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蛮的博客
那些歌声,慢声细语地
轻轻巧巧
落在我的肩头

挥手一弹,落在纸上
成了诗句

深夜它们肩并肩,坐在窗台上
回望我......
  游记:铿锵呈坎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萧澍 |  浏览(19809) 评论 (45)  | 发布时间:2017-11-06 14:58:23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6 14:59:09  
  本作品所属分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略肥啊,亲们凑合看(小蛮也老了呢)



游记:铿锵呈坎行

/小蛮

 

这次聚会计划了许久,也变动了多次。开始是胡劲要参加合肥的马拉松比赛,一群同学吵着要去给胡劲助威,他们自然不会忘记我这个爱热闹的人,一定要喊上我一起去。我是个穷人,而且还是个不怕别人知道自己很穷的穷人,所以我坦白承认自己没钱买机票。葛斐因为是地主,而且是个大方的地主,他表态说我的机票他包了。对他的这个态度我是满意的,穷人吃大户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为成功占了这个便宜大为得意。

可是进入十月份后,原定于1021日的合肥马拉松却忽然取消了,一群人忽然如鼓胀的气球泄了气,就纷纷落了地,从梦境醒来的他们有了必须马上处理的俗世而来不了了。这时候老杨(原名杨永强,以下皆以老杨称)说:马拉松可以取消,聚会不能取消啊!

这是我喜欢的提议,好在葛斐也同意,所以三人一拍,成行了!机票自然葛斐还是出的,往返都是,为了让他少花些钱,加之他夫人恰好不在家,我们就住在葛斐的家里了,这是第一夜。葛斐和老杨在这一天做的最大的事不是从机场接我,而是俩人为了接我从家里出来时,谁也没带钥匙,待到接了我回到家才发现钥匙还在家里,半夜三更的,找来了开锁公司的人开锁。其间我问葛斐为什么不换把指纹锁呢,这样再也不怕不带钥匙了,葛斐大约平时太投入工作了,居然第一次听说指纹锁,并很感兴趣。开锁公司的小伙子一听有门儿,立刻用巨大的钳子把锁子破坏掉了,这下不装指纹锁都不行了。我们又等着开锁公司的小伙子回去取新锁,既然不能马上睡觉,于是三个人决定开瓶喝酒,因为天冷适合煮酒喝,我带来的甘肃武山池的八年黄酒原浆就派上了用途。不过头没开好,这酒因为太好喝了,以至于我们后两天,对老杨辛辛苦苦专门绕道山西弄来的汾酒和竹叶青看都没看一眼,专找这种偏门酒喝,一杯杯喝首善官邸家老板娘自己泡的青梅酒和杨梅酒、桑葚酒,末了没喝够,还把茶壶也装满了青梅酒带到了葛斐的帕萨特上喝,葛斐开车不能喝酒,我和老杨在车上喝醉了耍酒疯,他背了一路诗,我嫌弃他不够抑扬顿挫,又从百度搜来了李白的《将进酒》,模仿着濮存昕,极为放松地来了一次濮式朗诵。诵毕,老杨和葛斐大呼小叫夸精彩,其实我是不信的,但借着酒胆,我可以很是得意洋洋,再不用谦虚!

人是奇怪的,你寻找什么的时候,你就能看见什么。以前我喜欢耿直的人,结果身边尽是这样的人,我常常呛他们,他们也常常呛我,我们觉得这样的行为是符合最高道德的,藏着掖着说话都有奸诈的嫌疑。我们彼此不设防,是对方的胡椒面,不能轻易开瓶子,开瓶就会打喷嚏,喷嚏打得大了,说不定会喷起更多的胡椒面,结果弄的自己满脸白,像京剧中的丑角了。

中间迷恋过一段时间儒雅的人,就和儒雅的人交流的多,但儒雅的人说话拐弯儿不说,还喜欢拐着弯儿理解我说的话,我说的话就会被勾带出额外的含意,像个毛线织的毛球儿,新的时候好看,时间久了越看越腻歪,逐被人扔在墙角不招待见了。

