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孤岛落日》(19)下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3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2-05 20:42:55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05 20:42:55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编著

 

  

                      胡适与中共的恩怨纠葛

                                                         

1945425日,以宋子文为首席代表,胡适、董必武等一批具有外交影响的知名人士组成的中国代表团,出席在旧金山举行的联合国制宪会议。会议期间,受毛泽东的委托,董必武代表共产党一方,争取胡适在战后民主建国过程中的支持。

当年71日,蒋介石政府派出了国民参政会代表傅斯年等5人访问延安,商谈国共两党合作之事。蒋介石之所以派出傅斯年,是想利用他与毛泽东在北京大学时的旧交,劝说毛泽东。而毛泽东则就势再次通过傅斯年向远在美国的胡适转达问候,争取他对共产党的支持,并想通过傅、胡,取得美国朝野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

后来,傅斯年通过报纸转达了毛泽东对胡适的问候。               

824日,胡适在纽约给毛泽东拟一中文电报,托王世杰在毛泽东于829日到重庆参加国共谈判时面交毛泽东。在电报中,他要中共学英国工党,放下武器,这是中共和毛泽东绝对不能接受的。

194596日,胡适被正式任命为北大校长。194675日,胡适从美国回到上海,受到国民党政要员,包括蒋介石、孙科等人的热情款待。因此,国共两党相争,开战在即,胡适倾向于国民党当局。

194712月,胡适的得意学生、中共地下党员、当时清华大学教授吴晗投奔解放区受到毛泽东、周恩来的接见,吴晗向毛、周谈到北平地下斗争及高校情况时,毛泽东说:“只要胡适不走,可以让他做北京图书馆馆长!

19482月,陈毅在小范围内传达了这个设想。北京大学地下党汪子嵩,曾请胡适的老乡兼麻将友郑昕转告胡适,希望他留下来。解放军围城后,一个地下党学生曾对胡适说,前一天夜里延安广播电台曾对胡适专线广播,希望他不要走,北平解放后,将任命他为北大校长兼北平图书馆馆长。

胡适听了,表示怀疑:“他们会用我吗?共产党能让我做北大校长和图书馆的馆长吗?”胡适还说:“不要相信共产党的那一套。”   蒋介石(右)与胡适

胡适确实已经跟蒋介石走得太远。蒋介石于1948329日在南京召开所谓行宪的第一次“国民大会”,胡适作为“国大代表”前往出席。第二天下午,王世杰来见胡适,转达蒋介石旨意,称“蒋公意欲宣布自己不竞选总统”,而提议胡适做总统候选人,蒋自己愿意做行政院长。并说“请胡适拿出勇气来”。                              胡适在行宪国大会上发言

胡适初听此言,很觉惊异,自认“实无此勇气”,却又觉得蒋的想法“是一个很聪明、很伟大的见解,可以一新国内外的耳目”。胡适也想试一试,但又没有自信心。331日,他与周鲠生、王世杰商谈了很久,直到晚上8点一刻,竟一度决定接受蒋的“提议”。到41日一觉醒来,也许他的头脑又清醒了一些,“还是决定不干”。

44日,国民党召开临时中央全会,蒋介石声明不候选,而提议由国民党提出一个无党派的人来做候选人,并说此人须具备五种条件:一、守法;二、有民主精神;三、对中国文化有了解;四、有民族思想,爱护国家,反对叛乱;五、对世界局势、国际关系,有明白的了解。蒋介石没有说出姓名,但大家都清楚明白,指的就是胡适。

其实蒋介石的提议只是一个政治上的花招,是说给美国人听的,而胡适却书生气十足,还以为“蒋公是很诚恳的”,被蒋介石玩弄于股掌之上却不自知。最后,胡适还是高高兴兴帮着蒋介石登上了“总统”的宝座,并以大会主席团主席和民意代表的身份,向蒋介石致送当选证书。

