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爸爸送我到林场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55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01 17:50:0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1 22:00:2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74年高中毕业后我就在家等分配了,每天买菜、做饭、洗碗、打扫卫生,小小年纪就成了“家庭妇男”,想想心里真是不好受。

等分配一等就快半年了,直到这一年的11月份,学校终于来通知了,我们这一届到林场插场。

先开的家长会,是我爸爸到学校里去开的;接着我们毕业生到学校开会,校领导在会上宣布了这次分配的内容和方案。我们班大部分同学都下去,少部分同学留城分配。我是属于下去的,因为我大哥已在南京企业工作,我就享受不到照顾留城的政策了。

我爸爸让我准备一下。说是准备,其实也没有什么准备的,从小学三年级就住校,住了九年了,早就养成了“打起背包就出发”的习惯。

我大哥帮我迁了户口和粮油关系,记得那天我还和大哥打趣道:“这一来,我成了乡下老二了,你们城里人不要看不起我们哟。”大哥没吱声,捂着嘴笑。

爸爸让我把家里唯一的一个樟木箱带下去,给我用来装东西;还让我把家里唯一的那床黄军毯也带下去,说林场那里是旷野,比较冷,睡觉时把毯子加盖在被子上,这样会暖和一些。

爸爸对我的关心总是这样的无微不至,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我们到林场的时间是19741220日。临行前几天,爸爸对我说:“你妈月底要做账,比较忙,脱不开身,她就不去送你了,我来送你。”爸爸的话一下子让我想起1965年暑假后,他送我到南外报到时的情景。这次又是爸爸送我,送我到林场,用现在时髦的话来说,这是我人生的两个重要的节点,而陪伴我的是我的爸爸。

我下去就带了两样东西,一个樟木箱,一卷行李卷。那天一早离开家时,我背着行李卷,我爸爸拎着樟木箱。我妈妈和我们一正下楼,在楼下,妈妈对我说:“你下去,好好的,把自己照顾好。”我笑着点点头,妈妈也朝我笑笑,就去上班了。

我和爸爸坐31路电车到了学校,1965年那年到南外去报到,我和爸爸也是坐的31路电车。在校园里,我们这一届英德法三个班的同学和送行的家长,分乘三辆学校租来的公交车,开赴各自所去的林场。车子驶离校园时,我们挤在车窗口,和前来送我们的老师们挥手告别,和生活学习了九年之久的校园告别。

车子很快就到了林场,在宿舍里,爸爸亲手为我铺好了床铺,然后我们一起到场部会议室,参加林场为我们组织的欢迎会。场部领导、队里的领导分别致辞,对我们的到来表示欢迎。我们班龚彬同学的爸爸作为家长代表发了言,最后由我们学生代表表决心。会议自始至终,我都和爸爸坐在一起,在这时,我更加感受到从爸爸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一种带有浓浓亲情的温暖。

散会时已到了午饭时分,林场在我们队的食堂安排了四五桌,招待我们和各个同学的家长。记得那天吃的菜有:萝卜烧肉,红烧鲢子鱼,炒黄豆芽,炒土豆丝,烧大白菜,还有萝卜汤等,菜肴还是挺丰富的。

吃完饭后,我们同学又一起把家长送上了公交车。车子开了,我爸爸坐在公交车最后的座位上,他转过身子,隔着车窗玻璃向我招手,我也举起手,向他招手,一时间,我觉得鼻子发酸,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爸爸送我到林场,爸爸离开后,我回到了冷冷清清的宿舍,唯一的感觉是,心里像是被掏空了一样。想到今后有可能要在这里待上十年八年,甚至更久,不禁感到一片茫然,内心被空落落的心绪占据。

(写于1031日下午)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