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关于钢琴的回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9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24 18:16:36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24 18:16:36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67年,我家从贡院街31号搬到街对面的46号居住,46号是一座二层楼,我家住在第二层,有两间房子,一间大,一间小,一家六口人住倒也很宽敞。听老人们说,这座楼房解放前是“凤凰歌舞厅”,怪不得楼下地是水门汀的,还有很好看的花案呢。

我家楼下住着一位男青年,姓吴,三十多岁,单身,留一头油光光的头发,穿得干干净净,说话细声慢气的,走起路来头昂昂的,看上去很是傲气。听邻居说,他在上海读师范大学,学音乐,毕业后分到了广西一所中学当音乐教师,后来不适应那里的生活,不愿意干了,便辞职回到了家乡南京,在家吃了几年“闲饭”后,分到了一家小店干售货员。

吴先生一直单身一个人过,日子挺滋润的,经常看到他拎着肉回家烧;他一烧菜,满楼都是肉香,让我们这些几乎天天吃蔬菜的家庭好生羡慕。我那时是少年,最初接触吴先生是从他那架“星海”牌钢琴开始的。我家楼下就是他家,几乎每天晚上都能听到他在弹奏钢琴。因为是木地板,不隔音,他一弹,那富有穿透力的钢琴声便送上楼来,很好听。

出于少年的好奇心,有一天晚上我下楼来,从他家虚掩的门缝里探头看,只见他笔直地坐在钢琴边,一双手在琴键上熟练地翻飞着,那一串串优美的音符,仿佛是从他手指间播撒出来的。我半个头在门外,半个头在门里,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听着。也许是他感觉到我了,他停止了弹奏,回过头来,冲我微微一笑,说:“哎,你怎么不进来呢?你进来呀!”我不好意思地推门进去了,这是我第一次进他家。从此以后,我成了他最忠实、最亲近的听众,一有空闲,我就到他家听他弹钢琴。钢琴给了我美的熏陶,培养了我爱音乐的兴趣。

从吴先生的口中,我第一次知道,钢琴是西洋乐器里的“皇帝”。我有时和他半开玩笑说:“你快弹,让‘皇帝’唱起来吧!”他也微微一笑说:“好的,我马上叫皇帝'唱起来!”于是,他坐下,掀开琴盖,手指一阵翻飞,“皇帝”就这样优美地放歌了。

钢琴声真的很美,清朗如泉水叮咚,狂放似暴雨倾盆,温柔如恋人絮语,舒缓似天鹅翔舞。吴先生会弹许多曲子,古今中外,无所不包;他还会唱歌,是男中音的音色。记得那时他最爱唱阿尔巴尼亚的歌曲《含苞欲放的花》,有时手里还举着一枝塑料花作"道具",唱得柔肠百结,唱得泪水盈眶,让我好生感动。吴先生曾教过我一段时间的钢琴,可惜我缺少天份,最终只会弹几支简单的曲子,徒留一个少年钢琴梦。吴先生见钢琴教不会,便教我学唱歌。好在我的嗓音还可以,跟着他练发声、练腹腔、胸腔、鼻腔共鸣、练吐字;一度时期曾沉迷其中,几乎天天练习,也掌握了一些简单的歌唱技巧。吴先生成了我的钢琴伴奏;我一有点进步,他就鼓励我,让我好自信。

记得那时,我最喜欢唱这样几首歌:《延安颂》、《越飞山》、《怀念中国》、《北京—地拉那》、《剪羊毛》、《照镜子》。这些中外歌曲,歌词凝练,朗朗上口,旋律舒缓,优美流畅。

如今,只要一唱起这几首歌,我就会想到吴先生和他的钢琴,想到那些难忘的岁月,想到一个少年燃烧着热情的歌唱。

我家是1982年搬离贡院街的,从此就和吴先生很少联系了;搬走不久,我们曾经住过的楼房也折了,盖起了高楼,吴先生也搬到别处去住了。大约十多年前的一天,我在下班路上和吴先生偶然相遇,两人交谈了好一会儿;我们都很激动。他告诉我,他早已经退休了,还是一个人过。我问他:“那你钢琴还弹吗?”他还是微微一笑说:“还弹,平时也没有什么事可做,打发打发时间吧!”从他平静的笑容里和亲善的眼神中,我看到的是一种对音乐的热爱,对生活的热爱。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