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孤岛落日》(28)上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7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13 17:08:27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3 17:08:27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张学良身后留下的谜团

 

     生在马车上:飘泊百年

    190163日,张学良出生在疾驰于荒郊野外的马车上。这是不是预示着他一生的颠沛流离?

    他自从1931年离开东北,一直再未回过东北;1933年离开北平,1935年离开武汉,1936年离开西安,1937年离开南京,一路永别。此后,在幽居的岁月之中,更是永别一路,一直到1946年告别大陆,永别大陆。他于1993年离开台湾,也再未回过台湾,一直终老夏威夷。可谓飘泊一生。

 

    两个01年:“生命的密码”

    张学良1901年出生,2001年逝世,从人生的起点到终点都是01年,都是新世纪的起点。1901年他出生的那天是星期一,20011015日,他去世的那天,也是星期一。

 

    两个四月十七日:过生日之谜

    按公历,张学良的生日是63日,按农历是四月十七日。

    张学良过生日的原则是:一般不过。要过,绝对避开农历四月十七和公历64日。

    1928年的皇姑屯事件(他父亲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发生在64日,这一天的农历是四月十七日,正是张学良生日这天。因此,张学良年轻时不过生日,有人问起他的生日是哪一天,他总是设法回避。

    后来年事渐高,不忍拂大家的好意,他就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过生日可以,但要避开父亲的祭日。张学良在528日、529日、531日、61日、62日都过过生日。但没有在63日以后过生日,因为按中国传统,祝寿只可提前不可后延。另外还有两个因素:一是赵一荻的生日是528日,所以有时他的生日和赵一荻的生日合在一天过(赵一荻的最后一个生日和张学良的百岁华诞选择的就是赵一荻的生日);二是选择5月份的最后一个礼拜日,与在教堂作礼拜合在一起。

 

    两个“九一八”:一荣一辱

    1930年“九一八”,张学良一纸和平通电,使中原大战各方偃旗息鼓,张学良一跃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副总司令,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跃向权力最高峰。

    1931年“九一八”,是国耻日,也是张学良的耻辱日。从这天起,他失去了东北,被戴上了“不抵抗将军”的帽子,跌入名誉最低谷。

    人生荣辱如草之荣枯,并没有什么希奇,但荣之至,辱之极,仅隔一年,且在一个日子,恐怕并不多见。

 

    两个就职典礼在31

    193431日,张学良在武昌“剿匪”总部,宣誓就任豫、鄂、皖三省“剿匪”副总司令。

    193431日,溥仪改称“满洲国皇帝”,在长春举行“登基大典”。

    如果张学良愿意,他早就当上“皇帝”了。张学良在谈到东北易帜时曾说:“如果我不是这样子的话,东北不是没有了,我跟日本人合作我就是东北皇帝啊!日本人讲明了请我做皇帝,就是土肥原顾问的‘王道论’中说明,意思是不要我跟中央合作,日本人就捧我帮我。”“父亲死后日本派元老林权助来吊丧,事后我请他吃饭。他说,我这么大岁数来了,没得你一句话,我回去无法交待啊。意思是不要挂青天白日旗。我说你忘掉了我是中国人啊!”

    东北三省自从1918年张作霖就任东三省巡阅使直到“九一八”,13年之中一直是张氏天下。日本人几次鼓动张氏父子宣布东北独立,成立一个脱离中国的“独立王国”,张氏父子坚决不从。最后,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了,张学良被日本人逼出东北。张学良离开后,日本制造了一个“满洲国”,将末代皇帝溥仪接到东北,于19323月就任“执政”,1934年改称皇帝。

    两个就职典礼都在同一天,一个是丢了家的司令,一个是被革命推翻了的皇帝。

 

    两个113日:夜幕降临的一天和天快亮的一天

    1937113日张学良被押离南京。张学良也是在这一天真正明白了蒋介石不会放他了。不离开南京,他还有一线希望,一离开南京,即说明蒋介石不允许任何人再替张学良“求情”了。

    张学良被囚的终点是1988113日蒋经国去世。因为张学良被囚,不是依据党规、国法、军法,而是蒋家的家法,那只有蒋家人退出历史舞台,他才有希望。后来的情况也正是这样。

 

    两个36年:72年真爱如歌,一半时间“非法”

    1928年开始,张学良与赵一荻就成了夫妻,但1964年以前只是事实上的夫妻,并不合法,他的合法妻子是于凤至。直到1964年,张学良才和于凤至解除婚约,和赵一荻正式结婚。

