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模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0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1-27 09:05:04 最后更新时间:2017-11-27 09:05:04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模仿别人的说话声音和动作表情,而且常常模仿得很像。有时看了一部电影或一出戏剧,就会模仿电影或戏剧里的人物,在小伙伴中很得意地表演一番,惹得大家一阵开心的笑。

上小学二年级时,学校组织我们看了一场京剧电影《节振国》,看完电影后,里面的两段唱腔我大致就会哼唱了。一段是节振国演唱的,唱词是这样的:“刀劈鬼子离家门,小杨家中暂存身。我好比失群一飞鸟,我好比断线一风筝。”还有一段日本军官唱的,唱词是这样的:“节振国节振国,飞檐走壁,游击队游击队,专打游击。老子又有人来又有马,满手的大洋白花花,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不爱它。”这两段唱腔不仅我会唱,我们贡院街上不少小伙伴都会唱,就像现在唱流行歌曲一样。

还是在我上小学二年级时,那时看了一部电影《飞刀华》,影片里杂技艺人“飞刀华”那一手飞刀绝技,令我们惊叹不已。看完电影没多久,在我们贡院街上的小伙伴中间,就掀起了一股模仿“飞刀华”飞刀的热潮,几乎小男孩没有一个不学的。我家也是这样,我们弟兄三个结成一个“学习小组”,先用钢锯条打制成一把“飞刀”,然后拆下我家院子里的一扇门板,就这样开始练习“飞刀”;等练到比较熟练的程度时,就开始以人为活靶子的练习,三个人轮流做“靶子”。现在想想挺后怕的,万一要是失手了,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但那时好像一点也不怕,就想尽快地练出“飞刀华”的那一手飞刀绝技。

1965年秋季,有一天晚上,南外在大操场上举行营火晚会,中学部的张云学长表演了一段快板书,我当即用大脑记下了其中的一部分,等营火晚会结束后不久,我就在班上模仿开来了。我记住的这一段是这样的:“说起这赫鲁晓,正在河洗澡,光秃秃的脑袋上打满了肥皂泡。猛然听见电话铃声吵,原来是米高扬电话里把他找。在克里姆林宫,开会真热闹。苏斯洛夫先发言,批评了赫鲁晓。赫鲁晓一听,蹦起了三丈高:‘你这小子说瞎话,职位都比我高?’”

我们当年在学校时,班上不少同学都具有模仿才能,看完了一部电影,很快就会模仿电影里的人物对白,甚至可以即席表演,而且能表演得惟妙惟肖。记忆最深的是约在1971年,我们看完了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后,便在宿舍里表演起其中的片段来。大家各自领了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根本不经彩排就直接开始了。我们表演的是影片中列宁遇刺的一段,那天晚上每个人的表演都很出彩,几乎是生动地再现了电影里的情景。还有更搞笑的,有一个同学在看了电影《英雄儿女》后,在宿舍里表演王成最后英勇牺牲的一节,他拿着打扫宿舍的扫帚,把扫帚把子当“爆破筒”,高高地站立在木床上,然后模仿王成高叫一声:“为了胜利,向我开炮!”接着纵身从床上跳下来,结果在落地时没有站稳,一下子就跌倒在水泥地上,好久没有站立起来。大家看着他,一起笑开了。

高中毕业到林场插场后,我和我的同学也没有丢掉“模仿”的特技。我们不仅会模仿当地人说话的腔调和动作,有时看了电影也会模仿里面的对白和剧情,还像是在学校时一样。

对别人声音的模仿 ,对电影剧情的模仿,既是一种声音的记忆,也是一种历史的记忆。这种记忆是美好的,是永恒的,是不会消失的。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