最后,中共中央便宣布他为“战犯”。  胡适给蒋介石送“总统”证书

19481215日,蒋介石派专机将胡适运出被共产党军队重重包围的北平城。

194951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胡适的老朋友、史学家陈垣《北平辅仁大学校长给胡适的公开信》,劝胡适回到新社会。

直到618日,胡适才从香港出版的刊物上看到陈垣的公开信。他的感受是:“读了使我不快。,此信大概真是他写的?”胡适半信半疑。过了几日(624),胡适在日记中写道:“我今天细想,陈垣先生大概不至于学习的那么快,如信中提及萧军批评,此是最近几个月发生的事件,作伪的人未免做的太过分了!”他认为陈垣的公开信是一封“作伪”的信。

19562月在北京怀仁堂宴请全国政协的知识分子代表时,毛泽东在谈到批判胡适时说道:“胡适这个人也真顽固,我们托人带信给他,劝他回来,也不知他到底贪恋什么。”

同年7月,曹聚仁从香港回北京访问,受到毛泽东的接见,两人作了长谈。在京期间,有爱书之癖的曹聚仁,曾走访各旧书店。他发现:批判胡适的运动已进行两年,但书铺中仍有胡适各种版本的著作出售。1957年春,曹聚仁给胡适去了一封信,规劝胡适回大陆看看。胡适对此大不以为然,他在1957316日的日记中写道:“收到妄人曹聚仁的信一封。这个人往往说胡适之是他的朋友,又往往自称章太炎是他的教师。其实我没有见过此人……”他在来信的信封上批了“不作复”三个字,并派人将信转交了“台湾司法行政部调查局”,作“匪情”研究的资料。

胡适的儿子胡思杜1950年从华北大学毕业后,写了一份反省材料,那篇《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当年在香港《大公报》上发表了,这对胡适的刺激很大。胡适收到曹聚仁的信一周后,又收到了小儿子胡思杜的来信,那信是几个月前写的,信到之日胡思杜已经自杀了,胡思杜一死,使胡适返回大陆更不可能了。

1957年春天,胡适在纽约因胃溃疡大手术之后,立下了英文遗嘱,幻想“光复大陆后,北大成为自由大学时”,他留在北平的102箱书捐给北大。他此刻已感觉到,今生今世是不可能再回祖国大陆了。

 

 

                        胡适的婚恋

 

胡适(1891-1962),又名胡适之,安徽绩溪上庄人。

胡适的父亲胡传,通过读书走上了仕途,先后在东北、广东、台湾等地做官。胡传一生三次娶妻。胡传娶第三个妻子冯顺弟时,年已47岁。冯顺弟当时17岁,她就是胡适的生母。

胡适三岁多时,父亲胡传死在台湾任上。23岁的母亲从此守寡,她把一生中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子胡适身上。冯顺弟没有文化,为了胡适,她忍受了一个年轻寡妇所能遇到的所有艰辛,千方百计地筹集学费,将胡适送进学堂。

作为一名封建妇女,母亲对胡适的成长看得确实太重了,以至于早在1904年,13岁的胡适准备去上海梅溪学堂读书时,母亲就开始张罗为他订婚的事。与儿子订婚的女子,便是与上庄镇仅一山之隔的旌德县江村村姑江冬秀。

江家人对胡适很有好感,就主动向胡适的母亲提亲。江冬秀出生于1890年,比胡适大一岁,生肖属虎,而胡适属兔,虎食兔,生肖相克,因此胡适的母亲对这门亲事不甚满意。但胡适的母亲碍于情面,就说请个菩萨来“裁判”。结果:江冬秀的“八字”与胡适并不犯冲,于是,这门亲事就定了下来。之后,胡适就去上海读书了。

