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妈妈为我缝棉衣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13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7-12-07 09:38:08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07 09:38:0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每到严冬季节,我就会特别思念妈妈,我就会想起妈妈当年为我缝制棉衣时的情景。

我从小学三年级就离开父母和家庭,在学校里寄宿生活,一直到高中毕业。南京那时四季分明,冬天就是冬天,天寒地冻,冰天雪地。那时冬天常常下雪,秦淮河河面上结冰,有时结得很厚,我们小孩子就在冰面上滑冰,或滑雪板;那时家家屋檐下有长短不一的冰柱,窗户上有形态各异的冰凌花;那时根本就没听说过“暖冬”这个自相矛盾的词。

每年一到冬天,我妈妈就会到三山街上的杂货店里去买棉花。记得棉花是用棕色的厚纸包着,卷成长的圆筒形状,一捆一捆认斤卖的,而且要凭棉花票供应。棉花买来后,妈妈就用硬纸板在蓝土布上裁成几块棉衣样,再在布料上填上棉花,把裁好的布料合上,用针线一针一线地缝制棉衣。

我至今还能忆起,寒冷的冬夜,在家中昏暗的灯光下,妈妈为我们几个孩子缝制棉衣时的情景。她把洁白的棉花摊铺开,厚薄均匀,待成型后便开始穿针引线,一针针地缝制,一线线地缝制了。一件棉衣要用七八个晚上的时间,才能缝制好。白天上班劳累了一天的妈妈,就这样不辞辛劳地在灯下熬着夜,为她的儿女们缝制御寒的棉衣。

我那时小,还不能体会到这种母爱的深情,好像觉得这是“天经地义”似的。等渐渐长大后,读到了唐代诗人孟郊在《游子吟》一诗中写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时,我好像一下子明白了,母爱是人间的大爱,是最无私的爱,是人世间最普通却又是最伟大的人性美。于是,妈妈在寒冬季节里为我们缝制棉衣的情景,便定格在我的记忆里,成为一幅永恒的、温暖的画面,历久而弥新。

每年冬天,我穿着妈妈为我缝制的棉衣,身上温暖,心里更温暖。在我的记忆里,从小到大,我穿着妈妈亲手缝制的棉衣,冬天就没有受过冻,即使是在冰冻三尺的数九寒天里,我的全身都被棉衣释放出来的温暖包裹着、滋润着、抚慰着。我知道,这是妈妈手的温暖,这是妈妈心的温暖,这是妈妈爱的温暖。

1974年冬天,我高中毕业后就要到林场去插场了。临别依依,我慈爱的妈妈又为我缝制了一件新棉衣,她说:“乡下风大,冷,穿上新棉衣会暖和一些。”那几天,妈妈在昏暗的灯光下裁剪、缝制给我做的新棉衣,灯光照着她头上的白发,照着她慈爱的面容。我看着,心里酸酸的,数度背身落泪。在我的眼里,棉絮是洁白的、柔软的、温暖的,就像是妈妈的心一样,是洁白的、柔软的、温暖的。

穿着妈妈为我缝制的新棉衣,我毅然决然地走进了生活的风雨中。我知道,人生坎坷,道路艰难,前程渺茫,但,我不怕,我不会怕,因为我有妈妈为我缝制的棉衣,有妈妈给予我的关怀和温暖。

今天是大雪节气,不知怎的,我一下又想起妈妈当年为我缝制棉衣时的情景,心里充满对妈妈的思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对于春天阳光般厚博的母爱,我们区区小草似的儿女又怎能报答于万一呢。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