    巧的是张学良与赵一荻一起生活了72年,以1964年为分界线,正好划分为两个36年:

    1928年至1964年,属于“非法”同居,感情至上的36年;

    1964年至2000年,才是名正言顺,情法相合的36年。

 

    两个45年:大陆生活45年,一去未归乡;

              台湾被囚45年,一步未离岛

    1901年至1946年:张学良在大陆生活了45年,自离开大陆,即一去未归。

    1946年至1991年:张学良在台湾这45年里,没有离开台湾岛一步。直到1991年去美国探亲,张学良才算走出台湾。

 

    两个8年:看着都自由,实际都不幸福

    1928年至1936年是张学良执政的8年。

    1993年至2001年是张学良在夏威夷飘泊的8年。

    两个8年似乎都是自由的、幸福的,其间苦衷大概只有张学良自己知道。正是这两个8年里,张学良后脑勺上生出了两条政治“辫子”,被人抓住了。前一个8年被抓住一条,后一个8年又抓住一条。之所以被抓住,大概都与他的自由度有关。

 

    两条“辫子”:生前留下一条,死后留下一条

    第一条是“不抵抗”的辫子;第二条是不回大陆的辫子。

    最近网上有一篇文章说:“东北军(奉系军阀张学良之私家军队)在不到两万日本侵略军面前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在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未放一枪撤出山海关,将东三省大好河山拱手让出。……如果说撤出东三省为蒋介石的不抵抗的命令,长城抗战为当时之中央政府之决断,那么背负家仇国恨的张学良将军为何不率领东北之健儿奋勇抗战收复失地呢,不要忘记无论作为军政首长,一名军人,还是一名中国人,炎黄子孙都有守土保民之责。”“张学良对促成全国一致抗日确有其功劳,但其历史的污点也同样不能否认甚至加以美化。”

    文章还问:“张学良为什么不愿落叶归根?”“我们一直宣传说张学良如何爱国,那就有一点,爱国为什么不回国?”

    有一位美籍华人曾说:“张学良葬于夏威夷是中华民族的耻辱。”

 

    两个关键的女人:一个是情感鸳鸯,一个是生命护卫者

    张学良之所以活到101岁,与两位高龄女人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是陪伴他72年的“牢狱夫妻”,情感鸳鸯赵一荻;另一位是宋美龄,生命“护卫者”。

    张学良早年风流倜傥。1925年,张学良率兵打败了孙传芳,首次进入上海,在上海认识了宋美龄。宋美龄当时是知名闺秀。张学良第一次见到宋美龄,立即为她出众的气质所倾倒,称她“美如天仙”,约会数次,从心底里钦佩这位“佳人”,称她“绝顶聪明”。

    张学良自己说,蒋先生没有杀他,主要是宋美龄保了他。“蒋夫人承认我,我认为蒋夫人是我的知己,蒋夫人对我这个人很认识。”张学良曾说:“宋美龄活着一天,我也能活一天。”

 

 

                 张学良接受哥大口述历史的经过

 

    张学良于逝世的前十年(1991年至1993)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口述历史访问时,明确表示他们的文件、日记、信函和物品不会留给台湾。他并对拒绝为台湾学者做口述一事解释说:不能“一女两聘”。代表哥大珍藏室和张学良夫妇洽谈文物捐赠并做口述历史的是哥大东亚系讲师张之丙女士。他们在极度保密和害怕曝光的气氛下接触,其间赵四小姐(2000622日去世)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

    赵一荻当时曾表示:“我不希望这件事惊天动地,最好是哥大派人到我们这儿来拿。”

    张之丙说:“哥大派人来拿,会很显眼,您说他们派人来就是新闻曝光,再一动用哥大的钱,哥大又没有钱,那就……我们先看看有什么最好的办法,不要太曝光。因为我怕一曝光,东西出不去。”

    赵四:“我就怕曝光。本来说经过美国在台协会,经过他们就曝光了……”

    张学良说:“那不行,我不经过官方。这件事要静悄悄地做,因为外头已经有点儿问题来了。‘我们要,你们为什么给哥大?’他们(指台湾当局)的意思我明白,一样是要这些东西,一样是看看你写些什么玩意儿?他们的敏感是怕我攻击政府……现在大家都问西安事变是怎么回事?谁问我,我都不说……”

    赵四小姐说:“当年经国先生让他写,他不肯写。”

