虚御风,“与秋风一路浩荡”。老庄哲学与现代自由精神的完美结合,造就了这首诗歌。浩荡的不仅是秋风,浩荡的更是诗人追求自由的灵魂。“即使是奔向毁灭的自由/此刻,我也想飞”,表达了诗人摆脱桎梏、奔向自由的决绝。诗人对羁绊和无聊充满厌弃,因而一旦被眼前之景擦亮了词语,思绪便如桃花盛开,“有颜色的细胞”,被“一个个唤醒”。神秘、情色和放旷,是周小波老师诗歌的三大艺术基因密码,是形成他的诗歌独特魅力的三大利器。他的大量诗篇,都有着对这三大艺术基因密码的精彩呈现。这首诗也不例外。“幽灵的白舞鞋”、“细腰的星辰”“无法触摸到的女人”、“飞”便是分别对应神秘、情色与放旷的一组诗歌意象。从结构上看,这首诗以“窗口”起、以“心窗”终,并且在结句中明确点题,亦可完整见出诗人的运思。

 

 

 

◎冰 水|秋声浩荡


 

会有一小簇雨落在郊野,
会有大雁掠飞江南。

秋天的藤萝抽出新叶,
虫鸟幽居。草木回到泥土。

迟滞的河流,被一群雄狮赞美。
光的残片闯入乌鸦体内。

我希望能为秋风颂德。
那些未知的发声,已经篡改。

如果给秋天一只容器,
秋声就可以找到逃亡的路线。

从未知的某处。声音学的九月,
一只夜行鸟,矗立在时间的窗口。

2017-9-22

 

 

评点:冰水诗歌是一种免检产品,质量一如既往的稳定。《秋声浩荡》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幅辽阔而静默的秋景图、一种略带怅惘却依然不失希望的心绪。全诗紧扣秋天的特点,融景、情、思为一炉,远景、全景、中景、近景和特写相结合,抒写秋季的“声音学”,以静默表现浩荡。雨落郊野、雁飞江南,诗歌一开篇就将读者带入了一个辽阔的境界中。前三节诗歌,对秋景进行形而下的描写:雨,不再如夏雨般暴烈如注;气温下降,大雁开始南飞;虫鸟幽居,不再聒噪;草木凋零,回到泥土;河流迟滞,不再喧腾;秋光晦暗,残片漂浮。除了浩荡的秋风——这沿着“迟滞的河流”奔腾的“雄狮”,茫茫大千,一切声音都由高亢转入低微、喑哑。大自然开始敛藏起自己的行迹。后三节诗歌,转为对“秋德”的形而上的思索。诗歌以“大雁掠飞江南”始,以“夜行鸟,矗立在时间的窗口”终,中间杂以“乌鸦”。全诗结构匀称、首尾相顾,运思回环。不可忽视的是“秋天的藤萝抽出新叶”这一细节描写,一灯如豆,点燃了灰暗的背景、照亮了幽暗的心绪。秋风浩荡,万物各安其所。秋天是静默的、包容的。谁能从静默中读懂浩荡,谁便深入了诗人的心灵。

 

 

◎王伟卫|浩荡的多种形式


 

车辆在穿越皮家沟的高速上停滞

消耗的耐心,密密麻麻
我的乡亲不关注这种浩荡
隔离网下,继续轻轻捋去叶片上的蚜虫
这种吸食秋天的浩荡,令人不安
喃喃一句:还得打一遍药
仿佛一个仪式的开始

一群麻雀东张西望地飞进稻田
面对这场浩荡的入侵,稻穗低头
我的乡亲抬起嗓子,吆喝
静止的天空,重新急促地组合
天空的浩荡,多像孩子摔碎的玩具
而纯正的浩荡,就是乡亲的吆喝
连着尘世的粮仓

2017-10-10

 

 

评点:王伟卫这首诗是“反浩荡”的,在本次小酒群众多同题诗作中显得别具一格,它从凌虚高蹈中敛起双翅,栖落于坚实的大地之上,朴实、及物,生活气息浓郁。诗歌列举了四种“浩荡”:一是高速公路上浩浩荡荡的车队,二是隔离网下菜地里浩浩荡荡的蚜虫,三是稻田里浩浩荡荡的麻雀,四是浩浩荡荡的天空。诗歌书写的是诗人一次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堵车时的所见所想:高速公路上汽车的长龙逶迤浩荡,然而隔离网下的“我的乡亲”对此并无关注的兴趣,他们关注的是菜地里虫害成灾、稻田里麻雀成群。他们专注地“轻轻捋去叶片上的蚜虫/这种吸食秋天的浩荡”,他们对着麻雀高声吆喝、驱赶,惊得它们扑棱棱乱飞而起(“静止的天空,重新急促地组合”)。最后写在诗人眼里,天空的浩荡就像“孩子摔碎的玩具”,而真正的浩荡,是乡亲们对麻雀的断喝、以及他们对丰收的期望。生动的细节、新颖的比喻、鲜明的对比,充分表明诗人选择的是一种关注民生疾苦的现实主义诗写姿态,这是难能可贵的

 

 

应先云|月光浩荡


 

天空浩大,器皿被虚无隔离
月色贴着月色,星星挨着星星

她走下星空,擦试人间浮尘
光亮里透出河流、山川与湖泊

桂花和迷迭香同时开了
月光将很快淹没这些痕迹

我趴在阳台上仰望
所见除了银白,还是银白

无论怎么看,她都不像一个局外人
最黑暗的地方仍有光华

2017-9-21

 

 

评点:应先云的诗歌,大多制式短小,结构规整,常为两行一小节,整首诗由数个小节构成,犹如小令,节制、洗练,眉目清晰。这样的诗人,她的内心是沉静的、安详的、洁敛的、有秩序的。这是我对应先云诗歌的一个总体印象。这首《月光浩荡》,同样呈现了她的诗歌的这些美学特征。这是一首漂浮着桂花和迷迭香的诗歌,具有如下特点:一、“无”与“有”的妥帖处理,将浩荡的虚无化为可感之月色;二、“我”的直接介入,主体与客体交融在一起,以“我”之眼,观月色之浩荡、皎洁;三、结句精彩,最后一句,宕开一笔,将诗意与诗思推向了一个哲理的高度,留下余味;四、用词洗练,风格明丽温婉,无拖泥带水之浑浊,有干脆利落之清澈。整首诗歌,如一挂瀑布自天而下,拖拽着读者的目光由高空转向地面,最后定格于远处那一片“最黑暗”却“仍有光华”之地。当然,最后一句显然不是写实,而是诗人的想象之景,但这一想象,将诗意向诗外作了牵引、拉伸。此外,这首诗歌以想象统领、以白描呈现,下笔空灵轻盈,点到为止,如美人扑蝶,力量恰到好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