待到现在我喜欢有趣的人,才知道有趣的人之妙,有趣的人常常可以带着我到一个新的体验高峰,譬如坐过山车,可以让人很疯狂。如果这个人再有些儒雅,那么你会发现你这次坐的不是过山车,而是摩天轮,对我这个年纪又喜欢冒险的人来说,摩天轮显然更安全和浪漫一些。呈坎之行之前,我就在思考,其实不管他们是哪种人,他们一直就在那儿,只是我是不是想看见他们,愿意看见他们。比如葛斐和老杨与我二十年前就是同学了,以前却不知道他们是没带了钥匙而乘机换把高级锁的人,乃至于我与他们错失了二十年。对丢失的这二十年,我现在才知道痛心疾首。

选择呈坎是因为我不爱爬山,不然去安徽本应该首选黄山。安徽也有许多徽派建筑的村落,但葛斐说宏村太著名,去的人太多,咱们还是去呈坎吧,名气不是很大,漂亮程度一点儿不亚于宏村,最关键是人少。葛斐提前做了许多准备,选了当地最有特色的酒店,后来村人告诉我们,整个呈坎村都是围绕首善官邸发展起来的,村子里的人家都是为二品首善大人做服务的。首善大人极有品味,院落不大,标准的三进,前院进来就是一个占满整个院落的四方水池,一头有一个口吐龙涎的石材龙头,非常细的龙涎散落在长满苔藓的水池里,声音煞是好听,显得院落极为空寂。这是热闹中开辟出来的孤独,看来首善大人是追求有宏大的寂寥感的人。我很喜欢改装后的这酒店的建筑和建筑里的家具,建筑自然是古旧的,只是被修复的很好,重新油过漆,油油的散发着沉重的气味。桌椅是红木的,沙发却是现代的布沙发,有一些养着一丛草的根雕散落在不经意的角落,给人带来小小的惊喜,引发人的好奇心:原来种草可以种的这样漂亮呀!

前厅摆了几张桌子是吃饭的地方,空高很高,喝酒死活喝不醉的那天晚上就是在这里消磨的,老板熬不住临走叫我们自己数喝了几杯他们自己泡的酒,第二天告诉他们就行了。白天一溜儿木门都开着,晚上就冷了,我们把门都关上了,可还是冷,及至感觉喝到半夜了一样,冻得打哆嗦。葛斐看看表才八点,我说咱挪地方吧,去我房间里喝,那地方也一样很大,八仙桌上喝也可以,坐塌上挤挤盘腿坐着喝也可以。至于梅子酒,接几杯拿上楼即可。于是两个男生上下楼几趟,拿菜拿酒杯等等忙乎了半天,我呢借口膝盖不好,早早盘腿坐了等他们伺候我。老杨盘算酒的时候,葛斐盘算我房间里的明清式床了,他琢磨半天忽然说:这床真有情调,从来没睡过,不行咱们三一个人俩小时吧,晚上设好闹钟,小蛮先睡,然后老杨,最后我睡!

我和老杨都表示葛斐有这想法很吓人,我们都是睡下就不想挪地儿的人,葛斐只好作罢。那天晚上老杨开的第一瓶酒是68度的五粮液,他说好不容易弄来的半斤,一直收着没舍得喝,这次拿来特地给我和葛斐尝尝的。这个酒最大的妙处不只是醇厚和极度的绵软上,而是喝了它之后,喝其他酒都不醉人了,这哪儿是酒,这根本是解酒的。这一晚上我们怎么喝都不醉,我本是一个见酒就皮肤上会起红斑的人,所以就算喝红酒都不会超过100ml,这一天却奇怪,红斑也没出来,酒也不辣口,不冲鼻,只有酒香在,喝了那么多杯酒,我一次眉头没皱过。葛斐那晚说的最多的话第一句是:怎么总感觉像是半夜了!第二句是:小蛮你这会儿过敏了没?

老杨说:这地方我要和别人来,指不定说怎么没电视看看没电脑用用,只能和你们俩来,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后一躺倒在坐塌上,然后说:这地方真适合修行。

我提醒他这房间一夜一千五,都住这样的地方修行,修行的人就成人类的祸害了!他翻翻白眼不置可否,又说以后这里可以做据点,下次带着媳妇儿和儿子来住住,好东西怎么能不赶紧分享给媳妇儿呢。

平时没看出来老杨是这么酸的人,我说你这是撒狗粮啊!