    张学良说:“我对***说,我不能‘一女两聘’。你应该早跟我说啊,我已经答应人家了,不能再给你。他说你为什么不给我们,给了外国人。我说你没有跟我接头这个事呀!我已经答应人家,我不能再给你呀!”少帅并未透露“你”是什么人。

    在交涉捐赠文物给哥大的过程中,赵一荻对张之丙说:“当然我们不是小气呀,我所以要跟之丙讲明白,我们不是舍不得给或是又有什么原因不给。你这个态度就让我们觉得应当给。不应当老早就提这种事,要晚一点提,这两个平行来……”

    张之丙说:“我们的困难是,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和时间。”

    赵四:“不是钱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意愿和义务要送给你们那珍藏室,所以等口述历史工作完了,我们很感谢你们,也很,也很赞赏你们这种工作。我们愿意给,不是不愿意给,你明白我们的意思?中国人不是好面子,我们应该,而是我们愿意给,你明白了?所以中国人作风跟美国人不同。”

    张之丙:“这一点,我跟你说一开始就是……”

    赵四:“从一开始,就是说得怎么样,得怎么样。”

    张之丙:“不是,不是。珍藏室的意思是说,如果张先生愿意把东西给我们,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荣誉。”

    赵四:“对我们中国人用不着说。”

    张之丙:“……这是文化之间的冲击。”

    赵四:“也不是文化冲击。也许你们现代人跟我们过去不同,我们觉得一谈就谈到钱的问题,就是哥伦比亚大学穷!”

    张之丙:“这个事本来不应该谈的,但是,现在哥伦比亚大学的经费的确……”

    赵一荻主张将张学良口述历史交给哥大,主要是担心曝光后对台湾政治不利;但他们也不准备把文物留给儿孙。

    尽管赵一荻对张之丙为哥大“叫穷”不太高兴,但她还是愿意把东西送给哥大。赵四说:“我们是愿意了,并不是说不愿意,也是愿意把他的东西留起来,你留给谁呢?我们不是那种顾利而自私的人,并不想把我们的东西留给我们的儿女呀,孙儿……”

    少帅:“不,不,不。”

    赵四:“我们没有这种意思,就想把对国家有价值的东西保留下来。我们为什么不要捐给台湾呢?因为他们可能歪曲事实,而且,你问,谁敢保证?你到台湾人手里,又怎么样呢?”

    张之丙:“不过,那你说你的后代有没有人愿意要?”

    赵四:“我们不管他们愿意要,不愿意要。这是我们的东西,我们愿意给谁就给谁,我们没有这种思想,很多人都是要给我的儿子,我的孙子,我没有这种思想。”

    张之丙:“我们替后边的学者和研究生感谢了。”

    赵四:“我们要是能对国家、对旁人有所帮助,我们很愿意。”

    张之丙在另一次访问中对少帅夫妇说:“所以我说啊,你要有资料,要给人家的,你先别让人挑,我们先看看,因为我们想知道你看的书,写的心得,这都是我们要收起来的。”

    赵四:“我们的意思是这样,我们也不要渲染我们自己。换句话说,我们也不要卖我们自己,我们就是要拿我们这个资料去卖钱,我们何不给你去卖?”

    张之丙:“所以我们愿意跟您讲,您看过的书也罢,您记的笔记也罢,学习整理的笔记,如果我们能够把它运到哥伦比亚大学,将来把它存起来的话,确确实实,都是实际的东西,没有任何渲染。”

    赵一荻显然特别担心“曝光”,她说:“如果这事给人家知道了,外边的闲话就多了,骂我们的人就很多了……”

    赵四又说:“这个事情还有危险的。不是说现在,就说当年,你要讲他(指少帅)的事,有危险的。现在既然如此,你要讲他的事,我不是警告,这对于政治,对于我们台湾,都有关系。他(指少帅)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你要非常的小心。”

    张之丙说:“我们的顾问,他对我们讲,他的学生在这(台湾)和在美国国务院都是管文化的。他就说,假如你们认为有些东西不容易拿或者是……他们可以给带出去。”

    赵四:“我是听他们讲了,所以要很小心。文件,台北带出去;文件,台北带进来,他们都要注意的。我们的海关上,我们的人呀,都要注意的。情报的人,都要注意的。我不愿意说了,我要警告你们,他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有好多人不愿意他说话,虽然老的、小的(指蒋介石、蒋经国父子)都不在了,但还是有。总归要小心,尤其是情报人员,他也能卖钱,他把这些秘密卖出去,也能赚钱。所以我要警告你们,你们美国人很天真的,有很多事在美国没有的,所以你们对这件事不了解。”

