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谦的博客

标签
郑钧  |  鞠萍  |  那英  |  烧狗  |  法律  |  殷谦  |  道德  |  人权
更多标签>>
  殷谦:现在的“导演”还是真正意义上的导演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殷谦 |  浏览(6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14 16:12:22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4 16:12:22  
  本作品所属分类:殷谦的砖头殷谦的糖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们这个时代似乎在进步中倒退,似乎又在倒退中进步,文明与野蛮并行,无论从物质还是精神方面,这都是一个最让人容易产生生存危机感和焦灼感的时代,其实每个人都有一种心理疾病,只是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承认,或自己身在其中而并不晓得,觉得自己很健康,反倒是认为对方有病,于是自然而然地就被潜移默化了,逐渐形成了一种本质上有害的文化,被称之为潜规则,或时代进步中的产物。

    就好比我刚接触到“颜值”这个词的时候,我就被弄得一脸“懵逼”,“颜值”究竟是个啥“东东”?经过晚辈们的教导,大概弄明白那个意思,其实就是看你那张脸的漂亮或英俊数值,颜值越高脸就越值钱。好像也不完全是,我怎么看莫言和王宝强先生颜值几乎是零,可人家那张脸确是货真价实的,如果论价值,不比那些所谓“颜值爆表”的人差。晚辈们话锋一转,又提醒我,以后要进入“刷脸”的时代了,脸就是密码,脸就是身份,甚至于一切,那些“颜值”负数的人要去银行“刷脸”,估计ATM都不大愿意吐钞。

    言归正传,我今天想说的是“导演”这个词汇,因为我不大确定今之“导演”是不是还包含着其他意思。我认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导演是诸如杨洁、谢晋、胡玫、姜文等,当然,陈凯歌、张艺谋、吴子牛、黄建新、李少红、贾樟柯等导演也很不错,这些导演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电影艺术家,是人生的导师,而并不是现如今演化成的单纯的一个职业,比如冯小刚、徐峥、宁浩之流,“导演”仅仅是他们的一个没完没了兜售自己的各种小聪明、小把戏和小奸小坏的职业,他们谈不上电影艺术家,尽管他们创造出了商业奇迹,创造了惊人的票房,但是从艺术层面上来讲,他们没有前者的智慧和成就。

    我们这个时代的影视成就寥寥,问题多多,譬如由于受主流意识的控驭和羁轭,所呈现出的是异化而苍白的且绝非品相单一的精神风貌,倘使以惟一艺术精神而涵蓋及统总之,亦绝非易事。

    以冯氏为代表的所谓的“顽主派”电影人,他们缺乏正是文化内涵和精神素养,这类玩世不恭的“导演”,很会揣摩大多数国人的心思,对观众的脉搏把握的异常精准,因为每出一部电影,票房动辄几个亿,占了压倒性优势的影视,头上光芒万丈,哪个敢不另眼相看。但是若能用大脑仔细想想,这种“导演”卖给观众的究竟是什么糟粕,其实就是一堆文化碎屑,艺术垃圾。这大概了也迎合了国人的胃口,在这个“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时代,大多数人变得麻木和隐忍,冷酷而无情,面对一切低俗的、戏谑的、毁灭的、暴力的都会瞬间“勃起”,莫名其妙地产生快感,而那种传播善良和仁爱以及幸福的影视作品却被淹没在这一波高潮中,不仅势孤力薄,而且微不足道。

    在当下文化变构以及社会转型期,病象异常甚至于令人堪忧,社会和道德就像现在的自然气候一样反常,人们没有目标感,对物质和娱乐享受有着近乎宗教般的虔诚和执着,不知道德准则为何物,不务实际,沉迷于淫乐;无耻无畏,苟活于混乱之中。与导师般的正真意义上的“导演”不同,如今的大多数导演,其实就是出卖灵魂和良知的电影贩子,如果非要为他们的“导演”头衔来做个定义,他们贩卖的是商品,而不是作品,他们的“导演”这个头衔,就和现如今商场里的导购,景区的导游一样,别无二致,但从工作性质上来说导购和导游相对只是一种职业,而如今的导演简直就是一块毒瘤,甚至于危害到社会,如一群吞噬着社会腐肉的鬣狗。

    对于此,很多人仍然抱着顽主心态,他们也没有这种意识来鉴定好坏,反而为之辩护:“不必太认真,我们只是看看热闹而已。”从“甄嬛”到“十里桃花”,从“我不是潘金莲”到“疯狂的石头”,把真实的历史搞扭曲,将严肃的人生弄拧巴,伦理被美感粉碎,精神被欲望瓦解,常识被虚假摧毁。欲望、拜金、权力、物质主宰一切,再也没有对于雅俗和美丑之区分,在政治腐败的推力下,滚滚商业大潮一次又一次地冲击本身孱弱的精神秩序和价值体系,就这样形成了一种有害的精神气候,丧失意义感和核心价值感,以及颓废和堕落不可替代地成为很多人普遍的一种精神状态。