在上海学习期间,“上海滩”十里洋场“恶少”的习性:打牌、喝酒、打架,他也染上一些。这些不可能不传到家乡。

1908年秋,胡母担心时间长了,儿子的婚事会发生变故,于是她托人给胡适写信,催他回家与江冬秀完婚。为此,江家准备好了江冬秀的嫁装,胡家也为胡适准备好了新房。但胡适写信给母亲说,自己尚且年少,多读书求未来发展大事,凡此种种,结论是“儿万不能归也”。于是,婚期推迟。

19109月,胡适考取“官费生”去美国留学。在美国,他结识了对他的感情和事业都产生了极大影响的女子——韦莲司。胡适追求过韦女士,但韦女士根本就没有嫁给胡适的意思。母亲却不断从家乡来信,催促他回乡完婚。

胡适到美国读书后,与江冬秀通过几封信。可是,随着时间和推移,信越来越少,谣言却在江村和上庄传开来,说胡适娶了洋婆娘,不会回来了。江冬秀沉不住气了,有事没事就来到上庄胡适家,帮婆婆做家务。江冬秀的苦心得到胡母的激赏,她左一封信右一封信催胡适回来结婚。这个婚胡适实在不想结,但是为了不让母亲大人失望,他以一种“舍身”精神在27岁那年回到了徽州。

1917710日,胡适告别韦莲司一家,抵达上海。7月底,回到上庄。“洋博士”荣归故里,上庄小镇喜气洋洋。胡适遵照母亲的意愿,给江冬秀写了封信,定下寒假结婚之大事。

这期间,胡适还惦记着大洋彼岸的韦莲司小姐,他写信把这件事告诉了韦小姐。

当年1230日,年已27岁的胡适由北京回上庄,和江冬秀结婚。他母亲可高兴了!

胡适在新房门上贴了一副对联:

三十夜大月亮,二十七老新郎。

新郎27岁,新娘28岁,28岁老新娘在一向早婚的徽州,是老得不能再老的老姑娘了。

小脚女人江冬秀与西装教授胡适的婚姻,被称为民国七大奇事之一。

婚后,胡适在家小住,时间不到一个月。后来,他在给朋友的一封信中,曾提到当时的情况:“吾之就此婚事,全为吾母起见,故从不曾挑剔为难。若不为此,吾决不就此婚。此意但可谓足下道,不足为外人言也。今既婚矣,吾力求迁就,以博吾母欢心。吾之所以极力表示闺房之爱者,亦正欲令吾母欢喜耳。”

1918年冬天,江冬秀在老家伺奉婆婆一年后,来到北平与胡适共同生活。

1923年秋天,胡适到杭州疗养,江冬秀不放心,还写了一封别字连篇的信给表妹曹诚英,托她照顾一下表哥。曹诚英是她与胡适结婚时的伴娘,此时正在杭州读书。可是江冬秀做梦也没有想到,西湖的风花雪月让表哥表妹掉进了温柔乡里,瞒着她做了一对要死要活的情人。

江冬秀得知此事,终于发怒了。胡适刚回到家,江冬秀就一声断喝,把胡适吓傻了,胡适当然抵赖,死不认账,并摆出一脸无辜,说江冬秀冤枉好人。江冬秀横了脸:“半斤鸭子四两嘴,你至今还嘴硬,你诚心娶你表妹,就将我娘俩先杀了。”她手里正抱着哭得小脸通红的儿子。胡适也犯了犟脾气:“别拿死啊活的吓唬人,有本事你想去……”话没说完,江冬秀就从桌案上抓起一把裁纸刀,高高举过头顶对着儿子:“不如我先杀了他再自杀,省得我娘儿碍人家娶小老婆。”胡适一看吓得脸都变了色:“冬秀,你别胡来。”江冬秀哭着说:“就让我娘俩死给你看。”早有佣人过来抢过江冬秀手中的裁纸刀,可江冬秀并不罢休,又抓过一把剪刀朝胡适扔过去,差点戳伤胡适的脸。胡适吓得就差跪地叫姑奶奶了。