    1993年底,张学良夫妇离台,定居夏威夷,他们的私人信函、文件、日记和艺术品等,都全部带到檀香山,1996年捐赠给哥大。

    张学良在一次访问中,谈到他自己对历史的看法。他说:“我这个人嘛,我自己认为我唯一的长处就是,我不作伪,你看我说的话没有前后矛盾的时候,我不鬼鬼祟祟,我不怕人说我对不对、怎么样……不在乎。历史像一座山,看的人打这面看、打那面看、在山底下看,看的是不一样的。一个人有了名,那大家看法就不同的。他说你对,说你不对,那是另外一件事。照他的观点,我不可能,比方说李敖,他就骂,他是我同乡。他就说了一句话,他说你对蒋介石该大骂他一顿,怎么恭维他?他说我是贱骨头。那是他的看法。”

    但少帅在另几次口述访问中,还是痛加贬蒋。他说:“我到南京请罪,我去南京,可以把我枪毙,也应该把我枪毙……这不是感情用事。我仇深在肝,在南京军事法庭,不愧张作霖的儿子。我这个人做事,去南京,不是捉去的,是我自己去的。我可以走的,我要给后人知道,我做事我自己负责任,军人就是这样……”

 

 

                    张学良为何落叶不归根

 

    台湾当局不希望他回大陆

    张学良从1990年在台湾公开祝寿时起,就已经有了相对的自由。他甚至可以偕夫人离开禁锢他几十年的台湾,前往美国各地探亲访友。那时候,张学良也曾对有一天飞返他多年心仪的祖国大陆充满着自信。

    可是,张学良为什么一直没有回大陆呢?有多方面的原因。根据1991年,张学良在美国和吕正操将军会见时说的话和他在其他场合说的,综合起来看:

    一是不愿给海峡两岸带来麻烦;

    二是不愿见记者,愿见老百姓。“因为我也是老百姓。”

    三是在张学良提出希望回大陆看看眼病时,台湾当局便告知他,希望他最好不要回去,张学良的大陆行因此作罢。

    四是晚年身体确实不好。在异国他乡安度晚年之时,张学良虽非常适应夏威夷的环境、气候,生活得舒适、悠闲。但是,他多次表示希望有一天在身体状况许可的情况下,以老兵的身份回东北与乡亲叙旧。

    还有其他原因:据说是赵一荻反对他回大陆。

    张学良为什么亲自在夏威夷选定墓地?难道是也有“难言之隐”?

 

    张学良很多事情都没踩在点上

邓颖超则根据中共中央和邓小平的意见,以私人名义亲笔致函张学良: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数十年海天遥隔,想望之情,历久弥浓。恩来生前每念及先生,辄慨叹怆然。今先生身体安泰,诸事顺遂,而有兴作万里之游,故人闻之,深以为慰。

但是,张学良还是不愿意回大陆。他在给邓颖超的回信中婉拒。

对于“张学良为什么至死没有回大陆”,说法不一。张闾蘅说,其实没有别的原因,大伯很多事情都没踩在点上,当他想回大陆时,政治环境不允许,等环境允许了,又因为大妈的病情回不去。他们一直相依为命,不可能撇下大妈一个人回大陆。赵一荻年轻时曾患肺癌,割除了一片肺叶,而张学良在40多岁时患了严重的眼疾,因居在深山中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视力差到看人只是影子,打麻将全靠手感,一耳全聋,一耳微有听力。多年来,赵一荻就是张学良的眼和耳,但她一大声说话,就喘不过气来,非常痛苦,两人以轮椅代步相依度日。

在许多人的眼中,张学良是叱咤当时的风云人物,然而,这位曾经仅次于蒋介石的“二号人物”却因一场“兵谏”而褒贬不一,被改变了的人生轨迹也从此与历史无缘。终其一生虽然始终不乏“前呼后拥”者,但是个中凄凉和孤独,也许只有赵四小姐最为清楚。赵四小姐在张学良90寿辰时写道﹕“张学良是一个非常爱他的国家和他的同胞的人。他诚实而认真,从不欺骗人,而且对他自己所做的事负责,绝不推诿……他并不爱哪一党,亦不爱一派,他所爱的就是他的国家和他的同胞,因为任何对国家有益的事,他都有甘心情愿地牺牲自己去做。”(赵一荻:《张学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或许如此,张学良曾不止一次对张闾蘅说,国人之所以敬重他,是因为他没有贪图不应得的利益,反对内战,力保国土的完整。