有一会儿我们谁都不说话,开了坐塌边小小的木窗户吹冷风,听着什么声音也没有的屋外还有什么声音,那种感觉非常美好,当这世界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后,与你在一起的朋友就成了主体,当还有人可以与你一起共享这美好时,你才是真正幸福的人。

剩下就是他们俩在聊明史了,但其实我们已经很累了,只是三个人都舍不得睡觉,按老杨的话说,舍不得这样的美景少看了一眼,舍不得和你们俩少说了一句话。直到最后再多说一句话他们俩就要睡到我房里了,这才散伙。老杨和葛斐后来说,他们进了屋倒头就睡了,脸也没洗牙也没刷,睡到早上才洗澡。这就看出来男女的区别了,我虽然也累极了,我还是洗漱到位后才睡下的。睡觉前发现我的新娘床里有一个灯的开关,玩了一会儿开关,看了一会儿新娘床檐挂的灯,这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这是第二天!对了,吃饭前我们在这宅子的后院的茶亭里喝了茶,桌子大而旧,边饰的木工豪华,水引都雕了花,但我坐着觉得不舒服,盘腿坐觉得太高,正常的坐姿又不能把腿伸进桌子下,人整个躬着喝茶取水,甚为不便,这茶亭漂亮却无人看来是有原因的。

这套宅子的中庭摆了一张非常老的书桌,略有一点残破,属于有情调而不招人嫌弃的风格,铺着毡毯,摆好了宣纸和毛笔,可以提供给雅兴勃发的客人写上两笔,可惜的很,我们三人有雅兴却没写字的才艺,所以只能围着书桌转了两圈作罢。葛斐说不行回头有空写一张钢笔字,不求写字,求的是感受下这么雅致的书庭里写字是个什么感觉(第三天早上葛斐起了个大早,一直坐在这里等我和老杨起床,也没见他写,可见他是个腼腆的人,最终没好意思在这桌子上装模作样写一番。)

由于前一天下午我们已经游览了整个村子,只呈坎的祠堂没看了,这天早上三人梳洗完吃完早饭,就直奔祠堂过去。呈坎村的大姓是罗,这祠堂让我们见识到罗家人在这一片多有权势,居然是三进的四合院(最后一进是后寝用,我们参观时没发现有三进,后来查了资料才知,属文庙格局),正式的祠堂在第二进院子的中堂,甚是有规模,古代的建筑是讲规格的,不是有钱就可以修大宅子、大祠堂,非要到了什么级别才可以修多大的院子,享受什么样的牌楼,建多高的祠堂等等。以及我们住的首善大人的官邸的中堂有一溜儿五扇门那也是合着规矩的,非想用就可以用。呈坎村的这个祠堂,除了有中堂,还有两边的厢房,这就不是普通的村落可以享用的。果然,在两边的厢房里陈列了许多证明这个家族辉煌业绩的匾额,书有“进士”的匾额就有俩,还有一个“文元”匾额。葛斐就给我讲“文元”在科举中是个什么名次,说:解元是乡试第一名,第二是亚元,第三是经魁,第四、五、六名是亚魁,第六名之后的举人统称为文元。我又问:那状元考的是啥试呢?葛斐说:是殿试呀!殿试第一名是状元,然后榜眼、探花。老杨说:中了状元就叫大魁天下!殿试第一叫殿元,乡试第一叫解元,会试第一叫会元。我说:停住,不显摆了啊,我听晕啦!

葛斐给老杨算一府六县(徽州府)宋一朝出来600多人,清朝四十多人。老杨说:厉害,殿试我记得三年一科,一科三甲不过100多人,徽州就占这么多啊!安徽真是人杰地灵!

葛斐转头又就问我中堂挂的那个据说是董其昌写的巨大的“彝伦攸叙”匾额是不是真他写的?我说我也纳闷啊,董其昌的这幅匾额的书风怎么看着像是据说是米芾又说是王献之写的“中秋贴”的风格呢?董其昌出入晋唐,字体为二王、魏碑、唐楷之合成,这个匾额的风格真是头一次在他的作品中见呀!葛斐问:那可是假的了吗?我说真假不敢论,只能说大开眼界了吧!葛斐说:“钟英街”那几个字倒像是董其昌的风格!我说:嗯,那几个字真是像,这几个言之凿凿是真迹的,反而没见过,咱们还是孤陋寡闻呀!

