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正鹏的博客
这里——潺潺流水悠悠,朗朗青山隐隐。于此——砥砺风骨性情,涤洗凡尘铅华。
  我的国学情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唐正鹏 |  浏览(7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11 23:20:43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1 23:20:43  
  本作品所属分类:国学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的国学情

唐正鹏

我生于湘西边地瓮牖绳枢之农家。童年时代,山村秀美之风景、乡邻素朴之生活,成为长成后崇尚质朴诚实、刻苦耐劳之心性的客观因素。更因董其昌“绿叶青葱傍石栽,孤根不与众花开。酒阑展卷山窗下,习习香从纸上来”一首咏兰诗,便以“傍石”为笔名,鞭策警醒自己抱真守诚、严谨治学,在文学与新闻这个行当里敏学苦思,博览勤记,更在读悟之间,条分缕析,聚文成篇,笔耕不辍。

顾颉刚先生说:“我的读书完全是一种兴趣……大家看我刻苦,其实我是享乐。”在我看来,读书的兴趣不是天生的,往往源于孩童时代家庭和社会的影响。我之于国学,自幼受家父的影响,更蒙章明非、向家伦两位蒙师,及至中学时代恩师汤克定的厚爱、教诲与鞭策。几十年来,在这种耳濡目染和心悟神会的境况里,对与传统国学之兴趣渐次浓厚,也当在情理之中了。四十多年前家伦老师家访时与父亲的一段对话,至今谨记在心,且让我受益终身——19748月的一个傍晚,刚用完晚餐的父亲便迎来了蒙师向家伦的家访,二人寒暄几句后,向老师便对我父亲说:“你这孩子学习非常勤奋,对语言文字感兴趣,作文写得很好,好生培养定有出息!”父亲却叹息道:“老向,你也知道,如今上大学讲的是家庭出身,我一个‘新生资产阶级暴发户’,孩子读书再用功也是枉然,能读点‘犁耙书’就很不错了,哪敢奢望出息哦!”父亲这番话似乎对向老师的触动很大,但见他压低声音对我父亲说:“我不那么认为,如果一个时代不尊重知识和文化,我敢断言这个时代是没有希望的!所以,老哥你不要放弃,你也是文化人,读过不少书,抽时间多教教,对孩子以后成长一定有好处。”向老师走后,父亲把我叫到跟前对我说:“从今晚起爸教你读孔子的《论语》,这事儿和刚才我与向老师的讲话只能记在心里,切莫对外人讲起,不然我和老师又要挨批斗的哦!”入夜,父亲用钉锤撬开钉在卧房中中柱上的那块木板,从封住的缝隙中取出了一部早已发黄的旧本《论语》和一卷《三皇五帝图》。夜深人静之时,父亲就着一盏昏暗不明的煤油灯,一字一句地教我诵读和理解《论语》章句。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父亲坚持了半年多才把一部破旧《论语》讲读完毕,随后还给我粗略地介绍了关于“三皇五帝”的传说。1975年春节刚过,父亲对我说:“儿子,古人的书很多,就蒙学来说,还有《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百家姓》和《幼学琼林》等,这些书原本就有,是你太爷爷时留下的,可惜‘破四旧’时都被烧掉了。爸这水平实在是不行,教你《论语》只是给你领个路,今后就靠你自己了。”之后,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在父亲的带领下,经常晚间偷偷地到做过私塾先生的堂房伯父建伯家学习《三字经》和《千字文》。小学尚未毕业,便对传统蒙学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金乌日促,玉兔如梭,转眼四十三个春秋过去了,总角之年的我正是因为家父当年的教导和影响,不仅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且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浓厚的兴趣。