 

    张学良本人举棋不定

    张学良在口述历史访问时期,于1992320日对张之丙说:“有的人在外面胡说八道。我跟你说,我今天才听人告诉我,有我的一个朋友,跑到大陆,他跟人家说,说我不久要回大陆,他负责给我安排,这是胡说八道。有人在瞎说。原来我很喜欢的部下的一个儿子,他现在做很好的事情。他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做主任。”少帅又说:“王冀,这个人很奇怪,他不应胡说八道,我今天才听说,他在大陆上说,我要到大陆去,他给我做准备,说我让他给准备的。我根本没有告诉他这个事,我也没说过这个事。他自己在胡说八道。我知道,过几天他又会发声明说我不去了或者怎么了。”

    王冀的父亲王树常,辽宁人,为张作霖、张学良父子之部属,历任河北省主席、军事参议院副院长,国民党陆军上将,1960年病死于大陆。

张学良生前死后,海内外谈论最多的并不是西安事变,而是少帅为什么不回大陆。在口述历史中找不到答案。一般人相信,少帅未返故土的原因与赵四、李登辉的反对有关,亦与少帅本人举棋不定有关。尽管“埋骨何须桑梓地,人间到处有青山”,少帅无缘再履白山黑水,对他是一种遗憾;他晚年有了回大陆的条件和机会,他却没有回,这应该说也是他终身的一个污点。对所有的中国人而言,何尝不是一种愧疚。

张学良的侄女张闾蘅说,大伯走了,他是带着遗憾走的!他这一辈子,很多事情都没有踩到点上——少年时想学医救人却从了军;东北沦陷后想亲往前线打仗,却未能走上抗日战场;晚年想回东北看看,弥留之际,仍念念不忘故土,却因诸般因素,终始未能回大陆一趟。

 

 

               张学良的美国朋友伊雅格

 

伊雅格1897年出生在美国加州一个名叫卡登的小村子里,父亲是当地颇为富有的庄园主。伊雅格少年就喜欢铁路,纽约大学土木建筑专业结业后,随叔父库克来到中国,先后在广东省和东北三省监督建造铁路,后来就久住奉天,参与东北的铁路建设。张作霖在他们的帮助下,修建了一些铁路。

张学良主政后,伊雅格作为张学良最倚重的外籍朋友,被礼聘为东三省铁路督察公署顾问。19295月,伊雅格作为张学良的特任全权代表去与欧美军火商谈判商购军火。当年冬天,伊雅格作为东北军的军械谈判代表,常驻南京,直接与包括蒋介石在内的政府要员打交道。

西安事变前,张学良让伊雅格在美国订购了一架装备有先进武器的大型客机。正准备交货时,西安事变发生了,伊雅格不知道把飞机发到哪里,只好通知货主延期交货。

接着,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伊雅格来到奉化与张学良商量飞机的事,张学良告诉他:“尽快把那架飞机运回中国,我决定把这架飞机送给蒋先生,请你到南京同他联系。我这里会先捎信给他的。”伊雅格马上返回美国,办理交接手续。

一个月之后,这架飞机飞到了南京,交给了国民党空军。蒋介石在得知飞机已正式交付使用之后,只让宋美龄转达了一句话:“谢谢汉卿的美意。”

张学良被蒋介石囚禁后,蒋介石“恩准于凤至和赵一荻可以轮流来陪伴张学良。

1939年冬,带着幼子在香港避难的赵一荻接到张学良的信,得知于凤至因患乳腺癌需要去美国就医,希望她能到贵州阳明洞来。赵一荻接信后,考虑再三,决定把把儿子张闾琳托付给远在美国的伊雅格。

赵一荻带着张闾琳来到美国,说明来意后,伊雅格当即表示,请转告少帅,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照顾闾琳,把闾琳抚养成人。

在伊雅格夫妇的精心照料下,张闾琳中学毕业年考取了加州大学,攻读航天专业,成为一名航天方面的专家。

1940年,于凤至从湖南去美国医治乳腺癌,治疗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三个孩子也在白尔、雷纳和赖顿三位美国朋友(张学良的飞机驾驶员)的鼎力相助下,从伦敦来到美国纽约读书。大儿子闾珣在伦敦一次空袭中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需要治疗。此时,于凤至既要支付自己的医疗费用,还要为孩子交上大学的学费及闾珣的治疗费,经济上于凤至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不得不考虑借钱。可向谁证借,谁又能借呢?她想到了伊雅格。