从罗家祠堂出来,我们就又去吃饭,因为十二点前必须出发,所以十一点我们就回到首善官邸吃昨晚的剩饭。这是这家酒店特别人性化的地方,前一晚上我们点的菜太多了,剩下许多,其中臭桂鱼几乎没动筷子(那天中午我们已经在呈坎村专门吃饭的一家店里吃过臭桂鱼了),中午就正好继续吃。我又点了一遍毛豆腐,呈坎村的毛豆腐实在是好吃,味道有点儿怪,却实在是香。我还是想喝梅子酒和杨梅酒,问必须买单的老杨可以点酒不?老杨乖的很,满脸堆笑说:美女想吃啥点啥!喝不尽兴,咱们装上走,车上继续喝。(这就有了我们后来在车上朗诵《将进酒》的那一段,在别人面前我估计也不敢那么疯,正好是熟悉我的人,所以我才敢那么放肆,那么敢于不注意形象!)

我的男同学怎么都那么风雅呢,懂得凑趣的同学都是好同学,尤其懂得凑女同学趣的男同学,更是好男同学!葛斐也会凑趣,说:欢迎吃豆腐啊,不是只有碗里的豆腐好吃!

哈哈,这呈坎最后的一顿饭真是让人满足呀,两位男同学真是太给我面子了!

不过我写出来的故事没啥看头,那些有嚼头的故事才是写不出来的,那种无形的亲密感觉才是令我们空间变大了的原因。我放下世俗的规矩,身子顿时变轻了,我像一个氢气球一般跟在葛斐和老杨的后边晃荡,偶尔的这个氢气球快要飘起来飞走了,老杨和葛斐才会伸手拽拽,不是他们拽住了我,今天怕没人坐在这里写着游记感慨自由真好呀!

摩天轮把你升到高处令你眼界开阔了一会儿,眩晕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会把你放下来的。我被葛斐、老杨一路送到了机场,在机场贵宾厅,我的摩天轮到站了。这是第三天的故事。

我的流水账记完了,记录如此之细,是因为这是我延续快乐的方式。

老杨记录的方式是后来又搞了一箱茅台,葛斐记录的方式是后来又研究陶渊明与儒释道的区别,不过葛斐在呈坎曾经说,最好的方式嘛,是寻找一个新的地方,再约他们一起去玩呀!

 

后记:何成兵读了游记,说能不能以路人甲路人乙的身份出现在你的游记里,还用小石潭记里“隶而从者,崔氏二小生:曰恕己,曰奉壹”的故事举例这事的重要性,我说需要请客吃饭,小何说那不成主角了?

读者们说说,我的男同学们是不是皆是妙人?

 

                                2017111日记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欣赏小蛮的精彩游记,照片更是精练大气,魅力无限哦!

博主回复
肥嘟嘟的很老了,谢谢静静赏光阅读~
发布者 :杨静 (2017-12-23 19:32:46)  回复

题图有点臭美

博主回复
主要是对面俩男同学正在给小蛮拍照,所以心里很受用,就略臭美了些,哈哈~~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12-20 07:09:30)  回复

好包容的花盆,常换常新,是偶榜样。如此便不枉此生哈哈哈哈

博主回复
珠儿怎么那么客气,该当小蛮向珠儿学习,今天弹琴,明天画画,理想多多不枉此生,哈哈~~小蛮只做诗的花盆,包容的品种有点少,嘎嘎~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12-20 07:08:28)  回复

好生快活哉,而况有五粮液68度乎。如此也。

博主回复

嗯嗯,最神奇是喝了68度的五粮液后喝其他酒也喝不醉了~谢谢土豆老师,有机会一起喝68度的五粮液啊

发布者 :臧志奇 (2017-12-12 12:07:42)  回复

气质非凡!