可此后,曹诚英与胡适仍保持着通信联系。

胡适和江冬秀结婚后,还真心地爱过他的“小表妹”、同乡、其三嫂的妹妹曹诚英,并准备与江冬秀离婚。

曹诚英,字佩声,是我国最早的作物遗传育种的女教授,以前,她只是在她的业务领域中被人所知,后来,随着胡适研究的不断加温,胡适与曹诚英的婚外恋逐渐浮出水面,这才被世人关注。

曹诚英1902年出生于安徽绩溪一个大户人家,1920年就读于杭州女子师范学校,1925年毕业于东南大学农科,193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农学院。随后她赴美国康奈尔大学农学院就读硕士学位。1937年曹诚英回国,先在安徽大学农学院任教,后来就到了复旦大学农学院了,一直到1952年院系调整,并入沈阳农学院,在沈阳居住到退休为止。

曹诚英在美国康奈尔大学求学期间,其时,胡适有机会赴美国,也曾去探望曹诚英,并和康大中国学生在一起活动。当时大家就隐约感到胡适和曹诚英不单单是老乡与表兄妹了,但也无人多问。

曹诚英每天早上,都要花费不少时间梳头,她的头发很长,超过腰际,她很认真地将头发梳成一根长辫,然后盘在头顶上。她眉清目秀,端庄贤淑,气质典雅。她每天晚上都要按摩足部,她的脚是“解放脚”,即缠过小脚后放开的,脚的骨骼已经变形。有人问她为什么要缠脚时,她说:“我们乡下不缠小脚的女人是嫁不出去的。”接着又补上一句:“不过,你看我缠了小脚还是嫁不出去。”

在胡适的婚礼上,15岁的曹诚英是新娘的伴娘。胡适当时已是名闻遐迩的人物,他是胡氏的荣耀,也是曹诚英心中的偶像。胡适对漂亮、聪慧的曹诚英也很有好感。

曹诚英也曾有过不幸的包办婚姻。1922年,她的丈夫以她婚后四年不能生育为理由娶了妾。她不甘示弱,毅然离了婚。1923年暑假,胡适去杭州度假时,通知了曹诚英。结果他们住在烟霞洞里度过了整个暑假,这是他们最愉快的时光。

胡适与曹诚英的通信,有一封信不知怎么就落到了江冬秀手中:“我们在这个假期中通信,很要留心……糜哥,在这里让我喊你一声亲爱的,以后我将规矩地说话了!”江冬秀听人念着这些气疯了,她将胡适从床上拎小鸡似的拎起来,打开大门,面对四合院里左邻右舍大喊大叫:“……你这个大学者大文豪像什么话,人前人五人六的,背地里一肚子花花肠子,整天想着要做妻妾成群的老地主,吃着碗里霸着锅里,你让大家评评理,这肉麻的信是人写的么?”胡适脸上青一阵紫一阵。

江冬秀并没有放过曹诚英,后来曹诚英在四川谈了个朋友,谁料想有一次江冬秀在麻将桌上正遇上那个男朋友的表姐,她恶狠狠地将曹诚英骂得狗屎不如,表姐赶紧回家叫表弟退了婚。曹诚英受不了这个打击,跑到峨眉山要做尼姑……

1948年胡适去台湾前,曾到上海与曹诚英告别,据说,她曾劝他留下,但胡适只留下两个字:“等我。”即匆匆赴台,从此,他们天各一方,没有再见过面。

曹诚英终生没有再嫁。1962224日,胡适突发心脏病在台湾去世,过了近一年,才有人告诉曹诚英这一消息。

“文革”期间,有人不断要她交代与胡适的关系,并对她进行批斗。直到1968年,退休后的她才获准回到南方,长居在老家绩溪。

1973年曹诚英去世,终年71岁。据说曹诚英死前嘱咐在她死后葬在绩溪旺川的公路旁。这是一条通往胡适故居所在的上庄村的必经之路----她是还寄希望于路旁与胡适生死相逢吗?

