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
以散文和小说为主兼顾其它。
  雪中太阳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向吉庆 |  浏览(2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14 20:21:51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14 20:21:51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雪中太阳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七点醒来,发现窗台上盆载的植物们都被雪掩盖住了。而且,雪花还在飘落着。隔壁昆明市十二中学平而黑色的旧教学楼房顶上边长出的一丛芦苇和草们、枯枝败叶、爬在墙上的两缕绿的藤蔓植物、包括风吹来的一切都被雪掩盖住了。那最高的几杆芦苇也被雪压弯了腰,形成了一个弯下了腰用拐杖支撑着瘦身子的老者。他似在思考着什么,又似在回忆过去的岁月,又似在注视雪下的小草。学校围墙边的树都被雪全盖住了。整个暴露在天空下的地方全成了雪的世界。旁边新教学楼每层的过道尽头都有三四个学生指指点点着说着什么。我从旧楼与新楼之间的通道看见操场的一方及道路的一角有男女同学跑来跑去,还有花伞同雪飘着、互动着……因新旧教学楼阻挡了视线,又听不见声音。所以不知他们在干什么,说什么。我想:指指点点的同学们发现了雪中的小动物,或者商量着要走进雪中去;跑来跑去的同学在堆雪人,或者在打雪仗;打着花伞的就是在品尝这纯洁的世界……

满天的雪花大多如丝,其中也有花朵形的。它们斜舞着悄无声息的入进雪中不见了踪影。我打开了一扇玻璃窗。有几丝几朵雪抚向我,而还未近身就化于无形了。

这雪,虽有兆丰年的暖意。但这雪不知怎么的就勾起了少年的那两场雪,但那雪是那年那月的那一天也记不清了。因我们巧家县城是在亚热带的金沙江边,雪是十年也下不到县城来一次的。但每年数九的天或正月返春的日子是有二三天,甚至四五天是能在县城里看得见高山、二半山上雪的。只记得那雪是一九五九年至一九六二年之间的某一天。那雪,夜里是什么时候下到县城来的,我是不知道的。只记得早晨和父亲走在满是雪的街上,见所有的街两边的房门及窗都是关着的。被雪掩盖住的一切都死一样静寂。连风也没有。只有我和父亲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咕咂、咕咂”声。随着“咕咂”声,身后就贸下一个个比鞋子深的雪坑。自今还觉得那雪不但没有一点瑞雪兆丰年的感觉,而是散发着一种恐惧。整个县城在透骨的严寒下也成了空城一样。觉到那城里只有我和父亲踏着雪的“咕咂”声是唯一的。所以,那雪和“咕咂”声自今还在我心的深处。第二次铭记住的雪,那是一九六六年,还是一九六九年的冬天去四川凉山州的普格县找临时工干。干临时工的人人满为患。顶严寒踏雪途回乡时又遇大风雪。雪夜里入住农家。在农家的伙塘边吃过饭,风雪也过了,我开门走进一遍雪地的田野月光下,想起了我们刚经过的风雪中,恰似那林冲雪夜上梁山那景。只是没有他那杆枪。也没有他的英雄悲壮气概。十八岁年轻的我们大多也就如此吧。

唉,岁月不论怎么的炎凉,过往的日子不论怎么的冷暖,虽心还有芥蒂,但都过去了。

十点三十一分,如丝如花的雪还在漫天飘舞。突然,灰白的天空开了两手掌大的一块。太阳竟月亮样出现了。把那白云之下的几丝黑线样的云也照了出来。但瞬间就又被灰白色掩住了。十一点五十三分,太阳竟耀眼的出现了四五分钟。这时雪还在不停的舞着下着,但都是如丝一样的了。这时,我发现被雪盖住的树露出了绿的叶,黄的叶,红的叶,它们都被雪拥抱着。似那绿的花,黄的花,红的花。连旧教学楼房顶上那杆最高芦苇也不知什么时候扬起了芦花晃悠了起来。

在雪花和阳光相印中,我疑这雪是太阳光化成的。又想这昆明都市里的雪中,翠湖的红嘴鸥们或同雪花同舞,或飞击雪花,把冰冷的天地带领得热情飞扬。

雪的树下面肯定有蜜蜂、蝴蝶在等待雪后的艳阳天。或许还有蝴蝶、蜜蜂飞舞于雪花中寻找梅花、茶花、迎春花……所有春城开放的花朵。

雪丝还在抚向我。严寒也还在顺风而来。但阳光洒在了我的身上,温暖从身体里溢出抵住了严寒。雪中阳光丝丝的暖和我体温似要使整个世界都温暖起来。

一片阳光,一片温暖。短暂人生,一世人情。

我们的言行,我们的岁月,能给炎凉的世界多少温暖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