博主回复
何志老师夸得小蛮心花怒放啊!谢谢谢谢!
发布者 :何志 (2017-12-06 21:45:34)  回复

小蛮游记。别有蛮趣。呵呵。其间充满生活的雅趣。看照片甚欢然。如直面小蛮。甚为开心。并祝年末顺意。

博主回复
嗯,老了很多呢,眉眼都长温顺了。幸好小蛮的心灵没老,还很有趣,哈~谢谢公子~
发布者 :黄星辉 (2017-12-04 20:39:15)  回复

俺也喜欢有趣的人

博主回复
嗯哼,看见好玩的人忍不住想抱抱~小蛮也抱抱周老师,您也是可爱的人!
发布者 :周飞琴 (2017-11-21 17:25:28)  回复

优雅,端庄,美丽。

博主回复
听到周老师夸小蛮,小蛮很是开心,抱抱~
发布者 :周飞琴 (2017-11-21 17:24:00)  回复

拜读,很有趣味。
小蛮博友正是壮年时代呢。我倒是进入老年时代了,再过两月就退休了。

博主回复
江总太幸福啦,小蛮好羡慕您啊!啥时候小蛮才退休呢?
发布者 :江瑾 (2017-11-19 17:59:14)  回复

同学聚会,真真的快乐!

博主回复
王老师好!
发布者 :王勇 (2017-11-15 10:44:00)  回复

问好小蛮老师!

博主回复
问好魏老师
发布者 :魏兆凯 (2017-11-15 10:27:16)  回复

真能写!放大了,一行七个字,滑到天亮也滑不完。于是蛮诗人就寝,偶也就事作罢!余下的留作想二像哈哈哈哈真好!珠儿.

博主回复
嗯,没事,小蛮也没写啥,也就吃吃喝喝那些事,不看真的没关系。珠儿最好余想也不要有,珠儿一说余想,小蛮怎么就打哆嗦捏?
发布者 :段佩珠 (2017-11-13 03:10:10)  回复

故事自然是妙趣的,但我记下了呈坎。明天出发,争取顺带捎上。

博主回复

宁老师一定要吃呈坎村的毛豆腐和臭桂鱼,好好吃啊,小蛮想起来都还流口水。

发布者 :宁肃 (2017-11-09 16:57:10)  回复

写得好  拜读

博主回复
嘿嘿,又受表扬啦,小蛮很开心,谢谢李老师~
发布者 :李彪 (2017-11-08 12:15:00)  回复

大美女,大才女。

博主回复
谢谢大画家
发布者 :高振华 (2017-11-07 13:39:21)  回复

小蛮很漂亮,也很直率,以文字的方式记述老同学们相聚的快乐,这的确是文人的快乐!学习问好!

博主回复
可能是我们这个年龄段吧,貌似大家都特别热衷聚会,不过五十多的人貌似更喜欢聚会,哈哈~问好杨老师。
发布者 :杨明华 (2017-11-07 12:06:26)  回复

游记写得很详细,同学之情令人难忘!总算看到才女诗人小蛮的真容了,这么年轻貌美!

博主回复
小蛮查看一下以前的博文发过照片没啊。。。怎么感觉大家都没看到呢?问好肖老师。
发布者 :肖介汉 (2017-11-07 10:52:58)  回复

文与其人,得能不说“漂亮”?漂亮!

博主回复
小蛮被小芳夸得心花怒放了!谢谢小芳,太可爱了!
发布者 :余小芳 (2017-11-07 09:42:21)  回复

拜读生动活泼的游记。赞一个!

博主回复
谢谢刘老师,主要是同学特别幽默、有趣,所以这篇游记就写得比较好玩了。
发布者 :刘泽群 (2017-11-07 08:23:51)  回复

终于见到你的真面目了,以前总是带个墨镜。一个性格爽朗、才华横溢的才女展现在我们面前。欣赏你的作品,有些还是深奥了一些,需要费劲思量。

博主回复
以前是变色镜,那幅眼镜旧了,换了一副,所以变色镜没了。嗯,小蛮尽量写得浅显易懂,谢谢窦检。
发布者 :窦旭民 (2017-11-07 08:00:17)  回复

新照:丰仪优雅,神态自如!!

欣赏新作,问好诗人;周一快乐,吉祥如意!!

博主回复
太喜欢大家的赞美了,不过小蛮觉得可以再奔放一些,哈哈~谢谢王老师~
发布者 :王云阳 (2017-11-06 16:48:49)  回复

很好,小蛮女女越发的动人了。

博主回复
哈,这话小蛮女女爱听,方兰姐姐太可爱可心了,抱抱~
发布者 :杨方兰 (2017-11-06 16:48:32)  回复
45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