于凤至见到伊雅格,几次鼓起勇气,也没有说出借钱的事。就在于凤至左右为难的时候,伊雅格竟主动提到了一笔钱:“也许夫人还不知道,我这里还有一笔钱没办法给汉卿,就是当年汉卿要我购买军火的余款。夫人,那笔款子始终在我手里,现在您来了,就该归还您了!”伊雅格还说出于凤至不知道的另一笔钱:“汉卿当年在意大利考察时,也有一笔私人款子让我代存。这笔钱我分文没动,都存在伦敦渣打银行里。当时汉卿再三关照我,将来几个孩子在英国读书,如果他们的花费出了问题,就可以动用这笔款子。夫人,我看得出来,您和孩子现在的生活一定不宽裕。既然如此,就请把汉卿存在我这里的所有钱,都一并转到美国来好了!

于凤至心里感动极,拿到了这笔救命钱,本想对伊雅格说些感谢的话,一张嘴,却忍不住哭了起来……

现在听说张学良还活着,就在台湾,伊雅格便准备飞往台湾。

19514月,在宋美龄的安排下,伊雅格在台湾大溪蒋家别墅见到了张学良。

伊雅格的到来,让张学良又惊又喜。伊雅格带来了几份银行文件让张学良签字,把手中属于张学良的余款和利息,全部交给张学良。

伊雅格第二次来台,带了一台英文打字机,请宋美龄转交给张学良。1951年底,张学良收到这件礼物,便用英文打字机给“凤至及儿孙”复信,同时寄去了自己在井上温泉拍的40张近照。这次来台,伊雅格在台北杭州南路买了一处寓所。从此,伊雅格经常来台,每次来台,都给张学良带来很多东西。

196474日,张学良和赵一荻举行了迟到35年的婚礼。婚礼仪式就是在台北杭州南路伊雅格的寓所举行,而婚礼的筹备也是伊雅格一手操办。

赵四小姐在台湾没有亲人,伊雅格夫妇主动要求出任赵四小姐的“娘家人”。当伊雅格夫妇携着赵四小姐,郑重地将“女儿”交给张学良时,爱开玩笑的张学良向伊雅格夫妇深躹一躬,叫了埃娜一声“丈母娘”,引得众人欢声大笑。

1972年伊雅格在旧金山逝世,19913月,张学良真正获得自由之后前往美国,专程去了一趟旧金山,到伊雅格的墓前凭吊这位难得的好朋友。

 

 

                 张学良之子张闾琳三次回大陆

 

    1993年年底,张学良在台北的房产被变卖以后,赵一荻提出让他们的儿子张闾琳代替他们返回祖国内地。自张氏夫妇定居夏威夷以来,张闾琳夫妇及子女,见到张学良和赵一荻的机会就更多了。

    住在美国洛杉矶的张闾琳,接到母亲的电话后,立刻悟出母亲的良苦用心。张闾琳决定替父亲实现这一夙愿。

    张闾琳是张学良与赵四小姐所生的惟一爱子,曾在美国太空署担任航天工程师,在1990年春天他刚满60岁的时候就办理了退休手续,和夫人陈淑贞在洛杉矶城郊的宅子里以读书、守猎打发寂寞的时光。只有在节日里他们才可能到纽约去看望儿子和儿媳妇。1991年春天,张闾琳夫妇去了一次旧金山。在同父异母的姐姐张闾瑛家里作客时,因为姐夫陶鹏飞(中美联谊会主席)的介绍,他意外地结识了一位从北京来旧金山进行友好访问的祖国大陆航天技术代表团的著名专家。两人交谈得非常投机。这位北京航天部的专家非常希望张闾琳有一天能回到他出生的祖国进行友好访问和参观。

19942月,北京有关部门再次给张闾琳发出了邀请函。请他于当年5月去北京出席一次有关航天技术方面的重要会议。张学良表示:“我同意你去,并且最好马上就回去。到了北京以后,再绕道东北,替我去看看咱们在沈阳的旧居和抚顺城外你祖父的那座空陵。”

51日,张闾琳夫妇秘密飞抵香港,56日悄悄飞抵北京。张闾琳夫妇不希望惊动媒体,他到京后只参加了有关部门举行的航天技术座谈。中央统战部副部长万绍芬亲自设宴款待他们。有关部门还让张闾琳到航天航空公司去参观我国历次发射的卫星、火箭实物与模型。                        