中学时期是我打牢传统文化基础的关键时期,这一时期更促动了我对传统文化中的一些文化思想理念进行辨识和反思。1977年下半年,我在本村村小读初中,当时由于学校没有语文教师,村里便安排“下放户”章明非代教初一的语文。“文革”前,明非老师原本是某中学的语文教师,因为家庭出生问题被下放到我们村务农。明非老师务农期间,与我父亲过从甚密,关系极好,常常在一起谈古论今,几乎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当他从我父亲那里得知我读过《论语》这事儿后,十分震惊也十分高兴。他悄悄对我父亲说:“这孩子对古代文化感兴趣是天大的好事,搭帮我现在代课,抽时间给他教教《楚辞》,让他了解一些文史方面东西。”四十年过去了,明非老师在给我讲《楚辞》之前说的那段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古代中国文化大致由齐鲁文化、吴越文化和荆楚文化组成。湘西古属荆楚之地,我们作为楚地先民的子孙,不读点《楚辞》,不知道屈原,不了解点楚文化怎么能行呢?不懂本土文化,又何以弄懂其他的文化?”自那以后,说屈原、讲《离骚》,存疑者问,释疑者答,师徒两你来我往,不亦乐乎!我在这种“不亦乐乎”的学教氛围里,学到了不少的东西,也逐渐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流派、精神特质以及产生发展的历史过程和原因有了初步的认识。然而,随着阅读量的增加,困难和疑惑也随之增多,尤其是古文中的奇拗句式和一些生僻字词,只能让我读个一知半解,实难彻悟真意,为此也常感烦闷和不安。也许是天缘注定,1979年升入高中后,逢着了一位古文知识修养极好的语文老师——汤克定。两年高中期间,克定老师先后就三十多篇古文的字词、章句、句法、文意和成文的时代背景进行了细致地解析,告知我阅读古文和古典诗词的基本方法和要领,毕业时还送了我两本他自己编写的讲稿——《文言文句式举要》、《文言文虚词解析》,以供今后学习之用。可以说,我能够坚持不懈地阅读学习传统经典,明非、克定二位老师起到了“导夫先路”的关键作用,恩师当年的教导与教诲至今仍萦系于心、缭绕于耳,受益终身。

回顾几十年的读书生涯,学生时代我除了读完传统蒙学外,还精读了《论语》、《孟子》、《中庸》、《大学》、《孝经》以及《楚辞》中诸如《离骚》、《九歌》、《渔父》等重要篇章。步入社会以后,无论岗位变动,还是职业的更换,也无论从事何种工作,潜心研读传统国学典籍成了业余生活的全部。参加工作三十多年里,精选精读了70多部中华古典典籍及相关的书刊,诸如中华易学中的《周易》、《周易折中》、《周易正义》、《邵子易数》、《京房易》、《周易杂说》,先秦诸子中的《孟子集注》、《荀子集注》、《韩非子》、《公孙龙子》、《吕氏春秋》、《庄子集注》、《老子集注》,宗教中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金刚心经》、《佛说本生经》、《坛经》、《太平经》、部分《道藏经》,古典文学中的《诗经集注》、《文心雕龙》、部分《全唐诗》、《全宋词》、部分《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李杜诗学》、《围炉诗话》、《沧浪诗话》、《文赋》、《诗品》等。此外,还阅读了《中国文学史》、《世界文学史》亚欧卷、《中国哲学史》、《西方哲学史》、《训诂学》、《古典文献学》、《古汉字学》、《音韵学》、《中国考古学通论》、《中华文化史》、《中国古代史》、《中国古代史的传说时代》、《史学集刊》等大量书籍和权威刊物。所读书籍涉猎传统易学、儒学、道学、汉化佛学、古汉字学、音韵学、训诂学、古典文献学、考古学、古典诗学、文化史学、中西文学史、中西哲学史、审美学、文化人类学以及民俗学等多个方面。在读悟经典的同时,随记随写,不敢懈怠,累计撰写文化、文学评论、历史文化散文以及传统文化讲稿50余篇20余万字。

读书实为人生一大乐事,既能抚慰精神,亦可享乐人生。与书为伴,精神充实,生活快愉,及至读悟所得,聚文成篇,足以自慰。然而,学问自有学问之道,读书当有读书之法,不明其道、不得其法,自是苦不堪言;知其法而明其道,虽苦犹乐,乐亦无穷。我认为读书本身既是一门学问,又是一种艺术,与一个人态度、心性、理念和方法相关。首先,读书应该成为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要摒弃过于追求功利的思想动机,功利之心往往与物欲和邪僻相关,不以物欲役心,不以邪僻行思,正所谓心无物欲,心何可役身?念存邪僻,念何以正思?故而,读书的终极目的在于营构一座足以让自己愉悦一生、且具有个性特质的精神家园。这是因为人的生命不应该只是一个享受物质的过程,在满足基本生存条件的前提下,更应该是一个享受精神的过程,只有这样的生命才有质量和品位,当代人尤其是当代文化人更应该如此。舍此,一个人将会因灵魂无所依泊,而成为游荡于天地宇宙之间的孤魂野鬼。就读书之人的心性而言,要有不为外物所扰、处动守静的恒定之心。人的一生不可能游离于社会而独立存在,总是在繁复的矛盾和各种牵绊中打拼和发展的。作为有志于读书的人,绝不可为琐事俗物所扰而影响自己的情绪和心境。要懂得天地宇宙之间的恒常之道,化繁为简,守住本初之心,方可潜心读书。这就是老子所谓“为学日益,为道日损”的道理之所在。