    甚至在他们的有些“作品”中,严重缺乏那种聚合力量感或作为动机的道德元素,也没有健康和正常的情感,勿说没有个体与之国家和民族之大爱,就连男女之间的真爱都被毫不留情地剥夺了,甚至于剥夺了个人的尊严,乃至民族和国家的尊严,剩下的只是对物欲和肉欲的推崇和渲染,病态的施虐狂和受虐狂,细节中泛滥着虚假和庸俗,在“导演”的秘籍中,这些都成为影响人物命运和推进故事情节发展的唯一力量。

    他们互相模仿,故而都有一种通病,其策略就是“反其道而行之”,惯用的伎俩就是把正常和正确的东西拆毁,而后重新组合,并从相反之向度力推至极端,将这种小聪明当成自己的大智慧,在“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看来,这些导演确实具有与非凡的艺术才能,而对于智者来说,他们只是艺术界的小丑,对社会和观众没有一点责任心的投机者。即使再美的画面却不能遮蔽精神之残缺,亦无法填补内容之贫乏,他们大部分获得商业上的成功的“作品”,演员表演以及画面精致无一不出色,然而却是一群没有灵魂的僵尸,如勇敢和牺牲、忠诚这般庄严而圣洁的东西,都被物欲和肉欲所葬送,罪罚、爱恨、敌我之界线看不清楚,稀里糊涂,对于艺术而言,其最基本的价值立场和精神原则在这里荡然无存。

    真正的光亮诞生于黑暗,愈是黯然之夜晚,愈当闪现精神之亮光,愈有可能出现指引人们前行的优秀的艺术作品。我的朋友吴毅先生是一位优秀的制片人,他的作品如《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远去的飞鹰》、《圣天门口》等,都具备一位有责任以及有但当的伟大艺术家的品质,如在暗夜深处闪烁的一簇耀眼的精神之火,这才是有其内涵和价值的作品,而不是商品。

    吴毅先生的影视作品具有艺术性,作为制片人,他为观众提供的是有用的资源和内在的滋养,通过诚实可信、深刻细致、生动耐心的视觉展现,以一种内在的方式对观众的理解力和想象力发生积极的作用,引领观众深入作品形象体系之内部,体会和感受到丰富的意蕴和情思,这些作品不但有象征内涵和想象空间,而且具有观看体验上的可反复性,诚然,所有的这些品质都与他的客观冷静以及完整把握和展现故事和人物是分不开的。我和吴毅先生有过多次深入的交流,我认为他是当代无数不多的文化艺术型电影人,他拒绝为使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以及声望资源而低首下心和屈节辱命,在维护影视作品之品质和艺术精神方面,他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原则,他对当今影视界异化的精神现象也是深恶痛绝的。

    与致力于成为“精神导师”的导演当然与当下很多导购、导游式的导演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虽然都是导演,但前者是真导演,后者却徒有虚名。导演干的都是导购和导游干的“好事”,竭尽全力地创造票房,制造商业奇观。譬如导购的“勾当”,顾客去买东西,导购极力推荐某种品牌,实质上推荐的商品都是与他自己的利益挂钩的,譬如从中能够获得提成,这样的导购在商场,在药店已经成为常态。导游的勾当更不用说,导来导去都倒向钱了,先让你糊里糊涂的听那些永远都一成不变的故事,而后给你引路,目的地就是让你花冤枉钱的地方。导购、导游式的导演何尝又不是如此?全无良知可言,最终目的就是让你掏钱买票,买他的账。

   冯小刚和宁浩之流能够巧妙利用媒体炒作和“大腕”效应,并且玩得炉火纯青。在一切都用金钱来衡量的时代,他们创造票房价值之能力,是影视界很多准备成为他们那样的人所望塵拜伏的。故而,影视大佬冯大师,宁大师在媒体的鼓吹下走向神坛,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不说好也难。而事实上呢?他们创造的只是空有其表的文化垃圾,内容空洞,千人一面,轻佻太过,如识者若我皆鄙其境界低浅,儇薄太甚。如冯氏和宁浩的电影,敢问有何艺术价值以及功用可言?如果那种果壳蒜皮,一地鸡毛也能被人们奉为经典,如果那种小腻小歪之小奸小坏也能称之为电影艺术,如果那种小情小调之小打小闹也能称之为电影艺术,试问我们将那些真正意义上的经典电影又置于何处?也有些人不以为然,他们说:殷谦不懂娱乐,娱乐其实就是这么个东西,逗人开开心就行了。