    199459日,东北沈阳春雨潇潇。张闾琳夫妇坐火车来到了沈阳。辽宁省外办和台办的负责人冒雨来车站迎接这对特殊的客人。当天下午,张闾琳夫妇就迫不及待地来到了位于沈阳大南门附近的张家旧宅“大帅府”。这座始建于1917年的四合院及后边的大青楼,现在已经被政府辟为“张学良将军纪念馆”。虽然经历数十年的风雨沧桑,可是依然保存着它古色古香的风貌。张闾琳首先来到父亲张学良“九一八事变”以前居住过的大青楼,那里有保存完好的张学良办公室和卧室。

张闾琳夫妇在逗留期间,还参观了北大营“九一八事变”纪念塔、东北大学旧址、东三省讲武堂与抚顺战犯管理所。张学良在沈阳的旧部亲友们前来探望张闾琳伉俪,省政协副主席刘鸣九请张闾琳夫妇将两瓶家乡的酒,捎给在美国的老上司张学良。不久,张学良将他题给东北旧部的题词,万里迢迢地寄回沈阳,以表达他的归乡之心。张学良的题词是:“鹤有归巢梦,云无出岫心。    张闾琳夫妇(中)来到西安

    1995615日,张闾琳夫妇在时隔一年后,再一次飞回故乡来。618日是东北著名爱国志士阎宝航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辽宁省、沈阳市的各界人士决定隆重纪念这位杰出的革命者,而阎宝航又是张学良最亲密的部下,所以,阎宝航的儿子阎明复、女儿阎明光致电美国,希望张学良将军能来东北出席盛会。张学良对阎宝航子女发来的邀请函非常重视。他知道阎宝航曾是中共在东北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同时也是他青年时期的至友和乡人。后来,张学良在台湾走出幽禁的阴影后,才知道阎宝航在“文革”中因为莫须有的罪名被“四人帮”在秦城监狱迫害致死。

    张学良自己不能应邀飞往沈阳,最后决定由儿子张闾琳夫妇代替他前来沈阳赴会。

20058月,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8月下旬,张闾琳夫妇应邀又一次从大洋彼岸飞回祖国首都北京,参加了各种纪念活动,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9月初,张闾琳和夫人又应邀前往古都西安,首次来到了60多年前他父亲张学良举起抗日救国大旗,兵谏蒋介石的旧地。

 

 

               西安事变:他说了究竟能伤害谁

 

    1990年日本NHK记者采访了张学良。

    日本记者:“蒋介石先生在西安会见了周恩来先生,当时张先生您在场吧?”

    张学良:“你问到这个事情,很尖锐的事情。我简单说一句话,不单是我在场,周恩来见蒋先生是我领他去见的。”

    日本记者:“您现在能不能稍微讲讲当时谈话的内容?”

    张学良:“对不起,我不能往下讲。我很不愿意回答这个主要的问题。简单说,请体谅我的苦衷就是了。”

    日本记者:“宋美龄的回忆录中写了当时宋子文、宋美龄和周恩来三人会谈的情况,您知道他们都谈了什么吗?”

    张学良:“关于谈话的内容,对不起,我不能讲。”

    “我简单答两句话:一个是这件事情不应该出自我的口,从我口里出来就成了自夸自满了,我不想让别人夸奖我,另外我也不想为自己辩护;二是我也不愿意伤害人,如果我在这里全都说了,就会伤害许多人。”

    张学良一直很佩服周恩来,对周恩来的评价很高。受伤害者不大可能是周恩来。不是周恩来,不是张学良,那是谁呢?应该是蒋介石了!

 

 

              一个喜剧人物却活在悲剧里

 

张闾蘅是张学良五弟张学森的女儿,全国政协委员,在香港经商。由于张学良的子女都不在身边,1967年以后,张闾蘅与妹妹张闾芝便成了张学良最亲的家人。直到2001年张学良在夏威夷去世,张闾蘅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见证了这位传奇将军的后半生。“他是一个喜剧人物,却活在悲剧里”张闾蘅说。

 

幽禁岁月,依然可以大摆“龙门阵”

张学良是张作霖的长子,与张闾蘅的父亲张学森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年龄悬殊甚大。张学良带兵打仗时,张学森还是一个顽童。他们一家原先住在天津,1948年搬到了台湾。张闾蘅当时8岁。搬到台湾后,他们一家成为张学良、赵一荻最为亲近的人。