读书不应该泥古迷今。我以为读书之人的心中应有尊崇之人,但不应有恒定之偶像。这句话看似悖论,其实不然,尊崇之余必有所得,这是对别人学习;偶像之下必是奴才,这是对别人盲从。古人云:“学以聚之,问以辨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阅读经典,首先要胸怀尊崇之心,原原本本的学习和接受古人的学问,弄清精髓要义和来龙去脉,积累丰富的知识材料,为日后拓宽视野作铺垫,切不可妄加臧否,无端怀疑。此为读书为学第一境;同时,要有结合历史与现实,学会理性存疑,在取舍中去伪存真,在思辨中创新发展,不可泥古迷今,死搬教条,桎梏思想。这是因为人类所创造的文化或者名人语录不可能是永恒不变真理,如若有人说他的学问是真理,只能说是自欺欺人而已。事实证明,无论那种学问,因受著作产生的时空以及著作者本身的局限而存在不足乃至瑕疵,中外如此,古今亦然。此为读书为学第二境。这些年来我一直遵守这一读书为学的理念,在辩论和撰文过程中尤其注意真伪考辨,在细心求证的前提下大胆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学术思想,对历史上一些名人,诸如老子、孔子、韩非子以及西方的黑格尔的一些学理、学术观点进行了理性的辨识乃至于批驳,自以为这是我读书为学的成功之处。

读书虽不图名利,但得有所建树。学问之建树非一蹴而就的事情,来自于不畏艰难、坚忍不拔的耐力和锲而不舍、究根问底的毅力。我一直认为,上苍给予每个人的天赋秉性原本就无聪慧、愚钝之分,成败的关键在于你是持之以恒地坚持还是半途畏难而放弃。如能认定一个目标坚定地做下去,即便是进展缓慢,也必有成功之日。正如顾颉刚先生所言:“。”我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研读《周易》,由于《周易》古经文字晦涩古奥,文理深邃多变,初始三年间,参阅古代各种易学注本阅读多遍,始终难明其理,时时感到烦闷不安。但我没有气馁,更没有放弃。夜深人静之时,我捋了捋读书的思路,查了查为何读不通的原因,才发现自己的汉字学和古典文献学的底子太薄,加之受南怀瑾先生《易经杂说》一文的启示,花了近两年的时间系统地阅读了《古汉字学》、《汉字的起源》、《中国文字发展史》、《古典文献学》和张光直的《考古六讲》等书籍,在阅读过程中旁涉了人类文化学、文化史学和中西方哲学等学科,受益匪浅,收获颇丰。之后,自2001年起系统研读了17部中华易学文献和典籍,易学中的道理随着读书增多而渐次明白。六年后的2006年便撰写了9篇《渎易心得》并公开发表,得到了同行们的首肯和赞誉。当时那种收获后的喜乐之情真是无以言表,更加坚定继续研究国学典籍的信心。

读书为学要善于总结经验教训,摸索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俗话说:“开卷有益。”“开卷”真的“有益”吗?我以为不然。开卷之书如是一部好,也许有益,如是一部内容不健康之书,那就另当别论了。如果胡乱开卷,即便是穷其一生,也难有所获。回顾个人几十年的读书经历,我以为读书为学须把住五个字:即一“博”(博览)、二“精”(精选)、三“思”(思理)、四“变”(变通)、五“用”(活用)。读书为学博览群书是前提。中国文化经过几千年的融汇和发展,驳杂繁复,但各种文化之间又有着密切的关联,甚至是一脉相承的。如易学是中华文明的源头和鼻祖,老子的道家、孔子的儒家学理源出于此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便是东汉时期传入中国的佛教也被易学的学理观念改造成了汉化佛学。此后,顺流之下产生了门类繁多的各种学派。试问,中华文化尤其是传统文化哪一类不与中华易学,以及后来的儒释道三家文化相关呢?故而博览群书可以最大限度的扩宽知识面,拓展知识的视野的。然而我国古代文献浩如烟海,一部《四库全书》多达44466属,79337卷,一个人一天读一卷要读217年!所以,人的一生不可能读完所有的书籍。人生有涯学无涯,这就需要精选精读,或专攻一个门类,再旁涉其他。我一直反对那种“厚考据而薄致用”的读书之法,考据固然必要,考据就是为了明辨,而明辨就是为了更好地致用。文化是承前启后、应时致用的东西,故而一定要对所学内容进行深思熟虑,考其源、思其理、体其情、悟其道,然后据时代之特色,与时偕行,应时而用,开社会之毛塞,兴文明之秩序,方为学问之道。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