    “娱乐”就等同于影视作品吗?他们试图以一言以蔽之,但事关艺术事业,绝不可以这么轻佻和浮躁的。中所以他们将影视当成娱乐,所以,在他们的电影里,他们将婚外之恋情当成蜜饵以诱人,将低俗之情欲当成主题以引人;将滑头之饶舌当成机智以悦人,将浅薄之嘲讽当成勇敢以惑人。作为观众,你从他们的电影中看不到可怕之真相和深刻的痛苦,看不到严肃之思想和重大的问题,除了极尽所能地挖苦和嘲讽底层弱势群体,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对底他们的同情和怜悯;没有愤怒和不满,也没有让人感切和欣怿的庄严与伟大;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观和哲学观。

    对此,也有影视圈内的资深人士颇为不屑:“搞什么艺术?你给中国老百姓搞艺术他们能看懂吗?你给他们讲文化他们能理解吗?他们需要的就是这种小情小调,需要的就是这种小打小闹的东西,只要能让他们哈哈一笑就完事了!”“大师”接着说,贾樟柯开始算个什么导演?拍了一部小电影去了一趟国外,弄了一个什么奖回来以后,摇身一变就成了号称第几代电影人了!还有那个宁浩同志,当年拍了一部叫什么“香火”的小电影,你问有几个人看过这部小电影?那时候有几个人知道他?这个事情总是有一定策略的,他拿这个小电影去日本获了奖,这才引起重视,很多人才认为宁浩不得了啊,拍的电影竟然在日本都能获奖,接下来他的电影就引起中国人极大而热烈地关注了。

    某“大师”果真“毫不避讳”地说:“您知道为什么吗?中国人就是贱,骨子里就贱,为什么很多外国人就是瞧不起中国人,就是因为中国人大多都是贱骨头,这就叫墙里开花墙外香,您明白了吧?你就是没脑子,你想想看,本来在国内屁也不是的东西,送到国外镀金之后再拿回国内,那屁也不是的东西也都是好东西了!这就是艺术啊,你说什么是艺术?你说的那些高大上的东西,那些小老百姓谁能看得懂?谁又会在乎?别一根筋地往直了扯,扯到最后也只让你自己浑身不舒服。”

  冯氏等新一代导演对待影视文化这么一个神圣而庄严的事业之态度竟然是如此的消极,披着喧闹的外衣掩匿无爱之冷漠和讽世之油滑,凡对善意和同情,以及怜悯都表现出一种鄙屑的态度:善意能获得票房吗?同情能获得成功吗?怜悯能当饭吃吗?在他们的内心,近乎怀着诅咒般的恶意无情地嘲褻这一切,通过对他者之嘲谑,获得消极之快感的体验,他们认为世人皆是傻瓜笨蛋,只有自己才是最聪明的人,他们拥有庞大的市场,所以也同时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只有他们才是金口玉言,其他人说的话全是屁话和废话。

    在我看来,如冯氏之流的导演,是真正的精神上的赤贫者,对美好和真实,善良和诚实的人情事物都反应冷漠,缺乏感知,而他们对残缺和病态、阴暗和丑恶、冷血和暴力等消极而堕泯之现象却乐此不疲地大肆渲染,看不到他们塑造了多少善良而美好的人物,倒是那种丑恶和内心残缺的人物屡见不鲜。

    这种导购导游式的导演,永远也不会成为导师般的导演,因为他们缺乏导师般的导演应该具备的情感态度,就是尽可能的通过自己的影片对人物有这基本的同情和理解,继而展现出他们内心痛苦和欢乐,希望和忧伤。那种浅薄之徒大都是油滑之人,那种偏狭之人大都自私冷漠,在他们那里你永远也别想见到公正和深刻。难道在他们看来的“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真的以为“一笑值千金”吗?花钱去看那些影视文化垃圾,仅仅是为了哈哈一笑吗?一笑虽值千金,但也要看看到底是美丽的笑,还是丑陋的笑;看看是善意的笑,还是凶恶的笑,否则诸如冯氏这样的导们,在笑嘻嘻地数票房的同时也在嘲笑观众的莫名其妙的傻笑。

    在当下这个时代,我们迫切需要的就是公正,因为生活中没有公正,就没有真实和客观;没有公正也就没有尊严和平等。冯氏导演拿观众傻瓜,所以在他的电影中也就拿人物当玩偶,一脸坏笑地随意开涮。殊不知他们的任性,虽然让观众享受到一时的快乐,也可能获得市场上的成功,但他们在艺术上却一无所有。为什么中国影视界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师,因为也就是很多诸如冯氏这种导演操控着影坛的风向,把持着影视文化的导向,这也不得不说是中国影视的没落。


                                2017年11月12日,于鄂尔多斯。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