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第一才子
有史以来非一枝独秀,从今往后是天下一人。
  《命运》对《二泉》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发布者:黄成 |  浏览(995) 评论 (8)  | 发布时间:2017-12-21 16:02:27 最后更新时间:2017-12-21 16:02:27  
  本作品所属分类:社会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在交响乐中,我喜欢《命运交响曲》(简称《命运》);在中国民乐中,我喜欢《二泉映月》(简称《二泉》)。我把二者同时播放,一个是卡拉扬指挥柏林爱乐乐园演奏的,一个是华彥钧自己拉的。无论我怎样调节音量,一个厚,一个薄,总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命运》不是贝多芬最好的交响乐,《二泉》也非华彥钧唯一的二胡曲。然而,《命运》绝对是贝多芬一生的写照,《二泉》又总让人想起了阿炳的幽怨。

《命运》从一开始就被敲响了,那激越的鼓点叩击人的心灵,仿佛要将它敲碎;《二泉》如流水潺潺,慢慢地变得高低起伏,好像要把人掏空。

贝多芬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华彥钧却保持了沉默——他不知道怎样表达,认为那二根弦已然诉说殆尽。

贝多芬和华彥钧都出生音乐世家,一个的父亲是乐团的歌手,一个的父亲是道观的主持,都与音乐有缘。不同的是,一个混迹于贵族中间,一个流落于民间。论气和场,两人是不可并论的。

不过,命运的走向竟趋于相似:经历了坎坷和曲折,终于无声无色处独领风骚。

贝多芬聋了,却有过无比辉煌;华彥钧瞎了,都未走上殿堂。论悲惨,后者比之前者有过之而无不及。

贝多芬生于1770年,卒于1827年,活了57岁;华彥钧生于1893年,死于1950年,同样活了57岁。历史就是这么巧合,没让他们再往前走了。可是,华彥钧并不知道有个人叫贝多芬,他曾写过令人振奋的《命运》。他只是诉说自己人生的不平,说了一段与“天下第二泉”无关的故事。

贝多芬没有想到,身后有一个叫阿炳的瞎子,在才子的心目中与自己齐名。贝多芬崇尚的是拿破仑式的英雄,华彥钧只知道老子的《道德经》。

东西方的差距,从文化的起始便不一样。贝多芬面对厄运,他愤怒了!爆发了!要狠狠地敲碎它!华彥钧面对世道,他迷醉了!沉寂了!只是默默地忍受它!所以,听着《命运》,我们无法入睡;听着《二泉》,我们也能安眠。

在华彥钧的内忍中,他不是没有愤怒,他不是没有追寻,他在反抗无效后选择了沉默——只有那两根弦能够替他发声,而且是窃窃的。

拿破仑让贝多芬失望后,他把第三交响曲改为《英雄》,祭奠那个已经死去的自由斗士。最后,他觉得人生的欢乐莫过于安祥地坐在教堂里仰望穹顶——他也累了,没有斗志,只剩向往。

当《命运》与《二泉》同响时,《命运》无疑是主旋律,因为《二泉》的乐音很弱,完全被交响的合奏淹没了。可我仍然能透过那激越声,听到单薄的两根弦的震颤!

 

 

2017122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世界的苦难迷惑,是大家共同造就的,觉悟,比什么都重要。

发布者 :要自觉! (2017-12-21 21:09:11)  回复

人,不可无限放大我,自是,会把我搞糊涂的,凡夫,不完美很正常,傲慢者,认为自己很完美。

发布者 : (2017-12-21 21:06:19)  回复

    贝多芬降E大调,第三交响曲《英雄》,此曲完成于1804年春,本欲献给法国第一位执政者拿破仑,但当得知拿破仑将于五月十八日即位皇帝时,贝多芬立刻将总谱写有题词的封面撕下.........

发布者 :。。。。。 (2017-12-21 21:01:36)  回复

一切是梦,旧梦未醒,新梦又梦。

发布者 :过客 (2017-12-21 20:11:32)  回复

当拿破仑兵败,被流放到圣赫勒拿岛时曾说:“我真正的光荣,并非打了那四十多次胜仗,滑铁卢一战抹去了关于这一切的全部回忆。但有一样东西是不会被人们忘记的,它将永垂不朽—就是我的这部《法国民法典》。”  

发布者 : (2017-12-21 19:53:12)  回复

任何人,不要与规律作对。

发布者 :顺道者昌! (2017-12-21 19:28:36)  回复

拿破仑很了不起,他把“我”的力量看的太大了,“我”囚禁了我。。。。。可悲可叹。

发布者 : (2017-12-21 19:26:53)  回复

第三交响曲《英雄》,对那个英雄很失望。

发布者 : (2017-12-21 18:27:21)  回复
8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