胡适的妻子是江冬秀,他的初恋情人是美国姑娘韦廉斯,他和陈衡哲(即莎菲女士)有过暗恋,和曹诚英有过婚外恋。                                胡适与妻子江冬秀

 

 

 

           胡适与妻子江冬秀的“协议”

 

胡适在经济上有时精打细算,有时又慷慨大方。

抗战期间,胡适任驻美大使时,向重庆发的数十封密电,一律都是用文言写的。有人问他,你这个白话文的旗手,为何不用白话?胡适笑着说:电报费太贵,用文言可以替国家省几文。                                 

胡适在北京大学任教期间,他的一位学生因经济拮据萌生辍学打算。胡适知道后答应开学时资助他100元钱,帮助他完成学业(胡适当时每月工资280元,大半寄回绩溪老家贴补家用)。巧逢胡适有事远出,便将此事郑重地向妻子江冬秀作了交待。胡适回来后,以为江冬秀已办,所以未予过问。后来胡适在街上遇到那位学生,追问之下,那位学生吞吞吐吐,只说自己已经就业。为此胡适大发雷霆,盛怒之下竟提出与妻子离婚。后来在亲友劝解之下达成“协议”。胡适的条件是:“今后我要给哪个学生30元,你就付给30元;要给50元你不准付49元;我要将全部家当给谁,你也不准说个‘不’字!”江冬秀的要求是:“有我在世,你不准讨小老婆!”胡适当即答应。

 

 

                胡适次子胡思杜之死

 

1941年,胡适的次子胡思杜到美国读书,那时胡适在美国当大使。1948年夏胡思杜回到国内,成为北平图书馆的一名职员。当时胡思杜刚从美国回北平不久,对国内这几年的情况不熟悉,他认为自己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共产党的事,他们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19481214日,蒋介石派专机来接胡适到南京时,小儿子胡思杜却表示暂留在亲戚家,不随父母南行。胡适在短时间内无法也无力做通儿子的思想工作,只好强压怒火,随其便了。

1949年后,中国大陆的“批胡适运动”愈演愈烈。1950922日,香港《大公报》发表了胡思杜《对我父亲——胡适的批判》一文,不久,此文被《人民日报》《中国青年》以及美国《纽约时报》《时代周刊》、台湾《中央日报》等多家报刊转载,一时舆论沸腾,众人侧目。

文章中说,自己经过学习,幡然醒悟:“自己的父亲原来是反动阶级的忠臣,人民的敌人。”“在他没有回到人民的怀抱以前,他总是人民的敌人,也是我自己的敌人,在决心背叛自己阶级的今日,我感到了在父亲问题上有划分敌我的必要(即脱离父子关系)。”

见到文章的胡适不相信是自己新手抚养长大的儿子会作如此说,他认为思杜此举乃是共产党耍的布袋戏,故意蒙蔽大众,并对自己施行刺激,以达到不可告人的政治目的。

19509月,因胡思杜以大义灭亲的方式痛骂“美帝国主义走狗胡适”有功,一度受到学校领导的表扬,于华北革命大学学习结束后,被分配到唐山铁道学院马列部任历史教师。此时的胡思杜努力工作,同时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只是组织上对他一直处于考验之中,一拖再拖。

到了1957年,全国兴起反右运动,不明就里的胡思杜开始积极、主动地给他所在的院、部领导提出教学改革建议。学院领导见一个“走狗”的儿子竟然犯上作乱,盛怒之下决定施以颜色。

1957520日,《人民日报》发表的一篇文章,报道唐山铁道学院机械系主任孙竹生及教师胡思杜“使用卑鄙手段妄图夺取学校领导权”,文中特别注明内容是胡适的儿子胡思杜所说。从此,胡思杜一下子由拥护中共的积极分子,成了“汉奸”、“走狗”、“卖国贼”、“胡适的余孽”和“妄图篡夺革命领导权的阶级异己分子”。随着反右斗争的开展,胡思杜多次被拉出来示众并接受革命群众的批斗,被学校定为“右派分子”。

