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余师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62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03 10:19:08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3 10:19:0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余师傅叫余连珍,是当年我们初到林场插场时,队里派来带我们知青的,也叫知青组长,不过她是师傅级的,而且对我们负有管理教育的职责,我们那时都称呼她余师傅。

余师傅是林场本地人,比我们大个六七岁,嘴巴大,喜欢笑,一笑就露出两排雪白的牙齿。她说一口江宁方言,大多我们能听得懂,有的也听不懂,比如:休息,她说成“歇畔”;那个,她说成“围个”;还有些话的发音奇特,都找不出相对应的谐音字来替代。

余师傅衣着朴实,留一头齐耳短发,看上去很是干练。听说,她在队里特别能干,又是共青团员,据她自己介绍,她是林场“铁姑娘”突击队的队长。

每次出工,几乎都是余师傅领着我们,她常常肩扛工具,走在队伍的前头,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每天的劳动计划和劳动安排,好像都是由余师傅来安排和布置的,我们知青也都听她的,这大多是出于对她的尊重,加上她平时待我们也很好,像对待自己家的弟弟妹妹一样,能关心照顾到的,都会关心照顾到。

刚下去不到两个月,队里安排我们去筑河坝,这项劳动是个重体力活,很艰苦。这次还是由余师傅带队。我们班的男生女生全都参加了,没有一人缺席。

工地在林场水库边,水库很大,水也很清澈。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山坡上的土挖出来,用扁担挑,用手推车运,把挖出来的土倾倒在水库的堤坝上,然后再填平整、夯实,使堤坝增高,以利雨季来临时可以蓄更多的水。

这次劳动,余师傅总是处处带头,吃苦在前,给我们树立了榜样。我记忆最深的是,也许是受余师傅的影响,我们班的六个女生干得最欢了,挖土的锹不停手,挑担的担不离肩,有时“歇畔”了,她们也不歇,仍在那里干。余师傅当着我们的面,不止一次地表扬她们说:“你们男娃要向她们女娃学习,你们干活不要总是无精打采,‘懒嗨嗨’的。你们还男娃呢!”

我那时和童继光、包建明是一个小组,三人负责一辆手推车,挖土、上土、倒土、平土“一条龙”。手推车车身和车轮是分离式的,掀土时要用巧劲,使车身与车轮巧妙地分离开,这样可以加快筑坝的速度。

我们三人配合得很好,干活效率非常高,在工地上显得特别突出。余师傅就不止一次地在现场当众表扬过我们组,说:“你看他们三个,就像表演杂技似的,干得多好。”

不过,我们也使过几次坏。有时干得厌烦了,我们就暗地里商议制造“翻车”事故,以“偷得”休息时间。童继光把掌把的大权交给了我,于是,我在倒土时猛力一掀,车身脱离车轮,连续翻了几个筋斗,沿着水库的护坡,翻到了水边,有时会一半落入水里。我们装作焦急样,跑到水库边上慢慢地打捞车身。这时,余师傅就会气冲冲地赶来,用眼睛瞪着我,气鼓鼓地说:“曹白瑞,你不要掌把了,你不要掌把了,让童继光掌,让童继光掌。”我们几个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相,其实心里都在“偷着乐”。

这次筑坝劳动,有关余师傅的一段趣闻也不得不说一下。有好几次,我们几个同学在“歇畔”时,不由得哼起了“外民”,是哪几首歌我记不清了,反正《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肯定是有的。有一次,不慎被余师傅听见了,她板起脸,批评我们说:“你们怎么能唱这首歌?我看你们的‘意识形态’坏了。”似乎我们犯了什么大错似的。有同学由此推断说,余师傅既然能听懂我们唱的是什么歌,那说明她也会唱这首歌,这样看来,她的“意识形态”比我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于是,大家一阵哈哈大笑。这事也就过去了,余师傅也没有深究。不过,她的一句“意识形态坏了”,从此成了我们经常引用的“金句”,遇到哪个同学说错了什么,或做错了什么,我们就会奚落他说:“你的意识形态坏了。”于是大家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早几年,我们班的同学集体回了一次林场。那次,我见到了余师傅,她早已经退休了,据她说,现在她生活得很幸福,每月有退休工资,吃穿不愁,家里住房也很宽敞,条件很好;闲暇时会和林场的几个老职工“摸”几把麻将牌,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很充实。

我看着笑盈盈的余师傅,不禁想起了当年她那“铁姑娘”突击队长的干练模样来,耳边好像隐隐响起了她那当年的“金句”:“我看你们的‘意识形态’坏了。” 

                                                         (写于1025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