张闾蘅第一次将大伯、大妈的模样凝刻在记忆中,是她上高中时,隔着玻璃窗看清了大伯的模样:个头不高,有些发福,头发灰白,几乎掉光了。

高中毕业后,张闾蘅到美国留学。1965年回台北省亲时,她再次见到了大伯、大妈。这时,大伯、大妈从幽禁的新竹搬到台北了。与过去在新竹山区的幽禁生活相比,大伯、大妈这时稍许自由了些。他们家里没有别的亲人,除了一位跟随他们同生死、共患难的吴妈,其余“服侍”的人,都是看守特务。

张学良已经习惯了被人监视的生活,他很坦然,依旧与家人大摆“龙门阵”,聊到高兴时,笑声朗朗。

张学良的言语不失机敏活泼。有一次他请客,席上有好几位平常陪他打牌的中年太太。其间有人说:“大爷,这一屋子的美女陪您吃饭,您多幸福呀。”张学良马上笑着回答:“嗯,你们都是美女,那丑人都到哪里去了?”

 

谈起家乡,说着说着就黯然神伤

从张学良平时的言谈中,张闾蘅能感受到他对家人、家乡、国家、民族的挚爱,谈起这些话题时,他兴奋不已、神采飞扬,有时说着说着,便黯然神伤,音落神凝。

几十年来,张家没有人去老家给张作霖上坟烧香。张学良嘱咐张闾蘅给爷爷上坟。

1982年,张闾蘅在北京见到了杨虎城之子杨拯民(时任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他热情地款待了她。回台湾后,她向大伯转达了他们的问候。张学良很高兴,他悄悄地告诉她:再回内地,可以找两个人,一位是吕正操,一位是万毅。这两位都是他以前的老部下。

19846月,张闾蘅从香港去北京洽谈商务,特意登门探望了吕正操。她按东北人的习俗,像在家里喊大伯一样喊他“大爷”。得知张学良近况后,吕正操十分高兴,特意托她给张学良带去一副健身球和上好的新茶。她见到万毅时,他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就拉着她的手,她知道他是想传递对大伯的感情。回到台湾后,她把会面情况仔细汇报给大伯,张学良听了很难过,但他一直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感情。

 

少有的一次流泪,是赵一荻去世时

1994年,张学良和赵一荻到夏威夷定居。赵一荻年轻时曾患过肺癌,割除了一片肺叶,而张学良在40多岁时患了严重的眼疾,因居住在深山中未能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视力差到看人只是影子,一只耳全聋,一只耳微有听力。多年来,赵一荻就是张学良的眼和耳,但赵一荻一大声说话,就喘不过气来,非常辛苦。两人以轮椅代步,相依度日。

张闾蘅说,大伯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应该是到夏威夷的时候。他喜欢兰花,种了满屋子的兰花。他最爱的是“中国兰”。大伯喜欢唱京剧,喜欢看明史和《圣经》,喜欢吃水果,一天吃好几斤,而饭菜则喜欢吃清淡的,很少吃肉。他喜欢热闹,喜欢朋友多,喜欢打麻将……

张闾蘅只见过一次大伯流眼泪,是在大妈去世时。大伯轻轻地跟她说:“前几天,她还好好的,怎么说死就死了呢。你看前几天,我还跟她开玩笑:‘你走了,我就找一个女朋友去。’她就跟我说:‘我做鬼也不放过你。’”他说着说着,泪就默默地流了下来。

赵一荻去世一年后,张学良的人生也画上了句号。

 

这一辈子,很多事都没踩到点上

在张学良最后的日子里,张闾蘅每日陪伴在侧,张学良虽然身体不适,但依然能讲笑话,思维敏捷。张学良离开得十分安详。张学良对生活随遇而安,即使病情反复,也从不抱怨。他一生从来不麻烦别人,每一个服侍过他的人,没有一个不称赞他是一位又听话、又合作、又可爱的老人。

张学良临终时没有嘱托,他性格豁达,不拘小节,可以说是潇洒地离开了人间。西安事变后,张学良被“蒋家政权”囚禁了50多年,他对蒋介石的感情很复杂,但致死都没有抱怨过。

张学良是一个有爱心的人。他爱中国、爱同胞,期望国家早日实现统一。他曾不止一次地对张闾蘅说,要在适当的时候回东北老家去看看,主要是看看亲友。

张学良走了,是带着遗憾走的。他这一辈子,很多事情都没有踩到点上——少年时想学医救人却从了军;东北沦陷后想亲往前线打仗,却未能走上抗日战场;晚年想回东北看看,却因诸般因素,始终未能成行。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