胡思杜精神崩溃,于1957921日上吊自杀死亡,年仅36岁。因受胡适牵连,胡思杜一直没有找到女朋友,到死时仍是光棍一条。

胡思杜在大陆已无直系亲属,他留了一封遗书给远房堂兄胡思孟。因胡思杜属于“自绝于人民”,胡思孟不敢向学校领导追问其死前死后的具体细节,只好怀着悲痛与学院的勤杂工在唐山郊外的一片野地里挖了个土坑,草草把胡思杜埋掉了。

 

 

                        胡适逝世台北

 

19601217日是胡适70虚岁生日,蒋介石写了一个大大的“寿”字以示祝贺。蒋氏夫妇在官邸为胡适摆下寿宴,邀请副“总统”陈诚等十余人前来祝贺。

    蒋介石的寿宴不能抚平胡适内心因“雷案”所造成的伤痛,他仍旧为雷震的入狱而沉痛不已。翌年726日,雷震在监狱中度过65岁生日,胡适写下南宋大诗人杨万里的绝句《桂源铺》送给雷震: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 

    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1962224日,台北国民党中央研究院在蔡元培馆举行第五次院士会议。下午五时,胡适主持欢迎新院士酒会。

    客人到齐了。胡适登上主席台,兴高彩烈地向与会的客人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我常向人说,我是一个对物理学一窍不通的人,但我却有两个学生是物理学家:一个是北京大学物理系主任饶毓泰,一个是曾与李政道、杨振宁合作试验‘对等律之不可靠性’的吴健雄女士。而吴大猷却是饶毓泰的学生。排行起来,饶毓泰、吴健雄是第二代,吴大猷是第三代,杨振宁、李政道是第四代了。中午聚餐时,吴健雄还对吴大猷说:‘我高一辈,你该叫我师叔呢!’这一件事,我认为生平最得意,也是最值得自豪的。”

    说到这里,台下响起了掌声,客人们为胡适的祝酒词起了兴。而胡适这才意识到自已还在病后休养之中,不宜多说,便声明说:“今天很高兴,多说了几句话,因为太太没来,没有人管我了。”

    在台湾享有盛名“怕老婆协会会员”的胡适,幽默这么一下,将酒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正值630分,人们开始散会。胡适勉强支撑着那将要倾倒、崩溃的躯体,站起来送客。当他转身与向他道别的客人说话时,忽然面色苍白,身体抽搐了一下,晃了一晃,仰身向后倒下,脑袋碰在桌边上,再摔到水磨地面上。一代学者,一生风流潇洒,就此再未站立起来。

    胡适去世后,蒋介石亲自写了挽联:

    新文化中旧道德的楷模

    旧伦理中新思想的师表

    不久,蒋介石颁布褒扬令,高度评价了胡适的一生,赞誉他“忠于谋国,孝以事亲,恕以待人,严以律己,诚以治学,恺悌劳谦,贞坚不拔”。但在胡适出殡的那天,“国防部中央电影制片厂”负责新闻片的编导,拟派摄影师去拍送葬的场面,却遭到蒋介石父子的禁止。

    19621015日,胡适安葬于台北南港“中央研究院”大门对面的山坡上。这是入秋以来最凉的一天,细雨霏霏,万人陪同着灵柩出殡,亲朋好友黯然神伤。这位中国现代史上的大学者的墓碑上刻着:

    “这个为学术和文化的进步,为思想和言论的自由,为民族的尊荣,为人类的幸福而苦心焦思,敞精劳神以致身死的人,现在在这里安息了!我们相信,形骸终要化灭,陵谷也会变易,但现在墓中这位哲人所给予世界的光明,将永远存在。”

 

