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涂国文评点林新荣诗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65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08 11:21:05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08 11:21:05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秋境

/林新荣

 

白云悠远处枫叶火燎燎地

灼痛四潭青幽的秋波

 

抬头

竟有一群雁向南方

急促促地掠去

 

(有一女孩和一男孩这样紧盯着不放)

 

1989.10

 

 

    评点:一首意境优美的小令、一幅意蕴隽永的简笔写意画。白云、红枫、清潭、归雁、抬头凝望的女孩与男孩,几个简洁的意象,将秋境的辽旷与淡远,作了传神的勾勒,流溢着一种淡淡的怅惘心绪。“火燎燎”“急促促”,以动写静,并与安静望天的男孩女孩形成对照,营造了诗歌的张力。(涂国文)

 

 

白菜

/林新荣

 

这是一种气节。

 

故白菜常和隐士

结缘

 

古人说

“不独老萍知此味

先人三代咬其根”

这时,白菜就成了一种象征

一种文化

 

但经常在农家桌上出现的

白菜

是没有这些想法的

这些,质朴的

在埂上

一排一排

纯净

盈实

在月下

在风雨

与妹妹相映成趣

 

所以被端上餐桌时

羞羞答答

一副无辜的样子

 

这时候,碧绿的白菜

丰腴的白菜

一种光泽射出来

对我说

“三哥

其实,我

也是一种鲜美的花啊!”

 

 

    评点:这首诗写得飘逸、潇洒、幽默、风趣。起首几句,将白菜与隐士联系在一起,揭示白菜所隐喻的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隐士气节、寒士操守与生活哲学。最后两节,采用拟人化的手法,赞美白菜其实是开在生活中的另一种“鲜美的花”。“与妹妹相映成趣”“羞羞答答”“对我说‘三哥/其实,我/也是一种鲜美的花啊!’”鲜亮的修辞,令人忍俊不禁,完成了让白菜由文化的高台走入世俗化生活的嬗变。如此书写白菜,确实自出机杼。(涂国文)

 

 

题天鹅湖

/林新荣

 

鸟鸣是必须的

旗袍也是必须的

此刻,有人播种下爱情

播种下诗

小小的湖却播下天鹅

 

 

评点:鸟鸣、旗袍、爱情、诗歌。天鹅湖,自然之湖,风韵之湖,爱情之湖,诗歌之湖。总的一句话:美丽之湖。最出彩的是最后一句,“小小的湖却播下天鹅”,静态的湖动态化了,动态的天鹅静态化了;被动的湖主动化了,主动的天鹅被动化了。关系小小地进行了一个逆转,生出无限妙趣。(涂国文)

 

 

橘香深处的邂逅

/林新荣

 

这路,仿佛为我们而设

为这一段橘花而设

风一点点吹过来

即使一点不吹

也已把你的魂魄浸软

浸酥    浸空

 

这些花,仿佛来自于月光的

某一处。软软的五瓣

有月光的气息和湿度

上弦月和下弦月,合并成一柄绿叶

 

一柄绿叶

也是有灵魂的

要不,花香怎能飞起来

 

一个人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成一个人了

无数个人走着,走着……

就被花香湮没了

 

 

    评点:诗歌所描写的橘香是驰魂夺魄的。微风习习,橘香浮动,“即使一点不吹/也已把你的魂魄浸软/浸酥    浸空”。特别是最后一节,将橘香的馥郁推到了一个极致:“无数个人走着,走着……/就被花香湮没了”。诗歌如层层浪涛,一浪推动一浪,一浪高过一浪,生动地呈现了诗歌的内在节律与结构之美。“上弦月和下弦月,合并成一柄绿叶”一句,为整首诗歌诗意的腾飞作了关键性的铺垫和有力的托举,而“一柄绿叶/也是有灵魂的/要不,花香怎能飞起来”则对全诗进行了点睛。全诗对橘香进行了浓墨重彩的抒写,感受细腻,想象瑰丽,节奏舒缓,语言温婉,意境优美,令人陶醉。(涂国文)

 

 

三月廿六访临海延恩寺

/林新荣

 

它幽寂的面容在井水中

呈现

它的苦难也必被泉水

涤尽

真静

大道的两边

布满松柏

更大的风

必将在月色下掏空

 

……真静!

 

 

评点:诗歌以高度简洁而凝练的语言,勾勒了延恩寺的空寂。“静”是这首诗的诗核。幽井与冷泉,过滤和涤尽了尘世的一切喧嚣与苦难;安静的月色,亦必将掏空浩荡的大风。诗歌前半部分以静写静,后半部分以动衬静,结构上呈现出一种层次感。古寺、老井、幽泉、山道、松柏、大风、月色,交织成一片充满禅意的意境。(涂国文)

 

 

远去的院落

/林新荣

 

多想成为你手中的那根线

被你温柔地牵出

一筐洁白的棉,抑或圆圆的棉桃

——只要笑,就露出洁白的牙

 

傍晚的树阴下

一个院落:黑狗,鸡,两个少女

过年的腊肉还挂在屋檐下

它们都是听着沙沙的纺线声

长大的

——包括屋檐下的一窝燕子

 

哦,噢,雷声过后就是野性的暴雨

但是现在她们是如此恬静!

 

 

评点:这是一首令人读后顿生淡淡惆怅的诗歌。远去的院落,像一筐洁白的棉花,诗人的思念,恰似那从棉团中抽出的纱线,绵绵不绝。诗歌一开篇,通过棉纱这一意象,呈现了时间的距离,暗示了岁月的流逝,揭示了回忆的主题。在诗歌中,童年往事如棉花般温暖、柔软、蓬松、光明,如笑声般真切、可感。那坐在院落中纺纱的,一定是诗人的母亲。院落、树荫,黑狗、鸡群,屋檐、腊肉、燕子,“我”、两个姐姐、纺纱的母亲,一起织成一幅温情与温馨的童年乡村风情图。最后一句“但是现在她们是如此恬静”,呈现的是童年时光的场景,重重锤击的却是今日已届中年的诗人的心田。无法挽留的时光,让诗人和读者空留满腔惆怅。(涂国文)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