    胡适死后,哀荣备至。台湾中央研究院为他建立了纪念馆,包括他生前的居室在内,并建立了胡适陵园,遗骨埋葬在院内的陵园内。陵园规模宏伟,极为壮观。

    胡适在政治方面,众所周知,他是不赞成共产主义的。五四运动期间,他就提出“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据说,他也同样反对三民主义。在他的心目中,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就是美国的政治,世界上最“民主”的国家就是美国。这同他的个人经历和哲学信念有关。要说他“崇洋媚外”,那是不假的。他是实验主义者,不主张有什么“终极真理”。而世界上所有的“主义”都与“终极真理”相似,因此他反对。他同共产党并没有任何深仇大恨。他自己说,他一辈子没有写过批判共产主义的文章,而反对国民党的文章则是写过的。

解放前夕,北平学生经常举行示威游行,比如“沈崇事件”、反饥饿反迫害等,背后都有中共地下党在指挥发动。每次,国民党的宪兵和警察逮捕了学生,他都乘坐他那辆当时北平还极少见的汽车,奔走于各大衙门之间,逼迫国民党当局非释放学生不行。他还亲笔给南京驻北平的要人写信,为了同样的目的。                         96岁的季羡林

    有一天,季羡林到校长办公室去见胡适,一个学生走进来对他说:昨夜延安广播电台曾对他专线广播,希望他不要走,北平解放后,将任命他为北大校长兼北京图书馆的馆长。胡适听了以后,含笑对那个学生说:“人家信任我吗?”谈话到此为止。

    胡适以青年而得大名,誉满士林。他一生忙忙碌碌,倥偬奔波,作为一个“过河卒子”,勇往直前。有人认为,他一生毕竟是一个书呆子。

    有一次,在北京图书馆开评议会。会议开始时,胡适匆匆赶到,首先声明,还有一个重要会议,他要早退席。会议开着开着就走了题,有人忽然谈到《水经注》。一听到《水经注》,胡适立即精神抖擞,眉飞色舞,口若悬河。一直到散会,他也没有退席,而且兴致极高,大有挑灯夜战之势。

在大陆,到了1954年,从批判俞平伯《红楼梦》研究的资产阶级唯心论起,批判之火终于烧到了胡适身上。这是一场缺席批判。胡适远在重洋之外,坐山观虎斗。即使被斗的是他自己,反正伤不了他一根毫毛,他乐得怡然观战。他的名字仿佛已成了一个“箭垛”。大陆人士对他万箭齐发,他却兀自巍然不动。

    1962年胡适之猝然逝世后,大陆报刊上没有一点反应。十几二十年后,季羡林写了一篇短文:《为胡适说几句话》,文章发表后,没有人来追查他,他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季羡林于20097月去世,享年98岁。)

    胡适的妻子江冬秀,在胡适突发心脏病去世后,她一个人平静地生活到85岁,在台湾无疾而终。

 

 

 

 

                           参阅资料

 

    1.《于右任重金赎对联》于 丁/文《文摘周刊》1998.10.13

        原载《团结报》1998.8.27

    2.《别致的人名诗》少 年/文《文摘周刊》1998.10.13

        原载《山西家庭报》                                 (1998.10.14)

    3.《于右任被胁迫去台湾的前前后后》屈 武/文《团结报》   (1999.03.17)

    4.《逃台政要:人生的最后一幕》《文摘周刊》1999.4.27

        原载《文史精华》总100101期                      (1999.04.29)

    5.《老西安历史的记忆》贾平凹/文《作家文摘》1999.12.7

        原载《钟山》1999.5期                               (1999.12.16)

    6.《于右任为何没有留在大陆》 原载《民国春秋》1991.1

        收集在《现代革命史资料》剪报(02)                    (2000.03.20)

    7.《于右任与邵力子的交往》刘根勤/文《作家文摘》2000.6.6

        原载《人民政协报》2000.5.23                         (2000.10.21)

    8.《于右任烹“鲜”》《文摘旬刊》2002.3.15

        原载《周末》2002.3.1                                (2002.03.23)

    9.《于右任弥留之际留下的谜团》汪幸福/文《文摘旬刊》2002.6.7

        原载《共鸣》2002.5                                 (2002.06.14)

    10.《于右任拒绝蒋介石祝寿》《作家文摘》2002.11.22

        原载《蒋介石秘史》程舒伟、孙启泰、王光远/

            团结出版社2002.7出版                          (2002.11.26)

    11.《于右任镇邪招义女》《文摘旬刊》2003.4.11

        原载《金陵晚报》2003.3.23                          (2003.04.23)

    12.《于右任最后的日子》丁雯静/文《文摘旬刊》2003.12.12

        原载《各界》2003.11                                (2003.12.17)

    13.《一起轰动台湾的政治谋杀案》汤礼春/文《作家文摘》2006.5.16

        原载《团结报》2006.3.28                            (2006.06.11)

    14.《站在胡适之先生墓前》季羡林/文《作家文摘》1999.8.3

        原载《百年潮》1999.7                               (1999.08.14)

    15.《胡适的最后一天》舒哲/文《文摘旬刊》1995.10.18

        原载《生活报》1995.10.1                            (1995.10.25)

    16.《胡适在台湾的日子》《文摘周报》2003.43.31

        原载《历史照片的历史问题》秦 /著 文汇出版社出版  (2003.4.22)

    17.1949,胡适的哀伤》《作家文摘》2005.9.13

        原载《1949年:中国知识分子的私人记录》傅国涌/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1 出版                      (2005.09.18)

    18.《胡适与蒋介石之间的容忍与斗争》刘维荣/文《作家文摘》2006.1.6

        原载《人物》2005年第12期                          (2006.01.12)

    19.《回忆胡适之先生》唐德刚/文《文摘周报》2006.3.14

        原载《经济观察报》                                 (2006.03.15)

    20.《胡适与中共的恩怨纠葛》刘维荣/文《文摘周报》2006.10.10

        原载《海上文坛》                                   (2006.10.22)

    21.《胡适在大陆最后的日子》赵映林/文《作家文摘》2007.4.10

        原载《周末》2007.3.29                               (2007.05.19)

22.《我所知道的曹诚英》俞汝庸/文《作家文摘》2007.6.22

原载《文汇报》2007.6.10                             (2007.07.12)

23.《无法回头----北平解放前后的胡适》《云南老年报》2007.7.6

原载《北京日报》李砚洪/文                           (2007.07.22)

24.《胡适与蒋介石的两次冲突》陈漱渝/文《作家文摘》2008.8.8

原载《今晚报》2008.7.24                             (2008.09.01)

25.《胡适迎娶江冬秀的前前后后》丰吉/文《文摘旬刊》2008.12.5

原载《新安晚报》                                   (2008.12.20)

26.《胡适的精明与大方》鲍宽达/文 《文摘旬刊》2009.6.5

    原载《浙江老年报》                                 (2009.07.16)

27.《西北奇才于右任》周涵/文《作家文摘》2010.8.13

    原载《文史参考》2010年第15期                      (2010.09.05)

28.《民国真事:胡适与江冬秀的婚姻》陶方宣/文《文摘旬刊》2010.12.3

    原载《西装与小脚》                                 (2010.12.27)

29.《国共两党政要日记解密》叶永烈/文《党史天地》2012年第47

        据《同舟共进》                                     (2013.05.02)

    30.《毛泽东与四大书法家的情谊》《新传奇》2013年第46

        据《党史文汇》                                     (2013.11.27)

31.《周恩来与邵力子为台湾回归奔走呼号》舒风/文《作家文摘》2013.5.21

    原载《周恩来与邵力子》华文出版社20127月出版    (2014.01.20)

32.《胡适次子胡思杜之死》岳南/文《作家文摘》2014.8.5

        原载《名人传记》2014年第8期                      (2014.08.27)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